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12章 真是男子汉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思羽尴尬无地,张天赐脸上的表情更是惊骇委屈。

    他低头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情绪激动:“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可怜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难道……难道我的清白,就这样没了?”

    “喂,你够了吧?”金思羽忍无可忍,道:“你刚才晕过去了,我、我……给你吹了两口气,人工呼吸,知道了吧?”

    “人工呼吸?”张天赐依旧在检查自己的损失,一边说道:“不对,我身上都有你留下的气味,不是人呼吸这么简单!”

    金思羽气得七窍生烟,干脆不解释了,抱着胳膊,道:“爱信不信吧,爱咋咋地。”

    “我要报警!”张天赐委屈地抬起头来,道:“你把我诓骗到这偏僻无人的地方,非礼我。我在老家,可是定过娃娃亲的人,你叫我以后……怎么交代?”

    “行行行,你去报警吧,做去鉴定吧。我对自己做的事负责,行了吧。”金思羽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自认倒霉,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个奇葩!

    张天赐左右看了看,忽然道:“可是鉴定费……谁出啊?对了……刚才的女鬼……哪去了?”

    “女鬼走了,我们也赶紧下山吧,要不女鬼追来,你又吓得大喊大叫半死不活。”金思羽摇摇头,挥手道:“走吧,下山。”

    现在,金思羽发现张天赐这人,有点神神道道夹缠不清。

    所以金思羽打算立刻下山,把这小祖宗送回学校,以后敬而远之。又担心张天赐赖着不走,故而金思羽又把女鬼搬了出来,意在恐吓。

    “女鬼?妈呀,刚才的女鬼太吓人了,快走快走!”果然,张天赐听见女鬼两个字,便嗖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惊恐地左右打量着。

    “走吧。”金思羽莞尔一笑,抬脚下山。

    张天赐跟在金思羽的身边,兀自有些战战兢兢,缩头缩脑。

    风向忽然由南转西,原本明朗的夜色,也渐渐昏暗下来。

    又走了几分钟,四周更是雾瘴渐生,不知不觉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混混沌沌的厚重雾霾。

    “不是又有鬼来了吧?”张天赐打了一个激灵,缩着脖子问道。

    “哪有那么多的鬼?”金思羽脚下不停,漫不经心地说道。

    可是金思羽的话音刚落,身后一道阴风扑至,女鬼田晓荷的声音大叫,道:“思羽小心,前面有鬼!”

    “妈呀,鬼又来了,快跑!”张天赐有些神经过敏的样子,大叫着,把金思羽扑到在地。

    呼呼……

    一块石碑,擦着张天赐的后背飞过,砸在一丈远的地方,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金思羽这才惊恐起来,还没起身,便大叫道:“晓荷,这是什么情况?”

    同时,金思羽也在后怕,幸好张天赐误打误撞地推到了自己,要不,肯定被这块石碑,砸个半死。

    “你们中了鬼瘴,迷了路,走到半山腰的桃林坟场了……”田晓荷的声音也很惊恐,叫道:“快走啊,这里很多老鬼……”

    张天赐爬来起来,站在金思羽的身边,叫道:“桃林坟场……是个什么鬼地方?还有很多老鬼?可是我们往哪走啊?”

    “是啊晓荷,我们分不清方向,朝哪里走才对啊!”金思羽也焦急地大叫。

    原本,金思羽想借助女鬼田晓荷,对张天赐做一番试探的,现在好了,居然遇上了很多老鬼!

    “我也不知道啊,这些老鬼们很厉害……啊!”浓雾之外,女鬼田晓荷一句话没说完,突然一声惨叫。

    “晓荷,你怎么了?”金思羽惊恐地大叫。

    “我、我……”田晓荷的声音渐小,终于无声。

    金思羽又急又怕,左右搜索着,口中大叫:“晓荷!”

    “别管小河大河了,我们逃命要紧啊!”张天赐一把抓住金思羽的手,不辨方向地向前冲。

    虽然是女警,但是金思羽身体素质不行,属于那种弱柳扶风的体质,被张天赐一带,身不由己地向前跑去。

    两人在茫茫黑雾中奔跑,高一脚低一脚,不辨东西。至于田晓荷,现在真的顾不上了。

    “哎呀卧槽!”突然间张天赐爆了一句粗口,前行之势也猛地一顿。

    金思羽正要问,却发现张天赐撞上了墓碑。

    “桀桀……”一阵怪笑声,从身后传来。

    “有鬼啊……”张天赐猛地一回头,却发现黑雾中探出一条白绫,朝着自己的脖子游来。

    “快躲开!”金思羽大吃一惊,急忙大叫。

    可是迟了一步,只见那白绫宛如游蛇,已经缠住了张天赐的脖子,并且绕了两圈。

    然后,白绫猛然束紧,向回一带。

    “呃啊……”张天赐的脖子被勒住,受不住对方巨大的牵扯力,身体向前一栽。

    砰地一声响,张天赐被白绫带着,一头撞在一块高大的墓碑上。

    “天赐!”金思羽魂不附体,急忙抢过去救护。

    张天赐抬起头来,抹了一把鼻血,忽然大叫:“老鬼,今天跟你们拼了!”

    说着,张天赐叉开两腿,侧向夹住了墓碑,然后双手用力,来扯白绫。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误打误撞,那白绫竟然被扯断了,剩下的部分,嗖地一下缩回了黑雾里。

    “哈哈,我扯断这白布了,我扯断这白布了!”张天赐重获自由,兴奋地大叫。

    不过,他的口鼻还在流血,滴滴答答,沾满了衣襟。

    “天赐你没事吧?没想到你这么勇敢,真好,真是男子汉!”金思羽看见张天赐得以解脱,也略略心安,狠狠地夸奖了他一句。

    “男人嘛,肯定要勇敢一点,美女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张天赐又抹了一把鼻血,随手擦在胸前的衣服上。

    金思羽凑上前来,看见浑身是血的张天赐,突然大叫:“啊,我想起来了,天赐,是你的童子血,对这些老鬼们有杀伤力,所以刚才的白布才会断。天赐,你咬破舌尖,舌尖血更厉害,说不定我们可以冲出去!”

    “啊?我的童子血也能杀伤老鬼?”张天赐一呆,忽然摸了一把鼻血,往金思羽的身上涂去,口中道:“那就好办了,我的血多,借一点给你,别浪费了……”

    “我……”金思羽犹豫了一下,身上已经被张天赐涂抹了一个面目全非,斑斑血迹。就连胸前和屁股上,也被张天赐盖了几个血手印。

    在金思羽的浑身上下涂了一番,张天赐又拉起金思羽的手,道:“快跑快跑,要不我的血流干了,就跑不掉了。”

    “跑吧!”金思羽咬咬牙,跟着张天赐奋力向前。

    呜呜……

    忽然间,两点碧绿的鬼火撞了过来,直奔张天赐和金思羽。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