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08章 摸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沙莎愣了一下,随即快步跟来。

    一口气走出老远,在男女生宿舍楼中间的活动场上,张天赐才停下脚步。

    甘雪纯四周看了看,兀自还在颤抖,道:“张天赐,你怎么知道女生宿舍里有死人的?”

    “你别问我,先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别怕,镇定点。”张天赐说道。

    “我们隔壁宿舍的苏云珊,下午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可是现在死了!”沙莎惊魂未定,抢着说道:“而且,她变成了一具腐尸躺在床上,看起来就像死了好几天一样!太可怕了,那场景……”

    张天赐皱眉,道:“你们刚才,也进了苏云珊的房间,亲眼看到了苏云珊的尸体?”

    “是啊……可是我们想不明白,下午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短短的几个小时,苏云珊为什么会腐化到那种程度?”甘雪纯有点崩溃,摇摇头,道:“张天赐,晚上在校门口遇到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和死人在一起呆过?你究竟知道一些什么?”

    “我闻到了尸气……”张天赐看了看女生宿舍的方向,突然又抽着鼻子,在甘雪纯和沙莎的肩头嗅了一下。

    这次,甘雪纯和沙莎都没有避让。

    半晌,张天赐说道:“那个苏云珊的死亡,至少在六十个小时之前!”

    “不可能,四五个小时之前,她还是个活人,跟我们在一起!”甘雪纯叫道。

    张天赐一耸肩,道:“不用抬杠,以后你们会明白的。”

    甘雪纯正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

    “喂?系主任吗?有什么事?”犹豫了一下,甘雪纯接通了电话。

    “你和沙莎,也是目击者吧?来保卫科办公室。”电话里,传来系主任王德会的声音。

    “好的……”甘雪纯挂了电话,看了看沙莎,又看了看张天赐。

    张天赐却抱着胳膊,斜眼看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甘雪纯犹豫了一下,问道。

    现在,甘雪纯不仅仅觉得张天赐神秘,而且还觉得,对于苏云珊的死,张天赐知道一些什么。

    “陪你一起去?可是我不是目击者,师出无名啊?”张天赐耸肩说道。

    “要不这样……你陪我们一道去。那里的警察叔叔问起来,你就说,你是我的男朋友,陪在我身边,给我安全感的。行不行?”甘雪纯决定委曲求全,把张天赐骗过去再说。

    “这样啊……那我就吃点亏,客串一把你的男朋友好了。”张天赐貌似很委屈地说道。

    “那就走吧!”甘雪纯一扯张天赐的手,向保卫处走去。

    张天赐很不老实,顺便在甘雪纯的手上捏了捏,道:“甘学姐,你的手很嫩滑啊,而且手骨的骨相不错,十指尖长家有余粮,以后一定是个富家婆。”

    “都什么时候了,还油嘴滑舌的?”甘雪纯恼怒地抽回手来,突然又扭头问道:“咦,你会摸骨?哪来这一套一套的说辞?”

    “嘻嘻,略知一二,甘学姐要是有兴趣,哪天我给你好好摸一摸。”张天赐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甘雪纯知道这不是好话,瞪了张天赐一眼,加快脚步向保卫处走去。

    保卫处里人满为患,外间坐满了学校领导。

    “甘雪纯,沙莎,你们进里间,有警官要问你们话。”系主任王德会说道。

    王德会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偏瘦,带着金丝眼镜,学者风度十足。

    可是王德会转眼看到张天赐,不由得一愣,道:“怎么你也来了?”

    张天赐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王德会见过,还聊了好半天,所以王德会认得他。

    “甘雪纯让我做她的男朋友,陪她一起来,给她提供安全感。她是学姐,又是学生干部,我不敢不来。”张天赐看了甘雪纯一眼,很“老实”地说道。

    “啊……”王德会的表情顿时一滞,似乎被雷得不轻。

    甘雪纯更是脸色一红,脱口道:“不是这样的,这个张天赐……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王德会醒过神来,向其他的校领导介绍张天赐,道:“这就是我们古汉语专业的新生张天赐,江北考进来的探花郎。”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张天赐的脸上,大家都微微点头,口中发出哦哦的声音。

    显然,校领导也都知道这个高分新生。

    里间的门打开了,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道:“让目击学生,都进来说话。”

    甘雪纯和沙莎犹豫了一下,走向里间。

    张天赐留在外面,背手而立。他知道,甘雪纯一定会说些什么,然后,会有警察来叫自己。

    果不其然,三分钟过后,里间的门又打开了。还是刚才的那个警察,眼神扫了一圈,道:“张天赐?张天赐进来一下。”

    张天赐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里间。

    外间是值班室,里间是办公室,不过办公室的面积,比值班室还大。

    里间一共四个警察,其中有一个女警,特别引人注意。

    这女警的年纪不大,二十三四左右,五官标致,搭配和谐。就是皮肤特别白,几乎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甚至可以看见皮肤下的毛细血管。而且她的眼神也很灵动,似乎可以随时聚光散光,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张天赐是吧?”那个中年男警官没有废话,道:“刚才甘雪纯说,你在晚上八点左右,就知道女生宿舍里有死人。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天赐抽了一下鼻子,道:“甘雪纯和沙莎,从女生宿舍出来,带着死者身上的尸气,所以我就知道了。”

    “你有这么灵敏的嗅觉?”男警官不动声色地问道。

    其余的三个警察,也都注视着张天赐,观察张天赐的神色。尤其是那个女警,双目聚焦,似乎要看透张天赐的五脏六腑。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