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06章 不一样的味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全家?”张天赐笑容不改,很淡定地说道:“我全家就我一个人,学姐,我可以做校花吗?”

    “什么?你家里就你一个人?”甘雪纯一呆,缓缓地松开了手。

    “是啊,都死了,就剩我一个。”张天赐说道。

    甘雪纯面色尴尬,低声道:“对不起啊张天赐,是我口不择言了,我道歉。”

    “没事,生老病死,总是难免的。”张天赐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甘雪纯点点头,不再说话,侧脸看着窗外的街景,若有所思。

    时间不大,出租车在江城综合大学门前停了下来。

    张天赐下了车,背着包,从前座将郝继友搀下来,和甘雪纯沙莎一起,步入了大学的校门。郝继友的腰痛依旧,一路上哼哼唧唧不断。

    甘雪纯皱眉瞪了郝继友一眼,道:“你回去歇着,我和沙莎带张天赐去报到,然后送去你们男生宿舍。”

    郝继友如逢大赦,托着腰,一步一哼地走了。

    “麻烦两位学姐了。”张天赐看着甘雪纯和沙莎,再一次致谢。

    “不用谢,我们是学生干部,协助学校安顿新生,是我们的任务。而你又是重点关注对象,系主任点名的。”眼镜美女沙莎说道。

    报名手续办得很快,因为张天赐的成绩高,走的是绿色通道。

    一个小时以后,甘雪纯和沙莎,把张天赐送到了男生宿舍楼下。

    “我们就不送你上去了,生活上有什么事,可以找郝继友,他也是学生干部。”甘雪纯拍了拍张天赐的肩膀,道:“张天赐,祝你大学生活愉快。”

    张天赐却左右打量着,问道:“那么女生宿舍又在哪里?”

    “问这个干什么?在那边。”甘雪纯随手向南一指,道:“女生宿舍,男生与狗不得进入。你要是找我们,可以电话联系。”

    甘雪纯的电话号码,刚才已经给了张天赐。

    “男生不得进入吗?我还打算住进女生宿舍的……”张天赐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

    “你说什么?”甘雪纯一愣,随后瞪眼道:“张天赐我告诉你,曾经,有无数猥琐男生和你一样,想住进女生宿舍。然而三年过去了,他们却没有实现愿望,只能含恨毕业,留下终身的遗憾。你小子是不是觉得,你比那些师兄们,更幸运一点?”

    张天赐看了看女生宿舍的方向,道:“我想我可以住进女生宿舍的,而且不用太久。”

    “发烧了吧你?”甘雪纯没好气瞪着张天赐,道:“张天赐,在我毕业之前,你要是有本事住进女生宿舍,我就陪你睡一张床!”

    “有这样的好事?真的假的?”张天赐一本正经地问道。

    “真的,如有假话,天打雷劈!”甘雪纯提高嗓子,吼道:“张天赐,我就在女生宿舍的床上等你,不见不散!”

    宿舍楼下人来人往,甘雪纯这一嗓子,吸引了无数目光。众人都震惊迷茫地看着这边,不知道甘雪纯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来。在床上等着,这也太开放了吧?学校圣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随意了?

    “一言为定,两位学姐,再见。”张天赐幸福地一笑,转身上楼。

    看着张天赐进了楼道,沙莎推了推眼镜,道:“这小子怎么有点神神道道的啊?不是农村娃吗,怎么像撩妹高手一样?甘甘,假如他真的钻进了女生宿舍,你真的会陪睡啊?”

    “傻不傻啊?哪个学校会让男生住进女生宿舍?走吧!”甘雪纯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张天赐进了楼道,一边上楼,一边东张西望。

    他的宿舍在五楼,五零八室。

    宿舍里,这时候只有一个室友,也是这一届的新生。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而且一脸凶相,似乎随时要提刀砍人的样子。

    见了张天赐,那室友咧嘴一笑,伸手相握,道:“新来的室友?你好你好,我叫唐杰,古汉语专业新生,来自西川。”

    “你好,我叫张天赐,本省江北人。”张天赐也伸出手去。

    “以后就是兄弟啦,别拘束啊。”唐杰咧嘴笑着,又道:“今晚我请客,外面吃饭,兄弟俩喝一场,熟悉一下!”

    张天赐一笑点头,心里想这家伙还蛮豪爽的。

    放好了行李,收拾了床铺和蚊帐,已然是黄昏时间。

    唐杰拉着张天赐,出了校门,直奔路边的小饭馆,要了四个菜和几瓶啤酒。

    “我请客,兄弟你别客气!”唐杰一边劝菜劝酒,一边胡吃海喝。可怜那张嘴巴,又要吃东西又要说话,忙得一刻不停。

    张天赐刚刚动筷子,就发现桌子上的几盘菜,被唐杰吃了一半。

    这吃货,饿死鬼投胎的吧?

    酒菜一扫而光以后,张天赐和唐杰,都带着一点酒气,回到学校。

    刚进校门,却见明亮的路灯下,甘雪纯款款走来,身边跟着同样款款的沙莎。

    “喂,张天赐,来学校第一天,就敢喝花酒?”甘雪纯走上来,一瞪眼说道:“别学坏啊!花花世界誘惑很多,小鲜肉,要保持一颗纯洁的心!”

    “学姐,喝了一杯啤酒而已,怎么就不纯洁了?”张天赐笑了笑,却又突然微微变色,抽了一下鼻子,迟疑着道:“学姐,你的身上……怎么有种不一样的味道?”

    “味道?”甘雪纯一呆,扭头在自己左右肩上嗅了嗅,忽然眨眼道:“是不是……吐气如兰,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处子幽香?”

    噗……不要这么自恋好吧?

    张天赐忍不住一笑,左右看看,低声说道:“你的身上,有死人的味道!”

    待续……

    ——新书上传,还在申请封面和签约。走完流程以后,会正式开更,大约在下周。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