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鬼咒 > 第0003章 怕鬼有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怕鬼有鬼,大家害怕的东西,还是来了。

    张天赐随口一说的事,竟然变成了真的。

    当晚十一点不到,村子里很多人在梦中被惊醒,因为他们听到了村子里有野兽一样的嘶吼声。

    “呜嗷……吼!”

    那声音特别的粗犷,直冲云霄,在寂静的夜里回响。

    随后,几乎全村的狗,都疯了一样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

    家家都打开电灯,隔着窗玻璃向外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只见门前的打谷场上,两个人正在一蹦一蹦地跳跃走动!

    明晃晃的月光下,那两人的眼里绿光闪动,唇边的獠牙森森,足有三寸多长!

    是僵尸!

    眼尖的村民们,都看出来了,那不是活人,是僵尸!

    而且根据体形和衣着面容来看,的确是张天赐的父母,张明发和魏连凤。

    全村子里几十条大狗,正围着那两具僵尸,拼命地狂吠。

    “呜嗷……吼吼!”僵尸根本不惧怕村子里的土狗,一边向前跳跃,向村子里靠近,一边抬头看天,冲着大月亮嘶吼、狂啸。

    “汪、汪汪、汪汪汪……”整个双槐树村的狗,都追着僵尸不放,但是却不敢发动攻击。

    渐走渐近,人们躲在家里,看得更加清楚。

    张天赐的父亲,衣服完好,还是下葬之时的穿着,传统的三腰五领黑色寿服;而张天赐的妈妈,却衣裳不整,胸腹之间皮肉洞开,还有一些内脏拖挂在外面!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吓得瑟瑟发抖,各自寻找家伙来抵住大门,然后又寻找武器,严阵以待。

    “汪汪!”突然间,一条大狗忍不住了,嗖地跳起,向着僵尸发动了攻击。

    可是张明发动作很快,竟然一把抓住了跃来的大狗,一声嘶吼,双臂一扯,活生生死将那条大狗,撕成了两半!

    狗血四溢,两个僵尸似乎受到了血腥气的刺激,更是兴奋,呜嗷呜嗷地大叫不停。

    村子里见到这场景的,都吓得半死。

    自然有人想到了报警,可是对方一听是闹僵尸,就立刻义正言辞地一顿教训,然后挂了电话。

    村子里的一些猎户忍不住,偷偷地将猎枪探出窗外,准备开枪射击。

    就在这时候,忽然亮光一闪。

    大家看到,十二岁的张天赐,举着一把大扫帚冲向了僵尸。那大扫帚上火光熊熊,显然是浇了柴油或者汽油。

    扫帚火把上场,村里的狗立刻撤开了一点。

    两只僵尸一呆,也掉头向着南岗的坟地方向跳去。

    张天赐举着扫把,跟在他的僵尸爸妈后面,不紧不慢。时不时地挥动一下扫把,不让他爸妈走偏。

    看到这一家三口渐渐走远,村里人终于开了门,各自带上家伙,远远地追了过来。

    人多,互相壮胆,就不是那么害怕了。

    “你们带上一些干柴和柴油,多准备火把,多带长把铁叉,一起跟我来!”张天赐回头大叫。

    村里人急忙答应一声,有一小半回头准备去了。

    张天赐押着僵尸父母,众人一路跟随,不紧不慢地来到南岗的坟地上。

    在月光下一看,张明发和魏连凤的合葬墓已经被拱破了,棺材盖都掀在一边。

    张天赐从别人的手里夺过柴油,一股脑泼在僵尸父母的身上,然后把火把丢了过去。

    烈焰腾起,两具僵尸在火光中嘶吼哀嚎,挣扎跳跃。

    “用铁叉叉住!”张天赐大叫。

    大胆的村民们纷纷上前,从不同的方向,用铁叉死死抵住两具僵尸。

    渐渐的,僵尸终于无力地倒了下来,停止了挣扎。

    众人在张天赐的指挥下,继续添加木柴树枝,燃起更大的火焰。

    天亮时分,两具僵尸终于被彻底烧成了灰。

    张天赐用树枝拨开灰烬,捡取了父母的骨灰,放进棺材里,然后让大家盖好棺材盖,做好坟头。

    整个过程中,张天赐非常冷静,不慌乱,也不悲伤。这种沉着的做派,完全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

    回去的路上,有人问道:“天赐,你……爸妈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变僵尸了啊,还能是什么情况。”天赐淡淡地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们要出来的?”又有人问。

    “我是他们的儿子,我能感应到。”张天赐说道。

    “你爷爷奶奶,怎么没看见?”

    “我让他们睡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能受惊吓。”

    众人暗自点头,心里又疑惑,天赐用了什么办法,让他的爷爷奶奶睡得那么沉,夜里居然没有被惊醒?

    “天赐啊,这次你爸妈的事,对我们村子会有什么影响吗?”

    “会的,僵尸出没,必有大旱,你们做好抗旱准备吧。”天赐说道。

    当年果然大旱,幸好乡亲们这次听话,早早地开始在塘坝中蓄水,这才没有遭受损失。

    从这以后,乡亲们才知道,天赐还有通晓鬼神之事的能力。

    有时候,乡亲们遇上了拿不准的诡异事儿,都会来请教天赐。但是天赐有时候会指点一下,有时候则笑而不语,或者岔开话题。

    一转眼过去六年,天赐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小伙子,身材修长,英气勃发,皮肤白嫩得如同偶像派明星,儒雅之中又不失刚阳。

    说起来很奇怪,天赐虽然是乡下长大的孩子,但是身上却没有一点土气。凭谁看,都不敢说他是乡下人。相反,张天赐的身上,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质,举手投足,自有风范。

    十年寒窗的日子结束,天赐也参加了高考。

    可是就在天赐高考开始的第二天,他的爷爷奶奶,竟然同时去世了!

    老两口算是无疾而终,走得也很古怪。他们吃了午饭以后,在卧室里午睡,就再也没有起来。

    天赐还有一个姑妈,是他爸爸的姐姐。

    得到消息以后,天赐的姑妈和姑父立刻赶来,会同本家堂叔伯,商量老人家的后事。

    一番商量,大家决定瞒着天赐,让他安心高考。

    老人家的遗体,先放家里,等天赐明天考试完毕,再跟他说这事。

    高考是大事,关系到孩子的一生,任何家庭遇到这样的事,大概都会如此决定的。

    反正天赐考完以后,还能赶得上给爷爷奶奶发丧送行。盖棺之前,可以见到最后一面,天赐也不会太难过的。

    第二天下午,天赐考完了最后一门课,从现场打了出租车,直奔家乡。很奇怪的,没有任何人通知他,他似乎就已经知道了。

    刚下车,姑妈就红着眼迎上来,拉着天赐的手大哭,道:“天赐,爷爷奶奶走了……”

    “我知道了,姑妈别哭,爷爷奶奶是寿终正寝,你不要太难过。”天赐非常冷静,反过来安慰姑妈。

    在场的乡亲们,都面面相觑。

    本来以为天赐会情绪失控大哭一场的,谁知道,他竟然如此风轻云淡!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天赐换了孝服,在灵前磕头上香。

    然后天赐站起来,道:“大家都出去一下,爷爷奶奶,还有几句话要跟我说……”

    大家一呆,随后哗啦一下,跑了一个干干净净!

    就连天赐的姑妈和姑父,也一起跑了出去。

    六年前,天赐说他爸爸妈妈会从坟地里出来,结果当晚就出来了;现在,天赐说爷爷奶奶要说话,谁敢保证,他那已经死去的爷爷奶奶,不会一骨碌坐起来,开口说话?

    大家都撤出了门外,远远地看着。虽然正是盛夏,但是大家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