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幻想降临现实 > 第十一章:平胸少女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结束“爆发”状态,疲惫、虚弱、疼痛……甚至死亡的感觉,潮水般的涌起,几乎将林夕彻底的淹没。

    自称牡丹的少女,死了。

    一只黑色手机,在她的尸体边出现。

    林夕艰难的拾捡起来,又拾起那把无限弹药的沙鹰·牡丹,从房顶爬下。

    这里并不安全。

    在附近,寻找了一处无人的两层小别墅,跌跌撞撞的闯进去,林夕找到洗漱间,打开太阳能热水器,放了几盆热水,将衣服脱个精光,开始处理伤势。

    用屋内找到的匕首,将镶嵌在皮肉内的子弹挖掉,随着匕首切开皮肉,染血的弹头,被一颗颗的挖出,血流的到处都是,将洗漱间的白瓷地面,染的一片通红。

    女子潜行时,插入心脏的长刀,仍在那里。

    林夕将一条毛巾卷起、塞入口中、咬住,握住刀柄,随着刀身一点一点的抽出,那股感受,就好像生命之火在一点一点熄灭似的,让人忍不住从心底,泛起寒意。

    “呕……”

    将长刀完全抽出时,林夕随着吐出毛巾的动作,喷了一大口污血,强行提着精神,用另一条热毛巾,将污渍血迹擦掉,然后,拿起一卷绷带。

    这是从进化基地兑换的道具:止血绷带。

    用它包扎伤口,不仅能消灭细菌、稳定伤势、阻止流血,还能缓缓的恢复生命,加快伤口愈合。

    兑换的价格高达1000点!

    用绷带将上半身缠成了粽子,林夕吞掉几块巧克力,随后靠在墙上,虚弱的喘息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绷带阻止了伤势的恶化,巧克力补充了一些生物能,最关键的,是依靠始祖病毒血统的恢复力,林夕感觉,生命力和热量,在不断的回到身体。

    就这样靠着,他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发现自己足足睡了10多个小时,林夕不由暗自咋舌。

    “好像是为了加快恢复过于严重的伤势,自动进入深度睡眠了,这段时间,没出任何意外,还真是幸运啊……”

    深度睡眠的他,可以说是完全不设防,别说巨人、进化者,就是一个心存歹意的普通人,也有可能将他在睡梦中击杀。

    “居然彻底的好了!”

    将发黑结出血痂的绷带解下,林夕发现子弹的疤痕,长刀刺穿胸口的伤痕,全部消失,看着白净好像瓷器一样,吹弹可破的肌肤,他有些苦笑。

    “这……也太嫩了些吧,似乎比原来,还要过分。”

    不管怎么说,重新活过来就是一件好事,更不要说还觉醒了一个“爆发”技能。

    可惜的是开启爆发,第一对身体负担太大,类似瞬闪般的超高速移动,八倍普通人的体质,也只能勉强承受,第二是生物能的消耗太大。

    普通人进行万米长跑,会消耗大量体能,感觉疲惫。施展爆发,生物能,源自于体内的每一颗细胞,过度损耗,甚至会伤到生命本源,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状态。

    30秒,这是爆发的极限持续时间,再长点,会有巨大害处。

    林夕开始查探,女子的手机。

    物品空间让他有些失望,没什么好东西,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食物、杂物、衣物、化妆品,没任何装备,就连生体能量,也只有500点。

    “人,不能太贪心,无限弹药的牡丹沙鹰,就是最大的收获。”

    进化基地有枪支贩卖,什么半条命、穿越火线、无主之地等游戏出现的枪支武器都有,甚至魂斗罗、辐射、合金弹头里的特殊枪支,也有的卖。

    低级枪支,几乎都是无限弹药。

    价格,极为昂贵!

    沙漠之鹰·牡丹属于最便宜的一种,也要整整一万点!

    一万点能干什么?

    能买一把远超黑暗剑的武器。

    能强化10次。

    能雇佣一名不弱的佣兵。

    罗格射手,中等智慧,源自“暗黑破坏神”游戏,拥有射出冰箭或火箭的技能,雇佣的价格,正好是一万点。

    子弹,对凡人有致命的杀伤力,对强者——比如觉醒“爆发”的林夕,对怪物——比如有庞大身躯的巨人,没有多少威胁。

    如果有一万点,林夕不可能,去兑换什么无限弹药的手枪。

    当然,能白得到一把,也是好事。

    将500生体能量,转移到自己的手机中,女子遗物手机内的“人类进化程序”,居然自动删除了,整个手机也变回了原来,不再有任何的神奇。

    现在的林夕,所有财产是:

    生体能量:2600点

    物品:黑暗剑、橡木盾、嗜血肉钩、巨人药剂、沙漠之鹰·牡丹。

    那一件硬皮甲,满是龟裂,已经不能穿了,算是报废。

    止血绷带,用一次后,生命恢复、治疗伤势的特殊效果,就会消除,属于一次性消耗品,再用的话,只是普通布条。

    其中的巨人药剂,是杀死奇行种巨人,掉落的东西,喝下后,获得巨人血统——对普通人也有用,不过变成无脑食人的巨人,无疑是一种恐怖的折磨,还不如死。

    这玩意,可以交易给进化基地,价值2000点!

    林夕当即就想卖掉,但犹豫了一会,保险起见,还是留了下来。

    高强度的战斗,普通衣物,即便是牛仔裤这样结实的东西,也容易损坏,既然硬皮甲报废了,又有了一些生体能量,林夕准备兑换一套,结实、耐穿一些的防具。

    最终,他选了一套服装。

    星球大战电影中,绝地武士的战袍!

    白色的内衣、内裤,白色上衣、长裤,黑色布靴,黑色不到三指宽的布腰带,以及穿在外面的黑色连帽披风长袍。

    这是一套全布质地的衣服,看似和普通布没什么区别,其实是高科技的合成纤维。

    结实、耐磨,并且合成纤维有记忆功能,能自动修复破损!

    绝地武士做为星球大战世界,保卫银河系、银河共和国的主要战力,经常参与战斗,并且前往一些气候严酷的星球,有时遇到战争,往往经历数月之久,衣服当然要耐穿。

    不过,绝地武士崇尚的是技术、进攻,即便防守也是依靠光剑,并不注重防具的抵抗力。

    所以绝地武士战袍,除了结实和修复功能,只是一套,防御极低的布甲,这也是一整套的套装,总价格才2500点的原因。

    当然,2500点,只是相对低,与那些低级防具,比如300点一件的硬皮甲相比,已经属于“昂贵”了。

    兑换的衣服,会根据进化者的体型,自动匹配大小。

    黑暗剑,先前穿牛仔裤时,一直挂在皮带锁扣上,林夕的年龄不大,身材较小,挂一米多长的剑,总有一股拖在地上的感觉,换了这套衣服后,干脆将黑暗剑斜背在身后。

    打开洗漱间的门走出,林夕猛地一惊。

    他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半靠着一个女孩,女孩看外表,可能有20岁,也可能要小一点,有染成栗色的半长发,充满活力、偏小麦色的肌肤,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和足以自傲的面容。

    女孩身上的衣服不多,短背心,下方是平坦、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再下面,是一条贴身的牛仔裤,紧紧的贴住挺翘的臀部,包裹着修长的双腿。

    双脚赤.裸敲在玻璃茶几上,小巧的脚指头顶端,指甲是玫瑰色的丹蔻。

    女孩无论相貌、身材,甚至现在的姿势,都很诱人,唯一缺陷是胸口,居然看不出任何起伏——若不是喉咙处,没有喉结,林夕都要怀疑,是不是遇到了一个绝色伪娘。

    这样的胸部,足以称得上是“稀有资源”了。

    林夕只看了女孩一眼,目光就离开,转向沙发的旁边,那里,有一把武器。

    一把大刀。

    刀身连通刀柄,总长接近两米,宽度足有一尺,接近刀尖处的刀身,有一个圆形孔洞,靠刀柄处的刃部,是一个半圆弧,灰色大刀狭长的刀刃,打磨出匹练般的白痕。

    整把刀给人的感觉,一是大,二是重,三是凶!

    火影中,桃地再不斩的斩首大刀!

    林夕前几天,兑换武器时,曾经在进化基地,看到过这把武器,兑换的价格,超出具有“箭步”战技的黑暗剑,高达5500点!因为,这把刀,有一个特性。

    能吸收血液中的铁,融入刀身。

    所以,随着不断杀戮,它会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并且断了也能修复。

    这样的刀,不可能是普通人,能拿得起来的,难道这名女孩,也是一个进化者?

    想到先前不设防般,在洗簌室内深度睡眠,林夕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四肢都有些酥软,自己,简直是在死亡线上游走了一番!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

    抽出黑暗剑握在手中,林夕警惕的问道。

    “你问我是谁,我倒是想问一问,你又是谁?这是我的家,为什么趁我外出猎杀巨人不在时,把这弄的一团糟,到处都是血迹?”女孩的声音很冷,显然带着怒意。

    接着,她露出一个冷笑:“做出攻击姿势干嘛,想要恩将仇报?”

    林夕放下黑暗剑,收回背后。

    刚才,他的精神一时间太过紧张了,现在也反应了过来——女孩要是杀他,在深度睡眠时动手,完全不用费一点点力气。

    “想不到,先遇到一个偷袭,差点杀死我的,又遇到一个有绝好机会,也没出手的。”

    “一天之内遇到了两名进化者,还躲入了一个进化者的家,真是……够巧啊。”

    “不过,这个世界,果然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坏人,同样也有好人。”

    心中闪过了这些思绪,林夕对女孩,点了点头:“谢谢。”

    “哼。”

    女孩冷哼一声,将腿放下,从沙发上站起,林夕这才发现,她的身高,居然有一米七几,特别是双腿,长的惊人!

    “你也是进化者吧,看你本来好像是一个死人,这么快就恢复了,恐怕抽取的能力,星级不低。不过我对你的事没有兴趣。”她用手,指了指一旁,沾染血迹的登山包。

    “那是我的了,你没意见吧。”

    “很合理。”

    林夕自然不会说什么——女孩若是动手,自己的一切,无论是装满坚果的包,还是物品空间的糖果、巧克力、牛奶,包括黑暗剑、沙鹰·牡丹……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

    “那我们就两清了,你走吧,最近我心情不太好,不想和陌生人说话。”女孩开始撵人。

    林夕的性格,不善于和人打交道,于是不吭声,干脆的转身、离开。他没有问女孩,心情为什么会不好,这只有一人的家,已经说明了一切。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