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十八章 最后一课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农历十月中旬,京城已经入冬。天阴沉沉的,似乎酝酿着一场雪。

    京城西郊的许记酒楼中,两名中年文士在二楼临窗处小酌对饮,轻声谈论近日京城中流传的好词:浣溪沙-欲问江梅瘦几分。

    在这个没有传媒业的年代,诗词的传播主要通过两张嘴:文人和名妓。教坊司是官办青楼,名妓在其间自是不必说。

    傍晚时分,郊外的酒楼生意冷清,二楼之上并无几桌客人。两人谈得尽兴。只是右侧的文士面色听到作者名之后略微有点古怪。

    “户部贪-腐案了结。邱侍郎告老还乡。章学士到低棋高一着。子修兄,今日你约我来饮酒,所为何事?”

    “文台兄,我接到家中来信,家母病重,我意欲返乡经营,不再醉心举业…”

    “唉…!”表字文台的文士长长的叹了口气,语调落寞,“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两名文士的声音渐渐的低下来。

    窗外,不知何时,下了一场小雪。

    …

    …

    十月下旬,天气渐冷,小雪消融。

    三十日,下午时分,贾环写了一幅字,将探春的丫鬟翠墨打发走,拿起削好的炭条当铅笔,让晴雯当模特,画着素描画当休闲。

    只是他的功底到底是业余的,画的不怎么像。晴雯咯咯娇笑着拿去如意取笑他。

    十月十二日和贾琏谈判完,从府外回来后,他便一直在府内读书。手中的射雕英雄传自然没有机会卖出。不过,有贾琏给的100两银子进账,在短时间内他并无经济压力。

    第二天早上,贾环在二门和长随钱槐汇合,前往书房小院。十八日时,贾琏就安排了赵国基去东城外的蜂窝煤作坊任管事。

    贾琏怎么和王熙凤商量的,贾环就不得而知。年入8千两银子的生意,想来,他是知道如何保密以及与贾府的公产分开的吧!

    封建主义社会大家庭实行的是同居共财制度。男子的收入都要归公中,做养家之用。但男子私下的收入,谁会傻到交入公中?

    另外,即便是“同居共财”,但依旧保留着个人资产。比如贾府中,王熙凤的嫁妆,这就是她的个人资产。支配权给归她。她的丈夫贾琏都不能动。

    同理,贾琏也可以拥有他的私产。这在红楼里面有体现,他要王熙凤帮忙说服鸳鸯拿贾母的私房钱出来用,给王熙凤和平儿联手讹了200两银子。

    具体操作手法,看看国企的国有资产是如何流失的就懂了。

    而按照宋、明时期的记载,大家族之中,各房拥有私产、铺子都是正常、公开的事情。

    …

    …

    刚到书房小院门口,贾兰的长随桂树上来请安,“给三爷请安。”

    贾环就笑了下,“桂树,你有事情?”

    桂树赔笑道:“三爷,兰少爷今天生病发热不退,要请几天病假。我想请三爷帮告知林先生一声。”

    “我知道了。”贾环应下来,进到书房中坐下,准备功课。

    林先生崖岸自高,方正严肃,像桂树这样的豪门长随,目不识丁,入不了他的眼,连话都懒得说一句。这是他身为举人的傲气。

    今天略有些异常,上午十点许,林高和(林举人)才姗姗来迟。正在自己看书的贾环和贾琮向林高和行礼问好。贾环说起贾兰发烧请假的事情。

    林高和摆摆手,长叹一口气,“无需请假了,今日是最后一课。我已经向东翁辞馆,下午就会离开贵府。”

    “啊?”贾环愣了下,好几秒才恢复过来,惊讶的站起来问道:“先生怎么突然要辞馆?可是银钱上有什么困难?”

    林举人这样的塾师,京城的行情是每年四十两的束脩。贾府包吃包住。一年三节另有奉送。但林举人若是有朋友来往,确实不大够。京官都不大够。

    贾琮眨眨眼睛,呆呆的坐在位置上。他对林举人辞馆没什么感受。

    林高和看着自己的弟子,严肃的目光变得柔和,解释道:“十天前,我接到老家来信,家慈病重。为人子者,最忌子欲养,而亲不在。况且为师在科场蹉跎这些年的岁月,也是时候返乡整顿家业了。”

    一个举人在京城并不起眼,但在地方上都是乡绅豪族一流的人物。只有穷秀才的说法,没有穷举人的说法。因为举人免除其名下土地的赋税徭役。

    一旦中举,乡间的平民、甚至中小地主都会“投献”土地,将之挂在举人名下,避免国家繁重的赋税徭役。举人每年可以收到不菲的地租。

    这只是经济利益,还有政治上的种种特权,比如见官不跪等等。因而,还有“金举人银进士”的说法。

    贾环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林先生母亲病重,他还如何挽留?行礼道:“学生祝先生回乡一切顺利!”

    林高和离开,他的学业就得中断。他现在才刚刚将《孟子》学完。四书学完之后,还要选本经,再要学八股文技巧。

    林高和一走,他明年二月的科考必定无望。

    林高和点了点头,温声道:“你不必担心。闻道书院的讲郎叶鸿云和我是至交好友。你拿着这封荐书去书院。闻道书院的山长、讲郎都是学识过人、品行高洁的儒者。学业不用担心。”

    贾环心里松了口气,接过荐书,“谢先生。”

    林高和道:“你天资聪颖,去了书院,不要因为自己的天资高于同学而得意。要用心读书,争取早入考取功名,解除你目前的困局。

    读书人讲究:立德、立功、立言。此为三不朽。为师希望你能以此为目标而努力。”

    贾环郑重的向林高和行礼,“学生谨记!”

    立德、立功、立言是儒家提倡的“三不朽”,由春秋鲁国叔孙豹提出。人的生命有限,最终会死去,但存留在世间不朽的是三件事:立德、立功、立言。

    伟大的资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拿破仑曾经说过,等他死去,在历史书上占有的篇幅不会超过一页纸的四分之一,但他的《拿破仑法典》将会永存。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就是立言!

    贾环并没有如此高尚的情操,但值此立志之时,他还是有些触动!

    林先生是一位儒者。真儒。不同于贾政的假道学,不是贾宝玉口中的腐儒。儒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但世事无常,人力有穷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林高和满意的捻须微笑,“上课吧。随我念神童诗。”

    “是,先生!”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

    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

    君看为宰相,必用读书人。

    莫道儒冠误,诗书不负人。”

    朗朗的读书声,一遍又一遍的在学堂中响起。林举人念一句,贾环和贾琮念一句。

    林举人要返乡,自此不打算再进入考场。数十年前他也是在老师的督促下,背着神童诗,激励着自己,想着自己金榜题名之时。数十年的梦断,如今唯有寄托在弟子身上。

    林举人心里,情绪纷飞!有泪洒长襟的感慨。

    贾环高声念着神童诗,心中的情怀激荡,又想起当年高三时。当年的寒门学子,考入重点大学。寒窗苦读十数载,一朝闻名天下知。

    他不求跻身于朝堂,不求闻名于天下。他要的是:能像现代社会中,不用作奴才、掌握自己的命运、受人尊敬的活着。

    贾环自认为不是儒家门徒。现代社会的思想本就是偏法家、兵家。

    功名是敲门砖,功名是护身符。他需要功名来打破腐-朽堕落的贾家对他的限制。

    他没有儒者那样“兼济天下“的情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像国际歌里唱到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每个人的命,都是自己挣的!自己选择自己的活法。

    他不是儒家门徒,但他敬佩儒者。

    …

    …

    最后一课,在朗诵“神童诗“中结束。贾环、贾琮送林高和到住处拿行李,再送到外书房,贾政和一众清客来相送。

    贾环跟着众清客送到角门外,眼睛微微有些泛红,鼻子发酸。贾政并没有来送。等林举人和众人简单的寒暄完毕,就要形单影只背着行礼步行离开时,

    贾环长稽行礼,高声道:“先生一路顺风!”林举人教授他四书的知识,是为良师。

    虽然林举人给他留下了通信地址:大周福建承宣布政使司延平府永安县。但是,在古代这样的交通条件下,真不知道此生是否有再见之日!有再聆听教诲之时!

    林举人回头,笑了笑,安步当车,消失在贾府外大街的尽头。时值冬日正午,雍治八年十一月初一。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