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十二章 斩断一臂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熙凤刚刚劫后余生,从贾环设的局中挣脱出来。

    她的损失并不算大。只是被剥夺了在府里放月钱的权力。这会削弱她在贾府里的权威。不能管月钱的管家媳妇,权威当然要弱一些。

    但,她相信林之孝家的是个明白人,会配合她。

    这样,她在贾府的管理权力并没有多少削弱。只是没了一年一千多两银子的印子钱利息。这让她有些肉疼。

    然而,赵姨娘的哭诉很有可能会斩断她一条臂膀:来旺媳妇。

    陪房,是各主子心腹中的心腹,拥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忠诚度都是满值。看王夫人,邢夫人派王善保家的要搜检大观园时,她派的就是陪房周瑞家的跟着。无他,自己人。

    来旺媳妇对王熙凤来说,也是如此。

    现在来旺媳妇有可能被贾母重惩。

    王熙凤天天骂赵姨娘“奴几辈的”。赵姨娘的身份就是贾府的家生子,世代为奴。她是怎么成为贾政的姨娘的?贾政可是贾母最喜欢的小儿子。

    纵然赵姨娘生得漂亮,但若没有贾府长辈的允许,她怕是连贾政的边都难得摸到,更别说生儿育女。

    真相只有一个:她是贾母做主“赏赐”给贾政的。

    众所周知,贾母不喜欢不着调的赵姨娘。但,赵姨娘的的确确,是理论上贾母的“自己人”。

    她现在是哭着找贾母做主!理由正当。

    赵姨娘在贾府里的地位并不高。书中有描写,贾政叫贾宝玉过去训斥,还是赵姨娘给打得门帘,做的是丫鬟的活。她天天在王夫人面前一样,也是做丫鬟的活。但她也算是贾府里的半个主子。她自己都说:“她是没脸的主子”。

    那来旺媳妇是什么身份。妥妥的奴才身份。

    那么,在贾母这种“看重规矩”的人眼里来说,来旺媳妇欺负赵姨娘,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呢?

    奴大欺主。

    赵姨娘一个月的月钱就2两,给来旺媳妇诈骗了20两!足足十个月的工资。

    王熙凤此时又怎么能不把心提到嗓子眼呢?

    …

    …

    但这其实并非贾环让赵姨娘来“对付”来旺媳妇的原因。他从来不把胜负压在“规矩”上。

    所谓的规矩,在现代社会叫法律。很多人很天真的认为,法律可以决定事情的结果。但法律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规矩,在贾府里面,就叫封建礼法。

    贾环不会天真的认为来旺媳妇来个“以下犯上”,犯规了,贾母就要发飙。这种认识太幼稚。

    起决定因素的是贾母对来旺媳妇看法和贾母的想法。

    而这一点,贾环是有把握的。

    …

    …

    贾母看着跪在地上的赵姨娘,心里对她一点都不同情。竟然给来旺媳妇骗了20两银子。这么个岁数的人了,一点心计都没有。

    贾母再看尖嘴猴腮,一脸沮丧的来旺媳妇,心里就有些厌恶。本来看着是个忠仆,现在看也是狡诈的。

    她虽宠着凤姐儿,要也要凤姐儿明白:印子钱不能放,损坏贾府清誉的事不能做。

    贾母就看了王夫人一眼。王夫人是正室,对赵姨娘这种最低等级的妾室拥有生杀夺予的权力。

    王夫人表情淡淡的,道:“赵姨娘,你先起来吧!”她心里有点不痛快。赵姨娘竟然在最后高喊“求老太太做主!”把“太太”两个字给省掉。岂有此理!

    赵姨娘就依言起来,低眉顺眼的站着。贾环早叮嘱她,戏演完了就听人吩咐,不要再多说一句话。

    王夫人看来旺媳妇不怎么顺眼。她做事情的“格调”比王熙凤要高得多。裁决道:“来旺媳妇赔40两银子给赵姨娘。把来旺媳妇拖出去打四十板子。要她记着这个教训。不准再犯贪财的毛病。”

    王夫人说完,看向贾母。

    王熙凤心里长长的松口气。太太到底是向着她的。看似罚得重,但40板子又不会将来旺媳妇打死。事后,她并没有损失。

    贾母点头道:“处的很公正。就这样。打完了,把她撵出去。我最见不得不知道规矩的人。”

    王夫人表情凝滞了下,但并没有多说,轻轻的点头。

    来旺媳妇有点蒙,怎么处罚一下子变成这样?这时,两个健妇将“鬼嚎”着求饶的来旺媳妇拖出去,远远还听到她的声音,“不要啊,老太太,我不敢了,不敢了啊…,奶奶,救我。”

    如果有后悔药,来旺媳妇肯定想吃一粒。早知道贾环有这样厉害的手段,她惦记赵姨娘那20两银子干什么?

    正在站在客厅正中的赵姨娘脸上乐开了花。心里舒畅至极,仿佛喝醉酒般的飘然感油然而生。

    让你们看姨奶奶的笑话!

    刚才还在轻笑的几个体面婆子都收敛了笑容,再看赵姨娘时,眼色略有些敬畏。

    来旺媳妇被拖走后,客厅里变得静悄悄的。

    王夫人、薛姨妈、李纨、鸳鸯、袭人等人都明白,这是老太太对凤姐放印子钱的惩罚、警告。不许再有下次!但老太太说的这个“规矩”,是尊卑规矩,还是说不许诈骗的规矩,或者说是不准放银子钱的规矩,就要看各自的理解

    邢夫人看到王熙凤吃瘪,心里很舒服,但不怎么满意。她今天白辛苦一场,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王熙凤瞪大着眼睛,左手握着平儿的手,心里像吃了莲子般苦涩难言。

    到底是贾环棋高一着。也是怨来旺媳妇自己贪心。无缘无故的去黑赵姨娘的银子。

    她在贾府里的一条臂膀被斩断了!

    …

    …

    贾母正房里的一幕在当天下午就传遍整个贾府。放月钱的权利移交给府内颇有威望的内管家林之孝家的。这让贾府中的大小丫鬟们在私下里欢呼。

    而随着贾母、王夫人等主子众口一辞的否认王熙凤放印子钱,贾府中关于王熙凤挪用、克扣公中月钱去放印子钱的传言开始平息。巨大的舆论风暴缓缓的平息下来,但它造成的冲击还在慢慢的发酵。

    贾府东路,贾赦院正房中。下午的秋风吹过院落里长满枯黄树叶的树梢。

    贾赦刚从外面交际回来。邢夫人给贾赦汇报今天上午在老太太房里的“争斗”。

    贾赦坐在椅子上,眼神不善的盯着邢夫人。邢夫人早前向他提起过贾环派晴雯来传话合作的事情。他默许“合作”。但邢夫人显然没有带回来他想要的结果。

    邢夫人说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贾赦的表情,推辞责任:“老爷,环老三说的根本没用。我说了,但二太太和老太太不同意。”

    贾赦虽说昏暴好色,但涉及自身利益时还是有点头脑、见识,不满的哼一声,“谁让你要说让王善保家的管事?不自量力。”

    邢夫人满脸燥红。她推王善保家的管事,其实就是想她自己来管事,捞银子。

    贾赦道:“你以后还是叫他环哥儿吧!”说着拂袖而去。贾环确实去斗了,但他这边没把握好机会,真是气他了。

    贾环出色的表现,更加坚定了他“利用”贾环当先锋的决心。

    邢夫人讪讪的送着贾赦离开。

    …

    …

    来旺媳妇给打了40板子,屁-股打开了花,心情沮丧。入夜时分,叫了两个婆子抬着她来凤姐院,向凤姐讨主意。

    她给老太太撵出贾府,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已经是秋冬之交了。夜里天气寒凉,凤姐的屋中烧着炭盆,十分暖和。王熙凤端着钧窑茶碗,细细的品着茶,脸色在烛光的映照下,阴晴不定。

    来旺媳妇干嚎着向凤姐哭诉了一番,正静静的等待她的决定。

    凤姐叹口气道:“来旺家的,你什么时候贪墨赵姨娘20两银子的?我怎么不知道。”

    来旺媳妇就有点傻眼。她确实没有报备。

    凤姐道:“那40两银子,我给你出了。你先在府外当差吧。我也有用得到你的地方。日后我再想办法调你进府里。”

    来旺媳妇懊丧的道:“是,奶奶。”

    凤姐挥挥手,平儿出去叫了婆子进来,将来旺媳妇抬走。平儿回来,分明看见王熙凤神情疲倦,给王熙凤添了茶,关心的道:“奶奶,要不要早点睡。”

    凤姐摇摇头,表情平静的对平儿道:“平儿,你去问问环老三,他想要怎么样?”

    平儿一愣,这是什么话?突然间反应过来:奶奶这是怕了。很荒谬的事情:贾府里的管家奶奶,竟然要怕一个庶子。这…算是服软的话吧?

    但她今天全场在场,却又能理解奶奶的心情。刚从危险中逃脱,还没喘口气,竟然让赵姨娘这样的小角色绊一跤,斩断了“臂膀”:将来旺媳妇驱逐出府。这种大起大落真的很令人抑郁、难受。

    关键是,谁知道贾环还有没有后手?

    “奶奶,我这就去。”平儿心里叹口气,在寒夜中出门。

    …

    …

    贾环最近因为“操纵”贾府里的舆论,在书房的休息日时开讲射雕英雄传,导致他的课业有所滞后。他现在每天中午都在书房里吃饭、看书。

    即便是今天,他也没有例外。

    傍晚时分,刚回到他屋里就听到赵姨娘“哈哈”的得意笑声。贾环笑了笑。结果他中午时就听来传话的小厮说了。挑起门帘走进去。

    晴雯、如意、赵姨娘、小鹊、小吉祥都在,正围着炭盆磕瓜子、说笑。

    赵姨娘笑的很夸张,笑得很扬眉吐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