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七章 贾府画卷(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府的格局分为东、中、西三路。贾赦院在东路,其院落的格局要偏小巧雅致。

    贾环中午放学后,在书房门口和贾兰道别,打发长随赵国基去二门处往里头传了话:中午不回去吃饭。然后,带着钱槐和贾琮一起往东而去。

    贾兰闷闷不乐的带着桂树和两个书童往二门里走去。他听从他娘的吩咐和三叔疏远后,现在越发的没朋友了。他其实很想和三叔一起玩的。

    贾环和贾琮一路从书房小院里向东,出了角门,再绕几步,从一处仪门中进入贾赦院中。夏末之时,院中古树参天、假山奇石随处可见,风景幽美。

    红楼书中第三回有一段借林黛玉的视角对贾赦院最直接的描写:邢夫人搀着黛玉的手,进入院中。黛玉度其房屋院宇,必是荣府中花园隔断过来的。

    进入三层仪门,果见正房厢庑游廊,悉皆小巧别致,不似方才那边轩峻壮丽,且院中随处之树木山石皆在。一时进入正室,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

    风物景致是一方面,关键点是:贾赦院与荣府中花园隔断。林黛玉从贾母处到贾赦院竟然要先出垂花门绕道,往东过荣府正门,再进入仪门之内。

    这其实也就将贾赦和贾母不和的关系隐晦的点出来。

    贾环和贾琮抵达邢夫人宴客的正房处时,屋檐台阶上早候着的一个体面丫鬟,笑着将两人领进去。

    贾赦院的正房堂屋富丽堂皇,通透宽敞,摆设精致。三五个丫鬟、婆子簇拥着正坐在屋内右侧的椅子上的邢夫人。

    邢夫人年纪约四十左右,穿金戴银,暗红色的绸缎衣衫,一副贵妇人的打扮,手拿着汝窑茶杯喝茶。她见贾环、贾琮进来,笑吟吟的道:“哟,环哥儿来了,快坐,快坐。看这天热的!满头大汗。”

    房间中大小丫鬟、婆子们闻言立即动起来:端茶、倒水、递毛巾、打扇子。

    感受着身边传来的轻风,贾环心里暗叹邢夫人这正房夫人的“威风”、享受,躬身行礼道:“见过大太太。”寒暄几句天气炎热后,洗过手脸,整理清爽之后,坐到邢夫人身边。

    贾琮羡慕的看着贾环的待遇。他从来没有在太太这里享受过三哥这样的待遇。

    邢夫人拉着贾环的手,看了他一回,笑着对四周的丫鬟和婆子们道:“这模样和宝玉比是差些,但也差不太多。到底和三姑娘是亲姐弟。看这稳重的样子,宝玉哪里比得上?”

    一众丫鬟和婆子们都附和的笑起来。

    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大声笑道:“太太说的极是。”声音洪亮,引人注目。

    红楼书中,抄捡大观园的就是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领头。探春还狠狠的抽了她一耳光。

    听着邢夫人示好的话,贾环心中多少就有点明白今天这顿饭的含义:邢夫人可能是要拉拢他。拉拢他做什么?自然和王夫人、王熙凤对着干。

    贾府之中,并非风平浪静。用文艺一点的话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用直白一点的话来说:不宅斗、撕逼的大家庭,你信么?

    贾环也清楚:为什么会是选择在现在这个时机呢?因为,他在王熙凤的打击和报复下依旧活蹦乱跳。在王熙凤身上“刷声望”不难,难得是刷完之后还“活着”。他恰好满足这个条件。

    贾环并非刚出茅庐的年轻人,不动神色的和邢夫人聊着。片刻后,邢夫人打发贾琮离开,然后吩咐摆饭,又将伺候的丫鬟、婆子打发的远远的看着,和贾环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密谈)。

    贾环言谈沉稳,这对邢夫人而言这并非什么好消息,她笑着道:“环哥儿,我听说你母亲将你拘禁在府里读书。这怎么行?小孩子那有不贪玩的。你要是想出府,可以走东边这里的角门。”

    贾环心里一晒:我走东边的角门出府,送个大把柄给你吗?

    但贾环并不想拒绝贾赦的“好意”。毕竟,他现在在贾府里处境还是有些危险,便说道:“谢大太太好意。有需要的话,我会的。”

    邢夫人今天和他见面没有贾赦的授意才有鬼。

    邢夫人在红楼书中是什么形象?

    她禀性愚犟,只知奉承贾赦,家中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出入银钱,一经她手,便克扣异常,婪取财货。儿女奴仆,一人不靠,一言不听,故甚不得人心。

    这样一个贪婪、自私自利、没有原则、智商需要充值的人,不可能是“知心大妈”,专门来请他谈心吃饭。

    必须是她背后的贾赦授意她。

    邢夫人对贾环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但他到底是松了口,想了想,有点气愤的道:“环哥儿,凤姐儿将厨房里给你提供馊掉的饭菜,我也听说了。

    要我说她就是乱来。不把你当小主子看。她这样的脾气、性格,怎么能服众,怎么能管家。唉…,我也是人微言轻,说话没人听。但凡有一点用处,我肯定会帮你说句公道话。”

    贾环此时只想说两个字:呵呵。

    他看起来像很蠢的人吗?邢夫人竟然用这种鬼话来糊弄他。真当他是8岁大的小孩啊?

    贾府中,贾母不待见长子贾赦,偏心贾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贾赦中秋节时还特意讲了个母亲偏心的笑话,贾母也承认她偏心。

    邢夫人没儿没女,管家的媳妇王熙凤虽说是她的儿媳妇,可王熙凤只听贾母和王夫人的话,理都不理她。她在贾府里说话没什么份量,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当然,还有伺机反扑。谁不喜欢权力呢?抄捡大观园就是她的得意之作。

    所以即便邢夫人帮贾环说话,那也绝对和公道扯不上关系,只是她再利用他作为斗争工具而已。

    贾环就笑了笑,喝着贾府大厨房里出品的佳肴:荷叶汤。

    邢夫人见贾环不为所动,就说的露-骨了些,“别看我们这样的人家尽享荣华富贵,但也是要应付各种麻烦。要不是大老爷在外面挡着,殚精竭虑,府里哪有如今的局面?

    我也不是贪图什么的人,但这府里也该有大房说话的地方不是?环哥儿,你是个有本事的,大老爷很看中你。咱们这样的人家,哪里用的早苦读求功名。等些时候,你琏二哥回来了,让他带你出府去玩。”

    贾环就有点呲牙。邢夫人始终没搞明白一个问题,他出府就是为了玩吗?

    好吧,八岁大的小孩,在外人眼中应该是这样的。但他要交换的条件并非只是出府玩!他要的是自由。

    王夫人不让他出府,这不是说他真的就出不了府。王夫人还能把一个个的角门那里都安排人守住?至少贾赦这边她就管不了吧。

    而是说,不经允许擅自出府,给王夫人知道了后果很严重。有了口实,看王夫人会怎么“炮制”他?国朝可是以孝治天下。

    但邢夫人不过是贾赦的代理人,她给不了他这样的条件。

    贾环看着邢夫人,貌似认真说道:“大太太,我听说我舅舅在朝中很得力,简在帝心。前些年,林姑娘的塾师贾雨村给我父亲轻易的谋了个金陵知府的美差。不知道大老爷和我舅舅关系如何?”

    贾环一口一个“我舅舅”,说的是王子腾。王子腾在法理上是他舅舅。但王子腾显然是只认贾宝玉是外甥,不会认贾环的。

    关于王子腾的事情,贾环也没有乱说。王子腾在红楼书中始终没有正面出现,但是每出现一次必然升官。历任京营节度使、九省统制、九省都检点。官运亨通。说一句简在帝心,并不为过。

    王子腾现在是四大家族在政坛上的抗旗人物。

    贾环这番话,看似问关系,其实是在讲条件:我有一个好舅舅,我投靠你贾赦有什么好处?就只是能够出去玩?

    但知道贾环要离开贾府计划的人都知道他在说“鬼话”。很明显的是在套邢夫人的话。他想要知道贾赦如果要和贾政一系在内宅里斗,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代价,往往就意味着决心。

    知道贾赦的决心,贾环在日后贾府里的“斗争”中,心里就更有底。他可没有当贾赦、邢夫人“斗争工具”的“觉悟”。

    邢夫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呵呵笑起来。

    王子腾是贾环的舅舅。这句话说出来就是个笑话。她当然明白贾环是在讲条件。

    邢夫人稍微靠近贾环一些,略显的亲近,压低声音,笑着道:“该你们娘俩的,总少不你们的。”

    赵姨娘什么想法,贾府里没有人不知道。

    荣国府的爵位是由贾赦、贾琏这一支袭爵,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赵姨娘看中的是贾政的家资。

    荣国府家大业大,除了个人的私产外,要分家的话,只有两个人够资格,那就是贾赦、贾政。从目前的的形势看,贾母去世后,两人分家是十有八-九的事情。

    而贾政只有贾宝玉、贾环两个儿子。寡居的李纨和贾兰明显处于弱势。日后分家产的话…,赵姨娘的心思便昭然若揭。红楼书中,就有她请马道婆作法想干掉贾宝玉的事。

    贾环自己也听赵姨娘亲口说过:还不如宝玉死了来得利索。

    这份心事,邢夫人看得明白。她以为贾环也是这样想的。贾府里面不就盛传贾母不喜欢贾环的原因:就是他对贾宝玉的地位有想法吗?所以,将这个话题抛出来。

    但玩智力游戏,邢夫人和贾环显然玩的不是同一款。

    贾环就笑着点头。他知道贾赦的底线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