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五章 评价和关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午的聚餐在声声慵懒的蝉鸣中悠然结束,余味悠长。足够几个丫鬟们回味、高兴好几天。

    第二天便是七夕乞巧节。大姑娘、小媳妇都要拜织女星,穿针乞巧。牵牛织女的传说广为流传、妇孺皆知。贾环屋里的晴雯、如意都是在这夜里祭拜织女。晴雯心灵手巧,她的针线活水平很高。

    再往后的日子就是7月半的鬼节。贾府在宁国府祭祖。贾环像小透明一样,和贾兰、贾琮在这样的场合一闪即过。倒是宁国府的嫡孙贾蔷和贾环在祖祠外随意的聊了几句。

    贾兰作为荣国府的嫡支玄孙对贾蔷的身份没什么感觉。而贾琮作为贾赦的庶子倒是有些羡慕贾环。贾蔷在东府里上有贾珍宠爱,下有贾蓉帮衬,在东府十分得宠。不曾想三哥已经可以和府内这样有权势的少爷结交。

    贾环对此并不怎么奇怪,笑了笑。

    任何一个能在王熙凤的阴谋下“全身而退”的贾府中人都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秦可卿那天可是全程在场,而贾蔷和她的丈夫贾蓉是至交好友,知道详情并不奇怪。

    想起秦可卿…

    …

    …

    六月上旬贾环和贾政、王熙凤、鸳鸯激烈交锋的情形,荣宁二府瞩目,府外的六房都有得知,连贾环的业师林举人都曾听到只言片语。

    而相比于这些能惊动两府的事情,贾环近日里在贾府仆人界刷声望破开王熙凤“围困”他的局面只能算是日常小事。泛起的涟漪如同水波随着时间慢慢的荡漾开。

    但这样的小事,对相关的人而言却是大事。比如贾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又比如袭人。在阖府里都夸贾环明事理、宽宏大量时,袭人忠心的名声也是混杂的传开。

    这让之前想要“推动”事情传播的鸳鸯、袭人等人颇有些无奈。她们的设想是以传扬袭人的忠心为主。但显然,环三爷在贾府内的名号比袭人要响得多。这也正常。敢倒捋琏二奶奶虎须的人,总是有本事的。奇人应该有逸事来配。

    然而,这到底算是谁沾谁的光呢?

    静夜时分,庭院里的花香袅袅的传进屋子里来,月华如水一般温柔的倾泻在带着女儿香气的房间中。

    “鸳鸯,你睡着了吗?”蚊帐里响起袭人的声音。她被撵回到老太太这里,就跟着鸳鸯住在一起。谁都知道她是要回宝玉房里的,但事情偏偏就这样耽搁下来。

    鸳鸯在床榻上翻个身,看着对面床榻蚊帐中朦胧的人影,说道:“还没有。怎么了?”

    “我在想,我是不是要给环三爷道个谢?”

    “咯咯,你傻了吧?他只是说句公道话而已,多半还是为他自己。你真当他心里对你没意见啊?”鸳鸯见事分明,取笑道:“你心里是宝玉有怨气吧?”

    人和人就怕对比。对比之下,宝二爷和环三爷做人的差距实在太大。而宝二爷还要大一岁多。

    袭人不肯承认,柔声辩解道:“我哪有?”

    鸳鸯就笑,“你就安心的在我这儿住下吧,我也有个好帮手。总有教你回去的时候。宝二爷现在到底是年纪小。环三爷那里,我们俩个笨丫头,还是退避三舍为好,让他和姑娘们玩去。不然,人家又要来做笼子打脸,叫屈都没地方叫。”

    袭人无奈的道:“鸳鸯,你这张嘴哟…,我算是怕了你。”

    她那天简直快要燥死。但贾环来夸她,顺带着还要传她“忠心”的名声,她能怎么着?只能心服口服。不然,再这么来一回,她都没脸做人了。

    鸳鸯轻笑,说道:“我给你说个事儿。前些日子姑娘们一起玩,我听宝姑娘说:环三爷骨子里是很个骄傲的人。不是说他傲气,而是说他似乎很自信他可以处理面临的一切问题。”

    说着,鸳鸯又将史湘云派翠缕送酒菜贾环反给了二两银子的事情说了一遍,“我现在倒是有几分相信他是没有取代宝二爷地位的心思。他有这样的傲气,老爷、太太的那些家产,他惦记什么?”

    袭人郁郁的道:“总归是和我没什么关系。”又好奇的问道:“那他怎么应付二奶奶的报复?我听琥珀说,来旺媳妇天天在厨房里盯着晴雯。”

    鸳鸯道:“来旺媳妇和二奶奶都被他耍了。小厨房里的嫂子早被他买通。晴雯只是个幌子,真正去拿饭菜的是如意。”

    “那要是给二奶奶知道了怕还是落不了好吧!”袭人沉默了一会,道:“我这么说可能不大好。只是,平儿哪里你不说一声,总不能叫府里上下看她和她主子的笑话。”

    刷名声是互惠互利的双赢。袭人和鸳鸯心里都是有数的。袭人说是心服口服,那是指她自己不再去惹贾环。不敢惹他。但这个“服”和敬佩、尊敬没什么关系。

    说到底,还是平儿、二奶奶和她们的关系近一些。有这样的事情,她们倒不至于要去“破坏”贾环的事,但要让平儿知道有这么回事。怎么巧妙的处理,由平儿去斟酌、头疼。

    鸳鸯轻轻的点头,轻叹道:“都是不肯服输的人。日子还长着呢!”

    她们俩是路人党,只关注不搀和。也不敢搀和。她们俩对贾环是甘拜下风。

    夜渐渐的深了。

    言语中,两个大丫鬟都没有觉察到,在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将贾环放到宝二爷、钗、黛、史、探等姑娘们这一个级别:是贾府里不能怠慢的半个主子。而不是地位低下的庶子。

    同时,认可贾环作为王熙凤的对手的强劲实力。

    …

    …

    贾环并不知道鸳鸯和袭人对他的评价、看法。对王熙凤如果知道了她被厨房里糊弄之后该怎么办,贾环自有几套预案,并没过多关注。

    不过,他首先面对的问题是:赵国基在7月17日被蜂窝煤作坊辞退的事情。贾环自掏腰包开了一串钱的月钱让赵国基继续跟着他当长随。

    赵国基这件事他要等贾琏从金陵回来之后再和贾琏谈谈。

    平静的日子往前走去。六月上旬那一场激烈的风波正在时间的流逝中消弭着它的影响。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贾环每天忙着他的学业。七月三十日,盛夏还有余威,午后之时依旧闷热的让人昏昏欲睡。

    贾环正在屋里看《孟子》,做笔记。时而抿一口冰镇过的糖水,舒服而惬意。

    这时,晴雯和翠缕从门外说笑着进来。晴雯将手里的东西给贾环看,笑着道:“三爷,史姑娘让翠缕送她给你打的络子。”

    络子,就是中国结。用途广泛、花样繁多、色彩可选。有的是装东西用,有的是当绳结用,还有当装饰。红楼第三十五回中,对此有十分精彩的描写。

    宝玉央求薛宝钗的丫鬟莺儿帮忙打络子。莺儿说:“什么要紧,不过是扇子、香坠儿、汗巾子。”

    又说起颜色的搭配。莺儿说:“大红的汗巾子要黑络子才好看的,或是石青的才压的住颜色。松花色的配桃红。葱绿柳黄是我最爱的。”

    又说有几种花样。莺儿说:“一炷香、朝天凳、象眼块、方胜、连环、梅花、柳叶。攒心梅花。”

    史湘云给贾环打的络子就是汗巾子(腰带)、扇子的络子。三五个络子款式、色彩不一,很漂亮。

    贾环放下书,起身道谢:“翠缕,谢谢你家姑娘。她费心了。”

    到底是小女孩。要是让他来处理道歉、愧疚这种事情,肯定是一次性处理到位,不会像史湘云这样反复的来忙。当然,他心里承史湘云的人情。

    翠缕笑着道:“三爷,姑娘明日就要离开府里回家。姑娘们今日在姑娘屋里顽。来的时候,林姑娘还问你近日可有新话本。宝姑娘问你可有新诗。三姑娘说你只带个口信就好,不要写字。”

    晴雯就听得笑起来。一连串的话,难为翠缕一口气说完。看起来姑娘们意见好像不一致呢。

    贾环一听就明白:探春是担心他,维护他。薛宝钗实际上是问他最近有什么想法?而林黛玉则是展示着她叛逆的一面,她还想看故事书。

    贾环禁不住心里有些感慨。

    当时,他听闻薛宝钗来贾府,他在想,他如何去见识红楼十二钗小聚。虽然,除了少数几位,她们如今还是小荷才露尖尖角。

    现在他见识过,甚至可以通过她们的丫鬟和她们交流,来往,却忽而有些感叹。

    因为,距离她们越近,能感受到她们各具特色的美丽、性格。但随之,又有一种感受到真实后的平常感。这是视觉和感觉在熟悉后的错觉。然而,她们(除了探春)终究是他有些远的。

    贾环从不会认为:美女和他说两句话就是对他有意思。这太幼稚!

    梳理他目前和红楼十二钗的关系:和探春,姐弟关系亲密;迎春、惜春,关系一般;史湘云将他当朋友,她是个好性情的女孩;宝钗最多是对他有些好奇;和林黛玉交情淡淡,林黛玉是个孤芳自赏的性格;和秦可卿、王熙凤是敌对状态;和李纨没什么关系;元春、妙玉都不在贾府;

    其实,贾环心里并不是怎么在意。人和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并非说,是美女,就一定得和她做朋友,能做朋友。要看缘分、立场、身份…等等。

    贾环将脑海中的思绪压住,对翠缕道:“暂时没有新作。让宝姑娘和林姑娘失望了。”

    他不介意抄诗。有资源为什么不用呢?但没兴趣无缘无故的去抄诗。性价比太低!

    翠缕笑了笑,就去给聚在史湘云屋里的姑娘们回话。

    贾环思绪飘飞,在屋里整理着他的思路。他现在的处境,和刚来贾府里不一样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