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三章 公道自在人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晴雯一路心情极佳的回到贾环的住处。里屋中,贾环正在和如意两人下五子棋说话。如意面前的瓜子已经输得只剩下一小堆。贾环悠闲的磕着瓜子。

    晴雯在门口轻笑一声,“三爷,我回来啦。那五两银子果然没有花出去!”

    贾环笑了笑,袭人要敢接他的银子才有鬼,指着身边的矮凳,“过来坐啊。”

    等晴雯坐下来,如意一脸好奇的问道:“晴雯姐姐,袭人真的是三爷说的那样的反应?”她本来想去跟着看好戏的,可是三爷拉着她下棋,只能去不成了。

    贾环是怕如意这迷糊的小姑娘过去坏事。唯有晴雯这样嘴皮子利索的,才能很好的完成他的收尾任务。

    晴雯笑兮兮的点头,将刚才在贾母院中的所见所闻都说一遍,笑着道:“三爷,这样就完成了…呃…刷名声?”

    贾环就笑,“那当然。袭人如今被宝玉打了一回,撵回到贾母房里,算是落难了。袭人和我不和,那天在偏厅里很多人都看了。我这时候替她说句公道话,你觉得府里的人会怎么看我?”

    如意笑嘻嘻的抢答道:“肚量大!袭人那样对三爷,藏了坏心,三爷还为她的说话,府里的人肯定都会说三爷的好。”

    晴雯咯咯娇笑的推如意一把,这小妮子最崇拜三爷啦,偏头去看贾环,俏皮的道:“我觉得是大奸若忠。”

    从晴雯的角度来看:贾环今晚用“赞美”的话把袭人给“虐”了一回,袭人还得乖乖的领受贾环的好意,从此不再说三爷的坏话。

    她心里舒服是舒服啊,但总想着这样一个画面:贾环把袭人给啪啪的打了一顿,袭人还要跪在地上说:三爷你辛苦了。咯咯,这样想也蛮有趣的。

    只是,三爷这看起来不是很像他自己说的大魔王吗?

    “哈哈!”贾环开怀大笑。晴雯的成语用的是不准确的。大约她是想说他隐藏的好,比较奸诈之类的意思。但其实也没有,只是阳谋而已。

    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一般而言,一件事情上,永远都是持中间立场的人居多。俗称酱油党、路人党、围观党。因为利益冲突的相关方总是少数。

    比如:现在正热闹的万科、华润、宝能之争,我就是标准的路人党。

    在贾宝玉打袭人这件事中,袭人的朋友们都是站在她的这一边的。如鸳鸯、琥珀、翠缕、史湘云、平儿、金钏儿、茜雪、媚人、秋纹、麝月等。

    这件事贾宝玉做的薄情寡义,不得人心!

    但是,袭人和她的朋友们相比于贾府内庞大的人口基数,是属于少数党。路人党是多数。袭人是“告密者”这个污点,她们是没法洗掉的。谁敢不提防袭人?被她冷不丁告密怎么办?

    但如果袭人的敌人贾环(袭人为什么主动将婴宁的文章给王熙凤,偏厅里的人都知道她是针对贾环)出面为袭人说公道话:彼时各为其主。我不怪她。她到底是个忠心的人。

    这在贾府内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可以预见,中间党都会被影响。

    至于原因需要从人群的心理学,传媒学等等社会学科来阐释,这里就不展开。

    贾环在袭人身上刷名声的行动,在晴雯去转述他的话之后,其实还缺最后一个环节:传播。

    然而,因为贾环的话对袭人的处境有利,所以袭人、鸳鸯等人会有意无意的推动事情的传播。所以,贾环对晴雯说,他刷名声的计划已经完成。

    这就是阳谋!

    …

    …

    回过头再来看,贾环为什么认为刷出“贤良”的名声可以解除他在贾府内的困境?

    还是那句话:公道自在人心!

    直接造成贾环目前在贾府内困境的是王熙凤。贾环和王熙凤的矛盾,往浅了说,是王熙凤要报复贾环骂她;往深了说,是王熙凤在执行贾母的意图。当然,是加了她自己的理解来执行。

    但是,这些事情和贾府里那些属于路人党的丫鬟们、婆子们有什么关系?

    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他们排斥贾环,这是贾府体制的力量,理所当然。但要他们去“踩”有了一个“好名声”的贾环,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他们也要顾及自己的名声。落个小人的名声很好听么?

    况且,贾环在贾府里已经是出了名的“硬骨头”。政老爷,二奶奶,鸳鸯都搞不定的人,他们何苦出这个头?得罪贾三爷很好玩么?他可是连他乳母都敢打的人。

    贾环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刷名声的成果出来,再去花银子疏通,一步步的改善他的生活处境。

    …

    …

    贾环大笑着,晴雯和如意去外面拿了解暑的绿豆汤进来。这是探春下午派翠墨送来的。

    抿着绿豆汤,晴雯道:“三爷,你是怎么就料定袭人会接受你的好意啊?”

    贾环随意的喝了一口绿豆汤,他并不是很爱这个,只是探春的一番心意,笑道:“要是你这个爆脾气,肯定是不接受的。但袭人的脾气温和,她会接受的。”

    晴雯那个火爆的性子,要是贾环用言语打她的脸,她肯定是掀桌子翻脸骂人。管你那些!

    但袭人不同啊,她在贾府里有个“贤人”的名声,怎么甘心背个“告密者”的黑锅呢?

    晴雯翻翻白眼,她都不知道贾环这是夸她还是贬他呢。只是,欢快的笑起来。

    如意听得不大懂,这很费脑筋的事情哩,喝着加了糖的绿豆汤,甜滋滋的,说道:“三爷,明天就把火炉子升起来吗?”

    贾环笑着点头,“嗯。”

    他在贾府里已经低调了十几天。也够了。他有把握解决目前的困境。

    …

    …

    鸳鸯在第二天下午时,得了个空闲,在贾母正房外的屋檐下,拉着平儿询问厨房里给贾环提供馊掉饭菜的事情。

    夏季午后的时光懒散、酷热。屋檐边的鹦鹉们无精打采的偶尔叫几句。白茫茫的太阳将屋檐下烤的炙热。庭院里林木幽深。

    平儿穿着水绿的衣衫,容貌美丽。她四处看看,见丫鬟们都离得远,低声道:“是有这回事。但这事你别管。”

    鸳鸯素来知道平儿的性情:她不是苛刻、恶毒的人,奇怪的道:“咦,怎么了?”

    平儿手捂着嘴,给鸳鸯悄声道:“那天回屋里后,奶奶给气的吐血了。”

    “啊!”鸳鸯就给吓一跳。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她是真不能管。给气的吐血,这心里还是有多恨啊!

    想了想,鸳鸯温和的劝道:“环哥儿是有文名的。你看他除夕的诗,还有前几日的青松诗都流传出去。他到底是半个主子,真闹开了,传出去你们奶奶名声也不好听。”

    平儿深以为然,轻叹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劝了她也不听。我再找机会说说看吧。”

    鸳鸯点点头,言尽于此,不再多说,进了屋子里服侍贾母。

    平儿和鸳鸯聊过,心里头就有些思虑,连鸳鸯都听到府里的厨房给贾环提供馊掉的饭菜,那还有多少人听过?她有点担心。

    晚上的时候,平儿找机会对王熙凤说了她的担忧,“奶奶,这事闹大了,终究是我们不占理。老太太,太太未必有如此苛待环老三的意思。”

    王熙凤嗤笑一声,凤眼瞪起来,不以为然的道:“我怕他?你不要管,我就让来旺媳妇盯着厨房整他。”

    来旺两口子是王熙凤的陪房。铁杆心腹。

    平儿就叹口气。这到底是要闹到什么时候去!本来是一点子小事,竟变成这样。

    …

    …

    鸳鸯没能说服平儿的消息很快在小范围内传开。王熙凤反而派来旺妇着紧的盯着小厨房,贾环的处境没改善不说,倒难受了几分。

    探春、史湘云、宝钗、紫鹃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关注贾环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六月三十日,贾环休假,在屋里苦读。小屋闷热,书香怡人。贾环感觉又仿佛回到了高三那没有空调的教室中。

    如意和晴雯都在外边忙着,没有进来打扰贾环。

    将近正午的饭点时,晴雯带着史湘云的丫鬟翠缕进来。翠缕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在条桌上摆开:一盘烧鸭、一壶美酒、一碟花生、一盘牛肉。

    闻着浓郁的肉香,贾环惊讶的放下手中的书,问道:“翠缕,这是怎么回事啊?”

    翠缕一身青衫,系着粉白色的腰带,容貌平实。她不好意思的笑道:“三爷,姑娘得知你给厨房里苛待,心里到底是过意不去,特意以她的名义在小厨房里要了些好菜,叫我送给三爷品尝。”

    这是她和姑娘商量的办法。总要弥补三爷一些。算是她们的一番心意。

    贾环略微一想就明白:史湘云只是在贾府里客居,怎么可能命令得了小厨房的人,肯定是史湘云在小厨房中花了钱。摇头笑道:“史姑娘有心了。如意,封2两银子给翠缕。”

    “哦…”如意愣了下,还是去取了2两的碎银子来。

    “三爷,这怎么行?”翠缕如何肯接,推辞不要,“本就是我们的一番心意,怎么能拿你的银子。”

    贾环就笑,“这不是酒菜钱,不过是给你跑腿的赏钱。你要不拿,就生分了。翠缕,给史姑娘说,谢谢她仗义请客。不要担心,我能处理目前的局面。”

    他只是还在耐心的等待。并非束手无策。王熙凤其实太高看她自己了。连皇帝都不能做到令行禁止,她算老几?

    翠缕无奈的收下钱,回到贾母院史湘云的住处,将贾环的话复述了一遍。正好今天薛宝钗也在这儿说话。

    史湘云有点苦恼,说:“到底是有些生分。”她年纪较小,还是以小孩子交朋友的那一套来判断。

    薛宝钗在人情世故上比史湘云要强得多,盈盈的一笑,有国色天香之姿,一针见血的道:“云妹妹,倒不是你说的那样。我觉得,环哥儿内心里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他并不需要你的同情!”

    史湘云惊愕的张张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