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一章 退避三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六月下旬,正午之时,天气炎热。贾环从书房里回来,给太阳晒了一身汗。在堂屋里拿着蒲扇自己扇风,听晴雯这么说,眼神顿时微微一亮,“晴雯,具体是怎么回事?”

    他屋里两个大丫鬟,如意和李纨的丫鬟素云关系不错。晴雯和侍书、翠墨、紫鹃以及贾母房里的几个丫鬟如翡翠等人关系不错。

    晴雯将从厨房里打来的饭菜摆在堂屋的圆桌上,一边说道:“昨儿史姑娘在屋里邀请姑娘们聚会。宝二爷跑去玩,没受到欢迎。咯咯,我听翠墨说,宝二爷进去当时就冷场了。

    后来,紫鹃姐姐当面‘刺’了宝二爷几句。他回去就把袭人给打了,要撵袭人出府。听翡翠姐姐说,具体原因是袭人去太太屋里报告了什么,惹得宝二爷大发脾气。”

    如意看着饭桌上简陋的饭菜,皱起鼻子,哼了一声,说道:“哼,袭人就是活该!自作自受。这也告密,那也告密。”

    贾环沉吟着,他意识到,破局的机会来了!

    并不是说解开王夫人将他拘在贾府的局,而是解除在贾府里不利的局面。

    晴雯摆好饭,见如意怏怏不乐的表情,就掐她的脸蛋,说道:“小蹄子,别不乐意吃。今天那个尖嘴猴腮的来旺妇又去厨房里盯着我了。我能拿来没馊掉的饭菜就算好的。”

    如意苦着脸看贾环,“三爷…”

    贾环就笑,“如意,你看我我也没办法啊。这样吧…”贾环佯怒的沉下脸,指着饭桌上如当年大学食堂1块钱左右难吃的饭菜,厉声道:“此事,他日定当十倍奉还!”

    这倒是贾环的心里话。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想在离开贾府前借贾琏的手“惩治”王熙凤几回。那么现在,他的想法已经变了。任谁给人用“猪食”对待,都会有想法。

    王熙凤如此的“作践”他,他日定当十倍奉还!

    如意掩嘴娇笑。

    苦中作乐了一回,贾环、晴雯、如意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这时,赵姨娘带着小吉祥过来说话,“哟,你们这么早就在吃午饭?”

    贾环起身招呼赵姨娘落座。晴雯、如意奉上茶水。

    贾环解释道:“下午要去上课。我还要午休一会。”这十几天,他在厨房的“福利”全没了。使银子,厨娘也不敢给他东西。往日他给赵姨娘的孝敬自然也没了。赵姨娘很抱怨了几回,但也无力改变什么。

    赵姨娘给贾环带了三个煮熟的鸡蛋,看着他吃鸡蛋,坐在饭桌边数落他,“你这个没造化的种子,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是那个王八一起玩。又闯了祸吧。吃打不长记性。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贾环无语的翻翻白眼,反驳道:“我记得我那天从偏厅里出来,当天晚上娘就来夸我厉害。”

    赵姨娘啐一口,“呸。我那是以为你不会受老太太、太太的处罚!我往日里时常听你说坑爹,你这算不算坑娘?”

    贾环的待遇下降不说,连带着她日常的伙食待遇也降低许多。好在她是吃过苦的人。

    我-靠!贾环竟然发现他无言以对。他一直以为“出口成脏”的赵姨娘在贾府战力排行榜上只能算个“战五渣”。此时他竟然被“暴击”的哑口无言。

    赵姨娘在贾环这儿坐了一会,心满意足的带着小吉祥回她院子里吃午饭。

    贾环将剩下的两个鸡蛋分给晴雯和如意,笑道:“一人一个,快吃了吧。别回头给我娘知道,她又要骂人。”

    看着小巧的鸡蛋,如意嘴馋的咽口口水。鸡蛋很香的。

    晴雯轻推她一下,拒绝道:“三爷,你吃吧。你天天苦读,身子正要补补。”

    贾环笑着摇头,自信的道:“我们还没沦落到吃不起鸡蛋的地步。过两天我们的小火炉也可以重新烧起来。”

    这些天受到惩罚,小火炉这样的烧蜂窝煤的额外开支在晴雯的强烈要求下停掉了。她每天和如意去厨房里给他打热水。贾环其实是考虑到影响,才停掉。

    他手头还有约180两银子,折合人民币约18万。在这个庄户人家年均20两银子消费的时代,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他不至于烧不起煤炉。

    晴雯释然的轻笑,俏丽怡人。她信贾环。拿起鸡蛋剥壳。

    贾环起身,吩咐道:“晴雯,下午帮我准备好5两现银。”

    晴雯咬着鸡蛋黄,明亮漆黑的大眼睛看着贾环,奇怪的道:“三爷,你要买什么东西吗?”

    贾环笑道:“不是,我晚上要用。”他下午还要上课,不适合去执行他的破局计划,但晚上有足够的时间。

    …

    …

    贾宝玉将他的首席大丫鬟袭人撵回到贾母房中,虽然在贾府中引起轩然大-波。但这按理说是和贾环无关的。贾环为什么将此视为破局的良机呢?

    答案只有两个字:名声。

    前些日在偏厅结束时,贾环没有兴趣在贾母、王夫人等人面前刷“文名”,因为这没什么用。贾府根本不是什么“翰墨诗书之族”,本质还是个中等勋贵之家。

    真正的诗书世家是什么样的?侍女对答都可以用诗经。比如传为一时佳话的典故,东汉经学大家郑玄家中婢女的对话:一婢戏谓之曰:“胡为乎泥中?”此婢应声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其风雅如此。

    文名在贾府里是不能兑现的!

    否则,以林黛玉出众的诗词才华,日后不会只有紫鹃一个人对她忠心耿耿。看看三国演义里面,刘备以“仁德”的名声兑现,天下有多少人来投奔他?

    贾环现在要刷的是“贤良”的名声。

    这在贾府内是可以兑现的。

    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公道自在人心。

    晚间时分,贾环估摸了下时间,约八点多,从住处出发,穿过游廊、庭院、走道,花园,抵达贾母上房处。

    贾母上房外的小丫鬟们见到贾环到来,很是奇怪。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鬟将他拦在门外,“三爷,老祖宗吩咐过了,让你读书读出名堂后再来见老祖宗。”

    贾环不以为意,拱手道:“我来找鸳鸯姐姐,老祖宗吩咐我向她道歉。我读书繁忙,今日才有空来。”

    这是事实。

    小丫鬟偏着头想了想,就带着贾环进了院落的一间暖阁中,然后去找鸳鸯回话。

    …

    …

    鸳鸯作为贾母的大秘书,天天随侍在贾母面前。正如官场小说中描写的那样:领导休息了,秘书才能休息。

    贾环掐着时间来的,此时贾母已经休息。鸳鸯正在跟好姐妹袭人、琥珀在庭院里纳凉、一起说话。还有来看望袭人的翠缕。她们几个都是往日要好的,无话不说。

    袭人被贾宝玉撵回到贾母处,史湘云很不满她的二哥哥的做派。昨天就来看望袭人,今天又让她的丫鬟翠缕来问袭人有什么需要的。袭人服侍过她几年,感情很不一般。

    星光洒落,月影横斜。四个十几岁的少女聚在一起说话,或趟或卧,白皙的手臂、小腿微露,画面颇有些柔媚。容貌以袭人、鸳鸯最佳。

    鸳鸯正安慰着袭人,“你也别多想。老太太、太太心里头都是明白你的忠心。否则,宝二爷屋里那文章怎么来的由头岂会落到李贵身上去?老太太既然将你许了宝二爷,断不会改的。等宝二爷心里的气消掉,就还送你回去。”

    袭人幽幽的叹口气,躺在竹床上,看着星空,满腹牢骚、心思。她这回受到的打击很大。

    本以为是早将她许给宝玉的,她这辈子也是跟定宝玉的。哪里想宝玉竟然打她,要撵走她。往日的情分又算什么?薄如一张纸吗?

    琥珀冷笑一声,“就怕茜雪不希望袭人回去。”宝玉房里的首席大丫鬟之争,茜雪是袭人最强力的对手。两人有点龌蹉。反倒是媚人和袭人关系好一些。

    鸳鸯就摇摇头,公正的道:“茜雪不是这样的性子。”

    正说着话,一个小丫鬟进来向鸳鸯回话,说贾环来道歉。琥珀、翠缕、袭人都是一头雾水。

    鸳鸯听完后,沉吟几秒,冷冽的道:“你去回三爷:我给三爷骂的狗血淋头,也没脸再见他。往日我有得罪他的地方,还请三爷海涵。我以后见到三爷,自动退避三舍。”

    小丫鬟就去回话。

    琥珀就咯咯笑道:“姐姐这话说的痛快!看他还不赶紧羞愧而走。他还有脸来道歉?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她对贾环印象不好。但也承认,这样有心机的人不好惹。

    袭人也是坐起来,点头道:“你将他赶走也好,我现在见到他就胆战心惊。唯恐那天给他骂了,给他扣个帽子。他这样心思阴沉的,跟戏文里的白脸差不多,我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袭人就差没直接骂贾环是个:心思阴沉的阴险小人。她很清楚,她昨天挨打的根子还是在贾环身上。她心里对贾环是有意见的。

    翠缕对贾环的印象却很好,在琥珀、袭人眼中贾环心机深沉,在她眼中是深谋远虑,机智百出。但这时她也不好和姐妹们辩驳什么,盈盈的轻笑道:“姐姐的嘴还是这么厉害哟!”

    她们十几个儿时的玩伴,现在自然以鸳鸯为首。

    鸳鸯就笑了笑。她心里对贾环有气。贾环几乎是指着她的鼻子骂:“你还要不要脸?”她心里能没气吗?但同时也有点愧疚。

    贾环从来没有针对过她,都是她主动的跳出去针对贾环,才被他打脸了。而且,似乎她对贾环的看法有些误会。贾环貌似对宝玉的位置真的不在意。

    因而,在夹枪带棒的“损”了贾环一通后,她表示日后相见,会退避三舍。实际上就是一种退让。

    片刻后,正当几个丫鬟以为贾环会羞愧而走时,那名小丫鬟又进来回话,“鸳鸯姐姐,三爷说,鸳鸯姐姐的意思他知道了,要问鸳鸯姐姐一个问题,厨房里给他吃馊掉的饭菜,鸳鸯姐姐知道吗?”

    “啊…”庭院中响起几道各自意义不同的惊叹声。鸳鸯几人面面相觑!

    如果贾环这句话是真的,这简直是血泪般的控诉!

    他堂堂贾府的少爷,即便是庶子,可竟然给人如同猪狗般的对待,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他到底犯了什么样罪不容赦的大错?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