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十七章 自由和选择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意的预感一点没错。在贾母的处罚下来约3个小时后,金钏儿和彩霞带来了王夫人的“处罚通知单”。

    金钏儿是个大脸的丫鬟,笑着道:“三爷,你可是要惨咯!太太吩咐说:你以后不要再去街上顽了,好好读书。还让我通知周瑞,去提点你的长随钱槐,不许他跟着你去府外逛。”

    周瑞两口子是王夫人的陪房、心腹。刘姥姥进贾府,就是走的周瑞家的门路。

    金钏儿倒不是幸灾乐祸的笑。在她眼中,被禁锢在府里其实并不是什么大的惩罚,毕竟还是可以在府中到处活动。她天天不就是这么生活的?要是给禁锢家里那才叫窝火呢。

    前些天下午,她全程目睹了贾环和鸳鸯、二奶奶,老爷的交锋,心里对贾环佩服的很。当然,佩服归佩服,她的志向还是想做宝二爷的姨娘。

    “婴宁”书稿的事情,对袭人会有很大的影响。宝二爷现在是还没反应过来。她作为旁观者即可是看的清楚明白。她和袭人略微有点“竞争”关系,因而心里倒是对贾环有些亲近。

    所以,她这会儿才约了彩霞一起来贾环的住处传太太的话。她这个姐妹的心思,她是明白的。

    贾环微微呲牙。你妹的!

    王夫人的话说的很漂亮,但是手段很凌厉。这竟然是要将他禁锢在贾府内!

    这会导致他当前所有的赚钱计划,各种备用计划都搁浅。

    真是要命。

    彩霞见贾环脸上浮起愁容,很是担心,欲言又止。金钏儿、晴雯、如意都在,她倒不好意思说太关心的话。

    金钏儿看看彩霞,就抿嘴一笑。不过,她也看得出来贾环似乎听到这个消息心情不佳,便将笑容收敛起来。

    贾环轻轻的叹口气,王夫人真不是省油的灯,不声不吭的,心黑的很。揉着眉心,对金钏儿道:“你去回太太,我知道了。”王夫人在礼法上贾环的母亲,他在表面上自然不能说她的坏话。

    金钏儿点点头,轻推了彩霞一下,说:“三爷,彩霞有话和你说。”

    “诶…”彩霞轻声娇嗔金钏儿,燥的满脸通红,模样娇羞妩媚。金钏儿咯咯娇笑着躲出去。

    晴雯和如意不知道贾环的计划,以为他只是给拘束在贾府中心里愁闷,对贾环的愁绪感受不深。这时,听金钏儿提示彩霞要和贾环说悄悄话。晴雯就掩嘴娇笑,明眸流波。她是将贾环当朋友。

    如意嘟起嘴,很是不满。她想给三爷当姨娘的呢!可彩霞比她长的漂亮:鹅蛋脸儿,眉清目秀,皮肤白腻,身材也比她好。

    几个小姑娘,贾环看得摇头,少女不识愁滋味啊!只是心里阴郁的心情到底是稍微好了些。

    金钏儿离开,晴雯和如意两人也跟着离开。将门帘放下来。彩霞满脸通红,如同苹果。但终究是舍不得离开。好些天都没见到贾环去找她玩。

    金钏儿来的路上还笑她,三爷现在前途可不明朗。但她想着贾环给她化开一勺子玉花露的甜蜜。那甜滋滋的滋味让她觉得即便以后日子苦些也甘心。

    彩霞细声安慰道:“三爷,你也别太发愁,我看着也难受。太太说是把你拘在府里读书。等几个月,你自然就可以出府玩了。”

    贾环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彩霞说的是一般情况。王夫人这个禁令他预计至少会持续一年。这还是要他不再搞出任何动静来的情况下。王夫人还可以随时把他拎回来继续拘禁。

    他又怎么心甘情愿的将他的自由交由“别人”的心情来决定!

    “会的。”彩霞肯定的鼓励一句。

    贾环勉强的笑了笑,“或许吧。不说这个。彩霞,我前些天能脱困,谢谢你的提醒。本来说明天去街上给你淘点新奇玩意儿。没想到要给太太拘在府里。我上次看你挺喜欢甜食的。这半瓶玉花露先送你,权当我的谢意。”

    他确实要好好的谢谢彩霞。没有她的提醒,他就不会可以在写给史湘云看的“婴宁”文章中可以的变换字体。那他的结局会非常的糟糕。

    “这谢什么啊!”彩霞心里甜滋滋的轻声道,接过贾环从柜子里翻出来玉花露,很郑重的收起来。

    看着她白腻脸蛋上甜蜜妩媚的笑容,贾环笑着叮嘱道:“早点吃完。别宝贝似的放坏了。我才8岁,你别想太多。”

    彩霞娇羞的低下头,老实的道:“哦。”她这副表情无疑是在告诉贾环,她就是想多了。其实,宝玉也不过是9岁而已。他还不是和金钏儿好上了?

    贾环就笑着摇头,心情却是有些沉重的。不说彩霞才12岁,他自己年纪也很小,即便是都合适,但他现在哪里有心情“撩妹”啊?

    王夫人给予他的压力很大!

    不能出府,他的赚钱计划肯定会夭折。他手底下的钱槐、赵国基、胡小四即便是他手把手的教,也不能完成他所制定的商业计划。

    那么,他现在该怎么办呢?

    …

    …

    金钏儿和彩霞离开后,晴雯和如意两人进来,贾环正站在窗口边沉思。

    晴雯咯咯笑道:“三爷,你不会是真的和太太屋里的彩霞好上了吧?”

    贾环轻轻的摆摆手,说道:“晴雯,现在哪里是谈风花雪月的时间?”

    晴雯只是笑。她并不怎么介意。但如意却是踮起脚尖挺胸道:“三爷,我再长几岁,肯定比彩霞漂亮。”

    彩霞的容貌比晴雯要逊一筹,比清秀的如意要漂亮些。

    贾环禁不住笑起来。得承认,当他情绪低落时,有两个小姑娘可以陪着他说话,确实很不错。

    “你这个小浪蹄子也不害臊呢。”晴雯取笑着如意,出去端了冰镇的西瓜进来,三个人坐在卧室里吃着水果消暑,闲谈。

    贾环坐在榻椅上,问道:“晴雯、如意,假设,我是说假设,我有一天离开贾府,你们俩愿不愿跟着我走吗?”

    如意咬着西瓜瓤,理所当然的道:“三爷,我是你的丫鬟啊,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如意有点迷糊,根本没听懂贾环的潜台词。晴雯是听懂了。想想看,其实不过是一篇文章的小事,给老太太、太太厌恶、惩罚,像三爷这样有才华、有能力的人,不生出离开的想法才怪。

    她要是个有本事的男人,也不愿意窝在这里:看着宝玉受宠,一堆人的偏心。

    晴雯抿嘴儿笑,娇俏多姿,轻声道:“三爷,我的卖身契在老太太那儿呢。我倒是愿意跟你走。”

    贾环就笑起来。这也是个问题。以他现在和贾母糟糕的关系,能把晴雯的卖身契要的出来拿才有鬼?不过,距离他离开贾府还有几年,可以慢慢的筹划。

    和晴雯,如意说了一会话,便打发她们俩先去休息。深夜里,贾环独自的坐在书桌前沉思。

    愁苦,抑郁,清冷,孤寂的情绪随着明月落在他的书桌前。

    这一方窄小的天地啊!

    …

    …

    如果要问贾环是否后悔前些天在偏厅里“开喷”,从而得罪了贾府的掌权者们,落到被限制自由的下场,他的答案是否定的。

    他不后悔!

    简单的从处罚接过来看:连续的得罪王熙凤、王夫人、贾母,被困在贾府里断了经济来源,“脱离计划”中止,这显然比被贾政打一顿要严重得多。

    给贾政打一顿,最多几个月就回复过来。不过是一顿皮肉之苦。

    但,如果这样想,实在是大错特错!

    因为,这不仅仅是皮肉之苦,王熙凤还给他扣了个写“小黄文”的帽子。这个帽子带上去,他贾环的名声就臭大街了。

    相当于是给王熙凤践踏在淤泥中,狠狠的踩了几脚,再无翻身的机会。事情坐实,王熙凤会不到处散播消息?

    在古代这种讲究名声的社会中,怎么强调名声的作用都不为过。比如:他现在即便是困顿于此方圆之地,但名声在,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而如果是带上王熙凤给扣的帽子,即便他有离开贾府换身份的计划,但三五年的时间内,他顶着这个帽子,只怕找不到合适的人为他所用,未必能攒够离开贾府的银子。

    所以,他才要激烈的反抗!所以,他不后悔!

    贾环的困境在于,他的赚钱计划被迫停止,他现在是要等王夫人的禁令过期再重启计划,还是寻找新的打破僵局的机会。

    这两个选择都有困难。

    第一,即便禁令过期,王夫人回头再随便找个借口都能将他拘在府里,怎么办?他不能寄希望于王夫人的心情好坏。

    如果是让他天天去给王夫人磕头请安,装孝子,刷好感,这种途径还是算了。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他深深的渴望自由,

    但人的身躯,怎么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第二,打破僵局。怎么打破僵局?难道是苦读若干年,考试秀才后?那时,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这一晚,贾环辗转反侧,无心入眠。

    …

    …

    六月十三日,书房休息一天后重新开课。

    下午时分,突然下起暴雨。乌云压顶,电闪雷鸣。阵阵夏雷在天空中炸开,发出爆炸般的闷响,震耳欲聋,肆逞天威。

    “啪啪啪!”急促的雨滴落在窗台上,仿佛战鼓密集的点声。

    “哗哗哗!”风助雨势,猛烈的扑在墙壁、屋檐上,发出激烈响声。

    见这样的情况,林举人轻叹了口气,“罢了,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今天的课就到这儿吧。贾环留一下。我要考校你的功课。”

    贾琮和贾兰羡慕的看贾环几眼,这是尖子生的待遇。贾琮还想着要不要给三哥说下前些天他父亲关注的事情,但想想,却不知道怎么说。

    贾琮、贾兰向林举人行礼后,收拾了书具,带着随从在暴雨中离开。

    贾环有点不明所以,抱歉的道:“先生,学生这几日…”他最近根本无心学习。

    林举人摆摆手,从讲台上走下来,道:“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些问题。我们谈一谈。”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