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十四章 和稀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环的台词当然没有说错!

    从他走进这个偏厅的门开始,就面临着暴风骤雨。起因是王熙凤为自己的事情“陷害”他,倩女幽魂这样的小说居然能说成是“才子佳人”小说!

    他不得不自辫。而且,采取的是最猛烈的回击方式:嘴炮开喷。成果不小,后患很大!

    但这是被逼到墙角,不得不采取的办法。因为,须要明白一个事实:讲道理有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他走常规办法是无法脱困的。

    现在的局势很清晰:贾环已经“成功”的将自己洗白。虽然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婴宁”是他写的。问题的焦点聚集在“婴宁”这文章出现在贾宝玉房里,该怎么处理?

    在心里都知道是贾环写的情况下,贾政、贾母、王夫人想怎么处理贾宝玉?不问可知。

    这样的优势局面下,贾环应该怎么做?是“煽风点火”,还是给事态“降温”?

    这要从他的目标来分析。首先,贾环的最低目标是要谋求从偏厅里脱身离开。这是最根本的。其次,才是反击今天坑他的人。

    贾环的“台词”,就是精确的反应他的诉求。

    第一,谋求脱身的首要前提就是:他和此事无关。所以,他把“屎盆子”扣在了宝玉头上。

    但是,要注意一点:写才子佳人小说(小黄-文)和看才子佳人小说(小黄-文)是两种不同程度的犯罪。贾环给宝玉扣的是看小黄-文的帽子。

    还要注意,在周朝这样的封建主义社会中,贾宝玉看小黄-文和黛、史、迎、探、惜等人看小黄-文又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封建社会,对男人是很宽容的。别说看小黄-文,就是看春-宫图,或者真人Pk,都是会受到“谅解”。

    看贾母评价贾琏在王熙凤生日时偷情的话:“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

    贾环不知道贾宝玉能不能听得懂他说的话,但是贾母、王夫人绝对能听得懂。

    这就是他的脱身之道。最好的情况是:贾宝玉受点小罚,此事就此揭过,皆大欢喜。

    第二,贾环给贾宝玉之前说的话找了一个理由:不过是维护他屋里的丫鬟。这其实就是他的反击。文章为什么出现在宝玉房里?是丫鬟的错,不是宝玉的错。

    是维护宝玉还是维护袭人?对贾府的掌权者们来说,这是一道非常容易的选择题。

    贾环今天给搞的狼狈不堪,差点要丢半条命,第一个敌人就是王熙凤。第二个敌人便是袭人。若不是袭人把贾宝玉藏起来的“婴宁”文章给翻出来,今天的事情早结束。

    幸好之前,他得到彩霞的警示,留了个心眼。也得亏了晴雯聪明,刻意说得含糊,让他有回旋的余地,也要感谢探春在关键时候的决断、支持。

    …

    …

    贾环的心里活动,偏厅里的众人是不知道的。众人是惊讶这不符合贾环的画风啊!

    按照贾环刚才生猛的表现,这时候不应该逮着贾宝玉“穷追猛打”吗?贾府里谁都知道贾环心里对贾宝玉怕是有些想法的!

    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尤氏、秦可卿、姑娘们、丫鬟们、仆妇们都将目光聚集在跪在地上的贾环身上。

    贾环跪着,目光清澈,神情平静,看不出异样的端倪。

    不管怎么说,贾环这番话给出了一个极佳的解决问题的方案。

    贾母表情没什么表情,心里微微有些触动。对贾环的厌恶依然如故。只是她这辈子看过多少人,竟然在这个小孙儿身上看走眼。很聪明的小孩。想着,拿起茶碗喝茶。

    贾母身边的鸳鸯此时心情有些复杂。她不否认,她要贾环把责任都担下来是有点针对他。任谁给贾环那样当面骂了,都有气呢。但是,她自认她的出发点没有问题:是为了顾全大局。

    然而,此时再看看贾环提出的方案,她就有点底气不足:贾环的解决方案比她高明。

    看着跪在地上“求情”的贾环,鸳鸯明知道他是在演戏,是救人救自己,但忍不住再想起贾环之前的表态:他真的对贾宝玉的继承权没想法?

    薛姨妈地位超然,今天是全程看戏,心中赞了贾环一句:好机智的心思!

    而薛宝钗、林黛玉、贾探春都是心思敏捷之人,立即体会到贾环的用意。钗、黛原本是对贾环有些好奇,这时也和探春一样,心里有几许佩服:

    能够在优势局面下,说出提出这样皆大欢喜的“终结方案”,环哥儿很有水平!

    但其实,这是贾环刚才连续“辩论”获胜:王熙凤、鸳鸯、贾政都败下阵来,给钗、黛、探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实际上,贾环那里有资本去“追究”贾宝玉的责任?他的第一目标是脱身。

    史湘云、贾迎春、贾惜春在“谋略”上是要差些。她们还在惊讶贾环的求情:太怪异了,谁曾想贾环既然会给贾宝玉求情?更怪异的是:其实文章是贾环写的,黑锅让宝玉背了啊。

    …

    …

    贾政是个不耐烦俗务的人,想要早点解决此事回去和门客清谈。当即,就捻须微微点头。贾环跪着给宝玉求情,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心还是不错的。

    政老爹一贯是个“糊涂人”。

    贾宝玉也给贾环“求情”的话弄得一愣,准备“开大招”摔玉的动作也缓了缓。心里不忿的道:明明是你环老三写的好文章,还要你装好人给我求情?当我傻吗?

    王夫人和薛姨妈就一起将他拉回来。王夫人搂着宝玉,好言安抚道:“好好的,闹什么!看篇文章多大点事?”又对贾政道:“老爷,环哥儿说的有理。许是外面的小厮拿进来讨好他的。宝玉不过是好奇,不许他再看就是。”

    至于,袭人作为贾宝玉房里的大丫鬟,如此的“忠心”,王夫人怎么会责罚她?

    这处罚是轻到极点。

    王夫人自是听得懂贾环的意思。她无意继续追查这件事。若说处置贾环,和姑娘们的名声那个重要,她是选则后者。日后要处置贾环有的是机会。不急于一时!

    王夫人同意贾环的说法,偏厅里的气氛就逐渐的缓和起来。基调基本是定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一直紧紧的抿着嘴唇的袭人脸色也稍好,她以为她会受到太太的惩罚,没想到太太把责任推给小厮。她的责任就很轻了。但是,袭人绝不想到她会受到谁的惩罚!

    尤氏和秦可卿对视一眼,心里松口气。今天这件事闹大了,她们也尴尬。但她们和凤姐儿交好,到底是心里还有些不平之意。

    此时,王熙凤正捂着胸口生闷气,恨恨的瞪着贾环。平儿在一旁服侍着。心里有些感叹:

    其实,奶奶是觉得十拿九稳,再对老太太说明那什么捞子的“倩女幽魂”是才子佳人小说。如果真是的,贾环免了被重罚,纵是姑娘们也要受些处罚。

    但偏偏是贾环连续的将他自己洗干净,而且闹得这样大。这样的情况下,再追查下去,实际就不是查贾环,而是查姑娘们的过错,老太太,太太断然是不肯的。和稀泥是最佳选择。

    奶奶也是知道这点,所以不出声。把姑娘们都得罪了也不行。宝二爷那句混话是真不该说。

    至于奶奶今天丢的面子,老太太、太太肯定会有其他的补偿。贾环回头也会受到惩罚。但不管怎么说,贾环今天是过关了!

    贾政点点头。他向来是甩手掌柜,板着脸看宝玉,喝道:“日后不许再犯,不然仔细你的皮!”他信奉的是儒家理学,讲究的是抱孙不抱子。

    贾宝玉自是不敢和他老子犟,委委屈屈的低着头,道:“是,父亲。”心里对贾环的不满尤甚。

    贾政将桌子上的文稿都收起来,整理了下。小说话本都给他搜走,贾环的课业、笔记放在一边,再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贾环,怒道:“你这个孽畜,牙尖嘴利。滚回去好好读书!再牵扯到这样的事情里,管你对错,我先请家法。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贾政内心里到底是要喜欢宝玉多一些。训斥宝玉不过是装装样子,训斥贾环则是货真价实的警告。

    他糊涂归糊涂,心里还是有数的。今天这事肯定是贾环做的。

    贾环很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是,父亲。”说完,向贾母、王夫人行了一礼,就出了偏厅的门。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其实,贾环要“刷名声”的话,现在应该“口占”一首诗,表达心情,提升逼格。比如:“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然后,且行且吟出门去。

    但贾环毕竟不是虚江李探花那种刷名声的“达人”。

    …

    …

    贾母见贾环识趣的利索走人不再碍眼,站起身,顿了顿手里的拐杖,道:“今天就这样。散了吧!”

    偏厅里的众人纷纷起身,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散场。

    贾环涉“才子佳人”事件,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但又还远远的没有结束!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