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二十九章 读书人的事情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打脸。

    这是赤-裸-裸的当面揭短打脸。

    偏厅里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贾环竟然敢肆无忌惮的嘲笑、挑衅王熙凤,几乎都给惊呆,随即一阵哗然。贾环这简直是在作死的路上狂奔,如黄河奔东海,一去不复回!

    探春差点就要眼睛一黑,身子晃了下。她身后的翠墨连忙扶着她。翠墨看着两米开外小个头的贾环,心里惊讶至极。三爷这胆子也太大。今天要惨了。

    迎春和惜春两个惊呆,随即心里暗暗庆幸站在场中的是贾环。要是她们自己,那简直是要死了。

    宝玉、钗、黛、史四人相互对视,心里骇然,环哥儿这是干嘛?他们四人的心情细微之处各自又不一样。宝玉和黛玉知道,事情闹大了,怕是要被牵连到,心里有些担心。史湘云则是有些愧疚她嘴快。

    宝钗最淡定,她和这件事无关。只是,她想着有机会和贾环见一面,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而贾环第一次见面就立即颠覆了她的固有印象。这样讽刺琏二嫂子,这行事不低调吧?

    东府的尤氏和秦可卿两人在这件事上算外人,不便说话。只是,她们和王熙凤交好,惊愕的发出声,不满的看着贾环,这话说的太过份了。

    薛姨妈还是那副表情,看不出深浅。倒是王夫人脸色越发的浅淡。今天跟着王夫人的金钏儿就知道太太心里已经非常的恼怒。

    王熙凤自嫁入贾府,协助王夫人执掌贾府大小事宜,成为受人尊敬的琏二奶奶,还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窝囊气!

    “字认识你,你认识它吗?”贾环这个问题竟然问的她无言以对。因为她的的确确不识字。

    王熙凤一口气憋在心口,再在瞬间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凶猛的冲到头顶,七窍生烟。她拍桌子站起来,盯着贾环,如同要择人而噬的猛虎,寒声一字字的道:“贾环,你再给我说一遍?”

    贾环无惧的和王熙凤对视,不屑的笑了笑,轻蔑的道:“幼稚!”贾母要惩处他,王熙凤要当“急先锋”。那他还表现的安静、低调有什么用?狭路相逢,短刀见血。当然要以最猛烈的嘴炮喷回去。

    在进门之前,他就已经想好对策。概言之:不能怂。他可不能去承认他写的话本是闺阁禁书:才子佳人小说。否则,他会死的很难看。

    王熙凤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胸口起伏。她竟然被一个8岁的小孩骂“幼稚”。贾环简直是狂妄至极!

    贾环将王熙凤晾着,再次躬身向贾母行礼,朗声道:“孙儿确实写了一本故事书给宝二哥、林姑娘她们看。但绝不是才子佳人的故事。请老祖宗明察。”

    贾母根本就不信贾环的话,冷着脸不理贾环。

    这时,贾母的代言人鸳鸯开口帮腔,训斥道:“环三爷,事实俱在,你狡辩有什么用?宝二爷,林姑娘他们几个可是识字的,都说你的故事里有剑客,有鬼怪,有书生,有地府。”

    这是刚才史湘云的原话。鸳鸯都记着。

    鸳鸯鄙视的盯着贾环,之前因贾环劝走赵姨娘的些许好感都消失。都到这地步还不认为?有用吗?接着道:“有个落魄书生,肯定是有美人的。发生的故事,难道不算是才子佳人吗?三爷还是早点向老祖宗认错为好。”

    鸳鸯这话分析的很在理。偏厅里不少人都听得点头。看书的人都知道,有男主,肯定有女主。既然男主是落魄书生,你敢说不是才子佳人的套路?不看西厢记和牡丹亭吗?

    贾环看着身量高挑,脸腮边有淡淡雀斑的鸳鸯。鸳鸯既然站在贾母的立场上,他也没什么好客气讲。讥笑道:“哦--,原来在鸳鸯姐姐眼中,落魄的秀才书生就算才子。才子真是不值钱。嘿,好见识!好见识!”

    接着,贾环冷笑一声,强硬的质问道:“读书人的事情,你懂几个问题?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免得贻笑大方,还要鸣鸣自得。人,都是要脸的。”

    鸳鸯给贾环骂的心里顿时就有一股火升腾起来,白腻的俏脸上涌起一片羞恼红晕。

    贾环“喷”完鸳鸯,不待她有反应,没给她开口反驳的机会,主动出击,对贾母道:“孙儿请老祖宗让父亲来评判我写的话本到底是不是才子佳人小说?”

    贾环骂得痛快,大获全胜。但是,花厅里正在“看戏”的人看他基本等同于看“死人”。鸳鸯是谁?贾母的秘书!你见过痛骂领导秘书还没事的人?

    贾环保持着躬身行礼的姿态,等待贾母的决定。

    说白了,他的话本是不是“少女不宜”的黄本读物,需要读书人来评判。王熙凤说了不算,鸳鸯说了也不算,贾母说的……同样不算!

    当然,贾母要是用她在贾府里的权威压下来,也可以说了算。但名不正,言不顺。贾环的名声可不会被写“小黄文”败坏。名声在古代尤其的明重要,是一个人立足社会的根本。就这样结束此事,贾环的损失其实不怎么大。

    但是,贾环知道,他今天这样“花样作死”,贾母绝对不会轻饶他。当然,他今天一进门就请罪求饶,贾母同样也不会轻饶他。荼毒少女们的思想,是个家长都会把人往死里整。

    贾母的目光落在贾环脸上,再没有平时的和气慈祥,森然的怒意一闪而过,厉声道:“好。”

    贾母话音刚落,王夫人就微微偏头,用眼神示意。她身边的大丫鬟金钏儿立即带着人去外面请贾政。

    王熙凤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说道:“老祖宗,我去拿话本。”又恨声道:“我不识字,请珠大嫂跟我一起去。”

    这句恨意十足的话说出来,李纨只能无奈的起身,跟着王熙凤出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是不想被卷入这件事的。贾环这是搞什么?她感觉怎么看不透这个孩子。要说他吧:孝顺、有才华、慷慨、明事理、知进退。但今天这又算什么?竟然连着骂王熙凤和鸳鸯。这能落个好结果?

    李纨心里决定,日后一定要让贾兰远离贾环。她消受不起被牵连的后果。

    …

    …

    探春的丫鬟侍书、宝玉的丫鬟袭人、黛玉的丫鬟紫鹃、史湘云的丫鬟翠缕都跟着出去王熙凤出去。她们几个刚才在讨论话本,脱不了干系。王熙凤、李纨是肯定要去她们的房间看看。

    剩下的人都在花厅中。有人看了看“故作镇定”的贾环,摇摇头。贾三爷今天多半凶多吉少。最惨的结果可能是给赶出贾府,自生自灭。

    贾环倒是没想这些,笔直的站在原地,心里默默的梳理着事情的脉络。

    他进门来,就是疾风骤雨般的“战斗”。现在才有时间来想。话本怎么给贾母知道的不大清楚。重点在于,贾母对他的“才子佳人”话本严重不满,要“整治”他。王熙凤呢,估计也没起什么好作用。他即便妥协也不会有任何好结果。

    周朝官制与明朝相仿。工部设有尚书一人,左右侍郎各一人。下设四个清吏司(营缮、虞衡、都水、屯田),各司有郎中、员外郎、主事等官。另辖宝源局、军器局等机构。

    贾政现任工部屯田司员外郎,从五品。今天放衙较早,在贾府前面与清客喝酒闲谈。听了小厮来请,进了贾府内,跟着金钏儿到贾母住处。路上听金钏儿说了来龙去脉。脸上怒气隐隐。

    到贾母院,满屋子的女眷都是亲属,也没有避讳的道理。贾政先给贾母请安,然后看向站着的贾环,厉喝道:“孽畜,还不跪下!你做的些好事!写些不堪入目的东西。还敢大逆不道的顶撞你祖母!”

    贾政心里着实生气。

    贾环一阵牙疼。贾政他喵的就是个泥塑的糊涂虫。幸好,他是提出让贾政进来评判。

    王熙凤,李纨两人早回来。王熙凤冷笑连连的看着贾环。秦可卿、尤氏等人就摇摇头。政老爷的态度几乎是明摆着。贾环以为能请贾政来帮他“脱罪”,怕是打错算盘,大错特错。

    贾母请贾政来不是让他训儿子的,皱眉道:“你先看看这话本再说话。”

    就有丫鬟将贾环亲笔写的《倩女幽魂》话本呈上来。

    贾政压着情绪,翻看着手中的话本。即便古代娱乐生活匮乏,但是这种鬼怪背景的小说难以入他的眼,草草的翻了一遍,约一盏茶的功夫,回贾母道:“母亲,儿子以为这书不宜给闺阁中的姑娘们看。”

    花厅里一直紧绷的气氛就松下来。好了,事情总算可以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怎么处置贾环。

    “咯咯!”王熙凤得意的笑出声来,微抬这下巴瞄着贾环。鸳鸯也是心头一阵莫名的快意。贾环一个脏字都不带的骂她,让她极为恼怒、难堪。

    贾母看向贾环,冷冷的道:“环哥儿,现在,你还要抵赖吗?”

    贾政愤然的说道:“母亲,儿子平时疏于管教,出了个不孝子,走上歪门邪道,令家门蒙羞,儿子请家法清理门户。”

    他的意思是把贾环打死干净。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