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二十三章 端午节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月五日端午节。

    熏艾草,划龙舟。吃鸡蛋,包粽子。

    贾府上下忙忙碌碌,忙着过节的事宜。贾环作为庶子,在过节时一般都很清闲。而二月底,他因贾宝玉摔玉恶了贾母,贾府后院里的聚宴就和他毫无关系。

    住处外和赵姨娘院相连的走廊处,树木幽幽。贾环倚在木栏杆边,听着晴雯去贾母房里打探来的消息:王夫人要去清虚观烧香;过两日薛姨妈并薛蟠、薛宝钗就要来贾府。还有一些消息。

    比如:宴会中,王熙凤送了一个小火炉子给李纨,言道小火炉有三种好:烧水、熬粥、蒸菜。二-奶奶好厉害的嘴哟。这个“小段子”很快就传遍贾府。

    而伴随着这个段子传播的,还有贾环写话本卖出30两银子的“巨资”的消息。贾环虽说被排除在贾府的体制外,但总有他的消息在贾府内成为话题。

    贾环听晴雯说出这个消息,仿佛是听到一直等待的“另外一只靴子”落地。

    他给贾琏下请帖的时候去“撩拨”王熙凤一回,王熙凤最近病好了,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对王熙凤放出这样的消息贾环并不在意。他既然给贾琏说了,就有心里准备。

    他其实需要借凤姐之口,像贾府的人解释,他为何突然变得有些钱了。只要稍微留意,就知道贾环最进的生活档次有所提升。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贾环同样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王熙凤的企图:她大约以为这样可以断掉他的财路。

    毕竟,贾府里并不需要府里的少爷赚钱。写诗词很高档,但写话本在古时就很“低端”,传出去名声不好听。只要政老爹、王夫人说句话,他这摊子就算黄了。

    然而,凤姐在沾沾自喜时,肯定不知道自己对她的算计到底在哪里。凤姐有小聪明,无大智慧。

    恩格斯说过一句很经典的哲学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夫妻在家庭中的地位,和男权社会、女权社会无关。只关乎经济基础。贾琏有了大量的经济来源,真的能忍受王熙凤对他颐指气使?

    贾环在等待!

    …

    …

    端午节后,天气似乎一下子就入夏,变得炎热。

    贾母上房,黛玉住处。林黛玉坐在窗口看着书,窗外蝉鸣林幽。

    紫鹃端了碗药进来,服侍黛玉吃药,嘴里不满的道:“宝二爷真是的。往日姑娘生病他必定来看。现在倒好,和薛姑娘顽,都不来姑娘这里。”

    薛姨妈端午节后,于五月十二日携子女进京抵达贾府,住在梨香院。多了一个宝姐姐。宝玉来黛玉这里的时间少了些。当然,紫鹃说的有点夸张。

    林黛玉着恼的将药碗重重的放在条桌上,药汁溅在桌面上,道:“他爱和宝姐姐玩关我什么事。”

    紫鹃给吓得一跳,不敢再说,忙换了个话题来哄林黛玉。黛玉的情绪这才稍缓。说着说着就说到最近贾府里的新闻上去。

    紫鹃道:“姑娘,听说环三爷在外面卖话本赚了30两银子。我上回去要文章,他却是推辞说两天。可见他也是个心计的。”

    紫鹃给贾环拒绝了一回,对贾环印象不大好。但凡住在贾母这边的人,都对贾环印象不好。

    林黛玉蹙着娥眉,道:“你原不知道,文章和话本不是一类。他这么说也没错。”

    紫鹃心里暗自纳闷,自家姑娘好像并不大附和老太太住处这里众人的意见。

    林黛玉想了想,细声说:“你再去跑一趟,看看环哥儿在不在家?在的话,帮我要本话本来打发时间。夏日绵长。”

    “哦。”紫鹃收了药碗,应了一声出门。

    …

    …

    五月二十四日。休息日。

    贾环上午带着钱槐去外面考察市场。下午在家里思考他接下来的计划。他当然不可能满足与200银子的身家。这离离开贾府的需求还差得远。

    贾环自己估摸着少说得两三千两银子,花销包括:离开京城的路费,买户口,置房产,再投资起始资金等等。他可没打算一路风餐露宿的离开京城。而且,他不确定如意和晴雯是否愿意跟他离开,但是得把她们俩的预算留出来。

    因而,他还需要寻找市场上的赚钱机会。

    下午时分,贾环正在书桌边用鹅毛笔写计划时,晴雯带着紫鹃从门外进来,“三爷,紫鹃来了。”自端午节前闹了个“乌龙”,她和贾环的关系倒更好了些。

    贾环就抬起头,看向紫鹃。红楼梦中的“慧紫鹃”是个容貌很平实的丫鬟。年纪与鸳鸯、袭人、金钏儿等相仿。

    紫鹃道:“三爷好。姑娘想要看三爷的话本,打发我来问问可有。”说着话,眼睛好奇的落在贾环手中拿着的鹅毛笔。写字的都是毛笔,怎么有用鹅毛的?

    贾环听紫鹃说了来意,禁不住笑着摇头。王熙凤传了个消息出来,政老爹和王夫人还没表态,倒是先引得林黛玉找他要话本看。便将手边前两天写好的《倩女幽魂》递给紫鹃,说道:“前两天刚写好一本。你给林姑娘说:不要写批注。我回头还要拿给书商看。”

    贾环没有亲近林黛玉的想法,原因有若干。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会拒绝和林黛玉交流。

    “哦,我会带到。”紫鹃没想到贾环这一次这么爽快,接过充满墨香的话本。

    她心里倒是有点愧疚刚才在黛玉屋里编排贾环。她并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现在想着贾环上回怕不是有意敷衍她。

    但紫鹃肯定不知道她其实是会错意了:贾环上次的确是在敷衍她。贾环手头有话本,黛玉来借,他不会推脱、敝帚自珍。但如果没有,要他专门的为黛玉写文章满足她的需求那绝无可能。

    晴雯送紫鹃出去,迎头碰到如意、小鹊走进来。四人笑着相互打了个招呼。

    这边紫鹃离开。赵姨娘的大丫鬟小鹊笑着道:“三爷,姨奶奶的胭脂水粉没了,让你帮忙去铺子里买一些。”见如意疑惑的看过来,小鹊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姨奶奶端午节的月例都给马道婆供奉香油了,保佑三爷没病没痛。”

    没有让贾环贴钱给赵姨娘买胭脂水粉的道理。只是,赵姨娘的钱都给马道婆“哄”走了。

    贾环心里对赵姨娘信神佛颇有些无语,但也不好说她什么。信-仰自由。当即点点头,“我知道了。明天就让钱槐去买。”

    他现在的长随是钱槐,做事情很机灵。这些跑腿的小事已经不需要他来处理。

    …

    …

    紫鹃回到黛玉房中,正好碰到宝玉和宝钗来看黛玉。袭人、茜雪,莺儿等丫鬟都在。屋子里笑语涟涟,热闹非凡。

    比之贾环哪里的冷清,似乎要热闹很多。这里才是贾府内生活的中心舞台。紫鹃心里忽而有些同情贾环。

    黛玉坐在绣墩上,手拿着团扇轻掩嘴笑,见紫鹃进来,笑着问道:“可曾要来?”

    “嗯。”紫鹃收拾情绪,将手里装订好的书给黛玉。

    宝玉好奇宝宝般的插话道:“妹妹,什么要来?”

    黛玉接过书,展开来看,说:“上次不是说找环哥儿要文章吗?他说没有。这段时间听说他卖话本赚了30两银子,我就想着要紫鹃去找他要个话本来打发时间。”

    宝玉就凑到黛玉面前,看着封页上写着“倩女幽魂”,好奇的道:“这是什么故事?”

    黛玉抿嘴笑道:“人家才新写的,当然是你没看过的故事。”

    薛宝钗穿着一袭淡黄色的衣衫,容貌丰美。她来贾府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已经赢得贾府上下的好感。见宝玉和黛玉凑得近,娴雅的轻笑。始知道贾府里宝玉和黛玉青梅竹马的说法属实。

    闺阁中其实多有禁书。类似于西厢记、牡丹亭都是不许看的。她倒是担心贾环的话本和这类似。只是,初来乍到,此时并不方便劝说宝、黛。

    宝玉看了两行,奇怪的道:“这字的痕迹怎么写的这么奇怪?不像是毛笔写的。”

    林黛玉也点头,“嗯。”探询的看向紫鹃。

    紫鹃道:“我去环哥儿屋里见他用鹅毛当笔写字。莫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薛宝钗这时也按耐不住好奇,从黛玉手中索要了书去看字的痕迹,一笔一划,极为用力,字体凌厉,有着如刀似剑的锋芒。都说字如其人,可贾环在贾府里面却低调得不像话。她来贾府还没有和这个环兄弟见过面呢。

    贾环的硬笔书法颇有火候。毕竟是从小写到大,比他基于兴趣练习的毛笔字强得多。

    贾宝玉急躁的道:“紫鹃,你快说说什么情况?”

    紫鹃将她看了几眼观察到的结果说了一遍。

    宝、黛、钗三人在屋里热烈的讨论着鹅毛笔的事情。

    宝钗身为皇商之女,自小读书识字,对文学、艺术、历史、医学以至诸子百家、佛学经典,都有广泛的涉猎。

    而林黛玉是家学渊源,她父亲林如海三鼎甲探花出身。当年全国科考第三名,文学素养自是不必待言。而黛玉的老师贾雨村也是两榜进士出身,学问扎实。黛玉此时年纪虽小,却很有些见识。

    贾宝玉不喜欢读四书五经,但对读杂书兴致盎然,看了不少书,更兼得聪明灵慧,自有一套女儿理论,颇有才情。

    三人引经据典,争论不休,气氛热闹。

    这热闹的一幕和贾环无关。贾母的厌恶,就像铁幕,让他与贾府里中心舞台隔绝。然而,打破制衡的时间并不会太久了。

    …

    …

    贾环并不知道鹅毛笔在贾府里少爷、小姐间引发的关注。到五月底,薛宝钗打发莺儿在贾府各处送新鲜的菱角,他才知道一些。

    莺儿挎着篮子,穿着鹅黄色的掐牙背心,梳着丫鬟双环,留着刘海,头发上有些雨滴,站在客厅里笑嘻嘻的道:“姑娘说了,三爷要回礼的话,想要一只鹅毛笔。”

    莺儿模样灵巧可爱,说话嘴巧,很讨喜。

    贾环就笑着吩咐如意去取了三支鹅毛笔过来,说道:“既然宝姐姐开口,那我就腆着脸用鹅毛笔回礼。鹅毛笔容易受损。宝姐姐要是有兴趣,想要的话,可以再来我这儿取。”

    薛宝钗来贾府这么久,他还没跟薛宝钗照过面,无缘见识“淡极始知花更艳”,“纵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主要是双方在贾府的活动区域不大重合。最容易见到薛宝钗的地方要数东跨院。但因为要写话本,贾环最近去王夫人的东跨院玩的少。

    贾环现在当然不会像大学时,听说某某学院有个大美女就会等候在某处等着看一眼。有机会,自然会见到薛宝钗。从他内心来说,他挺欣赏薛宝钗。当然,这种欣赏是对才情、容貌出众的大美女远观似的欣赏。

    莺儿就笑起来,“三爷客气了。”

    正说话间,就见探春房里的大丫鬟翠墨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一头的雨水,神情焦急,“三爷,姨奶奶在姑娘屋里和姑娘闹呢,你快去劝劝。”

    贾环诧异的看了翠墨一眼,缓缓的问道:“谁让你来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