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二十一章 谈生意、落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琏就笑,脱了外衫挂起来。王熙凤平时苛待赵姨娘和贾环的事情,他是略有耳闻的。贾环对王熙凤有意见,他并不意外。

    平儿将请柬找出来,放在卧室里的圆桌上。贾琏并不着急看请帖,接过平儿递来毛巾,洗着热水脸醒酒。

    凤姐枕在床头,半倚着看着丈夫,抿嘴笑道:“贾环他大约是想求你办什么事。哼,求人求不到真佛,我看他能办得成什么事?”

    贾琏笑道:“凤姐儿,我怎么听你这话里有话啊。行--,那我就不去见他了。”

    凤姐心情大好的娇笑,口不对心的道:“你们爷们的事,我管不着呢。我可不想落个阻碍你和兄弟们来往的名声。”

    贾琏就笑起来,平儿接过贾环递过去的湿毛巾,转身端水出去。贾琏拿起桌子上的请柬看,“哟,环哥儿这手字很漂亮。大手笔啊,竟然是请我后天中午在醉仙楼吃酒。”

    醉仙楼是京城里知名的酒楼,相当于是五星级酒店餐饮部与知名会-所的合体。有歌舞班子,不定时的举办文会。高端大气上档次。贾琏不喜欢读书,这种文化氛围很浓厚的酒楼平时去得少。

    王熙凤微微皱眉,疑惑的道:“贾环他那点月钱在醉仙楼里够什么?”

    贾琏沉吟了一会,对进来的平儿道:“你找人去回环哥儿:我后天中午和冯紫英在城南的庄子有场酒要吃。若是小事不用破费,明天早上去库房里找我说。”

    王熙凤哼了一声,不满的道:“你倒是会做好人。”

    平儿应了一声,安排人去贾环的住处。一盏茶的功夫后,平儿重新进来,抿嘴轻笑道:“环哥儿说他最近发了一笔小财,一贯仰慕爷的风采,想请爷喝酒闲聊,正好有件生意上的事情和爷商量。”

    “呵呵,这倒是奇怪了啊!”贾琏好笑的娇妻美妾说道。

    王熙凤默不作声的思考:贾环今年才多大?8岁而已!他从哪里发的小财?他能有什么生意?贾府里为何没有一点风声。

    贾琏想了想,说:“平儿,你再派人去回环哥儿,大后天中午我有空。”

    …

    …

    四月二十七日。天晴,微风。贾环上午放学后,向先生林举人请了个假:下午有事情要忙。

    林举人欣然应下来。贾环每天的课业只需要讲一遍就行。过几天检查,无一例外的都通过。在他看来,这是读书天分极高的表现。

    这样的学生教起来轻松省力,满心愉悦。贾环的学习进度已经超过贾兰,进至《论语》。

    贾环在书房的院外和赵国基汇合,径直往角门奔去,准备去醉仙楼等贾琏。

    下课回家吃饭的贾兰看着贾环的背影,小大人般的叹了口气。自三月份,他按照他娘的要求疏远三叔后,三叔现在真的和他越来越疏远了。这让他有些沮丧。他挺佩服才华出众的三叔的。

    贾琮嘿嘿一笑,他不大看得惯贾兰的假装。三哥为人不错,以后有本事青云直上,他说不定还能沾上点光。

    崇文街上的醉仙楼在中午时分,车水马龙。

    幽静的包厢中,几盆兰花盛开。两个酒楼里养的女伶在不远处弹琴吹箫,舞弄丝竹之声。

    贾环和贾琏喝着酒,说笑着闲话。贾琏是个唇红齿白英俊的公子哥,锦袍玉带穿在身上,端得是好模样,人面子。

    贾环原本和贾琏并不怎么亲近。先要说些开场白,烘托气氛再切入正题。

    贾琏就笑道:“环哥儿,闲话就不说了。风花雪月,吃酒行令,你都还太小。过两年二哥带你去耍。我对你那日的话可是好奇的很。你先给二哥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锦衣玉食的公子哥范儿。

    贾环就笑起来,道:“那就从二哥的意思。我看杂书,编写了个话本卖给了书店老板,赚了30两银子。算是发了一笔小财,所以请二哥来吃酒。是想求二哥一件事。我想要库房上钱氏夫妇的儿子钱槐给我做长随。”

    贾琏赞叹的笑道:“哟,环哥儿,你近来读书倒真是开窍了啊。都能写话本。”

    贾琏不喜欢读书,对编写话本的难度不大了解。贾环才八岁就能写故事,着实让他有些惊讶。但却并不意外。贾环除夕时在贾府里可是作了一首好诗。能写诗的人,写个话本有什么好意外的?

    贾琏喝了杯酒,又奇道:“怎么,赵国基做的不好?我听说,他为人勤快、老实。”

    贾环悠然笑道:“这正涉及到我要和二哥商量的生意。我是想让赵国基去制作蜂窝煤。我前段时间在门前搭了个炉子,二哥想必是知道。”

    “嗯,听你二嫂子说过。”

    “小火炉配着蜂窝煤烧起来,比烧材要节省许多。府里的厨房要是全部使用蜂窝煤的话,每年的柴火钱要省不少。不知道二哥有没有兴趣采购这蜂窝煤?”

    贾琏这会是诧异的看了贾环一眼,心思动起来。但凡涉及到采购,都是有利可图的。比如贾府里的胭脂水粉采购,钱都被下面那帮人瓜分。

    贾琏是贾府里的外管家,但是贾府公中的钱和他的私房钱是两回事。前者,他只是代管,有账目。后者,他想怎么花都可以。

    所以红楼梦中,王熙凤会克扣丫鬟们的月钱去放印子钱。因为,月钱是公中的,印子钱的利息就归王熙凤自己。

    贾琏想了想,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问道:“环哥儿,你预估一年柴火钱能省多少呢?”

    贾环早就算好,胸有成竹的报出数字,“大约能省20多两银子!”

    京城中,一担柴火不过5文钱左右。贾府中大、小、公三个厨房要管数百口人的热茶热饭,一天需要约柴火50担。一年算下来约60两银子。冬天烧的炭另外算。

    蜂窝煤能提高热能的利用效率,一年预计能省20多两银子。一年20多两银子的收益,显然是不会被贾琏这样的富家公子哥儿放在眼中的。

    而贾环做了10两银子的预算请贾琏来醉仙楼吃饭,当然也不是来谈一年20两银子的生意。

    贾环接着道:“若是府里取暖的煤也用蜂窝煤,能省得更多。”

    “哈哈。”贾琏酣畅的一笑,他已经想到这个,拿起酒杯和贾环碰了一杯,顺口的女儿红落肚,快意凛然。

    贾府里一年要费多少柴火钱他心里大约有数。不过100两银子左右。耗费的大头其实是冬天取暖用的煤炭。即便京城附近就有煤山,冬日时煤炭也要每百斤约二两银子。更别说质地上佳的煤炭。贾府一年的煤钱约要3000两。

    按照接环报出来的节省数目,可节省1千两银子出来。当然,具体是多少,还要再算算。要将府里的采购换成蜂窝煤,少不得要在账目上给出四五百两的节省,如此方显得他管家的本事。剩下的500两就落到他的囊中。

    他听平儿说,凤姐儿放印子钱,一年也不过1000多两银子的收入。

    贾琏心情极佳的和贾环喝了几杯,问道:“环哥儿,这蜂窝煤真的有你说的那么节省?”

    贾环笃定的道:“我那里还有几个多余的小火炉,回头送给二哥。二哥一试便知。”

    贾琏只看贾环镇定的表情,心里便信了三分,说道:“嗯。你下午找人送过去。你说的钱槐的事儿我许了。采购蜂窝煤这件事能做成,少不了你的好处。”

    贾琏做事情还是很正派的,相对公正善良。书中,他父亲贾赦让他去夺石呆子珍藏的扇子,他只是上门去苦苦求对方出让,但是石呆子执意不肯,他也就作罢了。而贾雨村找个借口关石入牢狱,夺取其扇子。贾琏说:“为这点子事,弄得人家倾家荡产,也不算什么能为!”被贾赦一顿好打。

    此时,贾环给他送来一笔一年500两纯利的生意。他是想着要分贾环点好处。换个人来,只怕是要琢磨怎么将制作蜂窝煤的利润也吃下去。

    当然,若是现代社会中,一般是制造工厂给采购人员回扣,求着对付采购自己的产品。贾环和贾琏这单生意是一个例外。因为,蜂窝煤只有贾环这一家。

    贾环微微一笑,道:“先谢二哥了。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二哥愿不愿意听?”

    “你说。”

    “我是这样想的,二哥何不拿出体己钱自己开一家制作蜂窝煤的作坊。蜂窝煤的原材料可比煤铺子卖的煤炭要便宜得多。人工、成本都可以自己控制。收入都是自己的。”

    贾琏惊讶的看着贾环,就笑起来,“制作蜂窝煤是你的事情,我怎么好插手。”

    按刚才的估算,府里用煤一年的流水2000两银子,贾环制作蜂窝煤利润,一年怕有三五百两的银子入账。

    贾环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放在贾琏面前,说道:“二哥,我还要读书,哪有精力搞手工作坊一摊子事?我把这制作蜂窝煤的方子以200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二哥,这事就算完结。这方子二哥找人一试就成。注意保密就成。”

    要读书只是他不搞蜂窝煤作坊的借口。贾环的投资观点是: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搞手工作坊,会牵扯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得不偿失。反而不如一锤子买卖,落袋为安。

    贾琏不接,佯怒的盯着贾环,“环哥儿,你莫非是看不起你琏二哥?该给你的好处我能贪墨掉?”

    贾环心道:你或许不会,你家里那位就说不准了。

    如果是正常的生意,蜂窝煤配方的要价,贾环至少会开到800两。贾琏不买,自然会有其他的商家买。但是,贾环现在是想要交好贾琏,不宜开价过高。如此才会有和贾琏合作第二次,第三次…

    贾环交好贾琏的目的很明确,目标是他身后的王熙凤。

    知道红楼梦走势的人都清楚,贾琏最终会和王熙凤翻脸。凤姐的判词中:“一从二令三人木”,“人木”合起来就是个“休”字,预示着贾琏最终会休妻。

    贾环不慌忙的解释道:“二哥说哪里话?所有的事情都是要二哥去操持,我不过是出个主意。二哥要是有心,将蜂窝煤作坊给我留二成股份。”

    “这还差不多!”贾琏转怒为笑,收了餐桌上蜂窝煤的制作方子,“银子我明天派人送给你。”

    贾环笑着点头。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而散。临离开前,贾环看似漫不经心的提示道:“二哥,要是想多攥点私房钱,出厂的蜂窝煤成本价,可别一五一十的告诉二嫂子。”

    贾琏哈哈大笑,拍拍贾环的肩膀,翻身上马,带着心腹小厮昭儿、兴儿离开。他还有事情要办,不回贾府。

    贾环则是带着赵国基慢悠悠往贾府所在的四时坊回去。贾琏要瞒过王熙凤,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在于他要搞得定他的美妾:平儿。

    贾环说了要在离开贾府之前和凤辣子扳扳手腕,回敬她。岂能言而无信?这便是他落下的第一步棋。

    看似闲庭信步,静待风卷云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