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十五章 扬名、圈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夜,凤姐院中。平儿端着水送进屋子里。贾琏累了两回,在床榻里面躺下。

    凤姐在床头撑着雪白的胳膊,白皙圆润的脸蛋上泛着潮红,妩媚无端,问着平儿,“听说贾环又闹出点动静来了?”

    从称呼上来说,王熙凤叫贾环“环兄弟”。但是,她私下里并不掩饰对贾环的不喜,直呼其名。

    “嗯。”平儿就将她听到的贾环惩治他的乳母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起因说起来倒是张嬷嬷要吃府里新买来的玉花露。”

    贾琏在里面笑道:“不就是玉花露吗?值当什么?闹出这么大动静。环兄弟可以啊,还敢威胁乳母。有点贾府爷们的样子。”

    王熙凤柳叶眉就扬起来,似笑非笑的道:“你什么意思,赶明儿你是不是要找人去威胁赵嬷嬷呢?”

    夫妻俩笑闹一会儿。贾琏服软不做声。

    王熙凤接着对平儿道:“平儿,怎么样,我说不能把他当小孩看吧?七八岁的小孩能作出他这样的事?”

    平儿笑着附和道:“奶奶说的是。”

    王熙凤就笑,“赵姨娘那样的一个人,倒是好福气,先生了一个好女儿,又生了一个好儿子。啧啧,你听他这话:面子是自己挣的。”

    贾探春在王夫人面前也有些脸面,为人又精明,等闲王熙凤也不愿意招惹她。

    倒是二月底宝玉摔玉的事件中,贾环没听她的话当天晚上就去见了贾母让她心里很是不快。这就像智商上的较量,贾环看破了她设的坑,让她很不爽。

    反正最近也没什么忙的,权当取乐。她就不信贾环次次能识破,总要坑他一回。

    王熙凤抿着嘴儿一笑,说道:“我不给他面子,他能挣到什么面子?平儿,你明天派人送一瓶玉花露给他。”

    平儿心里叹了口气,点头应了下来。这点小事,她总不至于和凤姐分说。

    …

    …

    贾环中午放学回来吃饭时,正好碰到王熙凤的陪房仆妇:来旺媳妇来送玉花露。

    来旺妇四十多岁,脸有些板,笑着的时候脸颊就肿起来像包子,说话伶俐,“三爷,二奶奶听说你教训了张嬷嬷,很喜欢你说的话:脸面是自己挣来的。这话说的,三爷不愧是读书人。二奶奶今儿特意吩咐了我送了一瓶玉花露过来奖赏三爷。”

    贾环搞不清楚王熙凤什么意思,听来旺妇说完,笑呵呵的道:“谢谢二嫂子的好意。”又让如意给来旺媳妇跑腿钱,打发她走了。

    来旺媳妇送来的玉花露用一个青花玉壶春瓶装着,做工精美。打开之后,香气四溢。

    屋里的几个小丫鬟们都眼巴巴的过来围着看。晴雯给贾环用温水在碗里化开了一勺,喝着甜甜的。

    贾环喝了一口就吃出来是类似于蜂蜜的味道,不禁乐道:“什么好东西,不就是蜂蜜吗?”

    如意嘴馋的看着贾环手中的碗,笑道:“三爷,听来旺嫂子说这一瓶要二两银子呢。我四个月的月钱都不够买一瓶。要是江南的贡品玫瑰清露,那可是有钱都吃不到。”

    贾环就笑着摇头,将碗里还剩许多的****给如意,又吩咐晴雯:“你们几个一人尝一尝,剩下的送给我娘。嗯,三姐姐那儿也分着送一点过去。”

    他想起二月底探春临走时给他的担忧的眼神。

    “哦---”贾环的话音刚落,凑在客厅里的几个洒扫的小丫鬟们就欢呼起来,一阵叽叽喳喳声就如同小鸟在啼叫,悦耳动听。

    贾环就笑起来。小孩子们就是喜欢甜食。他早过了喜欢甜食的年纪。回到卧室里,在书桌前坐下,心里在琢磨着王熙凤的用意。他可不认为王熙凤会因为他“做的对”就奖赏他。

    王熙凤做事是相当混账的:无论是克扣丫鬟们的月钱去放高利贷,还是在帮铁槛寺弄权,只认银子不问对错。

    日后更是将王夫人屋里的大丫鬟彩霞强配给她的陪房来旺媳妇的儿子,连贾琏劝说都不听,只为顾全她的面子。

    用现代的话说,她的三观异常的扭曲。

    贾环并不认为王熙凤会对他表示善意。想想看,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权力者,她会怕自己的暴力威胁?

    贾环还有帐没和王熙凤算。二月底,贾宝玉在他屋子里摔玉,最终过错算在他头上,王熙凤至少出了50%的力。

    他在离开贾府之前,肯定是要和凤辣子好好的扳扳手腕。

    …

    …

    王熙凤给贾环送了一瓶玉花露的消息,很快就在贾府内转开。

    王熙凤在贾府内部算是明星级人物。一举一动很受关注。这种消息的传递速度比张嬷嬷挑水的新闻传递更快,范围更广。前因后果都给刨出来。连贾母和王夫人都听说。

    四月十五日,贾环下午四点许下学进贾府中路的垂花门时,二门口守着的四五个小厮都欠了下身,行礼道:“三爷、兰少爷好!”

    贾兰明显有点错愕,看向贾环。他还没受过这样的“礼遇”呢。

    贾环从容的微笑点下头,“嗯。”带着贾兰走进垂花门。

    身后的赵国基和桂树都看得有点发蒙。和小厮门攀谈了几句,了解原因。赵国基心中隐隐有点猜测,应该是贾环指使打人的事情传开了。他有点害怕,又感到有点飘飘然。贾环的待遇提高,他也有面子啊!

    贾环去往东跨院的路口和贾兰分开,他要去王夫人的东跨院。今天中午,彩霞来说,王夫人下午要见他。

    农历四月中旬差不多就是公历5月中,暮春之季,贾府内的园林姹紫嫣红,花香阵阵。

    东跨院进屋的台阶上,两个穿着水粉色衣衫的小丫头正蹲着玩耍,见贾环来,脆生生的笑着喊道:“三爷你来啦?”

    贾环这才看清楚说话的王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彩云,正和她玩斗草游戏的是赵姨娘的小丫鬟小吉祥。

    贾环“惩治”张嬷嬷的事情早就传开。王熙凤送玉花露对贾环做法的肯定让在贾三爷在丫鬟们这里重新变得受欢迎。

    “嗯。彩云你这会休息啊?哦,小吉祥也在。”贾环停下来,笑着和两个小姑娘说了会话,这才背着书包进了偏厅。

    偏厅中,彩霞正在带着小丫鬟们在叠衣服,一身浅蓝色花裙,白净俏丽的小姑娘。见贾环进来,笑一笑,轻声道:“三爷你先等一会。太太在训姨奶奶呢。”

    贾环心里有点无语,赵姨娘一个月不被王夫人训几回那算是新闻。固然有王夫人“刻薄”的原因,赵姨娘喜欢闹事刷存在感也是主要原因。

    “彩霞,怎么回事?”贾环娴熟的坐在高凳上。几个小丫鬟笑嘻嘻的让开位置。

    “姨奶奶今天在太太和周姨奶奶面前炫耀三爷给她争了脸面,要了玉花露失手打翻了一碗茶,正给太太教着规矩。”彩霞娇俏的轻笑,给贾环倒了茶,站在他身边温柔的细声说着话,态度很是亲近。

    “嚯。”贾环听得明白,敢情是赵姨娘今天得意忘形,给王夫人抓了个小错在敲打。

    可以理解,又有些好笑。偷着乐就可以了啊,干嘛在王夫人面前炫耀?这不是自己找抽吗?王夫人能见得你过得好?

    闻着身边青涩小姑娘的幽香,贾环随意的和她说着闲话趣事,怡然惬意。

    彩霞今年12岁。在古代十三四岁嫁人是常态的状况下,12岁已经开始懂男女****很平常。

    红楼梦书中写到王夫人的首席大丫鬟金钏儿跟宝玉关系密切,吃个胭脂是常事。胭脂涂在女孩子的嘴唇上。怎么吃,想想就明白。其实,就是接吻。

    而王夫人另外的两个丫鬟彩霞和彩云却是和贾环关系好。

    这其实有点奇怪不是?按理说贾宝玉生得“好皮囊”,又是贾府最受宠的少爷,更应该比贾环受丫鬟们的青睐才是。而彩霞更是王夫人房中最漂亮的丫鬟。

    在贾环看来原因两点。第一,王夫人身边的首席大丫鬟是金钏儿。她选了宝玉,肯定不许身边的人抢。再一个,宝玉房里还有袭人、媚人、麝月、秋纹等大丫鬟,想跻身成为姨娘的难度很大。

    而成为小贾环的姨娘的难度无疑会的很多。

    其次,小贾环经常来王夫人的东跨院玩耍,和彩霞、彩云等人混得熟,近水楼台先得月。倒不是因为他容貌有多么英俊。

    以贾环自己的观点,80分为帅哥的分界线的话,小贾环的容貌在75分至80分之间。

    英俊是不可能的。否则,贾政不会有:“人物猥琐、举止荒疏”的评价,那个时候贾环已经十二三岁。而宝玉是“神采飘逸,秀色夺人”。

    但也不丑。从赵姨娘和贾探春的容貌就知道。书中对探春的容貌有明确的描述: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相当的美丽,至少是90分以上的美女水准。

    因而,贾环的容貌是比平实、普通要稍微小帅一点,但是也够不上帅哥的标准。

    …

    …

    彩霞的亲近大概和王熙凤帮他在贾府里扬名有关。贾环并不讨厌性格老实、容貌俏丽的彩霞。当然,娶她当小妾就算了,他还打算离开贾府呢。

    和彩霞说了会话。彩霞进去给王夫人回了话,出来叫贾环进去。

    正房中王夫人、周姨娘等人正在笑说着话,说起端午节后,薛姨妈要携带儿子薛蟠、女儿薛宝钗进京的消息。赵姨娘一身妖娆的水仙花色的裙子,讪讪的站在一边。又是********的状态。

    贾环给王夫人磕了头,站起来。

    王夫人看了黑瘦的贾环一眼,道:“环哥儿,最近少去城里顽,看你黑成什么样?”

    “是,母亲。”贾环嘴里恭敬,心里却是没当回事。他和赵国基、钱槐、胡小四约好三天后去西江月茶楼。

    王夫人点点头,将手里的茶碗放到赵姨娘的托盘中,说:“我听人说了你惩治张嬷嬷的事情了。嗯,做的不错,孝心可嘉。”

    又扭头对赵姨娘道:“你看环哥儿多成器。日后只有你享福的,没有受罪的。你何苦整日里做事没高没低。”

    赵姨娘低眉顺眼的应着。旁边的周姨娘和周瑞家的就凑趣的夸贾环。

    贾环听这些话觉得刺耳,他终于明白王熙凤设的“坑”在哪里了。他孝敬赵姨娘,实际上是“得罪”了王夫人。

    在封建礼法中,他的孝道第一对象应该是王夫人,而不是赵姨娘。惩治张嬷嬷的事给王夫人知道,只怕这个“笑面佛”心里更加的厌恶他,不待见他。

    这是要绝了他在贾府里的上升之路。

    果然,王夫人淡淡的道:“我端午节要去清虚观烧香,你这两天来帮屋里我抄几卷道经。我要供奉在老君像前。”

    贾环躬身道:“是,母亲。”低下头,脸上的青色一闪。

    其实,被王夫人厌恶,断绝上升之路并不算什么。因为贾环深知,日后他表现得越出色,王夫人就会越忌惮。这是她作为贾宝玉母亲的立场,绝对不可能改变。

    但贾环其实并不打算刷王夫人的好感度。自那晚和鸳鸯谈话后,他就顿悟:没有用。所以王熙凤其实并没有给他的计划和处境带来多大的困扰。

    贾环的愤怒,更多的是来自于被王熙凤设计,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谁能容忍三番两次的被人设计。这一次是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下一次呢?

    凤辣子,你给我等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