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十四章 余波和效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处理完张嬷嬷,贾环心里很舒畅。接下来就等着这件事发酵,继而产生后续的对他来说,好的影响。

    因今天书房里休息,贾环一整天都没有出去,而是在家里修改《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自明朝时期罗贯中写成以来,社会上流传有多个版本。有嘉靖刊本、夷白堂刊本、“闽本”、李卓吾本(明朝思想家、文学家李贽)。

    其中文学成就最高、流传最广的是清朝康熙年间毛纶、毛宗岗父子以李卓吾评本为基础编写的毛氏版三国演义。也就是我们在新华书店中看到的版本。

    贾环并不知道这样的脉络。他从四时坊仁和书店里买来的明嘉靖刊本和他在现代时看的不一样,就意识到有问题,因而打算将书修改,使得“爽点”更足,然后找渠道卖出去。

    作为一个酷爱文史类书籍的人,《三国演义》他自然看了无数遍。不说倒背如流,大体章节顺序都是记得的。修改工作得心应手。贾环目前的修订工作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上午时分,贾环在卧室兼书房里修订三国演义时,晴雯不时来他面前晃一下,一副想认错又不好意思的模样。她可是整整和贾环怄了一个月的气。那好意思一下子抹开脸。

    贾环自然不会和小姑娘计较,好笑的放下毛笔,使唤道:“晴雯,帮我倒碗茶来。”

    他知道怎么友好的打破这样的僵局。

    “诶。”晴雯喜滋滋的应了一声,一袭青裙,精致的小脸上绽放出秀丽的笑容,若是年纪再大几岁,当真有娇俏迷人。

    晴雯给贾环倒了茶,在书桌边看着贾环写字,见他还有些湿的长发,自荐道:“三爷,我帮你梳头吧!”

    上午的阳光从窗户处透进来。院子里的栀子花香飘进来,令人神清气爽。

    “行啊。”贾环拿着青花瓷的茶碗抿了一口,笑道:“晴雯,我的待遇又回来啦。”

    晴雯羞赫的一笑,转身去拿了木梳子来给贾环梳理长发,“谁让你不分青红皂白要我让着张嬷嬷那老货啊!我这个月都给她骂惨了。三爷,你怎么忍到现在才教训她?”

    晴雯很聪明,见贾环惩罚张嬷嬷的过程,就知道贾环其实很讨厌张嬷嬷,未必只是因为张嬷嬷唆使赵姨娘闹事。那更像是一个借口、引子。

    贾环笑了笑,“我要等待合适的机会再出手啊。”

    以他现在在贾府的生存境遇,容错的成本实在太高。必须要等到合适的机会才能出手。

    晴雯将贾环的头发梳到脑后,手指不经意间轻碰着他的耳朵,痒痒的,笑道:“三爷,我可忍不了。我还以为你是受了气,拿我出气呢。”

    贾环想着晴雯挺着腰,竖着眼睛骂人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她倒不是眼睛竖起来。只是她眼睛比较大,恼怒的瞪着人时,看起来眼睛有些变形。

    贾环打趣道:“我那敢拿你出气?你可是天天给我脸色看。晴雯,你这个性格要改改啊!”

    晴雯咯咯娇笑,麻利的帮贾环束着头发,“改不了啦。三爷你要是不喜欢,赶明儿打发我回老太太屋里吧。”

    贾环轻轻的一笑,没说话,享受着晴雯梳头的服务。

    晴雯性格火烈、刚强,不会曲意奉承人。读红楼时,就觉得这是大观园里最具叛逆精神的女孩。就像晶莹剔透的水晶般讨人喜欢。

    往好的说,叫天真烂漫,真诚直率。往坏的方面说,叫狂傲、尖酸,目空一切。

    她确实没有争着去奴才,也不把她自己当做奴才。所以判词才有“心比天高”,所以这个性格才会是“风流灵巧遭人怨”。所以才显得她在精神品格上的可贵。

    当然,她的性格和她的经历有关。晴雯十岁时被赖大家买做丫鬟,时常跟着赖嬷嬷进府,后来给孝敬给贾母。她并不是从小就被调教出来的“奴才”性格。

    其次,她的容貌,针线活儿都比人强。王熙凤说:“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王夫人说:“有本事的人,未免有些调歪……他色色比人强。”

    由此可见,晴雯的傲气也确实是非常的有资本。丫鬟么,比较起来,不就是比容貌、手头的针线活两样。

    总不能出了一个香菱那样能学诗、写诗,“精华欲掩料应难”的灵秀女孩,再出个晴雯吧?

    贾环说要晴雯改改性格,其实只是说说。人的性格怎么可能改得了?和晴雯做朋友,你尊重她,她自然会尊重你。这是个很灵巧、可爱的女孩。

    如果晴雯愿意,将来他脱离贾府时,会带她一起离开。

    贾母、王熙凤、鸳鸯把这贾府里的一切视为珍宝,要留给宝玉,在他看来,其实不过是个腐朽、烂透的笼子。

    …

    …

    贾环乳母张嬷嬷一早在贾府里挑水到贾环屋里,这一幕给小丫鬟们看到,事情很快就传开。随即,张嬷嬷被贾环惩罚的原因也传出。

    不出意料,同情张嬷嬷,愿意为她说的人很少。再大的“理”大不过“孝”。

    贾府掌权者们是什么反应,贾环暂时还不知道。最直接的反应是晴雯再去小厨房里拿饭时,受到的待遇就不一样。贾环的饭菜待遇恢复到之前在除夕宴写诗得彩头后的水平。再加几文钱给管小厨房的刘婶,还能吃到鸡蛋羹。

    这便是他要的效果。

    这天傍晚,晴雯从贾府里的小厨房里提走了食盒。小厨房里烧火的一名婆子道:“刘婶,今天又分了环三爷半只鸡啊!”

    刘婶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圆脸,白胖胖的,围着蓝花围裙,说道:“那个小爷连他乳母都下得了手整治,我何苦触他的霉头。你是没听张嫂子哭,她说那个小爷说再犯就要让她没有人养老送终。”

    “咳!”烧火的婆子就吓了一跳。

    刘婶一边涮锅、洗盘子,说:“今天林姑娘房里的饭食要得少,我就给那个小爷留了点。嗨,他好歹还是会给几文钱,不像那些副姑娘只管来拿。你可别说出去,林姑娘的嘴可是厉害的很。”

    烧火的婆子就点头,“那能呢。”

    …

    …

    四月十三日,距离张嬷嬷开始给贾环屋里挑水过去了三四天。夜幕徐徐的降临,将贾府笼罩在夜色中。

    李纨院中,贾兰刚吃过晚饭,正准备在母亲的辅导下读大学章句。

    明亮的宫灯下,李纨翻阅这贾兰写的笔记,微微蹙着娥眉,笔记显示贾兰对“大学”的理解相当肤浅。

    贾兰接过丫鬟碧月递来的漱口茶,吐在痰盂里。一旁的素云带着小丫鬟们清理着餐后的桌子。

    “娘,听说三叔找人把他乳母的儿子打了一顿。好厉害啊。”贾兰说道。小正太很羡慕贾环可以到处玩,也很羡慕他可以指使人打架。

    小孩子嘛!

    李纨严厉的道:“兰儿,你不许和他学,知道吗?惹是生非。”

    贾兰点点头,又道:“娘,可我听桂树说,三叔占着理…”

    “他懂什么?”李纨不悦的打断儿子的话,将手中的笔记丢在桌子上,生气的道:“你三叔那样闹,落不到什么好。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地…,知道吗?”

    李纨不希望贾兰顽皮。寡妇目前是非多。贾兰要是淘气、闹事,她可受不了。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贾环将不利于他的局面硬生生的敲开一个口子。

    贾府的势利眼们要是想踩贾环一脚来讨好主子,得想着出了府回家能不能好好的,还要想想后代们。

    “哦…”贾兰怯怯的低下头。

    …

    …

    贾母上房处,探春房里。

    贾探春翻着书,看着窗外的树梢头的夜色,月华皎洁。她今天也听说了贾环“惩治”他乳母的事情,心里想道:“他太鲁莽了。虽说占着理,可是风评中不也变成了‘恶人’么?让老太太、太太怎么看呢!”

    要是她,她肯定不会这么做的。而是施展手段慢慢的压服她的乳母。

    …

    …

    夜色深深。贾环脚步匆匆的从贾府外回来。晴雯和如意正在他卧室里做针线活,欢快的说着话。

    张嬷嬷给贾环整治了,如今贾环房里就她们俩最大,再加上贾环为人随和,日子过的很舒心。美中不足的是:月钱没有足额、及时的发放。

    见贾环进来,如意起身迎着贾环,体贴的帮他拿书包。她身姿娇小,穿着水绿色的裙子,清秀如一朵小花,笑着道:“三爷你今天又回来晚了哩!”

    贾环就笑,“去老胡头家里付了5个小火炉的订金共一吊钱。所以回来晚了。”

    这是处理张嬷嬷事件的手尾。那5个小火炉,既是他要老胡头父子动手的报酬,也是他接下来赚钱计划的工具。

    晴雯笑嘻嘻的道:“我可没抱怨呢。”说着,去去外面小火炉上将蒸着的饭菜端进来。她近来照顾贾环尽心尽力,外带态度宽容了许多。搁在前些时候,贾环回来晚了,她肯定要翻个白眼,私下里和如意抱怨两句:三爷贪玩。

    如意咯咯的笑着,声音清脆,去偏厅里拿了两盏戳灯过来,将卧室点得明亮。今时不同往日,屋里的蜡烛和灯油都得省着用。

    晴雯在条桌上摆开饭菜。她和如意也没吃,就吃了点干果,等着贾环回来。

    要带队伍,当然要有能保护“小弟”们的能力。贾环做到这一点,队伍自然人心齐,敬着他。

    贾环慢条斯理的吃着可口娇嫩的鸡肉,看着身边说笑的两个小姑娘,灯影之下,言笑晏晏,心情不错的笑了笑。

    惩罚张嬷嬷的好处正在慢慢的展现出来。伙食待遇恢复就是其中之一。当然,两个小姑娘和他的亲近也算。

    接下来,他要展开他的赚钱大计啦。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