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十章 混世魔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环有点错愕。嚯,贾宝玉这才多大?八九岁的样子吧。他就已经有意识反感“仕途经济”?我去!

    贾环没想到他一句话刺激到贾宝玉,但他并不怕贾宝玉和他“绝交”。当即,淡然的笑了笑,喝着茶。

    贾宝玉说看错贾环。贾环其实也看不上贾宝玉!

    个人知趣和意向的选择由个人决定,这是无可否非的。

    但是有一些东西:做儿子,要让父母安享晚年;做丈夫,要能庇护妻子;做父亲的,要能够给儿女提供衣食、教育他们成-人。否则,连这最基本的人的义务都不履行,那活得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贾环没有和贾宝玉做朋友的想法。贾宝玉在危急关头,连金钏儿和晴雯都不保护,贾环即便和他关系好的像铁哥们一样又如何?贾宝玉该缩头的时候还是会缩头。

    此人不可为友!

    林黛玉将贾环的表情尽收眼底,还有他清澈眼睛中一闪而过的讥笑。她嗔贾宝玉一眼,说:“环兄弟也打算当官走仕途?”她父亲林如海可是巡盐御史。难道她父亲也是贾宝玉口中的假道学?

    贾宝玉给林黛玉瞪一眼,就知道失言。但倔强着不肯说软话,僵在那里站着。

    林黛玉今天穿着青白色相间的淡色外衫,纤柳弱质。眉尖所颦,容颜精致,气质婉约。一只美丽、妖孽的小萝莉。

    林妹妹很美,但贾环对萝莉没有感觉,敷衍的道:“再看看吧!”他其实不大喜欢黛玉。林妹妹有美好的一面,也有她的缺陷:敏感,小心眼,刀子嘴,浑身是刺。

    他在现代社会中,对这样的美女向来是有多远就离多远。我又不打算和你上-床,何必作践自己的尊严奉承你呢?

    林黛玉娇俏的一笑,若有所思。拿着茶杯瞟着贾环的书桌上镇纸压着的一篇文稿,很标准的正楷。文章题目是《爱莲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繁…”看了两句开头,就吸引过去。

    贾环也不理僵着的宝玉,他可没有义务哄小屁孩,笑着问贾迎春,“二姐姐近日可好?”

    再等宝、黛、迎、探、惜几人的年纪大一些,每个人的性格便会越发的凸显。那时,小贾环怕探春怕的要命,却和迎春的关系还可以。偶尔去她那里玩。大约,只有在“二木头”那里,他才能找到几许平等的感觉。

    贾迎春肌肤微丰,合中身材,是个温柔可亲的姑娘,轻声的应了贾环一句,“还好。”

    探春心中微微有些酸涩,低头喝茶。贾环对迎春亲近,对她这个亲姐反倒神色淡然。真是令她心里有些难言的滋味。

    小不点贾惜春看贾环和贾迎春聊天,无聊的打个哈欠,小手掩在嘴上,眼睛四处看着,讽刺道:“三哥哥这里真寒酸!”

    小姑娘的心思:她肯来贾环这里玩,其实心里已经原谅除夕他说宝哥哥的坏话啦!毕竟,三哥哥的诗确实写的好。

    贾环微微一笑,对贾惜春点点头。他还不至于去和一个小不点生气。小朋友的世界很复杂,也很简单。

    贾惜春撇撇嘴。

    见几个妹妹都没有听自己的话,特别是他着紧的林妹妹,反而问贾环:“环兄弟,可以让我看看你这篇爱莲说吗?”贾宝玉脸涨的通红,他还没有被无视的经历。发一声喊,将脖子上带着的通灵宝玉摘下来,狠命的往地上一摔,嚷道:“我不要你这劳什子了。还说通灵。林妹妹都不稀罕。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二哥哥,你干什么?”探春刚看到宝玉的动作,想要阻止他已经迟了。

    “嘭。”通灵宝玉砸在地面上。

    这个惊变让一屋子人都惊呆,愣了几秒钟。

    贾宝玉在去年冬天第一次见林黛玉时,发狠摔了一次通灵宝玉。当时吓得众人都争抢去捡玉。当真是宝贝的紧。

    贾迎春、探春连忙喊出声,又蹲下来去地上小心翼翼的看玉。真要摔坏了,她们可承担不起责任。袭人、紫鹃、司棋、侍书、入画、晴雯、如意听到屋里喊,一起涌进来,就看到林黛玉在书桌边垂头呜呜的低声哭泣,贾惜春呆呆的还没反应过来。

    贾环阴着脸站着,他现在只想说两个字:我艹!

    贾宝玉这****的“开大招”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估计是屡试不爽。就像小孩子通过哭闹来达成他的目的。

    然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摔坏了,第一责任人是谁?是他贾环!

    袭人抱住宝玉,焦急的道:“二爷,二爷,你怎么了?”她比宝玉大四岁。宝玉给袭人搂着,也安静下来,不再骂,呜呜的哭。

    门口的丫鬟、婆子探头看着,就有人匆匆离开去报信。

    迎春和探春小心翼翼的拿起玉,见没有损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迎春将玉递给袭人,“你快看看,是不是好的?”

    袭人仔细就着屋中的阳光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转身细心的给宝玉带上,埋怨道:“好好的顽,摔玉干什么?”

    迎春拍着胸口道:“真真个吓死我了。好在三弟弟屋子里是泥土地。”要是青砖地面,玉肯定碎了。司棋过来扶着腿有些发软的迎春,给她端来茶。

    林黛玉这时抽泣的对宝玉道:“你要对我有意见,你骂我了,何苦骂那玉。它又不懂。”

    贾宝玉听了心里更难受,哭的更加厉害。

    如意在贾环身边,见玉没事,如释重负的松口气。晴雯知道通灵宝玉事关重大,但到底没和如意一样感同身受。

    贾环皱着眉头,冷眼看着闹矛盾的贾宝玉和林黛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肚子里也憋着火:贾宝玉真他妈不是个东西!你摔你的玉,换个地方不行,非得在我屋子里摔?

    这时,屋外传来王熙凤的声音,“嗳哟,我说两个小祖宗,你们又怎么啦?”说着话,就见王熙凤带着平儿、来旺媳妇一阵风的走进来,随行的丫鬟、婆子都等在外面。

    王熙凤穿着桃红色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粉光脂艳。心里头有些无奈:阖府里多少事等着她处理,偏偏这两个小的时不时的闹矛盾,都是老祖宗的心尖子,她能不重视的赶过来?态度很重要。

    听袭人回明了情况,王熙凤道:“哟,一句玩笑话就至于闹成这样?宝兄弟,快别哭了。让兄弟姐妹们看了笑话呢。”又安慰着黛玉,“姑娘快也别哭了。神仙一样的小人儿。再哭啊,我都心碎啦。”

    贾宝玉泪眼看着林黛玉,说道:“林妹妹不哭,我就不哭了。”

    林黛玉抹着眼泪,红肿着眼睛气恼的道:“我哭我的,关你什么事?”

    王熙凤一手搂一个,一连串的词儿利索的哄好贾宝玉、林黛玉,让袭人等人护着两人回贾母房里,这大会功夫只怕已经惊动老太太。

    迎、探、惜三人带着丫鬟跟着返回贾母上房。

    探春临走时,给了贾环一个担忧的眼神。她在确定通灵宝玉没有被砸坏之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贾环可能要被牵连。这让她心里有些不忍。

    屋子里的人基本走空,王熙凤眯着眼睛看贾环,“环兄弟,兄弟姐妹们玩闹都是有数的。怎么宝玉到你屋里就要摔玉呢?宝玉到你这里来玩,你要尽让着他。一家子和和气气不好?你说呢?”

    王熙凤根本就没把贾环当普通的七八岁小孩子。刚才袭人话里对贾环就有点抱怨。

    宝、黛关系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况,贾府里人皆尽知。焉知不是贾环故意和黛玉说笑亲近,这才引得宝玉嚷闹起来?

    王熙凤这番先入为主的话让贾环如同吃了苍蝇般恶心。合着贾宝玉就是宇宙的中心啊,不围着他转就有错。压着心里的火气道:“二嫂子说的是。”

    他久在职场,深知面对大老板的怒气时,不要做任何的辩驳,先把错误认下来。后面找机会再做工作。王熙凤相当于是贾府内的总经理。他现在辩解贾宝玉摔玉和他没关系,但王熙凤未必肯听。

    王熙凤没想到贾环竟然一口认下来,下面的词都给贾环堵回去,颇有深意的看了贾环几眼,倒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比赵姨娘强多了,说:“好。你既然知道了,明儿去老太太面前请安,自己请罪。”

    贾环他算是知道为什么赵姨娘提起王熙凤就恨的牙齿直痒,确实是个有手段的人。他既然已经认了,王熙凤还要穷追猛打,爽利的道:“我会的。”

    凤辣子,这笔帐,我们先记下了。

    …

    …

    王熙凤微笑着,敲打了贾环一番后带着平儿等人离开。贾环送到门口,转过身后,脸便黑下来,大步走进卧室里,重重的摔着门帘,发泄心中的不满。

    晴雯和如意两人对视一眼,不敢触贾环的霉头。别看三爷年纪小,发怒的样子很有威势。两人回到隔壁房间里,坐在桌子边做着针线活,嘀咕着刚才的事。

    如意对袭人的说辞很不认同,撅嘴道:“宝二爷和林姑娘拌嘴,关我们三爷什么事?是宝二爷自己先骂了林姑娘的父亲,他们闹拧吧了,还要怪三爷不调解不成?”

    “宝二爷原就是个混世魔王。”晴雯又笑道:“啧啧,我原来在老太太那里经常听人说袭人多么多么好。模样好,性情好。原来也是歪了心的。”

    “哼,她是宝二爷房里的人,当然要向着宝二爷说话。”

    两人正说着话,就见贾环的乳母张嬷嬷拄着拐杖进来,醉醺醺的骂道:“好娼妇们,我来了,都没人迎接。都等着翻身做姨娘呢。”

    晴雯性子燥,嚯的站起来,竖着眼睛回骂道:“哪里来的老虞婆,到我这里来撒野。”

    …

    …

    贾环正书桌前在修订着自己的计划。古惑仔说:挨打要立正。这是对的。但如果给王熙凤“打了一棍子”,就这样忍气吞声的带着郁结离开贾府,终究是意难平。

    贾环并不认为他对王熙凤毫无办法。只是这需要制定一系列详细的计划。

    突然间,听到屋外传来争吵的声音,贾环忍不住皱眉,走出卧室,顺着声音找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