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章 写诗(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政拿着手里几张诗稿,捻须笑着翻看,看一首点评一首。他手上诗作的顺序由上至下:贾迎春、贾兰、贾惜春、贾探春、林黛玉、贾宝玉。

    贾宝玉是最先交卷。

    贾环交卷时,贾政正在点评贾兰的诗,捻须摇着头道:“兰哥儿,这一首终究是差了些。”

    回到酒桌座位上的贾兰就垂下头,很是沮丧。

    贾环拿着酒杯喝酒,低度的米酒。众人都在看贾政,他也不好大吃大嚼。

    贾惜春、贾探春的诗一点而过。到黛玉时,贾政笑道:“林姑娘这句犹可,落粉似飞花。很有前朝谢道韫的风骨。”

    林黛玉就笑起来,眉尖若蹙,弱柳扶风的较弱美态,别有韵味的小萝莉,起身谢道:“谢舅舅夸奖!”

    此时林黛玉还是贾母的心尖儿。花厅里的众人一阵好夸,然后静待着看向贾政。最后一首诗是贾宝玉的。贾政已经在频频的点头。看样子足以和甑宝玉的那句诗相比拟。

    贾宝玉得意洋洋的双手吃着酒糟鹌鹑。他对他的这首诗有信心,可以媲美甑宝玉的“千片芦花雪,落树代琼华。”

    “嗯,宝玉的这首尚可。”贾政满意的吟道:“素雪厚三尺,千里覆瑶台。写景铺陈,气势开阔。这一句不弱于甑宝玉的那句:千片芦花雪,落树代琼华。”

    花厅里的众人顿时一阵欢笑,之前仿佛在论黛玉诗时略有点刻意压制的期待在这一刻爆发,喜庆的情绪涌起来。欢声笑语和各种恭喜声充满在花厅中。

    贾母乐的笑呵呵的将贾宝玉重新抱到怀里来,溺爱的叫道:“我的儿,真不愧是读了书的人。”

    王熙凤赶忙的接过平儿递来的手帕,帮贾宝玉擦手,笑道:“老祖宗,林先生都夸宝玉生性聪颖,良才美玉。今儿我算是明白。要是我,一辈子都写不出这么一句来。”

    王熙凤的自黑,让屋里的喜庆气氛更加高涨。酒桌后立着的丫鬟、有体面的陪房仆妇们都是一声哄笑:如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王熙凤的陪房,来旺媳妇;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

    鸳鸯、金钏儿、袭人等大丫鬟也是低声浅笑:二-奶奶的一张利嘴哦!

    李纨也笑孜孜的贺喜道:“这也是老祖宗,太太平日里教导有方。看老祖宗调理出来的人儿,哪个不是聪明?”

    贾母笑得合不拢嘴,满意的对李纨点头,慈祥的问怀里赖着的宝玉,“好孙儿,你要什么东西做彩头?”

    宝玉就起身坐着,殷勤的问身边的林黛玉,“林妹妹,你要什么?”

    王熙凤笑道:“看这两个小的,如今关系好成这样。哪有前天才吵架的样子。”

    花厅里的丫鬟、婆子又是一阵哄笑。林黛玉羞恼的去瞪王熙凤,贾宝玉就帮林黛玉,王熙凤何等嘴皮子的战斗力…,贾母、王夫人都笑…。

    看着一片欢乐的花厅,贾政点点头,准备起身去外面和清客们喝酒闲聊,拿起身边素云手里贾环写的诗,打算随便的点一句,脸色瞬间就愣住。正在喧闹的花厅里的丫鬟、主人们留意到贾政的表情,逐渐的安静下来。

    贾兰小声问道:“三叔,你写了什么?祖父怎么惊讶成那副模样?”

    贾环好整以暇的喝着温热的鸡汤,王熙凤她们闹的欢闹,自然没人关注他。他正在品味贾府的美食。话说他生病期间都没吃的这么好。见贾兰问,微笑着道:“没写自挂东南枝。随便抄了一首前人的诗在上面。”

    贾兰小大人般的点头,同情的道:“哦。三叔,你抄诗肯定要被祖父训几句。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说明是别人的诗就行。”心里琢磨“自挂东南枝”出自那里。

    花厅里安静下来,贾宝玉、林黛玉、王熙凤停止笑闹都看向贾政和贾环。

    王夫人淡淡的笑问道:“老爷,环哥儿的诗写的不好?”

    贾政摆摆手,不是不好,是写得太好了,远超甑、贾宝玉、林黛玉三人。

    贾政目光炯炯的看向贾环,喝问道:“你这首诗是谁做的?”

    贾环起身回话,平静的道:“父亲,这诗是苏轼的诗。”

    “苏轼是谁?”

    贾环一下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贾政。政老爹,你看玩笑的吧?

    你确定你不知道苏轼?你真的是读书人?唐诗宋词,唐诗必说李白,宋词能绕得过苏轼?你的书房不是都叫作“梦坡斋”吗?

    “孽畜,我问你,苏轼是谁?”贾政见贾环呆呆的模样,气的爆喝一声。

    人物猥琐,举止荒疏的贾环一向不被他所喜。和神采飘逸、秀色夺人的宝玉一比,简直是乌鸡和凤凰的才差距。

    贾政怒喝把边上伺候的赵姨娘给吓的身子一抖。手里拿着的托盘上的茶碗都溅出水来。想要求情,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贾环不知道贾政发哪门子神经,不想吃眼前亏,回答道:“苏轼是北宋著名词人、散文家,号东坡居士,字子…”

    贾环口中的“子瞻”还没有说完,就见花厅里一阵笑声。是贾宝玉、林黛玉、迎春的笑声。李纨也是含笑不语。探春和惜春沉默不语。其他人一脸的懵逼。贾环一阵莫名其妙。

    我这句话有笑点吗?有笑点吗?还是说,你们的笑点这么低?

    贾政怒骂道:“混账东西,让你作诗你就作。作出好诗来,为何要胡诌人名、朝代。尽和宝玉学些不好的东西。正月在家里好好读书。不许外出玩耍。”

    贾环一脸的懵逼。红楼梦里提到陆游陆放翁、范成大这两个南宋的诗人,也多次提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的名篇《醉翁亭记》。竟然没有苏轼?没有北宋?扯淡吧!贾政的外书房都是以“梦坡斋”命名的。

    贾母皱眉道:“怎么回事?”

    贾政起身,拿着贾环的诗页回答道:“母亲,儿子教训这个胡闹的孽畜。他这首诗写的能压甑宝玉几头,偏偏他却不爱惜自己的诗才,尽是胡闹,看些杂书。”

    除了最开始笑的贾宝玉等人,一屋子人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贾环做了一首好诗,却胡闹的写上是前人作品。而这个胡乱杜撰出来的“前人”给贾政识破。

    贾母不语。她心中有点痛快,又有点不痛快。痛快是相信她这个小儿子的话,贾环诗压甑宝玉。不痛快是:为什么是贾环而不是她的宝玉呢?

    她刚才岂不是不是白高兴浪费表情了?

    贾政见大家都看过来,念道:“畴昔月如昼,晓来云暗天。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

    “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这一句的意境和遣词造句,远胜甑宝玉的“千片芦花雪,落树代琼华”,也远胜贾宝玉那句“素雪厚三尺,千里覆瑶台”

    以名词来描摹环境,以鲜活的动词来连接。这种遣词造句的厚度远胜过两个宝玉,且诗句对仗更为工整。更重要的是意境更胜一筹:“翠浪舞明年”这一句有瑞雪兆丰年之意。比宝玉们单纯的堆砌词语写景要强太多。

    贾政根本不用做点评,有点文学功底的李纨等人就都明白谁强谁弱。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诗词。没有可比性。是全方位的碾压。

    坐在主桌位置上的林黛玉本来是一脸的不忿,秀丽的瓜子脸上带着自傲。这时,却是满脸惊讶的看着贾环。

    贾宝玉不撒娇,也不吃鹌鹑了,郁闷又迷惑的看着贾环。在他的印象中,他这个兄弟是写不出这样有灵气的诗词。

    贾探春不解的看着还呆呆站着的贾环:他这算是听进我的话了,用心写了。可为什么要胡闹呢?杜撰个苏轼出来!

    贾惜春不乐意的扁着嘴,怎么会这样哩!咸鱼翻了身。

    贾兰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贾环:三叔,你真厉害!

    别人会以为贾环是早就准备好这首诗,但他却是知道贾环就在一会前才知道题目,还是随便写写。要是认真写,会有什么样的好诗面世啊!

    三叔真是奇才!

    站在贾政、王夫人身后的赵姨娘身子还在抖。她现在是激动得在抖:哈哈,环哥儿,好样的。宝玉,嘿,宝玉,你比比看!到底谁厉害?到底谁厉害?

    难的是那些凑趣的丫鬟和婆子们。贾环在贾府里一向不受待见。她们这时候夸贾环也不是,不夸也不是。只能沉默着不说话。

    场面一时间竟然冷场。

    …

    …

    贾政念完诗,自己琢磨了一回,越觉得这首诗很精妙,他是写不出来的。宣布道:“今晚以环哥儿这首诗最佳。当可扬名。”

    王夫人微微皱眉,“老爷,环哥儿如今年纪还小,扬名怕对他成长不利。”

    最佳可以,扬名就算了吧?

    贾政没有和王夫人多说。心里有些不屑。王夫人不懂。读书人敬文字。这首诗写出来,只要传诵出去,贾环必定会扬名。

    贾政当即不理会“粗鄙”的王夫人,起身向贾母行礼告退:“母亲,诗写完了,孩儿该告退。母亲今日困了就早些休息。守岁自有儿子们。明日儿子再来给母亲请安、贺喜新年。”

    他在二门外还设有酒宴。他不喜贾环,却喜欢这首诗。贾母和王夫人的态度,他都明了,但是不想管。彩头的事情,自由贾母自己处理。

    贾母脸上的表情舒展开,微笑着点点头,她喜欢她这个小儿子远胜过袭爵的大儿子贾赦,说道:“你去吧,你在这儿我们都不得自由。”

    屋里顿时响起一阵附和的轻笑。

    贾政自己也知道这是实情。他信奉的是儒家理学。不可能和母亲、夫人、姨娘、丫鬟们随意的玩笑。自嘲的一笑,转身离开热闹的花厅。

    贾环和贾兰就齐齐起身向贾母告退。他们俩不像贾宝玉,一向不混内宅。今天酒宴参加到这里也该闪了。回去自然会有晚饭吃。

    贾母想了想,道:“环哥儿、兰哥儿,你们捡两样爱吃的带回屋里吃。”

    “谢老祖宗赐饭。”贾环和贾兰恭敬的行礼。李纨亲自过来这座帮贾环、贾兰打包。美人飘香。贾环识趣的只要了一碟奶油松瓤卷酥。贾兰照样子也只要了一道菜:炸鹌鹑。

    李纨和善的看贾环一眼。笑眯-眯的让她的丫鬟素云帮贾环、贾兰拿着食盒,小声叮嘱素云等会先送贾环回去。

    贾母犹豫的斟酌了一下,问道:“环哥儿,你今天晚上出彩夺魁。祖母说了要给彩头,你有什么想要的?”贾环今天的诗文能力压甑宝玉,保住的是贾府的文名。她固然不喜贾环,但这种大事上出力,她还是要略作赏赐。

    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对视一眼,倒是心里有点紧张。黛玉看中了贾母屋里一个御制的香炉。冬日添香读书很惬意。

    宝玉则是看中了一件貂皮裘毛大衣,想送给林妹妹。想着林妹妹穿上定然美丽无双。

    屋里的众人也都看着贾环。倒是担心他不知进退要了贾母压箱底的宝贝。从赵姨娘过往的表现来看,贾环这庶子“激怒”贾母的概率很大。别让她们遭殃。

    贾环愣了下,他倒没想到贾母会真的愿意兑现承诺。还以为回头派丫鬟来赏几个金裸子就完事。脑海中浮起如意吃力的提木桶的场景,心里拿定主意,就道:“老祖宗,孙儿想要给大点丫鬟在屋里照顾我。”

    贾母微征,随即笑口大开,说:“环哥儿,你才多大点人?就惦记着我身边的丫鬟!”微微扭头。鸳鸯会意的上前在贾母耳边小声介绍着贾环屋里丫鬟的情况。贾环身边只有一个八岁的丫鬟如意在伺候。确实不怎么得力。

    一屋子丫鬟、仆妇们都松口气。这不是什么过份的要求。贾府里的规矩是爷们稍微大一点就养两个大点丫鬟在房里。

    金钏儿就笑着看袭人。袭人就是贾母房里的一等大丫鬟,然后赐给宝玉了。

    王夫人本来很不舒服的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手里捻着檀珠。

    贾政房里的周姨娘的悄悄的扯了下喜不自胜的赵姨娘的衣袖,友善的笑了笑,小声道:“环哥儿好本事。”这个要求提的恰到好处。

    赵姨娘得意的笑道:“他才多大点年纪,就要丫鬟,我回去要好好的教训他。”说是要回去训贾环,实际上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王熙凤笑着啐道:“呸,环哥儿,你倒不只羞。好意思要老祖宗身边调教的好人儿。我也想要两个呢。老祖宗,你就赐我两个吧!”

    一屋子人都哄笑起来。仿佛,王熙凤真的是开心果。

    贾环一听,就明白众人误会了。他其实只想要个岁数大点的丫鬟抬木桶。不是要养屋里人。好在封建社会对男人好-色癖好的包容度是空前的。这个误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或许,反而会给他带来一些好处。贾环心里琢磨了下,说道:“老祖宗,链二嫂子,我不敢要求和宝二哥一样。只求能照顾我的起居生活就好。”

    他今天晚上意外的大出风头。同时得罪了贾母、贾政、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现在需要补救,便表明态度:他无意和宝玉争锋。

    贾环的这句话出乎王熙凤的意料,疑惑的看了贾环一眼,笑眯-眯的拿起茶杯喝茶,没有再“追打”、设套。

    贾母脸上的笑容和蔼了些,满意的点头,“好孩子,你且去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