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五十七章 夜宵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罗道:“借调也可以的。”先借过来用完再说,目前线索很少,只推测出塘鹅通过孙家海上走私线运输了C4。数量不明,但是苏诚的一百公斤那肯定是吹牛了,一百公斤的C4很恐怖的。C4很适合拆房子,一公斤安装位置好的话,可以炸掉五层楼,C4主要以破坏建筑为主,加之C4非常合适携带,安全,很适合火药这次的委托。只是恐吓的话,有个五公斤就足够了。但是如果塘鹅特意从孙家线走私,那绝对不会是五公斤。一立方米的C4,一千五百公斤左右。这么计算,苏诚说一百公斤似乎也不是吹牛。

    “不,转岗,立刻,马上。”苏诚否决了左罗借调的提议。这种事你懂还是我懂?左罗看苏诚,行,你懂。

    方凌犹豫:“我再考虑下行吗?”

    “当然可以。”苏诚站起来,和方凌握手:“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上午我们再来看你。”

    两个握手和方凌再见,出门,进电梯,出电梯到一楼,苏诚拨打方凌母亲电话:“阿姨,就看你的了。”

    左罗等苏诚挂电话,道:“有点拐骗的感觉。”

    “方凌已经跑不掉了,现在我们要计划下怎么查。”

    “吃宵夜,我请客。”

    ……

    宵夜是水煮大杂烩,左罗和苏诚两人都喜欢吃辣,在大排档路边桌子坐下,边吃边聊。

    左罗道:“目前只是推测塘鹅利用孙家线运输了C4,但是这个推测把握并不大。我们把赌注放在孙家线上,总感觉不太妥当。”

    苏诚摇头:“老实说我根本不关心孙家运输线,就我个人经验判断,通过走私线运输了C4,是明线,留给警察的明线。为什么?两个原因,狼律师和一个半月的恐吓周期。第一颗炸弹爆炸后,给警察还有一个半月时间抓火药,狼律师交际挺广的,他很可能会收集到情报,某走私线运输了C4。伴随警方调查深入,慢慢的线索汇集到了孙家线。这是调虎离山,声东击西,让警方将大量的资源浪费在孙家线上。只有这样,火药才可能完成持续恐吓一个半月的周期。如果任何掩护都没有,我不认为火药能藏那么久。”

    左罗疑问:“可是你之前说孙家线?”

    苏诚道:“因为和一组合作,我知道你会和一组共享消息。一旦爆炸发生,狼律师开始查询,有可能惊动对方,对方顺理成章的安排一切。把锅扔给很复杂的孙家线让警察折腾。甚至我认为孙家线真的可能运输了C4,塘鹅想栽赃孙家线,让警方获得C4后对孙家大挖特挖。这个推测不能告知狼律师,否则就无法将计就计。”

    左罗边吃东西边道:“全部是你主观推测。”

    苏诚点头:“如果我是火药,我必须这么干。你看,第一次爆炸后,警方就知道火药的目标,这些地方会布控,然后开始严查,火药再次出手,暴露可能性就会提高。相反,如果警察认为火药的存货在孙家线,就会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的等待第二次爆炸。A市是个人口大市,绝对不能造成全市恐慌,所以警方很难大规模布控。”

    “你的计划是什么?”

    苏诚拿来几根牙签,折断,放置在桌子上,道:“假设这些地方是目标,第一个目标炸了,警方开始对孙家村进行主动调查,同时对其他牙签进行一定程度的布控……这时候这根牙签的布控很松,因为警方不认为这根牙签爆炸会造成大的破坏。而火药目的是恐吓,而不是拆房子,他是要让A市知道,这些牙签都是目标,导致这些牙签的全面停工,这样一来,他目的就达到了。所以我们最好的一个机会就是第二颗炸弹,他会选择一个对自己最安全目标爆炸,发出宣言,而后潜伏,甚至暂时逃离A市。说不准只有两次爆炸。”

    左罗沉思一会,道:“可是第一颗炸弹爆炸后,所有牙签都受到了布控,我们特意放开一点,对方不会怀疑吗?”

    苏诚笑呵呵:“当然会。现在不知道目标是什么,但是我认为我能猜到第二个目标。一个成功的罪犯是具备相当强的逻辑性和理智型,疯狂的罪犯很可怕,但是不会长久。只有具备了理性的罪犯才会成为犯罪精英,我们只要根据这一点来查,有一定可能抓到对方。反过来说,即使抓不到,也是一组的锅,我们尽力就是。”

    左罗无语,你怎么这样,从见方凌到现在,苏诚一直都表现出了一位热心顾问的一面,突然画风一转,暴露了自己早做好失败打算的心态。左罗思考着,现在七组只有这点资源,只能按照苏诚的想法走。那是不是让一组代替七组来走呢?绝对不行,左罗不傻,相反很聪明,要通过偏门抓火药,七组比一组要强的多。

    左罗看了眼苏诚,这家伙心中东西很多,并且隐藏的很深,不小心就扔出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左罗并不知道这是苏诚经过多日思考后,认为最有把握抓住火药的机会。至于制止火药犯罪当然很重要,只不过不是苏诚工作的重点。苏诚工作重点是抓住火药,而不是让火药任务失败。

    这点让苏诚内心多少有些纠结,还好在火药这案件上,苏诚立场和警方基本一致。苏诚不是好人,但是他不喜欢暴力,他不喜欢有任何无辜者死于非命。苏诚一直很担心出现自己良知和工作上选择的可能。所幸的是,最少火药这件事上,自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苏诚的内心压力有多大?也许只有苏诚自己知道,所以苏诚会享受清晨,享受红茶,他需要降压。他并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有压力,他外表的微笑掩盖着内心的重负。压力中最大的一环就是,一旦发生良知和工作的冲突,应该怎么选择。如果不是一个理性的人,他会到时候再说,但苏诚是理性的人,他需要先考虑到这个可能性。而最后结论很可笑,学着做一个不理性的人,到时候再衡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