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四十二章 验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菲洛娜愣了一会,走到一边打电话,嘀咕几句,回答:“租车,他租了天运租赁行的汽车,使用的是爱尔兰人的国际驾照和护照租的汽车。”

    苏诚道:“租车戴套了吗?”租车行肯定有监控。

    菲洛娜道:“应该戴了……不过,我认为他可能不会在乎这个细节,如果监控被警方获得,通过面部扫描,再核对最近一个月入关和出关的人员,他的身份就暴露了。如果这样,他就没有任何价值了。苏,我们不能冒险,必须先毁掉监控。”

    苏诚问苏三:“天运租赁行的监控有联网吗?”

    苏三早就连线:“没有,天运租赁行向派出所报备安装公司监控,停车场监控。但是并没有连接网络。”

    菲洛娜道:“我们短时间内无法联系上狼蝎,不知道狼蝎怎么租的车。但是如果警察抓到这条线,狼蝎就没用了。我们必须毁了监控录像。”

    “怎么毁?”

    菲洛娜拿手机道:“这你不用操心,我有自己的团队……”

    “不。”苏诚手按在菲洛娜手机上,想了好一会道:“假设警方找到天运租赁行,发现被盗,发现资料被清洗,他们会怎么想?狼蝎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套子内塞几个填充物就能破坏面目扫描。也就是说,有人通知狼蝎,警方在查车,这时候狼蝎才去毁灭监控。苏三?有技术手段吗?”

    苏三道:“我可以剪掉几分钟,但是如果警方比较重视,一看就知道被剪掉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毁掉了狼蝎的面目。”

    “那我这位告密者就危险了。”

    菲洛娜道:“我不认为警方会轻易怀疑你,警方调动车辆,规模一定不小。警方会认为是狼蝎发现警方行动后,才潜入租赁行,洗掉监控录像。”

    “三不可以,第一个不可以,我有可能被牵连,我不会同意。第二个不可以,我相信你菲洛娜有个出色的团队,但是临时作案,对作案地点情况不明,周边环境不明,甚至不知道租赁行到底有没有保安值班,有没有设置警报器。用一个谎言去掩饰另外一个谎言,是最不可取的方式。第三个不可以,我刚才说过,我对A市警方系统还不太了解,目前看左罗很可能会被停职,如果左罗能查出点蜘丝马迹,我想可以躲过这一劫。如果左罗倒了,我们凭什么和人家塘鹅斗呢?”

    苏诚总结道:“假设狼蝎做了保护,监控无法识别他的真实身份,皆大欢喜。警方拿了一个不是狼蝎的嫌疑人,左罗也有所交代。假设狼蝎没有做保护,被警察挖了出来,他失去了利用价值,我们只是损失了狼蝎而已。如果打柴一样,我们可以丢失一些柴火,但是如果我们为了柴火把柴刀丢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菲洛娜道:“可是就目前看,警方很难怀疑是你。左罗被停职可能性也比较低。”

    苏诚道:“菲洛娜,我没想说服你,我只是要提醒你家里再三交代,必须全部听我的。我是和苏三说。”

    苏三一声不吭忙碌的打字,菲洛娜看了苏诚一眼,拿起红酒倒了一杯,坐到了吧台边。好一会后,苏三道:“家里同意老板的看法,同时让我转告菲洛娜小姐,老板的决定必须服从。”

    菲洛娜出口大气:“知道了。”即使家里不高兴,也要尊重苏诚。狼蝎就这么废了?四大金牌杀手,好容易的开门红,说扔掉就扔掉?他们有没有估量过狼蝎的价值呢?狼蝎可是一张暗牌,可能可以杀死塘鹅BOSS的暗牌,这不是精英杀手能做到的。

    苏诚道:“好,就这么定了,按兵不动。警察能查就让他们查出来。”

    菲洛娜疑问:“你不是因为左罗的缘故,故意送他一份功劳,以保证他不会被停职?”

    “可以这么说,菲洛娜,我刚才说过了,左罗停职,我们工作就结束。我老实和你说,如果左罗要被停职,我会卖掉狼蝎。”

    菲洛娜讥笑问:“你知道狼蝎是谁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家里愿意为了左罗卖掉狼蝎,即使不愿意,我也会说服他们。”苏诚不理会菲洛娜嘲笑,道:“苏三,你先回去,我再叫两份牛排,太饿了。”

    ……

    苏诚晚上十二点左右到达车管所的停车场,乖乖,好大的场面,苏诚保证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场面,几百位警察,几十位取证人员,正在对停车场密密麻麻的车辆进行有条不紊检查,验证。现场连接了电源,一排的白帽子坐过去,正在分析每辆车的定位系统。还有法证人员提取轮胎上的残留物进行快速化验。

    临时接上的探照灯将这里照射如同白昼一般,记者的嗅觉非常灵敏,在车管所外,一群记者在武警警戒线外努力打电话,试图了解情况。

    这场面在苏诚预料之中,但是场面之大出乎苏诚的预料。能感觉到左罗的孤注一掷,押宝这一单,如果没有押中,左罗停职几个月那是最基本的,七组可能也会因此解散。即使左罗押错了,自己也得帮左罗稳住,狼蝎该牺牲就牺牲。只要有自己在,左罗就不会倒。

    苏诚根据左罗的提示,从车管所后门走,这边也有记者,门口几名武装警察站岗,阻止进入。苏诚挤过去,出示证件,进入去后一名警察拿了指纹器,收集指纹,确认身份,放过。

    “怎么样?”苏诚到停车场随便问了一句,答案其实已经知道了。

    左罗、许璇、一组组长、马局在一辆黑色轿车的三米外,法证人员正在全面取证,苏诚凑到左罗身边,左罗道:“就这辆车。”

    就在五分钟前,技术人员告知,这辆汽车的定位系统被人为入侵更改过,对方用的手法比较简单,用手机接入定位器,然后将手机转到电脑上,定位系统只会显示电脑的位置。法证人员从轮胎拿到一些物质,快速检测,确定含有叶绿素,也就是说,这辆车的轮胎曾经在植物上碾压过。

    白雪拿了电脑快步过来,把电脑放在隔壁汽车车盖上,许璇和左罗上前,马局和一组组长在数米外观看。白雪介绍道:“天运租赁行,新宇区2142号,公司内部和停车场都配备有监控,但是没有联网。”白雪电脑显示的是地图上天运租赁行的位置。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