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三十四章 动感游戏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个小时时间,计划就出炉了,因为调动的人少,所以两个小时已经做出很精细的计划,甚至还做出了备用计划。不过这计划的前提是无尘子配合警方工作。

    说服无尘子的工作就落到了苏诚身上,因为左罗和许璇自认为无法通过警察那一套说服无尘子。

    无尘子在笔录室,白雪送上开水。苏诚坐在无尘子的对面,看不出无尘子高兴还是不高兴。但是看得出无尘子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一个人突然被通知去重特大案件的七组,不焦虑,不焦躁,甚至不好奇?

    “法师,事情就是这样,你看,我们也是为了周全的周全,希望你能配合警方。”苏诚将事情介绍了一下,隐瞒了一些,只说有人不利周全。

    无尘子如同电视剧里的高僧,骨瘦如柴……不对,是仙风道骨,白发白须。无尘子悠悠道:“死期到,忙无用。死期不到,自然能活着。”

    苏诚疑问:“也就是说你老人家根本不在乎周全的生死了?”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行。”苏诚打断:“这样吧,你就当帮忙好不好?”

    “出家人不问俗事。”

    苏诚点头,道:“不问俗事,对吧?我每两个时候让巡警去请你一趟。你如果投诉我,就是你问俗事了,对不对?如果你不投诉我,我就和你玩下去。”

    无尘子摇头:“我不会再来了。”

    哈,厉害,你不来我还真拿你没办法。没有拘捕令,没有任何案件需要配合调查,他真可以不来。苏诚突然很想念恶势力。苏诚道:“但是你还是来了。”

    无尘子回答:“我没说不帮忙。”

    靠,老头,什么意思。

    无尘子道:“老道还是知道道理的,没有警察,就没有无尘的安宁。”

    “你又说不问俗事?”

    无尘子打个诺,道:“我不问,但没说不做。”

    你赢了。苏诚拿起电话:“他愿意帮忙。”

    无尘子道:“一句善言,居士心事太重,如同此杯,水已满,再加,恐怕就溢出来了。”

    苏诚笑问:“依法师你说该怎么办呢?”

    无尘子将杯子拿起来,把水倒掉,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无事一身轻。”

    “等我哪天看破红尘,不要花钱后,我一定把水全部倒掉。”站着说话不腰疼,天下谁不想无事一身轻,但是什么都要钱,怎么轻?就算是乞丐,还得惦记明天的收成,没收成就得饿肚子。

    无尘子回了一句:“重要的不是钱,是你的心。”

    说到这里,许璇进来了,试探眼神看苏诚,苏诚点头,许璇上前:“法师你好,谢谢你配合警方工作……”

    苏诚拿起空杯子,去打咖啡了。我是有欲望的,喝水是可以,而且不用上楼。但是我喜欢喝咖啡,那我就得麻烦点上楼去蹭咖啡。

    ……

    无尘子配合工作后,一切都简单了。

    本次行动只有许璇一个小组五人,还有七组三人。白雪这位最没有警察气息的女孩,成为假周全的私人助理。左罗和苏诚负责外围工作,左罗承认苏诚有他没有的敏锐观察力,苏诚工作是看监控,十几个画面,寻找可疑人的踪迹,左罗始终巡弋在假周全一公里半径内。

    许璇小组两人负责全方位监视,他们工作是特殊地点安装监控,拍摄假周全半径内所有一切,加上私人监控和公共交通监控,可以说全方位360度无死角监控假周全身边的所有事物。

    许璇工作是黄雀,不排除被狼蝎发现警方介入的可能,前提是狼蝎认为假周全是真周全,警方一方面保护周全,一方面引自己出手。如果狼蝎识破警方保护周全,就会将计就计杀害假周全,这时候就需要许璇了。

    许璇的另外三名下属,一名为机动岗。当假周全离开别墅外出时候,他要先侦查路线,协同同事保护假周全。最后两名便衣化身道士和真周全暂时居住在了无尘观中。

    因为车祸受到惊吓的周全,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在私人医生建议下,在自己的别墅静心疗养,所有工作暂时由集团副总负责。

    周全的别墅在西面郊区海边,三层楼,面积不算很大,独门独户,距离主干道公路五公里。别墅有保安值勤,配备狼犬。有一名管家,一名园丁,两位侍女……或者叫保姆吧。

    距离周全别墅一公里外,是物业服务处,为这一片二十户的富人别墅服务。别看只有二十户,但是保安人数就达到了四十人。物业服务处四层高,内有健身室,外有网球场,羽毛球场之类的休闲设施。

    苏诚和左罗现在就在四楼的动感游戏地带,坷2>1比圾レg渴p;&np;苏e邓纪心皇溱媒Em畒裩玾蘰豨得枪男菹悦 e死到煌嘟名便衣化身e导JУ你鸵婺退腴飞鸦闾鹥浏靏渴蘰死到e邓纪心皇溱媒Em畒裩玾蘰豨悼丶;&np悦 e死底魇腔迫肫鹆俗e导,羽毛倾鸵婺退胲榉苫闾酵康思薶缮坷2>1比型r />了锌丶;&np悦 e死底魇腔迫肫鹆俗e导,羽毛倾鸵鎖“沸辛阃益耐穗荛潇谀导烘锄m猱鱵胙齢塬鰓樘鹥浏靏渴了譭“沸e邓纪心导烘/阂鸵婺娉鷐猱鱵胙齢塬鰓椋佃牧砬冢浔咐侨e导J蘰算鸵婺退胲殇熠腶烘a烘锄m猱鱵胙齢g胙齢塬鰓樘鹥浏靏渴了譭“沸e邓纪心导烘/阂鸵婺娉鷐猱鱵胙齢塬鰓椋佃牧砬冢浔咐侨e导J蘰算鸵婺退胲殇熠腶烘a烘锄m猱鱵胙齢g胙齢塬鰓樘鹥浏靏渴了譭“沸e邓纪心导烘/阂鸵婺娉鷐猱鱵胙齢塬鰓椋佃牧砬冢浔咐侨e导J蘰算鸵婺退胲殇熠腶烘a烘锄m猱鱵胙齢g胙齢塬鰓樘鹥浏靏渴了譭“沸e邓纪心导烘/阂鸵婺娉俗e擅鍪謞簁廿靏渴潦r /w一ЩФ家婺娉鷐忖,梁滥娉澜缌俗涝禷烘思褪枪醋稣齨bsp;  “行。”苏诚打断:“这样吧,你就倒翠レg渴这边钒伞<蕹咀都很竓g肼餾p;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就跌レg渴了很了解br />p;&br /对公众来说应该是神秘邓纪才蘰普通嗫伫本进br /> レg渴了譭“沸e邓纪心导烘/阂鸵婺娉俗e赏A/> 秒br 绦β郸好不好?」啬鉵bsp;  “行。”苏诚打断:“这样吧,摹芭叮刻 /> > 蕁bsp;  “行。”苏诚打断:“这样吧,摹拔宜祊浏」啬鉵bsp;&俗e汕坑菜祊洳么; 苏诚拿起空杯子,去打咖啡了。我是有欲癘Ksp;&手机用户请浏览-width: 960px);&nb,更优质的;&nb体验;&nihangbang/">排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