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二十七章 鱼、人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罗有些不解:“美人鱼挂到客户名单的意思是?”

    苏诚解释:“美人鱼就属于77号的专属客户,我联系任何的塘鹅业务员,对方搜索美人鱼信息,就会帮我联系77号接待我。”

    “原来如此。”

    “下班了。”苏诚看下手表,拿起西装。

    左罗看手表:“才五点。”

    “我要准备下明天舞会的服装,要了解菲洛娜穿什么服装,这样我租借燕尾服,领带上就有讲究。”苏诚看左罗惊讶的表情,问:“没女朋友吧?”

    “没。”

    “……”苏诚笑下,走了。

    他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是面上意思?说衣服搭配和找女朋友有关?或者是告诉自己,自己不注意这些礼仪和细节,会导致没女朋友?

    左罗随便想想,心思没有在这里,他到门口抽烟履行诺言,和苏诚告辞,目送苏诚上了出租车。把烟头一扔,上了二楼。

    二楼正在开会,一伙流窜团伙在A市入室抢劫,郊区抢劫车辆行人,五天时间作案四起,导致一人死亡,带有相当社会恐慌性,被定性为A级案件,一组调动所有人员力求最短时间内侦破此案。这种案件技术含量不高,目标比较明显,只要重视,调动足够人员,两三天之内就可以解决。相反,如果有反侦查能力的团伙,他们会在引起警方重视之前,再次流窜到下一个城市,快速作案,快速流窜。一组分析这个可能性很高,因为对方作案频率很高,所以下令48小时无休要把他们拿下来。

    许璇看了手机,对组长点下头,出来外面:“左罗,什么事?”他们属于那种没有天可聊的同学、同事。不仅是针对左罗,许璇和左罗都属于不聊天的人,有事说事,没事走人。从好的方面说叫雷厉风行,从坏的方面说缺乏交际礼仪。

    还好,左罗喜欢这种雷厉风行,开门见山说事:“我想让你们狼律师帮我查一个绰号叫美人鱼的资料。”

    “谁?”

    “苏诚。”

    “行。”许璇点头一下,回到会议室继续开会。

    左罗下楼,坐在自己位置上,拿起烟,想了一会,还是去外面抽。抽烟时候,一组人行动了,左罗看着他们换上便装,几人一组上车,朝市区各个方向而去。

    这种办案方式称呼为指挥室,是一组组长在目前办案手段上提升的一种效率手段。指挥室首先要有一组头脑,足够多的小组人员。指挥人员会告诉小组他们要去完成什么任务,比如走访,比如埋伏等工作,小组人要在最快时间完成工作,然后把所得到信息准确反馈到指挥室,指挥室会将线索拼接在一起,调动小组进行下一步工作。

    破这种流窜案件,工作很多。需要目击者证词,罪犯长相,画图。还需要对作案模式分析,对罪犯可能藏匿的地点进行盘查,还需要派遣人到巡警处,请巡警帮助盯看全市可疑处监控。通过技术部门的结论,分析作案区域,藏匿区域等。指挥室还会收到来自巡警、消防、派出所针对这伙流窜犯的线索,他们需要派遣人员去了解线索。工作负荷是相对比较重的。

    之前此类案件,一般是警局联动,一名负责局长做指挥官,然后发布协查令,追击所有线索。这样坏处是比较扰民,同时也会惊动罪犯,另外调动的警力资源比较多。

    左罗目送他们离开,他还是警察学校学生时候,参加过类似的大搜捕行动。那是一伙外市的亡命徒,持枪抢劫杀人,非常凶残,不留任何活口。左罗当时在巡警队实习,配发了防弹衣巡逻。收到指挥中心的要求,巡逻车赶赴到地点,追击可疑车辆,被对方持枪攻击。

    左罗非常崇拜那位和自己搭档的巡警,很冷静的放慢车速,紧咬车辆不放,一边和指挥中心联系,一边还宽慰被吓坏的自己。巡逻车一路追到了郊外五十公里处的人烟稀少的国道上。歹徒发现前方有武警装甲车拦截后,掉头逃窜,凶狠的朝左罗尾随的巡逻车开来。

    那位巡警并没有影视剧里英雄那么勇敢,他将汽车驶离路面,开到了稻田中。事后,因为这位巡警不英勇的行为,他并没有被单独嘉奖和表扬。但是这没有降低左罗对他的崇拜之意,巡警告诉左罗,和亡命徒蛮干不是勇敢,而是鲁莽。特别是无处可逃,末日降临的亡命徒,他们的最后疯狂非常可怕。

    白雪打断了左罗的思绪:“组长,下班吗?”

    下班?九点上班,六点下班,这不是刑警,这是文案。也许很多刑警都希望自己的生活是朝九晚五,但是对左罗来说,似乎是一种讽刺。左罗点头:“下班,要送你吗?”

    “不用,我自己坐公交车。”

    “对了,你明天早上向财务处预支两千块,报名学开车。”开车是刑警的必须技能。

    “可是组长明天是周六,财务处好像不上班。”

    “周六……是啊,那再说吧。下班吧。”

    左罗再抽了一根烟,然后回到了办公室中,他努力不让自己烦躁,但是他不习惯这种工作强度。加入七组开始,七组拥有永远破不完的案件,左罗快速的适应了那种氛围。

    许璇敲门,门是打开的,左罗看向许璇,许璇道:“狼律师通过自己的线查了,查无此人。”

    “什么意思?”左罗站起来问。

    “狼律师所认识的犯罪圈内,没有人听说过有一个叫美人鱼绰号的人。但是……”许璇停顿一会,道:“有这么一个人,他早年用的绰号叫鱼,半年后又出现一个绰号,叫人鱼。”

    “哦?”左罗接过打印的资料,边看边问:“鱼和人鱼有什么资料吗?”

    “鱼资料很少,只知道塘鹅中介曾经有过一个客户叫鱼。人鱼就有点意思,根据他们圈子内人说,两年前在奥地利发生一起黑吃黑事件。人鱼委托塘鹅中介运输一批货物,运输途中货物被掉包。什么东西不知道,但是那段时间,塘鹅中介派遣大量人力资源调查这起黑吃黑事件,据说是一个团伙所为,具体没有下文。当时联络塘鹅运货的人绰号就是人鱼。”

    有意思,苏诚和自己说过,自己和鬼团交手吃了大亏,想来就是这件黑吃黑事件了。以塘鹅的实力竟然查不出是谁黑吃黑,也印证了苏诚所说鬼团的能力。由此左罗想到了刘默,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复仇之路多艰险。左罗没有去想自己不是鬼团的对手这个可能,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他的性格是一往无前的性格,他会重视对手,但不会畏惧对手。

    “谢谢。”

    许璇点头:“我还有事,先走。”

    “再见。”

    “再见。”许璇走了几步,回头道:“如果感觉很无聊,可以去练练枪。”

    “恩。”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