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二十章 认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诚放开键盘,靠在椅子上,左手端下巴沉思好一会,道:“左罗,我确实有他想要东西,但是会死人,不过死的那个人是个坏蛋。”

    “说明白点。”左罗道。

    “我知道恐龙,他曾经是一名中介公司的骨干,对亚洲团伙非常熟悉。他把老板的老婆睡了,老板要弄死他,恐龙跑路,老板弄死了他十八岁的儿子。数年后恐龙从南美回东欧,因为南美人的资助,他开始当老板。这家中介已经倒闭,他一直在找老板报仇。恰巧我知道他老板在哪。左罗,这是选择题,你来选。”

    左罗没有说话,手指敲打在桌面上看着屏幕,问道:“你在考验我吗?”

    “呵呵。”苏诚笑了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左罗道:“即使老板是坏人,我们也不能这么做,拒绝他吧。”

    苏诚打字:“对不起,我没有能给你的东西。”

    “再见。”

    “再见。”苏诚关闭网页,合上电脑:“你会不会好奇他老板是怎么破产的?”

    左罗哦了一声,饶有兴趣看苏诚:“怎么破产?”

    “被警方摧毁,顺便当了污点证人,目前在某个地方隐居。”

    左罗笑了,嘲笑的笑,问道:“你故意隐瞒这点,想干嘛?”

    苏诚笑:“我现在相信,鬼团会回来找你的。我也得回去洗个澡,睡个午觉,准备晚上的约会。”

    左罗疑问:“你不打算下午一起和我面试吗?”

    苏诚道:“我听说一组正在扩招两组人,需要对外招聘八名职员。如果左罗你能看得上眼的,我觉得一组也能看上眼。同时不认为你有和一组抢精英的能力。”

    “你的建议是?”

    “暂时不招人,等七组有资格和一组平起平坐,再来考虑招人的事。”

    左罗问:“我凭什么能和一组平起平坐?”

    苏诚笑了,道:“如果连你都失去追回荣誉的信心,七组怎么还有资格留在Z部门呢?。”

    左罗没回答,左手食指和中指伸出,向前一甩,示意再见。苏诚食指和中指在太阳穴上一按,再见。

    ……

    左罗打电话取消了面试,白雪觉得七组就三个人似乎太少了一点。但是左罗说取消,她就打电话取消,不敢问原因。

    卫生有人做,没有案件,很无聊的一个下午,两人就对着电脑。白雪很想念苏诚,最少有苏诚在,不至于一个下午办公室连一句话都没有。

    六点下班,左罗道:“换衣服。”

    换衣服是换便装,左罗的衣服就在衣柜里,黑色的T恤,加灰色的休闲装,还有一根粗大的金链。白雪就差的多,打扮后怎么看怎么像是学生,不管怎么说,最少不像警察。左罗看了白雪一会,出门,一会拿回来一根电烙铁,插电,然后用纸包了电烙铁在白雪的刘海上打两圈,带上了一抹社会气息。

    这期间的过程白雪不敢问,也不敢动,左罗看白雪,比较满意,道:“走吧。”

    白雪直到上车才问:“组长,我们是要去哪?”

    “白雪,Z部门不等同普通刑警部门,对轻微的普通的一些犯罪,有时候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就叫人情,当你有需要的时候,也许就会有人还你这人情。”左罗开车道:“比如我们首先要去的兰格酒吧,兰格酒吧的老板算是圈子内比较有名的人,混了二十多年,有一次手下动了他另外一个手下的女人,被他打半死。这叫刑事伤害,我和检察官法官商量,不抓他。”

    白雪疑问:“组长,这合适吗?”

    “不要叫我组长,会穿帮的,叫我阿左就可以。”左罗解释:“当然是有条件的,******等软性毒品屡禁不止,特别是在酒吧,夜总会这些地方。我不抓他,也不抓供货给他的人,我就要这条线。谁送货,价格多少,道上发生什么新闻。我们制止不了毒贩向酒吧供货,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点知道毒贩线上的情况。三年前,我们七组通过层层剥茧,配合缉毒部门捣毁了一家制毒工厂,从工厂渠道,我们再挖线,抓了一百多号人。让A市在半年时间断货……不过坏人是抓不完的,只要有市场就有人做。”

    左罗感叹一句,继续道:“晚上带你认识的人,非黑非白,都不是线人。比如有帮贼销赃的人,我们不管的,他们如果被派出所,刑警队抓了,我们也不保。但是当我们要调查某件物品去向时候,他们很可能会给我们提供重要的线索。”

    白雪恍然:“我知道你在干坏事,但是你干的坏事我们不在乎。做为交换,就是需要提供我们想要的情报。”

    左罗点头:“七组和一组有天壤之别。一组依靠的是科技力量,七组依靠的是人的力量。我也希望七组能具备一组的实力,但是没有这方面资源。只能是依靠我们老办法去破案。”

    白雪问:“阿左,都是Z部门的人,为什么资源相差这么大?”

    “目的就是让一组要吞并其他三组,一组整合成Z部门。可是操作上有难度,四个组都有自己刑侦特点,一组是综合部门,依靠的是科技力量。二组擅长对付连环案件,变态案件,擅长犯罪心理学,犯罪行为学。三组涉枪特别组,枪械,弹道刑侦实力可以力压一组的科技力量。”

    白雪等待一会,问:“那我们七组呢?”

    左罗沉默了,许久后回答:“我们七组靠的是马局,曾经的马神探。察言观色,审讯专家……七组的大部分已侦破案件,多是通过口供打开的。我们是目前最没用的一组,大家都说我们七组还不如刑警队的小组。所以你来七组也别太高兴,未必是好事。”刘默就因为对七组的使命感和荣誉感,为达到目的,在一些案件中使用了不合法的手段。

    白雪道:“组长,我始终认为只要是警察就不分档次。只要我们做自己的事,尽可能的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叫阿左。”左罗说了一句,对白雪这句话认同。打方向盘,将车开到了一个商厦的地下停车场。白雪下车,看着左罗从后备箱拿了两块车牌个工具,将前后车牌换掉。左罗边干活边解释:“对一些高档次的坏人来说,刑警队便车,还有Z部门便车牌照在他们那边都有登记。我们真要伪装身份时候,车牌要换掉。这车牌是我交警队老同学弄的,在内务局有备案,外人不知道。”

    白雪连连点头,今天学的真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