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十八章 中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璇一边审视般看着苏诚,一边接通市长电话,说明了地点,大家慢慢等待。到了十一点十五分时候,新加坡那边打来电话,已经拿到了赃物,目前正在请专家做鉴定,按照新加坡警方提供的专家初步鉴定,应该是博物馆失窃的真品。

    “我去吃午饭了。”苏诚微笑告辞。

    许璇目送着苏诚离开,然后请来狼律师,把手机通话录音交给狼律师。狼律师是一位高加索白人,三十五岁,精通西班牙语。他静静的听完录音,很犹豫,许久后道:“好消息。”

    许璇问:“什么好消息?”好消息为什么狼律师有这种表情呢?

    狼律师回答:“好消息是你们拿回了赃物,我认为他们没有造假。”

    “但是?”许璇试探问。

    “但是……”狼律师想了好久,道:“但是你们这位顾问拿了八十万欧元的中介费。”

    “什么?”许璇大怒,发国难财,汉奸,卖国贼。宁可友邦两百八,不可家奴拿八十。

    狼律师道:“你的顾问说服他们,说销赃存在一定危险性,并且文物类的潜在买家在刚失窃期间,开的价会比较低。同时欧美买家对A市文物的真假辨别能力很差,文化背景不了解,他们未必敢出手。所以他建议卖回给A市。另外,他和魔导团说,他已经联系过市长,对方愿意出三百万欧元。他和魔导团进行了中介费的商议,最后敲定价格。”

    “妈……蛋。”许璇直接摸上腰间手枪,理智上来,放下手,跑步下楼,杀向七组。

    七组内只有白雪和左罗在,白雪被许璇杀气震慑,不敢说话。左罗看许璇:“怎么了,老同学,你的内裤又被人偷了?”

    “那个王八蛋呢?”

    “七组没有人叫王八蛋。”左罗回答,即使不喜欢苏诚,左罗也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苏诚。毕竟苏诚是七组的顾问。

    许璇气的喘气:“他说服魔导团开价两百八十万欧元把文物卖回给A市。”

    左罗道:“好像没有问题,两百八十万欧元相对这件文物来说,并不算很多。”

    许璇气愤道:“可是那个王八蛋拿了八十万欧元的中介费。”

    “卧槽。”左罗惊呆看许璇,白雪张大了嘴,完全合不拢。

    许璇点头:“是的,卧也槽。”

    “那个王八蛋呢?”左罗一砸桌子,也怒了。

    那个王八蛋在哪?

    苏诚正在二组吃东西,今天是二组副组长妹妹大婚,中午副组长的妹妹就让人送一桌酒席到二组。大家摆下桌子拼在一起,就吃上了。酒席这东西,多苏诚一个不多,少苏诚一个不少,苏诚和副组长聊两句,恭喜一下,副组长邀请,百般无奈就蹭上了。这酒席还不得随礼。

    难得有次聚会餐,二组的人暂时放下工作,有说有笑,直到两位杀神到达,用眼神让餐桌完全冷场。左罗一指苏诚:“你,出来。”

    副组长上前:“左罗,干嘛呢,这也算是我妹的喜酒,什么事吃完再说,好不好?”

    “没关系,没关系。”苏诚站起来:“我们有点公事要聊。”

    ……

    苏诚手上拿了一杯椰子汁,坐在审讯室的一边,很纳闷的问审讯室另外一边的两位杀神:“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找我,但是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这样的态度找我。”

    “你中饱私囊,利用交易赚取八十万欧元。”左罗道。

    “左罗,现在是市场经济,没有报酬,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搭桥牵线?因为我的帮助,A市拿回了文物,就道理来说,应该感谢我。如同水逆,你们并不是无条件的给我们目田,一切都是交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比如我喝这喜酒,我也厚上脸皮恭维几句。就算是骗个小姑娘,也得花钱买麻辣烫对吧?你们是嫉妒,嫉妒我为什么赚钱那么容易。你们想过没有,我得花费多少精力,时间去交际,让魔导团的人对我具备信任感,这就是交际投资。交际投资未必有回报,我是冒了风险的。同时在这次交易中我还承担了交易风险,假设魔导团给了赝品,或者魔导团收钱后不送回文物,那两百八十万需要我来赔付。”苏诚反问:“难道你们认为我吃饱没事干,去摊上这样有一定赔钱可能性风险的交易?没有报酬,我为什么要去做完全和我没关系的事呢?”

    左罗和许璇被苏诚这番话说的惊呆了,许久后左罗轻声道:“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力反驳。”

    许璇轻声:“法律上能抓他吗?”

    “要抓他,首先要抓到户头上的钱……就算抓到钱,要形成非法收入,恐怕也比较难。”这要设计外涉外法律,还要看各国法律不同。同时是市政府同意价格回购文物,并没有说明不得收取中介费。而且录音只能做为旁证,无法做为直接证据。再者,录音中希望魔导团朝某个慈善账户捐献八十万欧元,并没有说苏诚收八十万欧元的好处费。

    “你给我记着。”许璇一指苏诚,拿起手机头也不回离开审讯室,脚步很响,主人很不高兴。

    左罗看着苏诚,一直说贼好赚钱,没错。左罗接触过很多贼,有一本万利的制毒者,有白手起家的打劫者,还有纠结成伙的绑架犯,他们做坏事确实很来钱,但是来钱同时伴随了巨大的风险。苏诚是左罗遇见的第一个低风险的赚大钱者。

    苏诚似乎知道左罗在想什么,喝椰子汁道:“这就是中介,无论是房屋中介还是职业中介,他们是没有成本和风险的。只在于赚的多,还是赚的少。不过如果你以为没投资,那就不对了。”

    左罗打开雪茄盒,边烧雪茄边问:“话中有话。”

    “中介在于信誉,我很早就听说在A市有一家中介所,叫浪子中介所。”

    “有所耳闻。”左罗点点头:“这家中介专门吸纳刑满释放人员,每当有他们看中的罪犯被释放,都会接到他们电话,问有没有兴趣做点生意。中介所确实会提供一些生意,比如运货,将一辆汽车从某地方开到某个地方。警方曾经布置过专项行动,抓捕了两辆车,但是车上没有任何违禁品,就连汽车也是匿名人合法租的。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