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二章 水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距离A市总警局一公里处,是特别重案的办事处,是为专门侦办敏感、重特大案件的警察驻地。办事处只有三层,占地面积颇大。

    在办事处一楼走廊西侧是特别重案七组,七组办公室布置很简单,四张桌子,四条椅子,一张沙发,一个茶几,一个开水房和一个洗手间。

    左罗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身边是忙碌的内务局人员,内务局正在将七组档案封档,重达几百公斤的纸质档案还有电脑上保存的资料要全部被整理,查验。内务局还要询问刘默侦办的每一起案件的证人,嫌疑人和已经被定罪的罪犯。

    一位男子走到左罗面前,道:“左罗警官,上面让你放个大假。”

    左罗如同没听见一般,看着墙壁许久,一声不吭的站起来,将自己配枪放在桌子上,拿起西装离开了办公室。他已经成为这栋楼的焦点,路过走廊,同事们看着他,有同情的,有哀叹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还有人请他吃饭,喝茶的,但是左罗如同没有看见他们,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一样,看着前方走出了特别重案办事处,

    左罗上了局里配给的汽车,开车朝城西而去,约莫半个小时后,离开了喧闹的城市,到了安静的郊区。左罗不时看看天空,和自己心情一样,是灰色的。局的心理医生早上来电话,希望左罗能过去他那边一趟,实在不方便,他可以过来。但是左罗一声不吭的挂断了电话。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心理医生,他需要去一个没人的地方静静躺着,让时间和空间对身心进行疗伤。

    但是今天不行,因为今天是刘默出殡的日子。

    火葬场七号区已经被封锁,记者很多,十几名警察在阻挡外人的进入。曾经的城市英雄死于非难,本应该悲壮而豪迈,但是事实不是这样。作为功勋卓著的刘默葬礼,没有任何警察参加他的追悼会,甚至连追悼会都没有。

    灵堂很冷清,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坐在椅子上,面对刘默的水晶棺,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披麻戴孝,跪在一边火盆烧纸钱。

    “嫂子。”左罗说了一句,妇女看见左罗就站起来,忍不住落泪。左罗扶妇女到一边坐下。

    妇女抹眼泪,颇为欣慰,道:“你还是来了。”

    “嫂子,你要理解他们,局里下了通告,目前大哥的事正在风口浪尖上,而且还翻出了两桩可能存在逼供的旧案。”

    “我知道,我知道。”妇女叹口气,看着水晶棺道:“我早让他别干警察,他说我不懂,他说他热爱这个城市,他能做的不多,他在行就是把在城市里的坏人都抓起来。真的,他不是报纸上说为了权利,为了名声,他不在乎这些的。”

    左罗点点头:“嫂子,以后有什么难事,需要帮忙的,给我电话。”

    “你没事吧?”

    “停职审查。”

    “七组?”

    “散了,嫂子你别怪他们无情无义,他们不能来。”

    妇女点点头,道:“那不等了,我们送他上路吧。”

    ……

    三个月后……

    左罗走进了七组,除了桌子、椅子和电脑还在外,其他完全空了,一片狼藉,如同被团伙洗劫过的现场。左罗拍打下自己椅子,灰尘四散,他将西装放在一边,不在乎坐下来,打开电脑,还行,电脑还是可以用的。但是系统被重装过,之前所有资料全部被清空。

    桌面上的手机震动,左罗看电话号码,接电话:“怎么?”

    “小兔崽子懂不懂规矩,回来上班不打招呼。过来。”

    “哦。”

    A市总警局就在一公里外,左罗还是开车过去了,谁知道要干什么,如果让自己滚蛋,自己顺便把车交了。

    到了警局大厅,刷ID卡进入电梯,到达了七层。这里是分局办公室,总局一共有六位副局长,每人都管辖一些部门。左罗到了走廊最后一间办公室,上面贴了照片,还有名字,副局长马涛。

    左罗敲门,推门进去,靠窗户位置,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在用二指禅打键盘,眯眼看着电脑显示器,低头看键盘,再敲打一两个字。左罗关门,拉了椅子到男子桌子边上坐下,拿起桌子上的一盒香烟,自己点上一根。

    男子就是副局长马涛,很恼火的一推键盘,然后拿起身边的纸和笔写起了报告:“我打十个字的时间,足够我写完一篇材料。”

    “听说你的升职黄了。”

    “七组出那么大的事,不黄才怪。谁不知道七组是我马涛一手撑起来的,换了二十年前,重案七组这名号一亮,蟊贼都能被吓死。”

    左罗不想听马涛说往事,问:“叫我过来干嘛?”

    马涛放下笔,喝口水道:“蟊贼确实能吓死,但是现在不是蟊贼的年代了。你也看见了,网络信息时代,我连打份报告都打不出来。你们年轻人也要接班了。七组这编制我保了下来,你现在就是七组的组长,要什么人尽管挑,把七组搞起来。我对你有信心。我这边有分局各刑警备选人员的档案,我挑了二十人,仅供参考,你要什么人,直接给主管人事的王局电话。加你一共六个人的配置,一名副组长,一名内勤,四名外勤。任用谁,聘用谁,都是你说的算。就算你不满意这名单,自己选,只要人家愿意去,都可以。”

    左罗看面前的一堆档案,想了一会,将档案推到一边,然后拿起马涛的烟递给马涛,帮忙点上,马涛警惕问:“干嘛?你别想去一组挖人,一组现在在警局是横着走的,想进一组的人你都数不过来。”

    左罗道:“马叔,我听说最近局里正在搞什么水逆计划。”

    马涛靠在椅背上,看左罗好一会:“有想法?”

    左罗道:“马叔,这次我们七组栽在老外手上,怎么栽的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

    马涛为难道:“没几个人,现在轮不到你。”

    左罗道:“既然马叔你不当这局长,那新局长怎么也得给你马叔面子,对吧?”

    马涛看左罗,转头拉开抽屉,将一个大包档案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左罗要拿,马涛手按住:“不是我马涛有面子,而是这人是没人要的,我就顺手拿来了。”

    左罗道:“能入你马叔法眼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马涛不肯定道:“这点你别先下定论,这人也许很有用,也许没有用,我也拿不准。但是我觉得这人很有意思。另外,一组的副组长,你的老同学许璇一直在注意他,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这人。你自己决定,如果要,现在马上去,档案是双份,一份已经被你老同学拿走。”

    左罗疑问:“马叔,你说这人很有意思,哪里有意思?”

    马涛拍拍档案:“自己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