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一章 雨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巧合,只是雷同。)

    (机构系统纯属理想化虚拟,和现实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冬夜寒雨,冷风吹拂,一家二星级的小酒店大门因故障敞开,寒气毫不留情灌满整个酒店大堂。

    现在已经是凌晨零点,整个大堂只有一名保安和一名总台服务人员还在岗位上。总台服务员看了眼大门,寒雨随风打在大门的边缘,水珠弹射进大堂的地面。她心中对此不满,酒店工程部工作效率太低。

    保安倚靠在总台边,虽然对着风口,但是上夜班的唯一乐趣就是能和漂亮的女孩聊天,这也许是夜班的唯一动力。不过总台服务员对他是爱理不理,拿了手机玩,不时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几个字。

    安静的氛围突然被打破,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全身湿透冲进了大堂,内穿的白衬衫沾满了鲜血。男子右手拿着手枪,左右快速扫视,大口喘着气,看向总台小姐,左手一拉胸前佩戴的证件,问:“电梯在哪?”声音很大,在安静的大堂中响起嗡嗡的震动声。

    保安和总台服务员都惊呆了,看着男子,二十六七岁,短发,身高一米八五,强壮魁梧,给人一种自然而来的压迫感。

    “电梯。”男子重复。

    “超过十二点电梯没有运行……我帮你开。”总台服务员见那男子双眉一紧,下意识道:“楼梯在那边。”

    男子二话不说,奔跑向楼梯,保安道:“报警。”急忙跟男子而去。

    酒店不高,就九层,男子一口气的冲刺,保安还在四楼时候,他已经到达九层。再上一道楼梯,是铁门,是天台的铁门。

    男子推门,门被卡住,后退两步,右脚猛踹几脚。见门有松动,一个冲击,身体撞在铁门上。铁门被撞开,男子摔倒在地,但立刻站起来,朝东南方向跑去。

    东南方向是广告牌,酒店的广告牌,在霓虹灯的边缘悬挂了一个人,是一位将近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口被胶带封住,双手被绳子吊在广告牌上。悬挂他的绳子中央有一个部件,不时的发出红色的微光。

    距离被捆绑的人五米位置地上,放置了一个密封塑料袋,塑料袋内是一步手机,手机正在震动,发出光亮。男子看着被捆绑的人,撕开塑料袋,深呼吸,以平静声音接听手机:“喂,我到了。”

    “你迟到了。”

    男子看下手表:“两分二十秒。”

    “也是迟到,我不明白为什么给你充裕的时间,而你却没有准时达到。”

    男子回答:“有人需要帮助。”

    “所以你迟到了。”

    “是的。”

    “什么更重要?是你搭档的性命,还是一个陌生人?”

    “我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错就要付出代价,说再见吧。”

    “不要。”男子听见手机传来挂机声,冲向了广告牌。悬挂被捆绑的人的绳索突然炸开,被捆绑的人如同沙袋一般朝下坠落。男子隔着护栏伸手摸到了他的头发,伸头看见他的脸,他的眼睛……看着他仰面砸在停车场的空地上。

    男子呆滞的看着,听见耳边的声音,广告牌阴影处还有一部手机,男子走两步,扯开塑料袋,接起电话,凶狠道:“王八蛋,你死定了。”

    “我不这么认为,左警官,我本人很敬佩你,这场悲剧本不应该发生,只不过有人越界了,越界的人必须死。”

    男子低沉声音问:“也就是说你一开始就打算杀死他。”

    “是的。但是我很尊敬你,所以给你一个机会,给你一个选择,如果你不是去救那个躺在路边,正在流血的人,那么你有充裕的时间来解救你的搭档。你的选择很愚蠢。”

    “我一定会抓到你。”

    “我等你,呵呵。”

    男子克制自己将手机摔碎的冲动,这是证物,自己没有权利那么干。他感觉身心疲惫,瘫坐在寒冷的雨水中,靠在护栏边上,掏出一盒烟,抽出其中一支点燃。

    几分钟后,警车来了,直升机出现了,十几名警察到了天台,没有人去理会男子,大家默默的收集阳台上所有的证物。

    ……

    法庭!

    “左罗警官,以下是我的问题,请回答。第一个问题,你们跟踪被告,对吗?”

    男子眼神冷漠空洞看着律师,回答:“我们有权跟踪嫌疑人。”

    “你们当然有权利跟踪被告,接着被告在偏僻的地方发生了车祸,被告请求你们救他的妻子,是不是?”

    “是。”

    “你的搭档刘默警官以此威胁,如果被告不承认自己的罪行,那么他就不解救被告的妻子,对吗?”

    “我们进行了急救,也拨打了急救电话。”

    律师靠在男子身边的扶手上,看着法官,道:“据被告口供显示,左罗警官你很热心优先救人,但是你的搭档刘默警官阻止了你,还给了你一拳。对吗?”

    “我忘了。”

    律师道:“刘默警官拖拽告妻子到被告面前,大声的逼问被告,对吗?”

    “我忘了。”

    律师再问道:“被告逼于无奈之下,告诉刘默警官,东岸码头白底红边的游艇这条线索。警察通过这条线索,在游艇上找到了十天前在泰国被抢劫的一批珠宝,同时还扣押了几名嫌疑人。是这样吗?”

    “我忘了。”

    法官提醒道:“证人,你是警察,有义务也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男子沉默良久,回答:“是的。”

    “也就是说你承认你的搭档用被告妻子性命来要挟被告?”

    男子沉默更久,在大家等待中,回答:“是的。”

    “谢谢左罗警官,我的当事人也就是被告,他本人很欣赏你,说你是警察的楷模。”律师转向法官道:“法官,被告并不是罪犯,只不过他认识一些坏人。在一次宴会上,他听见有人说起赃物在游艇上。在自己妻子性命被人要挟的情况下,他只能把自己唯一知道,警察感兴趣的情报告诉了刘默警官,以乞求警察的帮助。”

    律师继续道:“口供证实,游艇被捕的几个人中,有一个人曾经和被告一起出席过一个晚宴。我这边还有晚宴监控,说明被告和这位嫌疑人并不熟悉,只是恰巧他们母语是英语,所以在晚宴上多聊了几句。也就是在那时候,被告无意中听见了游艇有赃物这件事。作为一个外国人,本应该向警方举报,但是他胆小怕事,不敢提起。从目前所有口供和证供都表明被告是无辜的。谢谢。”

    一幕幕场景在左罗脑中回放,车祸,逼供,坠楼……左罗看向被告席,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这男子穿着名贵的西装,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始终面带微笑。在他的胸前口袋,插了一支用黑色纱布折叠的玫瑰花,这是祭奠一个多月前他死去的妻子。

    “被告无罪,当庭释放。”

    被告站起来,朝法官和旁听的人半弯腰鞠躬,然后朝左罗微笑点头,和律师离开了法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