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配是军嫂 > 第7章 吵架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先前正主在单位和人发生了争执,本来算不得什么大的事情,只要她道个歉,服个软,这事儿就过去了,问题就出在,正主是个不依不饶的,在家父母顺着她,嫁人了自个男人顺着她,这会儿来个不怎么熟悉的人敢爬她头上欺负她,好咧。

    便和人吵了起来,气狠了把人给推了一把,对方的头撞在了椅子上,撞破了头,还出血了,当时就送了医院。

    王毅伟昨晚上和她吵架也是因为这个,想到这个,徐燕婷有些头疼,正主之前做错的事儿都得她来顶缸,想想就有些冤啊。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想那么多也没用。

    这样一想,徐燕婷心里松了口气,闻着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她早上就喝了一碗粥,这一上午过去了,早就饿了。

    今日徐燕婷买了菜和面粉回来,王毅伟炒了个青菜和一锅面疙瘩汤,不丰盛,确实简单了些,还没有白米饭,徐燕婷有些不适应,不过她也不挑,毕竟做饭的不是她。

    王毅伟将面疙瘩汤端过来,徐燕婷跟着过去帮忙将碗筷给拿过来了,王毅伟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徐燕婷将碗筷放桌上,又去厨房洗了手,她刚挑了脚上的水泡,又摸了钱,这会儿手上不干净。

    夫妻俩相对无言,默默的吃着自个碗里的东西,徐燕婷尝了一口面疙瘩汤,抿了抿嘴,朝男人抛过去一记赞赏的眼神,暗道:这汤真好喝。

    青菜的味道也是刚刚好,记忆里,王毅伟的手艺是不差的,还能掌大勺,红白喜事都能做,不由有些佩服,当初正主能相中他,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会做菜的男人就是好,徐燕婷舒舒服服的喝了一碗面疙瘩汤,估摸着有七八分饱了便不在动筷,吃太多了也不好消食,还有就是她不想长胖。

    如今这副身材刚好,不像她以前,人长得不好看也就算了,而且还胖,肉都挤在了一堆,穿什么衣服都不好看,后面有钱了,也就没想着减肥了,她老公没说什么,婆婆没少嫌弃她,人胖就算了,还吃得多。

    明明就是不久之前的事儿,再次想起居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徐燕婷没吃多少那是她没做什么事儿,王毅伟可不行,吃不饱就意味着没力气,没力气就没办法训练,他是指导员,得起带头作用。

    徐燕婷这会儿得了空,这才打量起自个的男人来,仔细瞧这男人挺帅的,用林东对比来说,他是粗狂的帅,她男人就有些内敛了,是那种耐看型,乍一看其貌不扬,仔细看越发觉得帅。

    个子比她高出一个头左右,正主的身高不矮,以她估计来看,起码得一米六五以上,平时穿个小高跟,把大院里的许多军嫂都比了下去,人高傲都是有资本的啊。

    徐燕婷的眼神太过瞩目,王毅伟想不注意都难,咳嗽了一声,开始说正事,“上午你领导打过电话来给我了。”

    徐燕婷担心了这么久,总归是来了,不安的问:“他说了什么?”

    王毅伟脸上有些难看,“让我们赔尝人医药费,还让你写一篇检讨,明天交过去。”

    看她沉默,继续说:“你把人弄伤了,医药费肯定是免不了的,这检讨是让你好好反省,凡是别那么冲动,幸好人只是撞破了脑袋,要是撞到了别处,别人就要直接抓你去警察局了。”

    徐燕婷吓了一跳,磕巴道:“没那么夸张吧?我就是轻轻推了一下,又没用多大力。”

    正主怎么推的,她心里有数,而且正主一个弱女子,又不常做家务,力气能有多大,估计没她以前的一半大。

    这话在王毅伟听来推脱责任了,“你都把别人弄进医院了,怎么还一点都不知道悔改。”

    “我怎么就不知道悔改了啊,我力气能有多大,还把人推的撞桌子上去?”被这么说,徐燕婷的脾气也上来了,气吼吼的,眸子带着火气。

    王毅伟被气着了,一双眼珠子不停的瞪她,“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怎么就不可理喻了,我说的是事实,你愿意听我领导胡说八道,却不相信你媳妇,有你这样的吗?”

    不是她不承认自己推了人,而是不相信自己能把人推的撞到桌子上还进医院。

    得,把肚子里的话说完徐燕婷就后悔了,她这样和正主有什么区别,一点事儿就和自个男人吵吵。

    “够了。”王毅伟气的不行,嘭的一下,将碗用力的放在桌面上,筷子洒在地上,吓的徐燕婷心跳都漏了一拍,呆呆的望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撇了撇嘴,“我说的都是事实,你都不相信我。”

    王毅伟没接话,相信自个媳妇吗?他不敢相信,他自个媳妇的性格,自己最清楚了。

    想想自己的遭遇,徐燕婷的委屈上来了,眼泪就跟掉豆子一样,啪嗒的掉了下来,连她自个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王毅伟听着有些食不下咽,张了张嘴,小声辩解,“我没说你。”

    徐燕婷红着眼睛瞪他,“你都那么质问我了,还没说。”

    王毅伟沉默,“别哭了。”

    这哭的梨花带雨的,让他心里很不得劲。

    徐燕婷却不打算理他了,径自回了房里,将门给锁了。

    王毅伟瞄了两眼紧闭的房门,嘟囔了句,“莫名其妙。”

    哭了一场,徐燕婷好受了不少,将先前藏好的四百块钱翻出来,从里面拿了一百块钱,打算一会儿去市里好好问问情况了。

    这锅她可不打算就这么白白的背了,她叹了口气,一切还是得靠自己啊。

    王毅伟以前怎么宠正主,那也是觉得新鲜,如今日子久了,三天两头的胡闹,谁能受得了,如今他这态度,徐燕婷倒是觉得挺正常的。

    这么这桥段这么熟悉呢?

    先是喜欢不该喜欢的林东,如今又有这事儿,怎么想怎么诡异,如果她不采取行动,估计明天就要被单位开除了。

    这想法一冒出来,徐燕婷震惊了...

    这不是很早以前她看过的一本书里的情节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