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配是军嫂 > 第1章 差别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燕婷睡的迷迷糊糊的,脑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咱们家供她吃供她住,这么多年没那点亏待过她吧?结果呢,这结婚多少年了,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连那不下蛋的母鸡都不如,留着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离婚得了。”

    说这话的老太太一脸嫌弃,脸上还带着少许厌恶,男人听了这话,赶紧道:“妈,你这是说的什么浑话,我们感情好着呢,总会有孩子的,你要是怕没孩子,让弟妹早点生也是一样的。”

    老太太鄙夷了一下,“你就惯着她,这些年来,她什么时候把我说的话当一回事,什么时候孝顺过我这个婆婆,要不是看在她当年为你付出的份上,我早就赶她出门了。”

    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声音,而后面的话,徐燕婷已经听不清了,脑子一直嗡嗡作响,回荡着那句话。

    连不下蛋的母鸡都不如...

    徐燕婷听了这话有些恼怒,这么多年,想要挣扎,却感觉自己的身子跟羽毛似得,轻飘飘的,不知道飘了多久,终于不动了,而她猛然惊醒过来,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梦太难受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徐燕婷喝了杯放在床边桌子上放着的一杯凉白开,又摸了摸额上的虚汗,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表情立马难看了起来,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家。

    她虽然在婆家过的不是很好,但是房子还有环境都是很不错的,特别是自己的房间特意装修过的,因为这件事情,她那婆婆还把她给念叨了半个月,说她不知道过日子,一个劲的花她儿子的钱,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他,后面没少给她难看。

    当时她觉得有些愧疚,现在想来,这钱也有她挣的份,凭什么不能花?

    之前徐燕婷也醒过来一次,只是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注意看这里的情况,只当自己在做梦,如今仔细一打量,才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很空荡,里面简单的放了个衣柜还有张书桌,以及身下的床,便没了其他的家具,还剩下大半个房间的空间。

    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并没有什么脏乱的衣服,墙上挂着不属于她那个年代的东西,徐燕婷瞧了眼衣柜的样式,只觉得这种衣柜很少见,好像她奶奶家的那种用了几十年的衣柜,徐燕婷刚想站起来,头就一阵晕眩,身子往旁边倒去,砰的一声,徐燕婷的脑门被撞了一下猛的,疼的她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尽管徐燕婷不相信,但也不得不接受这陌生的记忆。

    她重生的这正主也叫徐燕婷,和她名字一样,正主的爷爷自小就觉得这孙女长得好,不想村里的人,就给她娶了个好听的名字,不像这个年代的人叫什么小花,小红之类的名字,这点徐燕婷很感激。

    等头不那么晕了,徐燕婷又躺回了床上,她可没忘了,这具身体在生病,并且发着烧。

    徐燕婷有些想不通,为何重生了,还是不属于这个年代的人身上,在没重生之前,她正和自己的婆婆经历一顿大吵,从吵架中,她和婆婆起了争执,被婆婆打了一巴掌没站稳撞到茶几上,当场大出血。

    这下徐燕婷忽然明白过来,为何自己的梦中一直响着自个婆婆他们说话的声音了。

    只是徐燕婷没想到,她为苏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她的婆婆竟然那么说她,她不是不能生,当年她和苏伟自由恋爱,那时候年轻冲动容易犯错,打了几个孩子,按照徐燕婷的想法,有了孩子那是要生下来的,但她那婆婆表示不给她带,还说他们没结婚就已经有了孩子,将来传出去名声不太好听,对家里有影响。

    那会儿又在创业阶段,日子过的难过,他们又不得家里支持,根本就没有能力养孩子,就把孩子给打了,等他们创业成功,日子逐渐好过了,想要孩子她却怀不上了,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药,看过多少医生,都没有什么用,虽然苏伟没有嫌弃她,而她的婆婆自然是百般刁难她了。

    却不想,这一次吵架要了她的命。

    徐燕婷闭上了眼睛,打算不再想以前的事情了,以前是她不懂事,没多听父母的话,自己一意孤行才会落得那个下场,也怪不得别人。

    徐燕婷躺在床上,并没有真的睡着,而是理着原主的记忆。

    记忆里,徐燕婷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她在单位闯了祸,差点丢了自个男人给自己找的工作,回来之后,夫妻俩还因为这个事吵了一架。

    徐燕婷气不过,觉得这件事情不是她的错,单位领导还要把责任算到她头上,自个的男人不体贴她也就算了,还帮着外人欺负她,哭闹了大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后半夜却发起了高烧,而醒来之后就是她了。

    徐燕婷心情有些复杂,印象里,被正主骂的里外不是人的男人可是照顾了她大半夜的,天微微亮就去训练了,一晚上眼都没合过。

    徐燕婷躺了一会儿,听见外边的哨子声就赶紧起来了,如今是五月份,天气并不如以前那样冷了,徐燕婷还发着烧,不敢拿自个的身体开玩笑,随意穿了件挂在门后边的外套,摸了摸额头,感觉还是有些烧,比起之前已经退烧了不少。

    徐燕婷看了眼已经空了的水杯,准备去厨房倒水,发现水壶已经空了,就剩下些水垢,徐燕婷叹了口气,将水壶里的水垢倒了,接了水洗了洗,把水放在炉子烧着。

    印象里,正主平日可是不干这事儿的,除非她男人烧好了水,端到自个面前,她才会喝。

    对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徐燕婷当时眉头就是一皱,这正主和她比起来,不就是传说中的天壤之别吗?

    她累死累活讨不了好,而正主呢,撒撒娇,发发脾气,自个男人乖乖的对她好。

    唉...

    同样都是做人媳妇,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