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路至尊 > 第七十六章 陈纪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前世那位陈纪陈真人晋升真人境之后也是颇引起了一番轰动的,原因就在于这位陈真人当时的年寿已经有近一百四十岁岁。

    按照武人境高阶修士不过两百年的寿元来算,在其寿数超过了一百二十岁之后,自身修为进步的巅峰期便已经算是渡过了,若是没有在一百二十岁之前跨过武人境这道坎儿,成就真人境修士从而再次延长寿元,那么此后八十年时间基本上就算是处于安度晚年的时节了。

    而实际上在修炼界当中别说是一百二十岁,就算是在百岁之后还能进阶真人境的修士都极少,一百二十岁不过是一个最大的估计值罢了。

    事实上这位陈纪真人在进阶真人境之前虽是撼天宗的内门弟子,但因为年岁早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岁,没了进阶真人境的潜力,于是便被打发到了百雀山去做守山修士之首,其实就是撼天宗为其安度晚年所做的一个安排。

    然而这位陈真人始终不曾放弃进阶真人境的努力,而且此人一直坚信一种被他人视作无稽之谈的理念,那就是当肉身在被不断的打熬增强的时候,修士进阶真人境的年岁限制是可以延后的。

    就在所有人都快忘记了这个一心痴迷进阶真人境的老人之时,陈纪却是一鸣惊人,在其近一百四十岁的时候终于精气化罡,一举冲破了真人境的阻碍。

    在这位陈真人之后,在瑜郡的修炼界也的确引起了一股锻制肉身的风潮,特别是一个寿元渐长,原本在他人看来已经失去了进阶希望的修士,更是重新燃起了提升修为的希望。

    然而前世直到这位陈真人陨落之前,杨君山也不曾听说过有人成功在一百二十岁之后还能进阶真人境的,倒是有不少百岁之后的武人境修士当真化罡成功,成就了真人境。

    也曾有人声称,这位陈真人掌握了一种至少是上品的锻体秘法,这种秘法的关键不在于对肉身的打熬效果,而在于秘法本身有延长修士寿元的功效,而且至少能够延长武人境修士五十年的寿元,使得武人境高阶修士原本二百年左右的寿元达到二百五十岁左右,这样一来这位陈真人虽说已经一百四十岁,可按照正常武人境修士寿元换算还不到一百二十岁,自然有着进阶武人境的希望。

    这种猜想是真是假杨君山前世不得而知,然而现如今他却是有机会弄一个明白。

    自从杨君山认出这位陈纪有可能就是前世那位陈县令,而当日在百雀山他又曾有言令杨君山可来向他请教锻体之事,在沁水争田之后,杨君山便独自前往百雀山求见陈纪,向他请教肉身锻制之秘。

    这陈纪也果然对于肉身打熬一事极为熟稔,在交流之中杨君山发现,这位陈纪前辈至少对七种下品锻体术有研究,直接掌握的下品锻体术绝对超过三种;耳熟能详的中品锻体术至少也有三四种,而自身修炼的中品锻体术则有两种。

    在杨君山请教的过程当中,尽管他自忖有着前世百余年经历,见识阅历未必就在这陈纪之下,可当陈纪随口罗列出杨君山在修炼莽牛拳过程当中的一系列瑕疵、谬误,以及这套下品拳术本身的优缺点之后,还是令杨君山惊出了一身冷汗,不仅收敛了之前原本的考校心思,开始诚心诚意的向这位老者求教起来。

    而杨君山不知道的是,陈纪也同样为杨君山在锻体一道的天赋而感到吃惊,他从未见过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连身体还没有完全长成,可肉身打熬的却已经不再成年的凡人境巅峰修士之下了。

    同样令陈纪感到见猎心喜的是在两人的交流过程当中,眼前这少年不但领悟力极高,基本上是一点就通,而且往往能够举一反三,说出一些新奇的观点,令陈纪自己往往也有耳目一新,茅塞顿开的感觉。

    陈纪原本只是不愿杨君山这样在锻体术上颇有天赋的怪才就此埋没了,因此只是想着随手指点一番便罢,岂料在杨君山拜访了他几次,双方不断交流过程当中,却是让陈纪越发的起了爱才之心,教授的东西也是由浅入深,而且越发的尽心尽力,俨然是将杨君山当做了自己的弟子来讲授。

    而杨君山原本也是怀着目的而来,却也渐渐被这位老者在锻体术上的造诣而折服,开始诚心敬意的向其求教,并以师礼待之。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当中,杨君山自身修为进步虽然缓慢,但在肉身打熬之上的进境却是一日千里,杨田刚的七石铁胎弓如今在他手中也渐渐显得软了,更令他欣喜的是,尽管杨君山一直对山君图秘而不宣,但经过这一年多的积累和充实,他发现自己似乎距离山君图中的虎跃图的修炼越来越近了。

    在上一次杨君山于百雀山拜访老者之后,陈纪便告知他自己近前准备离开百雀山闭关修炼了,下一次可直接去县城找他。

    杨君山按照前世对于县城的记忆,以及陈纪留给他的地址,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陈纪的位置所在,这是一条小胡同之中的独门小院,谁又会想到里面居住的会是撼天宗的一位武人境高阶的内门弟子。

    “前辈安好!”恭恭敬敬的行礼,杨君山如今对于老者的尊敬却是发自内心。

    陈纪还是如同以往那样一身青袍须发皆白却精神矍铄,见得杨君山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你要出远门?”

    杨君山点头道:“正是,如今晚辈修为快要达到启灵窍的圆满境界,家父嘱咐自己返回青石镇杨家老宅一趟,为进阶第四重挑选本命法术,今日来看望前辈,同时也是向前辈辞行的,此去晨瑜县一年半载晚辈怕是不能向前辈时时请益了。”

    杨君山的身份自然瞒不过陈纪,青石镇杨家好歹也是一镇之望,当年杨君山的爷爷号称“烈虎”,晨瑜县“烈虎”杨烈那也颇有几分名气,与陈纪乃是同时代的人物,陈纪也听说过此人声名,当年听闻此人冲击真人境失败也曾唏嘘不已,杨君山更没有必要隐瞒。

    陈纪点了点头,道:“正巧老夫也要闭关修炼,此番修炼对于老夫同样至关重要,少则一年多则三载你也怕是见不到老夫了。”

    杨君山暗忖照着前世时间来推算,陈纪这一次闭关恐怕就是要为冲击真人境做最后一搏了,于是道:“前辈此番闭关定能心想事成,马到功成!”

    陈纪笑道:“原本老夫尚有几分忐忑,但这一年多来在教授你锻体术的同时,老夫自己也颇有所得,特别是你自己的一些奇谈怪论,虽说大多没有多少依据,但不少观点的新奇还是颇有点睛的妙处,使得老夫平添了几分信心。”

    杨君山不由有些赧然,自己在与陈纪的交流之中所用的一些观点看法多是日后天地大变,修炼界大融合之后的主流看法,这些观点说来说都不是杨君山自己的东西,而陈纪也不过是囿于门派之间的撇帚自珍而难以一窥全貌罢了。

    杨君山想了想,道:“长时间不能像前辈请益,晚辈在修炼上定然无法向以前那样一日千里了,前辈可还有什么要嘱托的么?”

    陈纪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青石镇杨氏的功诀大多是传承至撼天宗,事实上瑜郡大小家族、宗门势力的传承大多与撼天宗脱不开关系,嗯,听闻你杨家以土属性功法传家,而在土属性法术之中有一种极为常见却很少有人愿意修炼的法术,换做‘纳土术’的,你倒是可以用来修炼一番。”

    “纳土术’?”杨君山是自然晓得这道法术的,但这道法术向来很少有人愿意修炼,于是不解问道:“修炼这道法术有什么用?”

    纳土术这道法术是以施术者为中心,将四周脚下的土石尽数吸附到施术者自身上来,最终整个人都变被厚厚的土层覆盖,变成一个笨拙的土人。

    据说最初创出这道法术的修士是为了在造灵田的过程当中搬运灵土方便,之后有人发现这纳土术其实也是可以作为一道防御法术来用的,毕竟整个人身上吸附了慢慢的土石,怎么也有一个防护作用不是。

    只是这道法术着实太过鸡肋,要说造田方便,大可以用大车拉运灵土,何必将自己搞得灰头土脸;若说对敌防御,连自己的头脸都蒙住了,对手打你哪里都不知道,还怎么防御,况且铺在身上一层土石又能增加多少防御力。

    因为这道法术谁都不在意,因此反而谁也不藏着掖着,反而使得这道法术在修炼界流传甚广,可愿意修炼之人却是寥寥无几。

    “你可晓得‘遁地灵术’?”陈纪又问道。

    “自然晓得!”杨君山答道:“遁地灵术乃是土属性修士用来保命的不二法门,也是修炼界最难修炼成功的灵术之一。”

    杨君山顿了顿,见得陈纪微笑点头的表情,诧异道:“难道说‘纳土术’和‘遁地灵术’之间……”

    陈纪点头道:“不错,老夫有幸从撼天宗一位修成了‘遁地灵术’的真人境前辈口中得知,‘纳土术’正是源于‘遁地灵术’,你若修成了‘纳土术’,日后若是有机缘再修炼‘遁地灵术’势必事半功倍!”

    杨君山大喜之下连忙拜谢道:“多谢前辈指点!”

    陈纪点了点头,迟疑了片刻,又道:“有些事原本是你青石杨氏的家事,老夫本不愿置喙,不过你这小子也算甚得老夫心意,老夫便多说两句,你权且一听就是了,你父亲因何来到梦瑜县老夫也略知一二,你虽是杨家嫡系子弟,但如今的杨家却是你那后继的祖母在主事,她背后站着的人不是你们可以招惹的,既然只是回老宅挑选法术,那么挑选完毕之后回来便是,无须在那里多留碍眼。”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