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路至尊 > 第七十一章 阵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阵法一道原本攻守兼备,然而因为阵法布置在时间和空间上限制,因此多用作守护之用。

    修炼界精通阵法一道的修士极少,而阵法本身用途却是极为广泛,无论是修士、家族、门派,方方面面都要用到阵法一道,因此阵法师在修炼界的地位极高,而这些阵法师受人尊崇之余自然不虞修炼资源的缺少,也使得几乎每一个阵法师自觉高人一等,以清高自傲自诩!

    然而在天地大变之后劫祸四起,整个修炼界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阵法师超然的身份再也拿捏不住,而阵法一道的修炼途径也越来越多的为人所知,再加上修炼资源的紧缺,于是在修炼界便出现了阵窃之人。

    所谓“阵窃”,自然就是那些精通阵法一道之人,利用在阵法一途上的造诣,解开或者避过守护阵法的阻碍,潜入一些修士、家族、宗门的驻地之中进行盗窃的行为。

    而杨君山此时的行为便是地地道道的“阵窃”,不过石村正家的阵法显然层次太低,但若是让其他阵法师知晓了杨君山的行为,恐怕也会被斥责为阵法师中的败类,羞与其为伍!

    石村正家一道守护阵法,两道预警符箓,三处阵法陷阱先后被杨君山排除,以杨君山前世的眼光来看,这些阵法以及符箓设下的守护手段都粗糙的很,也就是如今修炼界的阵法师自命清高,否则杨君山完全可以想象修炼界大半洞府都成为他们自家后花园予与予求的场景。

    不过若当真是那样的话,想来不出三年的时间,整个修炼界的阵法师都会从神坛上跌落,成为修炼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石村正宅院当中并未藏有什么让杨君山眼前一亮的好东西,不过杨君山原本这一次潜入他的宅院也不过是为了恶心他罢了,当然若是有意外的发现自然最好。

    不过杨君山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么快便发现了意外的惊喜,在搜索了宅院的厅堂和卧室都没有什么发现之后,杨君山很快便在卧室后面找到了一处隐秘的房间。

    再次借助一枚被捏爆的玉币所散逸出来的灵气,杨君山轻易的凌空点出指诀,将眼前的障眼法术破开,这处密室正中是一个用来修炼打坐的石蒲团,而在密室的西侧则有一排书架,书架下放着一张躺椅,想来是平时石九童修炼之余用来消遣的方式。

    书架上面摆放了一些收集而来的修炼笔记、游历见闻、法术详解、修真百艺这类的书籍,这些东西对于修炼也不是没用,但多数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讲一些空泛通俗的修行见解,真正有用的东西人人都撇帚自珍,哪里有大肆传播的道理。

    在躺椅之前还有一张五尺长的书桌,上面摆放着几张符纸,其中还有两张已经完成的符箓,还有一张符纸上面摆放着一只用寒山石雕刻着金钱豹的镇纸,绘制的符箓已经完成了大半,旁边的笔架上放着一只灵通竹和夜风狼毫做成的符笔,砚台是一整块用青玉石所制。

    寒山石的镇纸、通灵竹的符笔、青玉石的砚台,这可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虽比不上专门为绘制符箓而炼制的法器,但也是符箓初学者能够使用的上好物品了,杨君山自然不会客气,一股脑的将这些东西扫进了自己的腰囊之中。

    书桌下有一只废纸篓,里面有八九个被揉成一团的符纸,显然是石村正在绘制符箓时失败的作品。

    将两张绘制成功的符箓拿在手中查看,一张是滚石符,一张是石甲符,正好一攻一防,这可是正宗的武人境法符,每一张法符激发之后的威力都超过了凡人境修士力量的极限,比杨君山手中那两张明显是凡人境修为的修士绘制的法符威力强太多了。

    在修炼室当中走了一圈,再没有什么发现之后,杨君山正要打算离开,可目光却突然落在了密室正中的那一个蒲团之上。

    修士修炼所处的密室首先要以聚灵而第一要务,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上石九童的这间修炼密室的地面以及墙壁上也都刻画了许多拥有聚灵功效的符纹,虽说还构成聚灵阵,但对于灵气汇聚的效果也是极为明显的。

    而作为修士修炼所用的蒲团,作为在修炼过程当中与修士接触最多之物,通常也极为受修士重视,即便是弄不到上等的聚灵蒲团,但也要准备一个本身蕴含灵气,或者通灵效果极佳的蒲团来辅助修炼。

    那石九童身为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又是一村之首,身家自然不菲,这修炼密室之中一切都显得极为考究,缘何单这一块蒲团却是用普通的青石做成?

    将密室正中的这块石蒲团翻过来,就见到一团光芒聚集在底部正中,杨君山暗道说一声不好,当场便将刚刚拿到手的石甲符激发了,一团黑褐色的石甲顿时穿在了杨君山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护在了其中。

    轰隆一声巨响,杨君山整个人被击飞之后撞在密室的墙壁之上,附着在身上的石甲顿时支离破碎,而后化作星星点点的灵光散逸。

    杨君山大声咳嗽着站起身来,揉着发闷的胸口暗道大意了,没想到在这块石蒲团之下居然还藏着一道暗手,要不是正巧手中有这张石甲符,刚刚那道法术足够要了自己姓名,那石九童常年坐在这蒲团上修炼也不怕崩了屁股。

    刚刚那声巨响虽然发生在密室,但声势绝对不小,闹不好已经被人察觉了要过来查看,甚至去报告那石九童,自己要赶紧离开了。

    走到那块掉落在地上的石蒲团跟前,此时这块蒲团自然不会再有危险了,杨君山将蒲团反过来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呵”的一声,随即神色又变得恍然。

    没想到这土石村的村正居然还有这等运道,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道灵术的传承,而这道传承便刻印在了这块石蒲团背面的石板之上。

    凡人境的修士其实在第四重奠仙根的时候便能够祭使法器,到了第五重施仙术的时候便能够凭空施展法术;而当修为达到武人境之后,修士便能够祭使品质还在法器之上的灵器,同时可以修炼并施展威力远超法术的灵术。

    然而现实当中的修炼界却是法术比凡人境高阶的修士难得,法器却比法术难得,灵术又比法器难得,而灵器比灵术更难得!

    荒土镇修为达到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也有几个,然而杨田刚凭什么能够以武人境第二重的修为便能够成为荒土镇排名前五的高手?

    不仅仅是因为他手中的那件上品法器,更因为作为青石镇杨家嫡传子弟,他修炼成功了杨家家传的唯一一道灵术传承。

    如今修炼界普遍的现状是,武人境的修士才有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件法器,而杨田刚手中的法器品质不但是超过大多数武人境修士的上品,甚至还修炼成功了一道灵术传承,这使得他自身的实力完全可以同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叫板,事实上那钱春来虽然是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可每每与杨田刚交手却都落在了下风,原因便在于此。

    只是不知道那石九童是否已将这一道灵术修炼成功,若是修炼成功的话,没有了自家老爹压阵,那么今日两村的争斗,土丘村十有八九就要落了下风。

    杨君山二话不说将一尺见方的石板包起来背在背上,出得密室察觉到宅院外没有人之后,立马翻过了院墙用蓑衣裹了全身匆匆向着村外走去,出得土石村之后,杨君山并没有马上返回土丘村,而是冒着大雨向着西山之上走去。

    就在杨君山在土石村正家的宅院当中为所欲为的时候,在沁水河上游对峙的两村村民之间的局势也越发的紧张起来。

    之前张铁匠虽然一锤砸烂了界石,与土石村村正石九童交手一击也不曾落了下风,但他到底是修为刚刚突破至第二重,体内浊气虽生却远远无法同石九童这样进阶第二重多年的修士相比,更何况土石村一旁还有一个煽风点火,修为却达到了武人境第三重的钱春来。

    韩秀梅排众而出,大声质问道:“石村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强抢我土丘村的灵田吗?”

    石九童庞大的身躯抖了抖,闷声道:“两村田界一直不清,这一次趁山洪泛滥淹没了所有的田地,正好趁此机会厘清了两村的田界,也省得以后再有颇多麻烦!”

    张铁匠闻言怒道:“石胖子你身上的肥肉莫不是连脑子都长满了吧,去年你我两村刚刚定下的田契,两村的田界已经厘清了,你如今这是什么意思?”

    石九童冷哼一声,道:“你没资格同本村正说话,叫你们杨村正出来!”

    韩秀梅冷笑道:“石村正怕不是就趁着我们当家的不在的时候才有胆量过来吧,石村正难道忘了去年厘清田界的时候,田契一式三份,你、我们当家的、还有镇上分别签字画押,石村正还想抵赖不成?”

    “呵呵”一声轻笑突然从石九童身后传来,钱春来越众而出,朝着众人笑道:“不好意思,在下是代表镇上前来通知两村村正的,因为近日阴雨连绵,镇守所多所房屋漏水,两村去年厘清田界的田契正好被雨水浸湿,上面的内容却是再也看不清了,因此还请两村重新厘清田界之后做成新的田契送到镇上。”

    那石九童这时也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本村存放的田契不小心也被浸湿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