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路至尊 > 第二十三章 俱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追那头踏地熊?”

    苏宝章惊得差点高声叫了起来,道:“咱们怎么可能是对手,君山兄弟,咱们可不能为了一枚上品仙灵连命都不要了呀!”

    苏宝章随在杨君山身后循着之前巨熊离开的方向向着山坡后潜去,可嘴里却还是在不停的苦劝。

    杨君山低声笑道:“宝章哥放心吧,你看我像一个自不量力的人么?”

    不等苏宝章言语,杨君山接着道:“估计等咱们赶到,正好赶上收拾残局!”

    看着苏宝章疑惑的神色,杨君山催促道:“之前有几个人捏碎了护身法符,想来撼天宗的守山修士就要到了,快走快走,莫要让他们发现了我们,等到了地头你就明白了!”

    就在杨君山与苏宝章二人离开不久,一道遁光从天空之中落下,熊满山那魁梧的身材出现在正在肢解紫皮纹猪的众少年头顶上空。

    张玥铭等人连忙上前拜见,那熊满山嘴里“嗯”了一声,看了看那头几乎已经被众少年分尸的紫皮纹猪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不错,这头紫皮纹猪果真被你斩杀,想来那紫云皮也已经到手了!”

    那张玥铭恭敬道:“都是宗门看重,诸位前辈庇佑,晚辈才能有此运道!”

    那熊满山听得此言,对那张玥铭的满意更添了几分,更何况此人得宗门看重,日后修为平步青云指日可待,说不得自己还有借重之处,于是将自身凶厉的面貌努力做出了一个还算温和的表情,道:“宗门考验既然已经通过,那么此时你与几个捏碎了护身法符的小家伙可以退出此次围猎了。”

    三个捏碎了法符的少年脸色一白,他们之前一直追随张玥铭猎杀凶兽,自身却还不曾得到仙灵,一想到就这般退出下一次就要等到三年之后,心中不免有些凄惶,奈何这些都是撼天宗仙灵围场千百年来的规矩,可不是随意就能够打破的。

    张玥铭神色一动,连忙道:“前辈可否稍待片刻?”

    若是常人如此,以熊满山的耐心早就一巴掌拍了过去,不过此时他有心向宗门这个未来之星示好,倒是不介意答应他一些额外的请求。

    却见那张玥铭快步走向那被剥皮剔骨的紫皮纹猪,将最为肥硕的肉骨斩下几块交给那三个少年,道:“三位兄弟助我夺得仙灵却是耽搁了自身,玥铭心中有愧,这些骨肉都是那凶兽除却仙灵之外最有用的精华,还请三位兄弟带走聊表玥铭一番心意。”

    张玥铭顿了顿,神色越发的诚恳,道:“三位且放心,在下虽然已经得到了仙灵,但却不会就此退出围场,而是会协助诸位寻找仙灵,一旦手中有多出来的,在下必然带出围场送给三位!”

    如果说之前这三个少年因为协助张玥铭而损失了围猎的机会多少还有些怨念的话,此时听得张玥铭之言却只剩下感激了,而身后依旧跟随他的众少年闻言脸上也都露出敬佩之色。

    熊满山见得张玥铭所作所为,越发的认定此子将来必成大器,看向张玥铭的目光也越发的和颜悦色起来,听得张玥铭将继续留在围场狩猎仙灵,于是便随口问道:“你既然要留下,可有了追踪的目标?”

    张玥铭恭声道:“正是,之前晚辈等人在追猎紫皮纹猪之时曾经遇到了一只坐山虎,……”

    “什么,你遇到那头畜生了?”

    熊满山勃然作色,不过很快便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收敛了怒色,带着一丝恍然道:“这么说他们三个捏碎了护身法符不是因为紫皮纹猪,而是因为那头坐山虎了?”

    张玥铭不知熊满山为何会有如此表情,但还是恭声回禀道:“正是!”

    熊满山皱了皱眉头,神色间似乎有什么顾忌,斟酌道:“那头大猫有什么好追的,对你们几个小家伙而言危险不说,还不一定能够得到仙灵。”

    守山修士都是撼天宗出身的武人境高阶修士,对于围场之中仙灵的分布不说了如指掌,也必然是极为熟悉的,像紫皮纹组、踏地熊、坐山虎这般强横的凶兽,极为守山修士自然心中有数。

    尽管熊满山囿于撼天宗的规矩无法向进入围场的狩猎少年透露消息,但之前的暗示事实上已经极为明显了,作为撼天宗预定的内门弟子,若围场之中当真有比紫云皮还要好的仙灵,又怎么会不给他留下来!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是踏地熊还是坐山虎,它们的体内都没有孕育仙灵!

    张玥铭又如何听不出熊满山的弦外之音,但他只是迟疑了片刻,便又道:“晚辈晓得前辈好意了,即便此兽体内不曾孕育仙灵,其肉、皮、骨对于我等而言依旧是大补之物,更何况此兽已经被晚辈火鸟符击伤,若是不将其彻底击杀,岂不浪费了晚辈的一张火鸟符和诸位同伴的努力!”

    熊满山“唔”了一声,咂了咂嘴,道:“既然如此,你等自行行事便是,老熊便不再多言了,想来你手中的几样物事也应该能够对付得了那头畜生,你们三个小家伙儿到这儿来,你们已经没资格呆在围场了。”

    ……

    杨君山与苏宝章二人一前一后循着之前踏地熊离开的足迹一路疾走,苏宝章的眉头从离开乱石堆之后便一直拧着,过得片刻终于忍不住向杨君山问道:“君山兄弟,你说像坐山虎和踏地熊这般强横的凶兽在百雀山围场之中也算得上是顶尖儿的吧?撼天宗的守山修士对此应当早有注意才是,怎得仙灵狩猎都过了两轮了,这两头凶兽还好好的活着,这多少有些不应该啊,难道这两头凶兽的运气和那头撞山牛一般的好?”

    杨君山头也不回,道:“不是这两头凶兽运气好,而是撼天宗的守山修士压根就不认为这两头凶兽体内孕育仙灵,前面两轮狩猎仙灵的修士哪一个不是有内幕手段的人物,恐怕也对此有所了解,自然不会在这两头畜生身上浪费力气。”

    苏宝章脚下一顿,道:“没有仙灵?不应该啊,当时看的清楚,那坐山虎若是没有仙灵虎骨支撑,如何能够在被火鸟符重创之后依旧冲出火焰笼罩范围?”

    杨君山“嘿嘿”笑道:“问题是当时也只有你我站在高处目睹了坐山虎在火海之中的情景罢了,那张玥铭等人是不知道的。”

    苏宝章不解道:“那又如何能够瞒得过撼天宗的武人境修士?”

    杨君山神情莫测的笑道:“刚刚宝章哥你不也认为那巨熊看上去有了灵智的样子,这只坐山虎或许也同样如此,而这些有了萌生了灵智的凶兽或许天生便有遮掩体内仙灵的手段也说不定!”

    两人翻过了山梁,远远的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放眼望去,却见在山梁另外一侧山坳下的树林之中露出了一大片空地,四周的树木、草丛乱七八糟的断折倒伏在地上,两只身躯庞大的凶兽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生死厮杀,正是那坐山虎与踏地熊两头凶兽。

    这两头凶兽厮杀的极为惨烈,几乎每一次接触都能够看到有鲜血在飙飞,然而这两头凶兽彼此之间却极少发出吼叫之声,即便是有也如之前那般显得异常低沉,若非两人翻过了山梁甚至都无法听到。

    坐山虎的身躯已经完全染成了红色,左后腿已经完全骨折,之前便遭受重创的它此时也只是勉力用三条腿支持罢了;而那踏地熊全身上下也是黑红一片,胸腹之间有数道伤口溢血,而一张狰狞的熊脸之上一道伤口从额头直划到颌下,一只眼眶之中汩汩流着鲜血,眼珠子早已经不见了。

    苏宝章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头凶兽便战作一团,喃喃自语道:“怎得在这里碰上了,那坐山虎不是向西去的吗?”

    杨君山似乎早有预料一般,沉声道:“很显然,坐山虎之前从张玥铭等人手中突围的路线是故意要误导他们,这只大猫实际上想要离开的方向正是山梁下的这处山坳,不料在这里却是中了踏地熊的埋伏,此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随时都会死在巨熊的爪下。”

    苏宝章疑惑道:“埋伏?你是说这头踏地熊是故意在这里的,它怎得会知晓坐山虎会走这里?”

    杨君山笑了笑,反问道:“这头熊连音律都懂得听,事先便已经知晓坐山虎的出没路径又有什么不可以?”

    苏宝章张了张嘴却是不知如何辩解,摇了摇头神色似乎还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于是干脆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杨君山笑道:“那还用问,自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不过这一次咱们是黄雀!”

    杨君山的话音刚落,却见苏宝章的目光猛然一变,杨君山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时,却见在山坳之外西侧约莫两三里之外的一片草地上,张玥铭等几个少年正循着坐山虎逃跑时留下的痕迹在追踪,虽然此时追踪的方向南辕北辙,可杨君山在意的却是此时正在那张玥铭头顶翩翩飞舞的一直五彩蝴蝶。

    蝶踪符!这张玥铭手中居然连这种符箓都有!

    有这种符箓指引,就算张玥铭等人一时间追错了方向,可只要是那只坐山虎经过的路径,这只符蝶终究会追踪上来,最多不过是浪费些时间罢了。

    “要抓紧时间了!”杨君山说着已经将背后的三石雕花大弓拿在了手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