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路至尊 > 第十四章 扳指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君山虽然只有十二岁,但修炼莽牛拳有成使得他的气力大增,手中那张一石的桑木弓已经显得软了,更何况他手中的两壶铁羽箭比寻常的竹羽箭沉重了许多,若非是强弓怕是连三十步的射程都难以达到。

    “爹,孩儿借你的雕花大弓一用!”

    杨田刚刚刚挖了一锅烟丝儿,闻言似乎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嘿嘿”一笑道:“你能拉得开?”

    杨君山见得父亲一副早料到会如此的样子也瞬间明白过来,杨田刚怕是早已经想到了铁羽箭必须要用三石强弓,否则以他武人境的修为便是六七石的强弓怕也能拉得开,又何必将一张三石弓挂在驮马兽背上。

    杨君山却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昨日早晨练拳之时,杨田刚从他最后出拳时所引发体内骨骼的一声脆响猜到了他拳术的进度,料到他的气力定然已经能够拉开三石弓。

    杨君山脸上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道:“孩儿想试试!”

    就在杨君山向父亲讨要雕花大弓的时候便已经引起了周围几个同龄少年的注意,不过这些少年显然不认为杨君山能够拉开雕花大弓,不屑一顾以及嘲讽的神色挂在这些脸上,有的甚至暗中还希冀杨君山这一拉弓最好是弄伤了自己就此退出围场,也好少一个竞争对手。

    然而就在不少同龄人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的眼神当中,就见得杨君山已经从驮马兽背上摘下雕花大弓,一旁的苏宝章见状连忙上前低声道:“君山兄弟,这个时候还是蓄养精力,不要把气力浪费在无用的事情上面,免得让人摸准了自家的底细!”

    这苏宝章果然还是同前世一般是个厚道人,不过杨君山却也有自己的考虑,转过头来同样低声道:“宝章哥,你放心吧,我有把握!”

    苏宝章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杨君山此举却是连一旁的杨田刚都没有劝止,自然是有着深意,于是点了点头让开了一边看他拉弓。

    杨君山沉腰凝气,双手一手持弓臂一手拉弓弦,双臂用力“嘿”的一声却是径直将一张三石弓拉开了七分。

    好大的力气!

    一时间四周观看杨君山拉弓的少年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从心底泛起了这个念头,就算是苏宝章比杨君山多修炼了三个年头,此时看到杨君山的力气也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还不算完,就见得杨君山一口气缓缓呼出,张开的雕花大弓也缓缓松开,而紧跟着杨君山又是猛吸一口气,双臂用力再次将雕花大弓同之前那般拉开了七分。

    接连开弓三次,每一次都是拉开了七分,纵使杨君山最近气力大增也是额头见汗气喘吁吁,而同村三个少年当中苏宝章神色之中闪烁着惊讶与艳羡,但更多的还是敬服;那郝庄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甚至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多了一丝惊惧;而那徐菁的神情先是一怔,可紧跟着便冷哼一声,撇过了脸去高高抬起,一副有什么了不起的傲娇样子。

    杨君山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中,脸上“嘿嘿”一笑,搓了搓被弓弦勒疼了的手指,却是转身向着杨田刚道:“爹,怎样?”

    杨田刚说了一声“马马虎虎”,便将一个物件向着杨君山扔了过来。

    杨君山将物件抓在手中目光顿时一亮,却原来是一枚闪烁着灵光的玉扳指,这件玉扳指通体以灵玉雕制,用料十足,单用来雕刻这件扳指的灵玉都相当于三枚玉币的量,更何况这枚玉扳指上刻画了几道简单的符纹,杨君山却是识得这几道符纹构成了一个简单的蓄力阵,能够在杨君山张弓之时节省下几分气力,如此也不至于仅仅只是张弓三次便双臂酸软没了力道。

    杨君山识得这枚玉扳指,乃是父亲手指上经常带着的物件,是爷爷留给父亲的不多的遗物之一。

    这一次便是那徐菁见得杨君山手中那一大块灵玉扳指也是闪烁着贪羡之色,不过很快便将脸扭过了一旁,故意不去看杨君山这边。

    其实就算是杨君山此时心中也是惊讶,前世来到百雀山之时,杨田刚虽然同样带着雕花大弓,但杨君山那时根本没有开三石弓的气力,自然也就没有去想杨田刚带一张弓的意义。

    不过杨君山还是没有想到父亲会将这样一枚准法器交给自己,这枚玉扳指虽比不得真正的法器,但几个简陋的符纹除了能够辅助提升他的力气之外,还能够尽可能的用来补充体内的微薄灵力。

    杨君山万事俱备,这个时候便只等着值守百雀山围场的撼天宗修士打开围场大阵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杨君山等人歇息之地不远处的一座山口却是传来一阵喧哗,众人抬眼望去时,却见一群人簇拥着两个骑着两头憨牛兽的人向着百雀山围场入口前的广场上走来。

    “是荒原镇的张成鸿、张玥铭父子!”说话的是土丘村邻村土孟村的村正孟山,与杨田刚一般同样是一位武人境的高手。

    “这张成鸿虽然不堪,但却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居然是二等资质,体内测出了四个仙灵窍,据说都已经引起了撼天宗的注意,一旦等这孩子唤灵成功就会进入撼天宗收做内门弟子。”另外一位武人境修士叹道。

    一听道撼天宗内门弟子众人都是一阵惊呼,几乎所有的少年脸上都露出了艳羡之色,便是那个傲气的女孩徐菁也不例外,而杨君山刚刚出的风头与此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奇怪!”

    杨田刚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他们父子来这里做什么,凭那孩子二等的资质还发愁没有仙灵之物?”

    孟山“哈哈”一笑,道:“老杨,别看你老杨家也算得是望族,不过在这梦瑜县地界,你老杨的消息可不够灵通呐!”

    杨田刚也不以为意,而是奇问道:“噢,孟兄可是明白其中的缘故?还请解惑!”

    孟山道:“据说张成鸿这家伙的儿子早已经得撼天宗高人传授了宝诀进行修炼,这百雀山猎取仙灵不过是撼天宗历来招收弟子的一个规矩,事实上撼天宗为这孩子备下的仙灵是什么,在哪里,该怎么做,都已经准备的妥妥帖帖,最终不过就是去走个过场罢了。”

    杨田刚恍然,道:“原来如此,不过既然只是走一个过场,然而今日进山少年将近两百,难道撼天宗就不怕有其他人抢了这孩子的机缘?就算撼天宗做了完全准备,也总不会让这孩子同两百人竞争吧!”

    杨田刚的话不但说出了他自己的疑问,也说中了周围一些少年们的心思,不过这其中却不包括杨君山,想要抢撼天宗为张玥铭准备仙灵之物,除非是不要命了,而且就算你真不要命了也不可能抢得到。

    果然,另外一位村正带着警告的意味看向四周的少年,冷笑道:“没有万全的准备撼天宗又怎会如此?真要向那张玥铭伸手,那可真就是找死了,别忘了,围场之中除了撼天宗的武人境修士,我等可是进不去的!”

    对此,孟山也是颇有些惊讶,道:“这其中的猫腻扬兄你难道不知道吗?难道梦瑜县与晨瑜县的情景不太一样?”

    杨田刚道:“梦瑜县若是发现了这样的少年也是要走这么一个道道儿,不过却是直接将孩子安排在进入围场的第一轮修士当中,在下疑惑之处也在于此,既然要走这个过场,当初直接安排在第一轮就是了,又何必到第三轮专程安排。”

    孟山叹了一口气,道:“扬兄这你就不知道了,晨瑜县可比不得瑜郡其他五县,人丁稀少不说,资质上乘的孩子多少年没有出现了,更何况是直接引起了撼天宗注意的孩子,这也使得本县与瑜郡其他五县相比向来是抬不起头来的!”

    孟山顿了顿,接着道:“这一次因为这孩子据说甚至还惊动了本县的县尊大人,因此这张玥铭的过场不但要走得顺畅,不能出一丝意外,还要走得漂亮、走得精彩,如果按照扬兄所说的梦瑜县的方式,虽然也算是对这孩子是照顾了,可万一在其他人的竞争下成果惨淡,得一份中品仙灵之类的怎么办?要知道能够第一拨进入围场的撼天宗弟子哪个不是天资卓绝之人,身份*更是不知比这张玥铭高深了多少,便是随手将这个乡野村夫打压一番也没人会在意,也不敢在意不是?”

    孟山一番解说使得杨田刚醒悟过来,旁听的一些少年虽有不忿,但想及自身资质却又黯然,却又听杨田刚讶道:“照孟兄这般说,张玥铭这孩子这个过场走下来至少也是一份上品仙灵了?”

    上品仙灵!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仙灵的稀缺是限制修士数量的第一个门槛,上品仙灵据说就连撼天宗都无法在门下弟子当中普及;郡县当中的豪族名门也只能尽可能多的搜集中品仙灵;而像他们这些山野村夫、散修野鬼,能够收获有一枚下品仙灵用来修炼便已经知足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