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路至尊 > 第十章 灵丹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李老三这里捡了漏,顺便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报了前世被对方戏耍之仇,杨君山很是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

    不过接下来在草市摊铺上闲逛了一圈下来却再没有发现令他眼前一亮的东西,倒不是说没有东西值得他买下来为以后做打算,实在是因为杨君山这个时候身上的石币已经不多了。

    他这些年自己攒下的零用石币,杨田刚奖给他的一枚玉币,再加上从张虎子等人身上收刮来的百余枚石币,总共不过三百多一些,刚刚一下子便用掉了一半多一点,现在杨君山身上只剩下一百三四十枚石币,他要精心算计着买些百雀山上急用的东西了。

    在镇上一家铁匠铺中买下两壶共六十支铁羽箭,这箭支通体由黑铁制成,箭头更是以精钢打制,再配以强弓,便是上阶凶兽的皮也能在适当的距离射穿。

    前世杨君山也曾经在这里购买铁羽箭,不过因为之前被李老三讹诈且身上的石币也不比现在,他最终只是买了一壶三十支,在进入百雀山不久便浪射完了。

    如今杨君山不但多买了一壶,而且射术比之前世大有长进,猎杀的经验也更加丰富,自然不会再陷入前世那般窘境。

    这六十支铁羽箭便花掉了杨君山一百枚石币,这还是铁匠看他一个孩子来买东西,在询问他家大人的时候,杨君山故意泄露了老爹杨田刚的大名得来的优惠,在这荒土镇,杨君山老爹的大名还是颇有几分威慑力量的。

    有这六十支铁羽箭,杨君山百雀山之行便又多了几分保障,不过如此一来,杨田刚刚刚送给他的一石桑木弓便显得有些软了。

    事实上在今天早上演练了一趟莽牛拳之后,杨君山便已经感觉到了自身气力大增,之后用桑木弓练习射术的时候这种感觉便更加明显,一壶羽箭他一口气射完,中间几乎没有做过停歇。

    一张好弓的价值不菲,甚至比一柄百炼兵器还要贵得多,不过现在的杨君山身上已经没有几个石币了,别说是好弓,就算是一把桑木弓也买不起了。

    不过杨君山却是知晓老爹杨田刚手中应当有一张不错的弓,据说那是杨田刚年轻时候用过的,不知道他能不能拉开。

    买下了两壶铁羽箭,杨君山身上的石币只剩下了区区三十余枚,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胸口的那块红锈原石,可惜这宝贝现在根本就没用。

    攒了这些年的零花钱一天便几乎花了一个精光,盘算着这三十余枚石币还能买些什么,便看到了草市街旁的灵草铺子。

    这样的铺子通常也兼着卖一些药贴,用来疗伤治病之类的,但多是用低阶灵草搭配普通草药所制,对于凡人境初阶的修士还有些许功效,而到了凡人境高阶,修士奠定了仙根能够施展仙术,若是再有伤病可就不是这些药贴能够治疗的了,那个时候修士需要的便是丹药。

    不过眼下对于杨君山这样连凡人境第一层的唤仙灵都尚未完成的修士来说,这灵草铺子当中用灵草和普通草药混合制成的用来治疗跌打损伤的药贴倒也足够了。

    三十五个石币,再次看在他是个小孩子以及铺子外那头小驮马兽的面子上,灵草铺子的掌柜将十个石币一张的外伤药贴给了他四张。

    将药贴放在小驮马兽背上的包裹当中,杨君山拍了拍胸口干瘪的钱袋,身上的石币终于一个也不剩了。

    看了看天色,似乎老爹还不会从镇公衙里面出来,杨君山有些百无聊赖的逛起了草市,一边随意打量着两旁街市摊铺上摆放的物品,一边向着镇公衙所在的方位走去。

    镇公衙所在之地自然是荒土镇的中心位置,这里因为通常是荒土镇武人境高手的聚会之地,因此每当草市的时候,在公衙附近摆下摊铺的人都很少,那些个游走的行商散修可不敢将自家的那些不入流货色来污武人境高手的法眼。

    然而真正敢在公衙附近摆下摊铺的那自然也是对于自家的东西颇有信心的行商散修,因此,草市真正热闹的地方不是在公衙附近,然而草市上最好的东西则绝对在公衙这里。

    而此时的杨君山便蹲在了一个摆放八九个精致木盒的摊铺前,看着木盒之中盛放的丹药垂涎三尺,不仅仅杨君山,便是其他路过这个摊铺之人也常常会驻足停留,眼馋的看着摊铺上木盒之中盛放的丹药。

    这个摊铺是属于一个面貌冷傲的黑衣修士,从杨君山蹲在这里开始,这个神色冷峻的修士便一直盘坐在那里双目微闭一动不动,很显然,这冷傲修士对于自己的东西极为自信,对于试图讲价之人的询问一概不理。

    不过在杨君山看来,这冷峻修士所售卖的丹药充其量只能算是药丹而不能称之为灵丹,制作这些药丹之人最多也不过只有制丹师的水准,与真正的炼丹师相比还差了一个台阶。

    原本杨君山以为眼前这位冷峻修士给人的感觉应当就是这些药丹的炼制者,不过在看过了木盒之中所盛放的丹药之后,杨君山却是打消了之前的想法,眼前售卖丹药的主人显然是要人误认为他是丹师而故意摆出的这副冷漠的表情来自抬身价罢了。

    尽管这些丹药只是药丹级别,是将灵草用秘法熬煮之后的药泥用秘法搓制而成,但相比于混合了灵草与普通药草制成的药贴显然要高明的多,其中几种丹药对于杨君山这样初入凡人境的修士来说却是正好用得上。

    杨君山现在注意的一盒丹药便是刚刚开始修炼的修士所正好用得上的引灵丹,这种药丹对于杨君山的修炼颇有助益。

    只是这价钱么,……

    那冷傲修士在这一盒唤灵丹上标出的售价居然是五枚玉币!

    五枚玉币,杨君山看着这售价都觉得牙根儿疼,这不过只是普通的药丹,一盒唤灵丹最多也不过值三枚玉币罢了,不过这荒僻的小镇平日里许多灵耕农恐怕连丹药都见不到几枚,这冷傲修士也是摆明了有恃无恐。

    尽管如此,杨君山还是颇有些恋恋不舍的打量着眼前这一只木盒当中盛放的十颗唤灵丹。

    那冷傲修士微闭的目光看着这个在摊铺前蹲着不走的少年,嘴角一道笑意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嘲讽一闪而逝。

    若是换做其他人,冷傲修士早已经冷言斥责令其离开,不过在看到少年身后的那一匹小驮马兽之后,再想到此地附近的镇公衙,这冷傲修士却是决心再等等。

    看这少年的样子,显然是对于自己的丹药极为渴望,而这里的丹药每一盒都是数枚玉币,少年明显没有这等财力,不过从他身后牵着的小驮马兽来看,这少年家的大人定然不容小觑,再联想到附近的镇公衙,冷傲修士断定这少年的大人定然是一位武人境高手,此时正在镇公衙之中。

    这些丹药对于普通灵耕农修士来说自然奢侈,但若是武人境高手的话,数枚玉币的东西却也未必买不起。

    事实上这冷傲修士倒也猜对了一半,杨君山此时的确是在等自家老爹出来,他也的确是想要买这一盒唤灵丹,尽管这一盒灵丹的价格明显虚高,不过杨君山此时真正想要买的不过是这一盒唤灵丹之中的三颗丹药罢了。

    前世杨君山对炼丹制药有些一段时间的钻研,也曾亲手制成了几种普通的药丹用来与人互通有无,勉强也算得上是半个制丹师,这唤灵丹也是他曾经制作过的丹药。

    因此,杨君山对于丹药也是颇有一番认识,正因为如此,他在看到眼前这一盒唤灵丹的时候便确信眼前这冷傲修士定然不是制丹师,因为制丹师不可能分辨不出木盒之中的十颗丹药有三颗不是那种以灵草熬煮之后的药泥搓制而成的药丹,而是炼丹师炼制而成的真正灵丹!

    这三颗灵丹或许是因为炼制手法的问题,与唤灵丹这种低阶的药丹极为相似,若非杨君山前世便是一位制丹师,并且对于丹药一道也曾下过一番苦功,恐怕也不能这般轻易将两者区分开来。

    镇公衙的大门开启,荒土镇的武人境修士开始陆陆续续从里面走出,冷傲修士细目之中微微闪过一道光亮,因为他看到了一位同样牵着驮马兽的魁梧修士,面貌与眼前的这个少年有着三分相似,明眼人一看便知晓两人之间的关系。

    果然,在看到魁梧修士出现之后,眼前的少年急忙站起身来满脸兴奋之色的向着他招手,冷傲修士脸上的喜意更甚。

    杨田刚见得杨君山站在一座售卖丹药的摊铺旁边便皱了皱眉头,在去镇公衙之前他便已经注意到了这座摊铺,上面售卖的丹药价格无疑要比实际价格高出了许多,而且这些丹药对于武人境修士也没有多少用处,因此杨田刚便也不曾起意购买。

    “爹,我想要买一盒引灵丹!”

    相比于杨君山起意要买丹药,杨田刚更加惊讶于他居然识得引灵丹这种丹药,不过看了看那售卖丹药之人,杨田刚自然而然便认定是此人告知了杨君山,甚至曾经出言蛊惑杨君山购买他的丹药。

    杨田刚看了看木盒之中的丹药,五枚玉币的价格实在太高了,便是他武人境的修为也感到很是不值。

    然而想到儿子两天之后便要去百雀山,杨田刚没来由的心中一软,看了看眼前的黑衣修士,杨田刚微微皱眉道:“高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