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子风流 > 第五十一章:我家有女初长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叶春秋心里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院试是糊名的,何提学就算是你爹那也没用。

    陈蓉似乎这一次自信满满,道:“你我是君子之争,上一次你既是府试第一,可是这一次,我却是志在必得,春秋还住在那个客栈吗?发案的时候,我们同去,一起看榜,如何?”

    脸上颇有一点死不悔改的样子,似是这一次的案首已然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叶春秋却是摇头道:“我今日就要收拾东西回去,只怕不能在宁波停留了。”

    陈蓉愕然道:“这是为何?发案也就是这几日功夫,多等几日有什么妨碍?”

    叶春秋一摊手,坦然道:“囊中羞涩,再住下去,非要饿死不可。”

    “呃……”

    简单、直接、暴力,而且毫不掩饰。

    叶春秋确实已经一贫如洗,再让黄世叔付账,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老爹那儿怕也指望不上,家里的钱是二叔管的,叶春秋的窘迫可想而知。

    所以他早就打定了主意今日回去,反正发案之后,看不看榜都无关紧要,中了就是中了,自然会有人去报喜。

    陈蓉见叶春秋窘迫,也就愈发有些得意起来,口里说着遗憾的话,心里则不以为然。

    好歹陈蓉出自府城的名门,自己的父亲可是连提学官都有幸见一面的。于是他决定,懒得再和叶春秋这穷酸为伍。

    叶春秋也懒得计较他的心思,提着考蓝回去。黄世叔又有事,只是不知去了哪里,便修书一封留在掌柜那里,让客栈代为传送,无非是表示了感谢,说明自己今日回家云云。

    鄞县这个地方什么都有,既然要回奉化去,只需让叶三去牙行里问一问,打听了片刻,便知道会有商贾押着货物要到奉化去,这些商贾喜欢扎堆,愿意有人结伴,尤其是叶春秋这样的考生,毕竟没有什么危害,沿途也有照应,虽然路上太平,可是人多声势众一些,可以省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约定了时间,接着便在南门集合,这商贾是贩卖药材的,本来听说同去的是个府试的童生,也没太在意,可是见叶春秋如此年轻,倒是小小震撼了一把。

    沿途上也多承他的照拂,甚至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本来这商贾只雇了一顶藤轿,结果索性他不坐了,非要让叶春秋坐不可,自己则拖着肥硕的身子蜷在压货的大车里,叶春秋突然有一种误入传xiao的既视感,旋即开始害怕起来。

    半途上他将叶三拉到一边:“三儿,这些人会不会是匪类,我总觉得怪怪的。”

    “少爷你可莫要这样说,陈老爷好着哩,怎么是匪类,方才路过集市,还给我买了双鞋。”

    “……”叶春秋觉得叶三智商低,没法儿沟通,他几次想着是不是索性到了下一个集市还是走为上策,毕竟那位陈老爷总是殷殷的盯着自己,让自己心里有些发毛。

    尤其是得知叶春秋还是府试案首的时候,他一脸的肥肉夸张得抖了一抖,几乎震惊的说了一句:“呀,春秋还是案首?”

    这意思仿佛是土匪惊喜地遇到了肥羊。

    不过一路总算无事,眼看进入了奉化的地界,叶春秋才渐渐心安了。

    等入了奉化城,叶春秋便与陈商贾告别,陈商贾满是不舍,非要留叶春秋在奉化的宅里住一夜,叶春秋拒绝道:“并非是春秋无礼,只是在宁波长住一月有余,家父不免忧心,春秋也是归心似箭。”

    陈商贾一脸遗憾,道:“这样啊,那就下次来奉化,记得来寻我,噢,有件事一直想问,就怕冒昧。”

    叶春秋见他扭扭捏捏,还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接着便听他道:“我看春秋年纪轻轻,想必还未婚配吧,家中可订了亲吗?我家中有一小女,待字闺中,虽比春秋痴长三岁,不过女大三,抱金砖。春秋是读书人,想必是明事理的,若是你不嫌,我大可以立即选定一个日子,前去你家提亲,固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后头的话,叶春秋已经没心思听了,话说……我才刚发育好吗?你这样不好吧,叶春秋万万想不到,原来这个童生身份居然还是颇有吸引力的,自己竟成了抢手货。

    只是这种事,他却不敢答应,倒不是瞧不起商贾人家,只是现在的他实在没有婚娶的心思,这若是真上了门,就算是亲事不成,假若让家中的老爹觉得自己确实到了婚配的年纪,然后四处给自己配种……想到这里,叶春秋不寒而栗。

    规矩自己是懂的,父母之命嘛,和种猪配种也没什么分别,可是话又说回来,虽然叶春秋能够接受,可是作为种猪的自己,总要先发育完全才好,于是连忙婉言拒绝。

    陈商贾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一脸幽怨地送走叶春秋,满脸遗憾。

    到了傍晚时分,叶春秋总算是回到了叶府,门口的老门子一见二少爷回来,喜滋滋地道:“春秋少爷回来了,叶家的府试案首回来了。”

    声若洪钟,顿时闹得阖府震动。

    叶春秋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架势,自己从前在叶家可没有这样待遇啊,过不多时,便有人来请:“老太公请少爷去。”

    祖父对于的自己态度一向是若即若离,想必是因为自己尴尬的身份,所以总是刻意的疏远,可是叶春秋又还算争气,又对叶春秋抱着希望。

    他对叶春秋是如此,叶春秋对他也差不多,爷孙的情谊硬要说有,实在有些牵强,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穿越到了这里,毕竟这身与老太公血脉相连,亲近感还是有一些。

    只是现在自己一回来,老太爷便叫让自己去,却不知会发生什么?

    叶春秋去了主院,等到了正厅,便见这里已有许多人了。

    坐在首位的,自然是叶老太公,叶老太公红光满面,显得颇为高兴。

    府试高中头名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叶家,自己孙儿连中县试、府试案首,大有可为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