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龙皇武神 > 第071章 找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病?酒色过度?以后少喝酒少碰女人?赶紧走?

    田伯涛听呆了!他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说话一句比一句狠,一句比一句毒的胖子,瞠目结舌!

    这,这就是传说中秦秋月捡回来的那个窝囊废的儿子?说话怎么这么楞,这么不着四六的?

    还有,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我酒色过度身体虚的?还是……他根本就知道我是谁,故意拿这话来羞辱我的?

    不对!他一个穷学生,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怎么可能懂医术?肯定是故意羞辱我的!

    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啊!

    想到这里,田伯涛泛着亮光的镜片儿后面,两只三角眼一下子眯了起来,脸色也从兴奋转为阴狠阴狠再阴狠!

    他刚才确实兴奋,很兴奋!不止是因为秦秋月和宁灵雨这一对美貌至极的母女花,还因为凌云提回来的那只活蹦乱跳的大龙虾!

    田伯涛来这里,本来就是准备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之后逼迫秦秋月陪他出去吃饭的,只要秦秋月跟他出去了,田伯涛自信有九十九种手段逼迫秦秋月乖乖就范!

    现在他眼看凌云带了那只大龙虾回来,就立即两眼放光,当即决定今晚不走了,先在这里吃了这只大龙虾再说!

    想着一边欣赏这一对母女的美貌,一边吃着这新鲜美味的大龙虾,他不兴奋才怪呢!

    可谁知……凌云跟秦秋月打过了招呼之后,扭头就语气不善的赶他滚蛋,赶他滚蛋不说,还如此羞辱他!

    他田伯涛是什么身份?临江路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在临江路上,只手遮天!

    岂能容凌云如此羞辱谩骂?

    “年轻人,说话注意点儿,小心祸从口出!”田伯涛此时也顾不上秦秋月了,一双眼睛犹如眼镜蛇一般盯着凌云,语气冷漠平淡,却毫不掩饰威胁和警告的意味!

    秦秋月没有惊呆,也没有恐惧,她依旧淡定从容,微笑着看着凌云,一副听之任之,随便他发挥的态度。

    “你说什么?祸从口出?你不是来看病的?我看你是来找茬的吧?”

    凌云微微勾了勾嘴角儿,眉头皱了起来。

    吗的,这不是给我添堵吗?

    凌云很少皱眉,不管是揍勾俊发还是揍屠刚或者李磊的时候,他都是笑嘻嘻的,毫不动气,学生嘛,教训一下也就行了,凌云顶多也就是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所以他下手都是很有分寸的。

    今天下午他生气了一回,把孙星直接打了个半死,可对杀伐果断的凌云来说,那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但是,凌云有逆鳞,触之必杀!

    凌云的家人,就是他最大的逆鳞!

    如果凌云确认田伯涛到他家里是来找茬,田伯涛就等于被判了死刑了!

    “小子,你恐怕还不知道我是谁吧?不知者不罪,只要你给我道歉,我看在小秦的面子上,就饶了你这一回!”

    可怜田伯涛还不知道自己的一只脚已经站到了奈何桥上,还在那里摆架子,装大度。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震惊的看到一只巴掌抡圆了照着自己的左脸扇了过来!

    “啪!”结结实实的搧在了他左脸上,躲都躲不了!

    田伯涛的眼镜直接被一巴掌搧飞,飞出一米多远之后撞到了墙上,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一丝鲜血从田伯涛嘴角儿溢出,五个大红手印瞬间出现在他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小秦?小秦也是你叫的?凌云在他说出那两个字之后根本就没二话,直接就一巴掌狠狠地搧在了田伯涛的脸上!

    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我草!”唐猛正好提着东西进屋!

    他一进屋恰好看到凌云一巴掌搧田伯涛的一幕,这家伙更猛,毫不犹豫,随手把东西往地上一扔,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过来!

    唐猛一把就采住了田伯涛的头发,猛地往自己怀里一拽,把田伯涛拽的离开座位,然后狠狠的往门外一丢!

    “滚出去!”

    开玩笑,唐猛昨晚就鼓动着凌云暴揍谢俊彦,今天送宁灵雨回家,他人还没等进屋就见里面凌云跟人打起来了,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要是表现好的话,搞不好宁灵雨的妈妈就能相中他这个未来女婿,那岂不是赚大了?

    因此唐猛本着一家人不能吃亏的原则,根本不问青红皂白,果断出手!

    他力气多么大,又是带着兴奋劲儿全力出手,一下子就把田伯涛丢到了门口,唐猛还不满足,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照着田伯涛当胸就是一脚!

    “咣——”唐猛一脚踢中了彻底被打傻了的田伯涛的胸口,把他踹的倒飞出门外,四仰八叉跌倒在门口两米外远处!

    李红梅正在门口往商店里收拾东西呢,猛地看到一个人从平民诊所里飞了出来,吓的她嗷就是一嗓子。

    “打起来了!”

    等她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是谁,李红梅猛地就是一个哆嗦!

    李红梅见宁灵雨回来,却没有跟着宁灵雨进屋去唠几句家常,是有原因的。

    原因就是,她知道街道办副主任田伯涛正在诊所里坐着呢。

    去打扰田伯涛的好事儿?就是给她李红梅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可宁灵雨和凌云两个人进去连五分钟都没有,田伯涛就被人从屋里给打出来了,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别说打,在临江路,谁敢对田伯涛说一个不字?

    李红梅吓得是脸色煞白,一嗓子喊完之后,双手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看到田伯涛被人打的那个惨样,她心里也确实真痛快!

    真是恶有恶报!该!打死才好呢,打死一个少一个!

    她刚才那尖锐的一嗓子,在晚上传出去很远,附近的人们几乎都听到了,他们纷纷冲出来,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看这边是打架了,人们立即都跑了过来,很快就把平民诊所的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哎呀,这,这不是田主任吗?怎么被打成这样儿了?”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

    “看样子被打的不轻啊,脸都肿起来了!”

    道路两旁这些小店的店主自然都认识田伯涛,他们见活阎王田伯涛被打成这样,心中虽然拍手称快,可说出话来却装作关心的样子。

    这时候,凌云和唐猛也冲出了诊所。

    “老大,怎么回事?”唐猛这时候才想起来问凌云发生了什么事。

    “来找茬的,竟然敢侮辱我妈,给我往死里打!”

    凌云的脸色和语气犹如万年寒冰般冰冷,眼睛微眯,直接朝着田伯涛就走了过去。

    凌云从带着宁灵雨购物的时候就带着气了,回来这一路,眼看着道路越走越窄,道路两旁的建筑越来越矮,越来越破旧,他平淡无波的眼神里都有火焰在跳动了。

    一想起薛神医祖孙两人住那么大的别墅,薛美凝花钱如流水的样子,凌云就紧皱眉头。

    当然,他并不是对薛美凝的生活羡慕嫉妒恨,他只是觉得不公平。

    是的,不公平!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凭什么?

    因此凌云强压住心头的火,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在开始琢磨,怎么尽快赚钱好扭转这种局面,让母亲和妹妹过上幸福舒心不为钱发愁的生活。

    可到家之后,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的田伯涛不但赖着不走,凌云赶他走他还来劲,这不是找茬是什么?

    而且田伯涛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撞在了枪口上。

    在憋着火的凌云面前装大爷不说,还敢大言不惭的称呼秦秋月是小秦,纯属找死!

    凌云也就是晚进来那么一会儿,他要是和宁灵雨一起进来,看到田伯涛盯向母亲和妹妹的那种色迷迷的贪婪目光的话,他绝不会等到现在!

    “你……你们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脸上,胸口和后背同时剧痛的田伯涛见凌云和唐猛这两个一米八的大块头同时逼了过来,勉强挣扎着坐起,脸色狰狞说道。

    唐猛被他一句话给问笑了,他不紧不慢的走到田伯涛身边,轻轻蹲下身子冲田伯涛不屑的笑道:“你是谁?我们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就是打你了,怎么着?”

    听到这句话,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长头发的小孩说话也太嚣张了吧?根本不考虑对方是谁,说揍就揍!

    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忍辱负重习惯了,被人欺负的麻木了,根本就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这样,当然就会助长了有权有势的人威风,让他们更加嚣张跋扈,更加肆意妄为!

    正是因为这个,才有了勾俊发之流,才有了孙星之流,才有了田伯涛这样的败类,因为他们有钱有权有势,他们知道你不敢反抗,不敢斗争!

    凌云嘿嘿一笑,缓缓摇头,也蹲下身子,抬手就正正反反给了田伯涛七八个耳刮子!

    “这里是诊所,你不是来看病的,大晚上的到我家里来找茬闹事,还威胁我,你说你该不该打?”

    这一顿巴掌把田伯涛搧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本来就很胖的脸肿的跟猪头三一样。

    过了好半晌他才有些清醒,却依旧不服气,仗着自己天长日久积累的淫威,眼睛充满恶毒的说道:“我告诉你们,我是临江路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你们敢这么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他以为这句话说出来会很管用,很有震慑力,哪知道他刚一说完,唐猛就嘿嘿冷笑了起来,蔑视的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