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龙皇武神 > 第070章 你有病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夏有句俗话,叫做:“寡妇门前是非多。”

    秦秋月是不是寡妇没有人知道,但是自从十八年前她怀着宁灵雨出现在清水市,就没有人见过她的丈夫。

    所以,她至少是一个单身女人,而且是一个美丽到了极致的单身女人。

    至于秦秋月有多美丽,只要看看清水市第一校花宁灵雨,就知道了。

    一个单身,又美丽到了极致的女人,麻烦总是比较多的。

    尤其是来自于男人的麻烦。

    现在,来自于男人的麻烦,就在平民诊所里面上演。

    田伯涛,男,四十二岁,清水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临江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正科级干部。

    他此时就坐在平民诊所里面,对着穿着白大褂的秦秋月侃侃而谈,展示着他滔滔不绝的口才,进行“指导工作”。

    田伯涛已经在这里坐了三个多小时了。

    这个人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体型稍胖,面皮儿白净,头发梳得油光铮亮,一丝不苟,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显得文绉绉的,很有正科级干部的派头。

    可谁若是真的被他文绉绉的模样所迷惑,那可就坏了。

    在临江路这一片儿混的人都知道,田伯涛生性好色,心狠手辣,是这一片儿名副其实的阎王爷!

    田伯涛不但黑白两道通吃,而且背景深厚,手段通着天!

    在这一片儿,他要是带着人去哪个饭店吃顿饭,那店老板得点头哈腰的迎进去,千恩万谢的送出来,至于结账——好吧,别说结账了,连个白条都懒得打!

    田伯涛还有一个超牛的记录,那就是这一片儿所有的美容美发的场所,他都去光顾过,每一个在这里做皮肉生意混饭吃的女人,来了之后都要先伺候他来买门路。

    当然,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是没有人反抗过,可反抗的结果是,工商管理部门,税收部门,卫生部门,甚至是消防部门连番上门检查,不出三天必然让你关门滚蛋!

    如果是个人反抗那更好办,小混混先找你的麻烦把你往死里打一顿,然后派出所出动,以打架斗殴的名义把你弄进去好好反省,不花个几万别想出来!

    可以说,整个临江路无人不识田伯涛,也无人不怕田伯涛,当然,也无人不恨田伯涛!

    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人家只手遮天,一个普通老百姓在他眼里算个屁啊?

    在凌云他们还没回来之前,田伯涛就在平民诊所里笑眯眯的——也可以说是色迷迷的对秦秋月“开展工作”。

    “小秦啊,咱们这个诊所,这个卫生情况做的还不是很到位啊……应该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早晚都要消毒……”

    “小秦啊,我听说区卫生局近几天要下来检查你们这些私人诊所,要不要我帮你打个招呼?也好照顾一下你这边嘛!”

    “小秦啊,你这些医疗器械和药物可千万不要出现不达标或者过期的情况,到时候检查出问题来,大家的脸面都不好看嘛,我们街道办也不好维护你……”

    “小秦啊,咱们这一片儿最多再有一个月就要开始拆迁了,高新技术开发区嘛,就要有个高新区的样子,我和开发商那边的项目负责人是好朋友,到时候我打个招呼,多给你争取一些拆迁费……”

    ……

    “苦口婆心”也好,威逼利诱也罢,其实田伯涛唾沫星子乱飞,千言万语只有一个目的,逼迫秦秋月就范!

    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惦记秦秋月好久了,却又不想霸王硬上弓,他希望通过种种手段让秦秋月主动向他贴过来,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

    只是,田伯涛根本就是白费心机!

    秦秋月不止是一个极美的女人,还是一个很有主见,很有能力,很倔强很执着,而且很有智慧的女人!

    十八年前,她突兀的从清水市出现,生下了宁灵雨,又捡回了凌云之后,便靠自己的双手,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并都送入了清水一中读书。

    十八年来,她练过摊儿,开过大排档,卖过服装,卖过蔬菜水果,甚至去建筑工地做过小工推过砖!

    她不但把凌云和宁灵雨养育成人,还努力让他们去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甚至还攒下了一笔小钱,在六年前买下了这处房子,开了这个小小的诊所,一直到今天。

    作为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秦秋月绝对是含辛茹苦!

    这绝不是简单的“辛苦”两个字就能表达的,秦秋月做到了一个母亲的极致。

    这不仅需要能力和智慧,更需要信念和毅力,还要忍受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以及应付各种不可预料的事件的侵扰!

    如果把这个家庭比作茫茫大海中的一只小船,那么秦秋月就是小船上那个拼命划桨,跟海斗,跟天斗,让小船乘风破浪,坚定前行的人!

    田伯涛在那里自说自话,秦秋月就在那里忙自己的事情,有病患上门就给人看病,没有人来的时候就自己打扫卫生收拾屋子,或者坐在那里静静看书,对田伯涛直接不理不睬。

    当然,她也不会主动下逐客令,去得罪一个极不好惹的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宁灵雨兴高采烈的跑进了平民诊所。

    “妈妈,哥哥回来了!”宁灵雨根本没有看田伯涛,进屋后径直跑到秦秋月的身边,激动的喊道。

    “你看你,昨晚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过了么,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这么兴奋?”

    “妈——哥哥现在不一样了嘛!”宁灵雨摇着秦秋月的胳膊嘟着性感的小嘴儿撒娇道。

    宁灵雨也只有在秦秋月的面前,才会展现出小女孩撒娇的这一面。

    “哟,这就是你女儿灵雨啊?好漂亮的姑娘呀!”

    田伯涛一看到宁灵雨,镜片儿后面那一双目光立即变得像饿狼一般贪婪,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他的目光在秦秋月和宁灵雨的身上不住的来回巡视,心说这哪里像是一对母女,根本就是一对姐妹花嘛!

    “妈妈,他是谁呀?来看病吗?”宁灵雨感受到了田伯涛那贪婪的目光,她从心里本能的厌恶,因此根本没用敬称,而是用“他”代替。

    其实宁灵雨当然见过田伯涛,可她却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想要找机会赶他走。

    “哦,他就是咱们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周六休班,过来坐坐。”秦秋月的目光连看都不看田伯涛,随口介绍道。

    秦秋月自然发现了田伯涛看向自己女儿的目光,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坏主意,因此微微皱了皱眉,当然就不会责怪女儿不懂礼貌了。

    田伯涛见秦秋月介绍他的时候连一声田主任都不叫,正准备对宁灵雨自我介绍一下,这时候凌云左手拿着Iphone5,右手提着大龙虾,一步就跨进了屋。

    “灵雨,把这龙虾放水池子里,趁着新鲜今晚就吃了它!”

    凌云回自己家当然不会扭扭捏捏的,他大喇喇的来到宁灵雨身边,把装大龙虾的袋子递到宁灵雨手里,然后把檀木匣和Iphone5往输液用的病床上一放,这才来到秦秋月的面前,又轻声说了一遍。

    “妈,我回来了。”

    从凌云进屋,秦秋月就用慈爱的目光一直看着凌云,此时见凌云过来给他打招呼,微笑点头道:“好,回来就好。”

    “凌云,你的眼镜哪儿去了?怎么没戴着?”秦秋月一下子就发现了凌云的变化,立即关心问道。

    “呃……”凌云猝不及防,一下子就是一呆。

    眼镜这一茬儿,他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两天以来,包括舍友,包括同学,甚至包括妹妹宁灵雨在内都没有问他这个问题,可是秦秋月问了。

    她没有问凌云的檀木匣从哪儿来的,没有问凌云的Iphone5是怎么回事,也没有问凌云哪儿买的这一身耐克,却问凌云的那副眼镜为什么没戴!

    秦秋月对凌云的关心程度,可见一斑!

    “对呀,真的耶!哥哥,你的眼睛不是近视的吗?你眼镜儿呢?”

    宁灵雨经母亲这么一说,才惊觉凌云鼻梁上的眼镜不见了,她惊讶之余,忍不住暗暗自责,心说自己真是马虎大意,哥哥这么大的变化都没有注意到!

    “母亲,原来这就是母爱吗?”凌云深切感受到了秦秋月的浓浓的关心,在修真界也是孤儿的他,突然涌起一种久违的感动!

    凌云看着秦秋月那和宁灵雨七分相似,皮肤光洁照人的美丽脸庞,望着她殷殷关切的目光,心念电转,半晌才想了个理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答道:“嘿嘿,妈,我这几年没怎么学习,视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不用戴眼镜就能看的很清楚了……”

    凌云的回答天衣无缝,秦秋月稍稍放心的点了点头,微笑道:“哦,原来是这样,视力恢复了是好事儿,省的戴眼镜那么麻烦。”

    “哥,你的视力真的完全恢复了呀?看来你不学习还是有些好处的呢……嘻嘻!”宁灵雨嬉笑着,故作夸张的拿春葱般的小手在凌云的眼前晃了晃。

    小女儿情态,娇憨至极。

    “废话,有这么编排自己哥哥的吗?快放下龙虾去干活去,唐猛一个人在外面呢!”

    凌云脸一板,拿出了哥哥的威严。

    然后他倏地转头,对泰然而坐的田伯涛冷冷道:“喂,你有病吗?”

    “你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就是酒色过度,导致身体虚了一点儿,以后少喝酒少碰女人就行了!”

    “你赶紧走吧,我们诊所要关门了!”

    凌云才懒得理会田伯涛是谁,今天他一家团聚,这个傻|逼竟然这么不识趣,还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赖在那里不走,凌云心里当然不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