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龙皇武神 > 第001章 地球重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夜,江南省清水市。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早已经被拐角处突然冲出来的那辆装满石头的重型斯太尔卡车吓傻了的凌云被撞的从自行车上高高飞起,身体成弓形在昏黄的夜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长长的弧线,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巨响,他肥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二十米开外的坚硬马路上。

    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濒死前的凄厉惨呼,就被那辆重型斯太尔给撞飞,摔落地面后一动不动,七窍中不停的溢出鲜血,任谁看都活不成了。

    奇怪的是,那辆重型斯太尔明知道撞了人,却连停都不停,原速不变,直接碾过几乎已经撞碎了的自行车,很快无影无踪。

    此地偏僻幽静,路上行人皆无,连来往车辆都很少,只剩下躺在地上早已神仙难救的凌云,和那辆被撞碎又碾烂了的自行车。

    两百米外,一辆黑色的奥迪Q7里面,一个目光如鹰隼,脸色带一丝邪异的青年完整的欣赏了车祸的整个过程。等斯太尔彻底消失之后,他薄薄的嘴唇微微一抿,嘴角上翘,露出一丝带着残酷暴戾的嘲讽笑容。

    “告诉凌大少,事情成了,让他马上把剩下的一千万打到账户上!”阴鸷青年随手拿起身旁的高倍红外线望远镜,盯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七窍流血的凌云,吩咐身旁开车的人。

    “哼,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在我们眼里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垃圾,凌家大少竟然出价两千万收他的命!”

    “还有,那个开斯太尔的傻蛋,我不想让他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早就告诉他一定要从那肥猪身上碾过去的!”

    “明白!”驾驶位上的中年司机心神一颤,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赶忙应道。

    够狠!够绝!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在那个阴鸷青年的眼中,仿佛根本不算什么。

    奥迪Q7启动,很快拐了一个弯,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凌云突然醒了。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先习惯性的在心中默默喊了一声:“隐!”

    然后他发现自己曾经万试万灵的隐身术,这次并没有让他隐身成功。

    隐身失败!一念及此,凌云莫名惊慌。

    可凌云的惊慌并没有超过一秒钟的时间,因为他感觉到全身都在痛,剧痛无比的那种痛!虽然不至于让他呲牙咧嘴,可也让他痛的差点哼出声来。

    如此的剧痛甚至都令他没有时间去整理刚才一瞬间涌入脑海的大量的陌生记忆和信息残片!

    无奈之下,凌云只好利用自己最后的灵气,强行使用神识内视了一下,他身体糟糕的情形顿时让他一阵无语。

    这具肥胖如猪的身体首先不是自己的不说,关键是这具身体的五脏六腑已经全部移位,而且仍旧在不停的内出血。胳膊、大腿、尤其是胸口的数根肋骨全部都断裂,好几处关节甚至是彻底粉碎!

    “老天爷,你特么的不是真要玩死我吧?!”凌云在心中暗暗诅咒了一下,可还得面对现实。

    现在他唯一能够利用的,就是挟裹着自己这一缕元神逃出那恐怖天劫的灵气了。

    因为他刚才已经尝试了无数次,想要利用自己能够吞噬吸收天地之间万物灵气的天赋,来吸收自己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可惜他悲催的发现,这个鬼地方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太枯竭了!以至于他根本吸收不到一丝一毫!

    什么都不重要,还是赶紧修复了这个破烂的身体再说,不然动都动不了!

    勉强施展出一个很低级的治疗术,仙灵气在体内经脉中缓慢运行,凌云破损的五脏六腑逐渐神奇的归位,并很快止住了内出血,断掉的骨头也开始接续,那种强烈的疼痛感也随之减轻甚至消失。

    “咦,这小子的阳跷脉竟然在出生不久之后被人用重手废掉了!这特么的得多大仇啊!不过幸好,咱不但是修真天才,还是杏林高手,不然别说修炼了,就是活过二十岁都难!”

    想的是轻松随意,可治疗起来凌云却是无比的小心翼翼,毕竟这是关乎自己将来能否修炼的事,当然马虎不得。

    随着不停的治疗,凌云已经勉强可以动了,他用手扶着地面撑坐了起来,同时睁开了自己染满了鲜血的眼睛!

    “擦你姥姥的天劫,我@#¥%……”等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凌云再也无法保持自己坚毅的道心,彻底丢掉了渡劫期高手的风范,忍不住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

    疯魔一般的骂了半天,归根结底一句话,这里根本就不是他熟悉的修真大世界!

    可骂归骂,骂完了以后,凌云还不得不面对现实——刚才为了恢复这个堪称破烂儿的身体,并顺带着把那条关乎自己能否修炼的阳跷脉修复了六七成,自己最后的一丝仙灵气也几乎消耗殆尽!

    “十几年的隐疾,果然不是一下子就能去除的,要是仙灵气再多一点儿就好了!”凌云皱眉暗暗叹了一口气。

    自己这具身体受伤实在是太严重了,渡劫期的仙灵气虽然妙用无方,可凌云绝大部分都用来治疗眼下严重的身体伤势了,因此只能勉强将阳跷脉恢复到了正常人六七成的水平。

    不过凌云并没有任何的担心,凭他的绝世医术,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他肯定有办法令这条经脉完好如初。

    身体的彻底恢复和剧痛的渐渐消失,让他得以理顺刚才钻入脑海的大量记忆残片。

    记忆中的信息明显已经有些残缺不全,断断续续,可已经能够让凌云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常识和自己目前的大概状况。

    原来这个灵气枯竭的星球叫做地球,他所在的这个国家,叫做华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有着灿烂文明的古老国度。

    “哦,原来这些发光的东西叫做路灯,这两旁的建筑叫做楼房,竟然是方的!原来这叫做马路,还挺平坦!原来那些跑来跑去的金属壳子叫做汽车,跑的这么慢,哪儿有我的飞剑好用!……”

    这一会儿工夫,竟有那么几辆车在夜色中疾驰而过,车主对血泊中坐着的凌云视而不见,停都不停。

    “哎……看来哪儿的人都是一样冷漠无情啊,看到老子这么浑身是血的坐在血泊里,他们竟然没有一辆车停下来问问怎么回事!”

    凌云丝毫没有自己现在满头满脸满身鲜血的觉悟,竟然就那么单手撑地,一条腿蜷曲一条腿伸直,身体微微后仰耍赖似的坐在那里,嘴角儿微翘,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和轻蔑,以及对这个陌生世界的一丝好奇,就那么津津有味的点评起来!

    “原来被卡车撞死的这个家伙也叫凌云!”

    对新环境熟悉的差不多了,凌云终于开始考虑自己面临的现实问题。

    根据残留的记忆,凌云知道自己,哦不对,应该说这身体的原主人竟然是刚刚被一辆拉满石头的重型斯太尔给撞死的。

    他既然占有了这具肥胖的身体,就要开始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夺舍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在修真界迅速崛起,横行无忌,狂猛霸道,动不动就杀人夺宝的无良修真天才来说,根本就不叫个事。

    更何况原来的凌云早已因为车祸死的透透的了。

    凌云,江南省清水市清水第一高中高三六班的学生,今年十八岁,体型高大肥胖,却生性懦弱,胆小怕事,至于学习成绩,更是糟糕的一塌糊涂。

    “第一次摸底考试倒数第一?就这成绩还敢暗恋自己班里的美女校花?还想考华夏最好的燕京大学?就算是做梦也要接近现实一些好吧?”凌云忍不住狂翻白眼。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这么高大威猛……咳咳,这么高大肥硕的身躯,竟然几乎天天被人欺负被人打,哥们儿你有点儿血性行不行啊?在我那边,可从来都是我踩别人,就是大成后期的地仙想来招惹我,都得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够不够!”凌云顿时满脑袋黑线。

    “你叫凌云这个名字,真的不太合适,还是我来叫比较合适一些……”

    话是这么说,不过凌云也知道,刚出生就被人用暗手法废掉奇经八脉之一的阳跷脉,自然是导致凌云这么窝囊的最大因素。

    这个凌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想到这里,凌云不由得摇头苦笑,真够悲催的,竟然穿到这么一个极品身上!

    “咦!不错不错,这家伙学习虽然不咋地,没想到竟然对医术这么感兴趣,自己偷偷的学习了这么多医术知识!”

    记忆翻到这里,凌云大感欣慰,总算是在这具身体的前任身上找到了一丝共同点。

    “学习成绩永远是班里的倒数前三名,竟然还让眼睛近视的这么厉害,近视……对了我眼镜呢……”

    虽然说凌云刚才用灵气治疗身体的时候,已经随手把那些不利于自身修炼的因素去除掉了,眼睛近视这么小儿科的问题对他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可总得在回到门派——哦,不对,这里应该叫学校,回到学校以后,在同学面前装装样子吧?

    环目四顾,凌云终于在距离自己三米远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近视眼镜,不由得撇了撇嘴,无奈道:“还要在鼻梁上架着这么个奇怪的玩意,想想真是别扭啊!”

    从血泊中站起身来,把两只手上的血迹随便往衣服上一抹,走过去把摔得有些变形的眼镜捡了起来,举到眼前检查了一下,发现两个镜片竟然都完好无损,凌云不禁啧啧称奇,喃喃道:“撞这么狠都没有摔碎,看来被他们称作科技的这个东西,挺厉害的啊!”

    “戴上了眼镜反而什么也看不清了……”凌云不停的戴上眼镜又摘下来,觉得很好玩。

    依照凌云小心谨慎万般算计的性格,现在之所以这么淡定这么从容在这自说自话,是因为他并没有觉察到危险,要不然他哪儿还会在这里欣赏马路夜色,在这里抱怨牢骚一大堆?他早就哪儿远躲哪儿去了!

    至于满身鲜血……对于在修真大世界不爽就杀人的凌云来说,实在是司空见惯,因此凌云只要觉得身体无碍了,这种事他根本就没放脑子里去,回学校之前随便找个有水的地方洗洗就好了。

    凌云最终忍受着视线模糊和一种难言的别扭,戴上了那个往哪儿放都觉得不方便的眼镜,这才看向十几米外,自己那辆被撞烂然后又被无情的碾成一地零碎的自行车,抬手挠了挠头。

    “算了,还是走回门派吧,哦,不对,他们这里管门派叫做学校——还挺贴切,可不就是学习本领的地方么?”

    “正好顺便练练我的万里神行步,哎,让老子去什么地方不好,偏偏来到这个灵气枯竭的鬼地方,害的我吸收天地灵气的天赋都派不上用场了……”

    嘴里虽然嘟囔着抱怨,凌云却还是很认真的四处查看了一番,无一疏漏,直到他彻底确认了“自己”确实是遭遇了车祸,而不是一场蓄意的谋杀,这才施施然离开现场。

    其实他真的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车祸,而是一次针对他的蓄意谋杀!

    “哼!就算是车祸也不行!撞了我还肇事逃逸,不知道老子是有仇必报么?那混账司机等着吧,要是被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恩,就算你是无心的,起码也要赔偿我一大堆灵石吧?”

    “吃亏?吃亏可不是我的风格!”

    灵石是修真界的硬通货,凌云很显然还无法完全适应这个国度的语言,他在努力适应的同时,嘴里还是不自觉的蹦出一两个习惯用词。

    凌云是个一点亏都不吃的主,虽然刚才他没有找到谋杀的痕迹,可无缘无故被人撞死,他要是不想办法要点赔偿,那就不是他了!

    “还有那些欺负过我,嘲笑过我的同门(同学)和混混们,你们也都给我等着!”

    不得不说凌云适应新环境和新身份的能力很强,这才一会儿工夫,就开始想着为自己报仇了!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地球灵气枯竭,就算他凌云曾经修炼到了渡劫期,现在看来也没有任何用处!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别说渡劫期了,现在这副身体的状态,就算是达到修真最最基本的练气一层,都不知道还需要多久!

    不过这些对凌云来说都不算什么问题,毕竟是曾经修炼到了渡劫期,经验还是有的。

    再说了,虽然说这里灵气稀薄到了罕见的地步,可凌云在经过大树下和花草丛的时候,还是能偶尔感觉到极其淡薄的草木灵气溢出的。

    只是这些灵气太少,少到他根本无法吸收罢了!

    不怕你少,就怕你没有!

    凌云以医入道,之所以能彗星般迅速崛起成为修真界罕见的修炼天才,主要是因为他有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天赋,那就是他可以持续的吞噬吸收天地间的万物灵气,这是他能够在短短二十多年就能够修炼至渡劫期的最大倚仗!

    凌云并没有什么高不可攀的目标,没有什么悲天悯人的胸怀,没有浓浓的忧虑天下苍生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至于医者仁心、高尚道德、伟大情操神马的,好吧……在他看来更是可笑至极的一件事情!

    修真界讲的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谁的实力强谁就有话语权,他相信,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铁则!

    因此,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变强,变得强一些,再强一些!

    只有这样,才能够不被别人欺负!

    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身边想保护的人!

    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循着记忆中学校的方向走着,他才知道自己练练万里神行步的想法多么可笑!

    这么胖这么虚的身体,走几十米就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还万里神行?百米挪动还差不多!

    “不行,老子要练体,马上练体,这副皮囊也太差劲了,照这个样子下去,别说回到原来渡劫期的实力了,就是筑基都不知道猴年马月,甚至练气一层都遥遥无期!”

    感觉到每走一步浑身的赘肉肥膘就剧烈猛颤,凌云咬着牙发誓。

    其实凌云这么着急并不仅仅是因为对这副身体不满,而是他知道,这个崭新的世界并不是普通凡人所认识的那个样子!

    至少能出手废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的阳跷脉,并且还能让他活着,又刚好活不过二十岁的人,起码有跟修真界练气三层相对等的实力!

    而且,既然刚出生就被人阴了,那么这次莫名其妙的车祸……万一是别人精心策划的杀局呢?

    这才是凌云迫不及待要修炼的原因!他要自保!

    他现在唯一遗憾的就是自己的灵气在治疗身体的时候几乎消耗光了,不然依照自己逆天的修真功法,快速达到练气一层还是没问题的。

    清水市最不缺的就是水,拐了一个弯,凌云就发现了一条七八米宽的河流,河水静静流淌,清澈见底。

    皱眉闻了闻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和被灵气冲刷出来的体内污垢杂质混合在一起的恶臭味道,凌云来到河边,衣服鞋袜也懒得脱,一头就扎了进去,肥胖的身体砸出了一个大大的水花。

    很快凌云又从水中露出了脑袋,满脸难以置信的惊喜之色!

    “咦……这好像是……七曜草的气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