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七十六章 看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些拉米进城的马车好像永远都走不完似的。

    所有人都惊呆地望着马车。

    终于马车长龙卡在城门口,再也进不来了。

    人群里隐约传来喜极而泣的哽咽声,然后有人小声喊着,“粮食,都是粮食,我们有粮食了。”

    这种声音一下子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是粮食,我们有粮食了。”

    人群欢腾起来,所有人都欢呼庆贺着。

    韩御史彻底不明白了,这些粮食到底从哪里来的?又是谁的粮食?跟闵怀有什么关系?他转头看向韩璋。

    韩璋脸上正洋溢着笑容。

    韩御史忍不住询问,“韩将军这……”

    韩璋将手中的檀木盒子递给属下,属下人举着盒子向人群中走去。

    韩御史惊呼出声,“韩将军这慢慢使不得,这么多人……万一将盒子抢走了该怎么办?那可是证据啊。”

    韩御史话音刚落,他立即感觉到无数双眼睛向他看来,目光中满是轻视、鄙夷的神情,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句,“这些都是我们的钱,我们为什么要抢?”

    什么叫他们的钱?

    “对啊,这些都是我们的钱。”

    “是我们的钱。”

    韩御史顺着声音望过去,目光所及之处,那些人满脸灰尘,衣衫褴褛。怎么可能是他们的钱,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太可笑。

    如果闵怀想用几个百姓蒙混过关,就是将他当成了傻子,韩璋明显是要袒护闵怀才会这样做,如果这盒银票有了闪失,他倒要看看韩璋要如何收场,只要韩璋有半点处理不当,他就会动用御史的权利,弹劾韩璋、闵怀舅甥两个狼狈为奸,那时京中的御史言官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

    太后如果插手此事,正好也给太后扣上一个纵容宁王妃母家的名声,可怜那小小的宁王妃,十二岁就嫁给了宁王,懵懂无知的小姑娘要一辈子陪着个傻子,这还不够,还要亲眼看着母家被连累,从此一蹶不振。

    韩御史十分熟悉这种做法。

    当年庆王就是这样被冤枉的,所有与庆王有关的人,都付出了他们的鲜血和生命。要不是这些人被打了下去,他这个小小的七品官,如何能被提拔去京城,如何能光鲜地站在这里。

    韩御史盯着那只檀木盒子,如同在看韩璋、闵怀的下场。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人群却散开了,为捧盒子的人让开了一条大路,直接通向闵怀站着的高台。

    那人一步步地走上台去,闵怀也动手脱起身上的亵衣来。

    韩御史刚要指责闵怀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体不成体统,却发现闵怀那身亵衣内还有一件亵衣,衣服上面也是写着一些自己混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韩璋向前走了两步,韩御史也忍不住走过去,只有走进了才能看清楚闵怀的衣服上到底有些什么。

    闵怀提起亵衣,轻轻地抖了两下让它在风中舒展开来,阳光落在衣服上,上面的字迹也就更加的明显。

    很快一个主薄打扮的人走上台,“这是这两天百姓们捐给朝廷的米粮,由我书写,大家都按了血手印。”

    主薄说完开始念闵怀衣服上的字:

    王大,三升三合米。谢三,两升六合米。秦阿九,五升米。王赵氏,十升米。谢二,六升二合米……

    韩御史听着这些人名,耳边响起百姓嬉闹的声音,“王寡妇怎么有那么多米,乔老二是你想要入赘,将存了几年的家底都送了过去吧?”

    “好日子定没定下来?她半夜里给你开门了没有?”

    “哎呦,你怎么踢我屁股。”

    都是些言辞粗鄙,不堪入耳的话。

    然而这些人的打闹却没有影响主薄的心情,他仿佛早已经司空见惯,笑着往下念,一整件衣服念完了,又接着念闵怀身上穿着的那件亵衣。

    李旭实在看不明白,闵怀在做什么?这些老百姓又都在说些什么。

    “韩将军,”李旭实在憋不住,“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

    闵怀挺立在看台上,“我是放了十辆马车出城,只不过这些粮食不是我贪墨来的,而是百姓借给我的,为的就是用这些粮食钓出了那个在利用战事,囤积居奇的商贾,”说着别脸看向韩御史和李旭,“两位大人看到那些粮食就是认为是漕粮吧?百姓交纳给朝廷的税粮。”

    闵怀说着话,已经有人将粮食送到韩御史手中。

    韩御史看着这些发黄的米粒,谁不知道漕粮是最差的粮食,这些不是漕粮又是什么?

    闵怀笑道:“两位当然不会认识,因为两位家中根本不会吃这样的米粮,你们一定认为百姓和乡绅将最差的粮食上交给朝廷充税,你们错了,他们交的是最好的粮食,保证是当年的新粮,但是他们依旧会被地方官员盘剥,地方官员抽走当年的好米,掺杂沉米进去充数,就成了你们看到的那个样子,但即便如此,最差的并不是漕粮,而是百姓们的自留粮。”

    “百姓为了凑齐各种赋税,他们会用新米去向商贾换价格低廉的沉米。”

    “这几车粮食,都是百姓自留的口粮。”

    “而今天,因为他们深明大义,将粮食都借给了朝廷,我闵怀代表朝廷谢谢大家。”

    闵怀说着双膝跪在地上向百姓们拜下去。

    “闵大人这可使不得,我们是心甘情愿的。”

    百姓们也向闵怀拜下去,“没有闵大人找回这些粮食,战事来了我们只会饿死。”

    “我们虽然不识字,却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听到这些话,韩御史只觉得耳边“嗡”地一声,整个人几乎站立不住。竟然是这种结果,怪不得韩璋会毫不留情面地去查闵怀,顾家也会顺顺利利地将银票交出,原来这些根本就是一场戏,一场钓鱼的大戏,而他、王仁智父子、李旭都深陷其中,他不是那个看戏的人,他才是那个演戏的人。

    韩御史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喃喃道:“这数目能对得上吗?”

    韩璋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御史大人放心,我们回一笔一笔算账目。百姓手里的粮食虽然不多,但是整个丹徒县的百姓一户一户能凑得起这些粮食。”

    “那……这场面……是你们……作假的?什么烹煮狗官都是……”

    韩璋豁然一笑,“当然不是,那些蛊惑人心,试图煽动百姓迫害闵大人的人,已经被百姓们绑了起来,我的人已经简单审问了他们,他们都是受了王仁智父子指使……”

    所以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韩璋道:“御史大人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没有,”韩御史急忙遮掩,“我是担忧,现在虽然有了米,可是没有人手,怎么才能将米运给韩将军的军队。”

    韩璋目光闪烁,“您别急,这笔账也早就有人帮我算清楚了。”

    *******************

    正常更新奉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