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七十三章 挨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瑛带给她的,赵翎留在床铺上的,这些都是军粮。

    只不过赵翎这个只是单纯用粟米磨成粉做成了饼,并没有加茶粉。赵翎这种粟米饼的由来,她是知道的。

    庆王用这种法子做的军粮用在海战上打赢了倭寇。

    中书省右丞相苏芮上奏朝廷表彰庆王,并提议广为采用庆王军粮的方法,却没想到有人趁机弹劾庆王拥兵自重,一个小小的军粮根本不可能起这样大的作用,根本就是庆王在江浙多年招兵买马,有谋反之心。

    皇上因此遣人秘密调查庆王。

    紧接着就是庆王谋反被查实,江浙迎来一片腥风血雨。

    庆王死了之后,所有关于他的事都很少被提及,后来庆王冤案被平反。大齐与西夏打仗的时候,就有人想到了庆王做的军粮,然而谁也不敢去光明正大地向朝廷建议,庆王现在虽被平反,谁知道哪一日又会再被论罪。

    陆瑛身边的能吏蒋昇提了主意,用庆王军粮的方法做出新的军粮来,这样改头换面之后,就不会被人诟病,正好这件事被胡仲骨听到了,胡仲骨想起用茶混入粮食中磨成面来做饼。

    就是这种搀了茶的军粮,让大齐军队躲过了暑日,抵御了瘟疫,就是因为有了这种军粮大齐的军队才将西夏人拦在了漠北。

    既然是要做军粮,她自然要做出对士兵有益的军粮。

    她有粮食,有胡仲骨。

    转眼间,就让这种军粮提前十几年来到了镇江城。

    琅华还没说话,胡仲骨就抢着回答陆瑛,“还没有我们小姐有见识,这是军粮。”

    陆瑛打量了胡仲骨两眼,“这位是?”

    琅华笑着道:“这就是为我祖母治病的胡先生。”

    陆瑛不禁诧异,胡仲骨?

    这就是王仁智苦苦寻找的胡仲骨?

    不是说此人胆小如鼠,面貌丑陋从来不敢正眼示人,现在却在人前抢着说话,可见传言大多都不能相信。

    琅华看着满脸笑容的胡仲骨,一个人若是有了用武之地,也会找回几分的自信,她提出用混入茶叶做军粮之后,胡仲骨越思量越觉得好,亲力亲为盯着伙计们磨茶粉,他甚至又混入了盐和陈皮等物,然后捋着胡子说,这东西不但能生津止渴还能抵御暑毒。

    大约是太过高兴,竟然也敢笑话起陆瑛来。

    在前世,她记得胡仲骨与陆瑛说话,都要小心翼翼,唯唯诺诺,仿佛就窝在陆瑛羽翼下苟延残喘。

    因为有个馋嘴的名声,只要灶上少了些东西,都会记在他头上。

    在顾家那个小小的内宅都抬不起头来。

    后来她终于看不过去,惩治了那些下人,曾劝说胡仲骨施展才华,多收几个徒弟,她出资为他开一个名满大齐的药铺。

    胡仲骨从未那般激动过,然而很快他就感叹已经垂垂老矣,一切都不能从头再来。

    他已经老了,看了太多人情世故,已经被磨的没有了棱角,再也立不起来了。

    这也让琅华知道,一个人想要抬起头是件多么艰难的事。

    现在一切还都不晚。

    今天,很多人都会抬起头来做人,做他们真正想要做的事。

    再也不会被人束缚,再也不会被人迫害。

    “走,”琅华吩咐道,“将军粮带上,我们去城门口。”

    ……

    城门口,王其振站在辆车上向前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尽头传来呼喊的声音,“闵怀来了,闵怀来了。”

    人群如同蜜蜂一下“忽”地掉准矛头向闵怀拥去。

    “闵怀……”

    “闵怀……”

    声音如同旱地惊雷。

    王其振心跳加快,从来没有这样愉快过,这是他最喜欢看的事,闵怀不是一心为民吗?蝗灾的时候要不是闵怀非要将朝廷发下来的赈灾粮分给百姓,他们何必差点被活活饿死。这群愚民就是牲畜,永远不会记得曾被人奴役,更不知道谁给过他们好处。现在镇江活着的人大半都是闵怀救助过的百姓,那又怎么样?他们早就忘记了那个被立了长生排位,让他们感恩戴德的闵青天。

    现在他们只是暴民,从来都是该死的暴民。

    他现在就要看着这些暴民怎么将闵怀的心挖出来,怎么将闵怀扔进锅中烹煮。

    他很好奇,闵怀进了热锅会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后悔维护这些愚民。

    那种心情一定是极为微妙的。

    被热水烫又是什么感觉,皮肤会不会瞬间脱落,人什么时候才会被煮死。

    今天这一切他都会看到。

    百姓们推推嚷嚷,乱成一团,李旭手下那些扮成百姓的官兵互相点了点头,松开了手,任凭百姓将他手中的闵怀抢走。

    他们想要做的已经做到了,现在只要站着看热闹,看闵怀如何惨死在这里。

    不知道是谁先拽住了闵怀的衣领,然后将他身上的官服扯了开来,闵怀上半身已经没有了官服,下半身犹自挣扎着,无数双手扒在闵怀身上,淹没了闵怀的喊声。

    韩璋终于赶到了,命令官兵维持秩序,然而冲进人群的官兵,很快也被百姓淹没,这里仿佛是在举行一个盛宴,一个烹煮闵怀的盛宴。

    大锅上方水汽蒸腾着,所有人的眼睛都如同下面被烧红的柴火,发着烫人的光。

    人性从来都是嗜血的,他们喜欢看到暴力的东西。

    王其振伸着头看得十分高兴,他向一旁拨弄着人群,却开始有人撞在他身上,竟然一下子将他身边的刀撞飞了出去。

    王其振顿时大怒,抽出马鞭就抡过去,“不长眼的东西。”然而没有像往常一样,鞭子不曾落在皮肉上,而是被人抓住。王其振看到那人愤怒的目光,如同逃脱了主人掌控凶猛的狗。

    王其振大声喊去,“你们要做什么?造反不成?也不看看本官是谁,竟敢在本官面前放肆。”

    王其振用力地夺着鞭子,他一定要让这些人受到教训,这些人就是牲畜,不尝到皮肉之苦,永远就不会臣服。当他手臂灌满了全力时,那人却松开了鞭子,王其振顿时失重一头从辆车上栽下来。

    王其振只觉得头重重地装在地上,眼前顿时冒出金星来,他正想要挣扎着起身,豁然之间却被人拎着举起,他挣扎着挥动手臂,两只胳膊豁然被人牢牢地按住,这时他听到不远处闵怀的声音,“大家冷静些,千万不要闹事……”

    王其振觉得可笑,真是可笑,到现在闵怀还在劝说这些暴民。

    闵怀是没救了,这样的人快死了干净。

    王其振张嘴要说话,不知是谁抡起了手肘一下子撞在了他的鼻骨上,他顿时听到鼻骨碎裂的声音,咸咸的滚热的液体顿时涌入他的口鼻,他顿时呛咳起来。

    ****************

    加更奉上。

    感谢斐小孽同学的和氏璧,价值连城教主更爱你。

    请大家继续为投票,谢谢大家。

    好久没有写得这样热血沸腾,希望大家能喜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