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十九章 晕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琅华身边的人不多,但都是顾老太太信得过的老家人。

    所以顾老太太并不着急。

    顾老太太就像是一棵大树,用身体里全部的养分去滋润着顾琅华这棵幼苗。

    顾四太太想通了这一点也放下心来。

    “来了,”副将向李旭禀告,“不止是韩御史和闵怀,韩璋也来了。”

    这下好戏要开场了。

    韩璋将官兵留在了顾家门外,几个人相继走进了顾家大门,韩御史面色阴沉,韩璋威风凛凛,闵怀仍旧是一副清官的面孔,没有惧怕有的只是一脸的坦荡。

    躲在一旁的顾三太太不禁要赞叹,闵怀真是沉得住气,怪不得能顶着清官的名声这么多年。

    无论如何,她不能让官兵查抄了顾家,哪怕砸碎了一样东西她都会心疼,他们不是要闵家的东西吗?她就将闵江宸带来的东西找出来给他们,然后送这些瘟神出门。

    “走,”顾三太太吩咐秋棠,“去大小姐屋里找东西。”

    顾琅华此时正陪着顾老太太在堂屋里待客,屋子里只有两个三等丫鬟在一旁说闲话。

    顾三太太不禁冷笑,下人都松懈成这个模样,顾琅华还想要拦住官兵来搜检。

    两个小丫鬟终于发现了顾三太太,忙站身行礼,顾三太太并不理睬径直走向内室,小丫鬟想要上前说话,却被秋棠狠狠地看了一眼,吓得立即低下了头。

    “找。”

    顾三太太吩咐一声,秋棠忙快速地翻起来。

    座屉、柜子里都没有,秋棠最终将目光落在角落里那只紫檀箱子上,箱子被锁了起来,秋棠不知怎么办才好。

    顾三太太咬牙,眼睛寒光四射,“砸开。”现在她是在救顾家,就算是她将琅华屋子里的东西都砸了又怎么样,明眼人都会理解她,更会夸赞她临危不乱。

    顾三太太从容不迫的举止给了秋棠信心,秋棠将百宝阁上的摆着的小块寿山石拿起来。

    “去吧,”顾三太太道,“比你老子娘有本事,是我们顾家的忠仆。”

    一股热血顿时冲上秋棠的心头,秋棠扬起石块狠狠地向箱子上砸去,几下就将双鱼铜锁砸了下来。

    秋棠打开箱子,看到了里面的那只檀木盒子,如同献宝一般,将盒子交到顾三太太手中。

    顾三太太感觉到了如同泰山般沉重的力量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有一种说不出的使命感,她抿着嘴庄严地将盒子打开,看清楚里面的东西,顿时瞪圆了眼睛。

    银票,里面全都是厚厚的银票。

    这绝对是韩璋要找的东西,闵怀贪墨的证据。

    顾三太太激动地眼泪几乎要掉下来,果然让她猜对了。老太太这个终日打雁的人被雁啄瞎了眼,顾琅华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差点将顾家推进火坑。只有她,整个顾家只有她能看透其中玄机,只要她将东西交给韩璋,顾家也就平安无事了。

    “三婶,您这是在做什么?”顾琅华清脆的声音响起。

    顾三太太一身胆气顿时泄了一半,差点就将手里的盒子扔出去,但是她立即又缓过神来,“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如果不是我不放心来看看,顾家就要被你害死了。”

    这些银票足以让人害怕,顾三太太盯着顾琅华的脸,等着琅华脸上出现恐惧的神情,顾琅华却一眼也没有瞧那盒子,而是毫不在意地道:“不就是一盒子银票吗?”

    顾三太太倒抽一口凉气,“你知道?你……还敢……”

    “我不知道怎么会让阿宸拿过来,又怎么会锁进箱子里,我不知道怎么会让人将消息都放出去,引得李公子来敲门。”

    “我不知道又怎么会将韩将军请到家中。”

    琅华微微笑了笑,“三婶说得对,我都知道。”

    顾三太太只觉得腿脚发软,“那你……那你还敢……这是闵怀贪墨来的银钱。”

    “谁说是闵大人贪墨来的银钱?朝廷有给闵大人定罪吗?”琅华坐在椅子上,“三婶,您手里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贪墨的证据,只是一个饵,所有大鱼都会争先恐后地来咬,这一次到底能收获多少猎物,现在连我都不知道了。”

    顾三太太懵在那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一句都听不懂。

    “三婶,”琅华干脆趴在软榻上,懒洋洋地道,“您不是想要将它拿去给韩将军吗?您就拿去吧!只不过您要赔给我两只紫檀箱子,就是放在您内室炕柜上的那两只金线勾莲花的,我早就喜欢上了,明日就给我搬来吧,我的这只坏了的就送去您屋里。”

    顾三太太顿时气结,顾琅华仿佛早就料到她会到屋子里来砸坏箱子,她好不容易才压住向上翻涌的气血,“好,我就将盒子拿出去,看你到时候要怎么说。”顾琅华说那些话不过是为了唬住她罢了。

    什么鱼,什么饵,她根本一个字也不相信。

    顾三太太带着秋棠出了屋子,躲在屋外偷听的一个黑影也悄悄地离开院子,将在顾琅华屋外听到的所有话一字不落地说给主子听。

    黑影低声道:“大小姐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我们该怎么办?”

    “主子”道:“也就是说闵怀贪墨根本就是一出戏。”真正的目的是要抓那条来咬钩的大鱼。

    黑影点了点头。

    “主子”思量片刻,站起身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只孔明灯,“想方设法出去将孔明灯放起来。”

    黑影应了一声,穿了斗篷低着头出了门。

    如今所有人都盯着闵怀的事,不会有人注意平日里很少走人的那扇小小的侧门,黑影灵巧地打开了门栓,从翠竹的夹空钻了出去,脚下不停地跑向胡同外,只要跑出这个胡同转个弯就会到那处废弃的院子里,进了院子,她就将孔明灯点燃放起来,然后再静悄悄地回到顾家。

    只要她手脚麻利一刻钟就能将所有事做好,不会被任何人察觉。

    一切都像她预想的那样顺利,她哆嗦着手点燃了孔明灯,眼看着孔明灯慢慢地飞起来,她的脸上缓缓露出了笑容。

    几乎是同时,一颗石子弹射出去,在孔明灯上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孔明灯顿时摇摇晃晃地掉落下来。

    黑影意识到了什么,仓皇地转身就要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个人挡在了她跟前。

    她抬起头将那人看了清楚,是萧邑。

    她咬咬牙,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却忽然觉得脸上一痒,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抓到了一条衣带,她不由自主地顺着衣带向上望去,一个阴恻恻的人脸倒着挂在她面前。

    她尖叫了一声,顿时晕倒在地。

    ****************

    加更奉上~

    感谢大家的票和打赏,教主很感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