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六十四章 熟悉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老太爷觉得一切都很好,除了这个不争气的孙子。

    举家搬迁去杭州,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旁支的子弟甚至求到他这里,只为了能去杭州借住,陆瑛却不肯去,要在族里帮着长辈打理事务。

    陆老太爷皱起眉头,本来陆瑛与那顾家那破落户有婚约,就已经让他很糟心,而今他又这样不听话起来,心里对他的几分爱护,一下子去个干干净净。

    陆老太爷的怒火热烈地燃烧着,“万一反贼打进镇江你准备怎么办?”

    陆瑛脸上是冷静和从容,“镇江有韩璋驻守,不日还会有援军,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

    陆老太爷瞪圆了眼睛,“你也跟那顾琅华学着年纪轻轻妄议国事,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要不是陆家让你衣食无忧,你还有权利选择走还是不走?”

    陆老太爷气得胡子都炸起来,“不知好歹的东西,跟你娘一样是个蠢货。”

    陆瑛只觉得脸上如同被人打了两巴掌,热辣辣地红起来,他的手指攥得铁青,仿佛都能听到骨骼清脆的响声,陆老太爷这里指的娘,是生他的姨娘,这种侮辱的话是姨娘活着的时候常常会听到的。

    陆瑛心底豁然燃出一小簇火苗,但是他早已经学会了要如何压制自己的怒火,“祖父,孙儿不但不会走,还劝您留下些粮食舍给镇江城的百姓。”

    “舍米?”陆老太爷已经脸色发青,“那些人家中穷得就从来没吃过一顿像样的大米、白面,又生了一堆堆的穷崽子,你舍多少米粮都没有用,我们家在这镇江上,从来就没有少了人来乞讨。”说着脸上露出嫌恶的神情。

    陆瑛静静地听着,陆老太爷说那些百姓时的语气和说他与姨娘时一模一样。

    陆老太爷骂了半晌冷笑地抬起头,“你是真的准备要留下了?”

    陆瑛恭敬地回道,“族里剩下的都是老幼妇孺,我留下可以帮忙照应。”

    “那你就留在镇江,”陆老太爷挥挥手,“给你父亲写封信,告诉他你为什么留在镇江。”

    就是这样而已。

    对于老太爷来说,对他的争取也就仅此而已。

    这些话说完,祖孙情意也尽了,就算他在镇江出事,也是他自寻死路。

    他本来还想着祖父一定要带他走,他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插手这一路的安排,他差点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庶子,哪里有权利想这种事,老太爷只会用两句难听的话将他打发走。

    陆瑛站起身行礼告退。

    ……

    琅华听说陆瑛来了十分惊讶。

    陆瑛怎么会在这时候来到顾家,她换了一身衣服去祖母那里见陆瑛,祖母正和陆瑛说话,问了问陆瑛的学业,又说了两句家常话,显然没有从前那么热络。

    陆瑛穿了一身蓝色长袍,看起来就像是雨过天晴时天空的颜色,将他的脸照的略微苍白,他仿佛没有察觉祖母的变化,依旧向往常一样与祖母聊着天,一直等到祖母站起身要去休息,陆瑛才和她一起从房间里退出来。

    两个人走到院子里坐下。

    一只雀鸟在树梢上欢快地唱着歌,陆瑛仿佛被那歌声吸引,侧耳倾听着,没有说任何的话。

    琅华知道,陆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与陆瑛在一起时间久了,陆瑛轻微的情绪变化他也能察觉出来,当他不舒坦的时候,她就会静静地陪在他身边,等着他从痛苦中挣扎出来,直到他能抚平心上的伤口。

    过了好一会儿,陆瑛才道:“明日我祖父就要带着人离开镇江了。”

    琅华点点头,“这是陆老太爷早就定好的。”只要找到了时机,陆家就会立即启程。

    “我不会跟他们一起走,送走他们之后,我暂时会去族里,”陆瑛静静地道,“明天,你要一切小心,我让程颐留在陆家,若是有急事就让他去找我。”

    琅华抬起头来,发现陆瑛正在看着他,他的目光虽然淡淡的,就像是一只手轻轻地拂过她的头发,他那眼睛里有一种幽深的情绪,显然他还没有从痛苦之中挣脱,但是他想要自己看起来很自然,像是已经为陆家做了最后的争取,不管结果如何都与他无关。

    琅华忽然觉得很可怕,如果陆瑛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当中,会不会变得过于冷酷,她又觉得庆幸,幸亏她身边还有祖母和母亲一心一意地爱护着她。

    陆瑛不是一个爱笑的人,但是看到琅华的目光,他却情不自禁地笑了,用手去挡琅华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你这样看着我,总是让我心里很难受,”说着站起身,“放心吧,我不会有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琅华想起前世里陆瑛在她耳边呢喃,“琅华,我总觉得我不够快乐。”他的心“噗通”“噗通”地在她背后跳动,那时他已经位极人臣,不论走到哪里都是被前呼后拥,可是依旧不能弥补他少时在陆家受的那份伤痛。

    琅华将陆瑛送出了垂花门。

    萧妈妈觉得很奇怪,“如果不知道的,还真当小姐和陆三爷是一起长大的。”

    琅华诧异地看过去,“为什么?”她虽然和陆瑛有婚约却见面的时候并不太多。

    萧妈妈道:“刚才您和陆三爷坐在亭子里,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了似的,就好像在一起相处很久了。”

    琅华不知道该怎么去向萧妈妈解释,时间留下的痕迹总是很难抹去的。

    ……

    第二天一大早,陆家门前就排起了长龙,镖师护住三十多辆马车,一起浩浩荡荡向城门走去。

    马车走到城门口陆家管事立即上前递交了路引,城门的守卫即刻让开来。

    王其振亲眼看着陆家的马车鱼贯驰了出去。

    跟在陆家身后的还有镇江几个有名的乡绅。

    看来闵怀的事可以作准了,因为就算是演戏也不能到这个程度,大户们都走了闵怀的罪名就会坐实,韩璋想要的粮食也不能再追回来。

    一切都成了定局。

    王其振看得十分高兴。

    此时此刻,在一家不起眼的酒楼里,一个中年人听着手下禀告,“镇江郊外的庄子上有人再悄悄地卖米粮,我让人去打听了一下,最少有十几车粮食,会不会就是朝廷在找的那些……”

    中年人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这件事应该向主家去禀告,可是主家远在杭州,该如何是好。

    *******

    加更奉上。

    求月票月票,打赏打赏。

    更新这章也是用了洪荒之力了,家里电脑不知怎么了,就是打不开网页,重启了四次才发成功,看来又要去修电脑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