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十六章 死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古以来战场上无非拼的是两件事,人力和财力。

    韩璋虽然有兵,但是监察御史才是主管钱粮和军需配给的。

    按照朝廷的公文,韩璋所带的兵马必须在八月之前进入镇江城。

    韩御史等李旭看好了公文才道:“你来算算,还有多少天?”

    李旭道:“二十天,如果二十天之内韩璋大军不能抵达,就会被朝廷治罪。”

    韩御史点了点头,“韩璋大军需要粮食才能到镇江城,如果粮食运不到,士兵就会生病,就会拖慢行程,最后我们顶多将转运使推出来治罪,但是韩璋也难逃朝廷重责。”

    李旭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如果韩璋在镇江征粮呢?”

    顾家大小姐拿出账本来,要给朝廷捐粮,他当时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有人先一步想到了粮食来提醒闵怀和韩璋,如果闵怀立即着手从大户手中征粮,说不定真的能凑够粮食给韩璋大军运送过去。可是听说顾家粮食被顾三太太卖了,他差点要笑出声,真是老天保佑,不知是哪个商贾竟有这样的眼光,先将镇江城的存粮收走了,这下闵怀和韩璋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韩御史刚要向李旭解释粮食之事。

    李旭忽然一拍桌子,“哎呀,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位贵人。”

    韩御史听得满头雾水。

    李旭解释道:“我父亲认识了一位玄学高人,与他结拜成了兄弟,那位高人就说,这次太子爷必定心想事成,因为其中会有贵人相助。”

    “那位收粮的人,定然就是贵人了,”李旭顿了顿,“不光是太子爷的贵人,也是我们的贵人,否则我们谁又能对付得了韩璋,只要韩璋活在世上,太子爷就是一日不能安生。”

    因为韩璋是宁王妃的哥哥,韩璋戊边多年战功赫赫,所有人都在传韩璋已经坐拥整个岭北,万一宁王在太后的支持下觊觎皇位,韩璋就成了最大的助力,相反的如果杀了韩璋,太后也无棋可下,皇上可以高枕无忧,太子也就安心了。

    皇上爱惜韩璋的才能,迟迟不能下这个决定,太子才会暗中安排一切,利用这次平叛的机会想方设法除掉韩璋,将来就算皇上知晓了,也为时已晚。

    韩御史笑着看向李旭,“先利用韩璋平乱,然后再将韩璋除掉,这样一来,无论是在太子那里还是在朝廷上,李将军父子都是第一功臣。”

    李旭的心豁然飘了起来。

    韩御史说到这里,“不过还要盯住一个人。”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里就始终回不去一个影子。

    对就是她,顾大小姐。

    八岁的顾琅华。

    那个据说是被药师琉璃光如来点化过的孩子。

    她找到了足够的糯米,用来加固城墙,无形中就帮了韩璋一把,不过顾家也因为耗费了太多的米粮,再也不能做其他事。

    可是他心里就是放心不下,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女孩子,目光烁烁一切稔熟于心,不知什么时候一挥手就能做出件大事。

    ……

    琅华和闵江宸拉着手在内室里说话。

    闵江宸一脸担忧,“胡先生走了,老太太的病可怎么办?”

    琅华眼前浮起胡仲骨那害怕的神情,一个人内心充满了恐惧,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躲起来,就算找到了他,恐怕他也不会一心一意地帮忙做事。

    琅华道:“这也不是能强求的,还要看他自己能不能想通。”

    闵江宸意外地看了琅华一眼,“没想到你想的这样明白,也不知道用了他的药方老太太的病能不能好。”

    阿宸就是这样心软,一心一意地为她和祖母着想。

    祖母的病是陈年旧疾,就像胡仲骨说的那样,疾到脏腑,能维持就已经是最好的情形,痊愈是不可能了。

    不过她也不想阿宸跟着她一起难过,琅华想到这里,向闵江宸露出一丝笑容来,“祖母已经觉得好多了。”

    闵江宸果然放心了些,“那……陆瑛呢?你有没有想过该怎么办?老太太和太太有没有提起?”

    琅华摇了摇头,祖母没有跟她说应该也是没有想好。

    毕竟陆瑛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陆家。

    闵江宸又皱起眉头,“这可怎么办才好,陆家那个样子,你又喜欢陆瑛,这不是左右为难吗?”

    阿宸比她还要忧虑。

    闵江宸想了想,“如果有什么办法能既嫁给陆瑛又不嫁去陆家就好了。”

    琅华看到旁边的阿莫抿嘴一笑,闵江宸也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顿时羞臊起来,琅华玩心大起,伸手去给闵江宸瘙痒,“什么嫁不嫁不嫌臊,要嫁你嫁,我才不嫁。”

    闵江宸红着脸,“好,那你可别后悔。”

    两个人笑着闹成一团,闹了一会儿,就听外面传来闵怀说话的声音,两个人齐齐住了嘴,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两个人半晌又一起“噗嗤”笑出声。

    琅华向外面望了望,“韩将军也在?”

    闵江宸点了点头,“两个人在说战事。”

    这才是琅华真正想要听的,琅华拉了闵江宸的手,“我们也去听听看,到底都有些什么事。”

    战事有什么好听的,那都是男人的事,闵江宸摇了摇头,琅华却先提着裙子悄悄地走向堂屋,闵江宸也只好跟了过去。

    两个人刚到了窗下,琅华还没来得及听,门就被人打开了,紧接着她就像只小兔子般被人抓了进去。

    等琅华反应过来,已经被韩璋放在了椅子上。

    闵怀皱眉埋怨闵江宸,“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韩璋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小姑娘,在面对韩御史和王仁智父子的时候是那么的冷静自持,身上总有一股无所畏惧的气势,让他不得不另眼相看。

    韩璋笑着道:“就让她们在这里吧!”

    闵江宸却害怕这个表兄,更别提跟他共处一室了,忙在门口摇头,“我还是不进去了。”

    门被重新关起来。

    闵怀叹口气,“这么说,如果供给不足,大军很有可能不能按时抵达镇江?可是供给是朝廷下发的,怎么能不够?”

    韩璋看着桌子上的舆图,“如果这是别人的兵马或许够用,但是我的却远远不足。”

    闵怀仍旧不明白。

    琅华有时会与陆瑛讨论战事,于是习惯地脱口而出,“军马一月之食,度支田士一岁。一马伏枥,当中家六口之食。”

    也就是说一匹战马要吃掉六人的口粮。

    韩璋带的是一支骑兵,如果拿普通军队所需的口粮来衡量这支队伍,肯定是不够的。

    闵怀惊奇地看着琅华。

    韩璋也不禁蹲下身来,这个顾家小姑娘的口气,就像是一个上过战场的将士,他真的很好奇,这小姑娘还知道些什么。

    ***********

    为亲爱的月票80加更。

    再次拜托大家,拿起你们的月票投给教主吧~

    祝醉酒生日快乐,永远帅帅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