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十三章 管家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正想着,阿莫轻手轻脚地端了灯进来。

    要不是看到了灯,琅华几乎忘记了天已经黑了。

    也对,一个瞎子要什么灯,十几年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的。

    阿琼上前服侍琅华脱下鞋子,“太太那边管事的过来说,老太太那边开始煮胡先生交代的药膳了,以后小姐就去太太哪里用饭。”

    琅华点了点头。

    萧妈妈将挨过板子的萧邑带进屋里复命。

    萧妈妈道:“萧邑没有规矩,大太太让他还去庄子上,免得又在家里惹祸。”

    琅华听着皱起眉头,萧邑是该罚,但是要看是因为什么,不能犯个错就将人支开不再用了。

    萧邑也跪下来,“大小姐,您在大太太面前替我说说话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还想在大小姐跟前做事。”

    以前在庄子上,无非是监管佃户做农活,跟了大小姐之后才觉得是在真正地做事,现在突然又让他回去,他怎么能受得了。

    母亲突然接手她的事,让她很不习惯,琅华想了想吩咐萧邑,“今晚先住在院子里,明日我再去跟母亲商量,”说着口气严厉起来,“只是有一样,再私自行事,我也不能再用你。”

    萧邑应了下来,一瘸一拐地出了门。

    萧妈妈还想为萧邑的事向琅华道歉,琅华却先开了口,“萧妈妈,你说母亲管家是好事还是坏事?”

    萧妈妈被问愣了,想了半天才道:“奴婢觉得是好事,大老爷在的时候也是大太太在管家,大太太治家很严,从来就没出过错,就是大老爷去世之后,大太太才伤了心,将管家的大权交给了三太太,也就是三太太接过中馈之后,家里才接二连三地出差错。”

    琅华仔细地听着萧妈妈的话,“我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不准我去帮忙施药。”

    萧妈妈想了想,“大太太是怕您出去有什么闪失。大太太心里是很疼您的,奴婢记得大太太怀孕的时候,两个小丫鬟在园子里扑蝴蝶,结果不小心撞在了大太太身上,大太太立即就让牙婆将她们带出去卖了,怀您的时候大太太身子不好,生怕会先天不足,家里请了好几个郎中来把脉,一碗一碗的药吃下肚,这才让您刚出生就白白胖胖的。”

    所以这是好事。

    她方才还期盼母亲能振作起来。

    怎么倒疑神疑鬼起来。

    母亲不让她出门,大不了她就像对祖母那样撒撒娇,母亲也就答应了。

    琅华想着去摸枕边的香囊,闻闻香囊里的草药香,她就能安下心来。琅华将手伸进枕头下,却发现原本应该在那里的香囊不见了,琅华立即转身去找。

    阿琼见状忙举了灯过来,“小姐,您在找什么?方才我才让人换了被褥,倒是有个小纸包……”

    “不是纸包,我是找我的香囊。”

    琅华说出口,阿琼才想起来,“早晨我还看见香囊放在床上,方才……收拾的时候却没有见到。”

    没有。

    方才他们都出去了,只留下的赵翎。

    香囊让赵翎拿走了。

    琅华皱起眉头,这个赵翎还真是强盗行径,好端端的拿她的香囊做什么?她忽然意识到,“还有什么纸包?拿给我瞧瞧。”

    阿琼道:“奴婢没敢动,就……放在了床铺下……原本是要跟小姐说……可是方才被管事妈妈叫出去教了规矩。”

    教规矩?这又是要闹哪一桩。

    阿琼道:“也没什么,就是太太觉得小姐房里人太少,要调几个大丫鬟过来。”

    母亲还真是雷厉风行,那边才说要管家,这边就要往她屋子里安排人手。

    琅华顾不得思量太多,迅速打开纸包,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个什么?

    看起来像是一块中间挖了洞的大饼,可是摸起来硬邦邦的,这是做什么用的?

    跟大饼放在一起的是一支玉石算筹,那张包裹饼的纸上写了一道如同《四元玉鉴》上的题目,然后是一串不明所以的数字。

    琅华只觉得有一簇小火苗一下子就烧到了头顶,这个赵翎是什么意思?留下这样的东西她怎么可能看得懂。

    她一定和赵翎八字不合,否则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他惹得生气。

    琅华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她不想再跟赵翎有任何的牵扯,“拿出去都烧了。”

    这个人只会带给她无尽的麻烦。

    ……

    陆老太爷恨不得将家里所有东西都拿起来砸个粉碎,就算是这样也难以平复他心中的怒气。

    “这个贱人,居然敢这样跟韩璋说,”陆老太爷看向陆二太太,“韩璋居然就下令不准任何人再离开镇江?”

    陆二太太颌首,“城门增派了人手,但凡看到马车都要查验。”

    “荒唐,”陆老太爷瞪圆了眼睛,“闵怀呢?闵怀这个知府怎么说?这是哪里的规矩?我们有朝廷下发的路引,我看看明日谁敢拦我们。”

    陆二太太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老太爷的意思,我们明日还是按时出发?”

    陆老太爷道:“自然按时出发,我还怕了他们不成?”只要想到在顾家受的气,陆老太爷就气不打一处来,“顾家自以为攀上了韩将军和闵怀,就不将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可是姻亲,他们这样扒高踩低,也不怕说出去被人笑话。”

    陆二太太听着训斥,不停地附和,“老太爷说的是。”

    陆老太爷扬声道,“就算是王大人去顾家庄子上找反贼,那也是在秉公办事,我提醒王大人,也是为了避嫌,免得查个不清不楚,被韩御史说我们包庇姻亲,现在什么也没查到不是很好吗?谁也不会再怀疑顾家,顾家有什么好委屈的。”

    陆二太太只能颌首,“我父亲现在被撤职查办,顾琅华还不知道会在闵大人那里说些什么,她才八岁……怎么有这么狠的心,老太爷关切她,她却说什么?让老太爷好自珍重,那是晚辈该说的话吗?”

    陆老太爷只觉得脑袋上的青筋被人挑起来,抽得他生疼,“别再提那个贱人。”

    陆老太爷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声音道:“谁敢惹了老太爷生气,我就让人将她抓来扒皮抽筋,直到老太爷心里痛快了为止。”

    陆老太爷眼睛顿时一亮,脸上的阴霾顿时去了个干净,立即吩咐陆二太太,“还愣着做什么,快……快去迎客……我们家的救星来了。”

    **********

    月票40加更一次。

    请大家继续投月票吧~

    月票,月票,月票,神情地召唤。

    今天没有了,明天继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