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十五章 计策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故作思考后下定决心,“我喜欢你做的蜂糖糕,以后你就留在我院子里吧!”

    萧妈妈显得有些惊讶,忙行礼,“奴婢只是在大厨房打杂的。”

    琅华摇摇头,“那也没关系。”

    阿莫将姜妈妈找来,听说琅华又要留人在身边,姜妈妈也无可奈何,谁都知道老太太宠着大小姐,她想要星星,老太太绝不会给月亮,更何况只是个下人,只得答应,“奴婢去跟老太太说一声。”

    琅华笑着留萧妈妈说话,萧妈妈开始有些拘谨,但很快就放松下来,相处了多年,琅华十分了解萧妈妈的说话习惯,两个人说着说着,琅华总有回到过去的感觉。

    到了掌灯时分,萧妈妈调亮了屋子里的油灯,转头去看顾大小姐,八岁的女孩子端坐在炕上,那张小脸上仿佛罩了层金光,稚嫩的眉眼中竟然显露出几分稳健来,不像是个只知道吵吵闹闹的小孩子,她听说过孩子生场大病都会长大许多,或许顾大小姐就是这样。

    萧妈妈没想到顾大小姐会将她留在身边,直到现在她还心跳加速,手脚冰凉,恍如梦中。

    能在大小姐身边侍奉,是她多年的愿望,只可惜她一直在外面做事,没有得老太太和二太太赏识。

    看到顾大小姐,她就想到去世的大老爷,萧家曾得大老爷的恩惠,她那年生病,萧邑他爹心中着急,打猎去卖,巡街的衙役查了猎物的伤口,认定是铁器所伤,将萧邑他爹以私藏兵器罪名下了大牢。

    私藏兵器是死罪,大老爷上下疏通,才将萧邑他爹从牢里救出来,为此还为顾家庄子上招来一通盘查。他们一家老小给主家带来了麻烦,萧邑他爹恨不得死了算了,大老爷却没有怪罪,带来了郎中给她看病。

    这样的主家,她这辈子能遇上是她的福气,如果能到大小姐身边侍奉大小姐,那真是老天开眼全了她的心意,让她有机会报答这份恩情。

    萧妈妈试探着问,“奴婢听大家议论……假尼姑是来害大小姐眼睛的?”

    琅华觉得自己找到萧妈妈是对了,她还没提白天这件事,萧妈妈就已经这样问起来。

    琅华将静明师太试图用针扎瞎她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萧妈妈脸上渐渐浮起愤怒的表情,“多亏小姐没伤到……那也决不能饶了那假尼姑……那些人满嘴谎话,说什么被迫都是骗人的。”

    琅华道:“可惜,不知道是谁买通了尼姑。”

    萧妈妈知道自己不该在大小姐面前说这些,可是她又不想看着顾春媳妇被冤枉,可不知怎么的,她从心底里就没有将小姐当成是个八岁的孩子。

    萧妈妈抿了抿嘴唇,“小姐,我有句话也不知该不该说。”

    琅华看过去。

    萧妈妈在琅华那坚定的视线中找到了继续说下去的勇气,“顾春一家没有胆子害主子,我们都在一条街上住,平日里走动多了,还算了解彼此的脾性,至于卢妈妈,如果她来做这件事就容易的多。”

    萧妈妈和她想到一起去了。

    正说着,阿莫快步走进屋,手里提了一只食盒,“小姐,拿回来了。”

    琅华点了点头,这是她让阿莫送去柴房给静明师太及一干下人的食盒。

    琅华跳下炕,她要亲手去检查。

    食盒已经空空如也,只留下一只空盘子,琅华伸出手将盘子翻过来,原本贴在盘子上的金叶子已经没有了。

    阿莫有些惊讶,“真的被拿走了。”

    琅华道:“静明师太最后一个拿的吃食?”

    阿莫点点头,“阿琼亲眼看到静明师太从盘子里拿走了最后一块福饼。”

    不止是福饼,还有那块金叶子。

    没有本事的人,怎么敢去动金叶子。

    只有这个常常进入内宅,施展各种骗术害人的老尼姑才有这个胆子。

    卢妈妈和顾春媳妇被审,老尼姑一定认为是有人买了她守口如瓶。

    萧妈妈看看那食盒又看看顾大小姐,她没想到顾大小姐能有这样的心思。

    “阿莫,”琅华道,“你去盯着,只要静明师太那边有动静,你就告诉我。”

    不一会儿功夫阿莫带来了消息。

    “静明师太招认了,说是顾春媳妇。”

    好戏从现在就开场了。

    萧妈妈脸色阴沉,忍不住低声道:“卢妈妈是二太太的陪房,不管是二太太还是老太太都待她不薄,她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琅华也很想知道,卢妈妈身后到底是哪条大鱼。

    萧妈妈道:“如果小姐眼睛坏了,那不是要急死老太太了。”

    琅华心中咯噔一下,是了,她还没想到这一层,如果她瞎了,祖母一定会十分难过,这样的打击会要了祖母的命,所以祖母才会向陆家托孤,才会干脆变卖了部分田地分了家。

    反之,如果她死了,自然就没有托孤这回事,不管是多少家资都会留给三叔三婶,她的那一半就不可能顺理成章地抬进陆家。

    她不是没有怀疑陆家,她只是不想相信。

    如今真相就在眼前,她要亲手揭开。

    “萧妈妈,”琅华看过去,“您与卢妈妈一家也住在一条街上?”

    萧妈妈颌首,“顾家的家人都住的不远。”

    萧妈妈不知道自己是否揣摩对了小姐的意思,“小姐是说,卢妈妈那边会有动静。”

    琅华看向窗外,“我会让他们有动静。”

    萧妈妈低声道:“小姐放心,我儿子萧邑在大老爷身边做过小厮,从来都是做事妥当,一定不会坏了大小姐的事。”

    琅华点点头,吩咐阿莫,“给我准备好出去的衣服。”

    萧妈妈惊讶,“小姐还要出去。”

    是,她要亲眼去看清楚,前世她少了一双眼睛,今生今世她要看个明明白白。

    **

    卢妈妈看着静明师太被带走,她的心仿佛被提到了嗓子口。

    静明师太常年做见不得人的勾当,应该不会轻易就被问出实话,她仔细地回忆那天晚上的经过,她到底有没有被静明师太看到。

    或许,真的没有被发现。

    卢妈妈正想着,门豁然打开,几个婆子走进门将她提起来,婆子的几双手如同铁钳般紧紧地箍着她,手指仿佛已经陷入她的骨头中。

    卢妈妈想要说话,嘴豁然被人堵住,她只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她被一路拖拽出柴房,路过一间屋子,屋门刚好被人打开,有人端了饭菜送进去,她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看到了端坐在椅子上捻着佛珠的静明师太。

    卢妈妈的心顿时像落入了冰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