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十一章 假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瑛虽然没有练就日后的世故圆滑。

    却仍旧是一条不容易被捉住的泥鳅。

    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会审时度势,不去掩耳盗铃地隐瞒。

    这是琅华对陆瑛的了解,所以她才会在这里将他一军。

    十几年的夫妻,二十几年的相处,跨越了幼年和少年时代,她是连他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出来的人。

    陆瑛迟疑了片刻,说了真话,“不瞒姨祖母,虽然家中长辈早有搬迁去杭州的打算,但是也因为战事提前了行程,父亲去杭州打理一切,几位叔叔要在路上照顾长辈,我准备暂时留下来看护祖宅,过几日再去杭州。”

    顾老太太点点头,“你父亲同意你留下来?”

    陆瑛颌首,“父亲答应了。”

    顾老太太冷笑一声,“可见战事不像你母亲说的那样紧急,”说着顿了顿,“你放心,我只当没有听到这话,免得他们怪罪到你头上。”

    陆瑛十分大方地起身行礼,“孙儿谢姨祖母的爱护,”说着顿了顿,“即便姨祖母不准备离开,也要做些准备,前方战事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战火会烧到哪里。母亲心中有些算计不假,可叛军连下两个城池,杀了守城的官员也是真的。”

    “如果姨祖母决定留在镇江,就让孙儿帮忙安排人手,以防万一。”

    陆瑛的表情十分的恳切,竟让琅华也看不出里面究竟有多少的客套多少的真心。

    前世,镇江被屠城,是不争的事实。

    她在陆二太太面前说要留下来,只是不想跟着陆家一起走,并没有下定决心死守镇江城。

    她要想方设法为祖母和顾家的将来争个将来。

    琅华刚想到这里。

    一个小丫鬟急匆匆地进了屋,见到顾老太太就跪下来,紧接着脸色铁青的管事妈妈也跟着走过来。

    顾老太太皱起眉头,“这是怎么了?”

    管事妈妈指向旁边的小丫鬟,“你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这样做?居然冤枉到我头上来了。”

    这个熟悉的声音顿时激起琅华的回忆,她想起来了,这个面目有些熟悉的人,就是母亲身边的管事卢妈妈。

    卢妈妈向来做事周全,前世一直到她死之前卢妈妈还是母亲的心腹。现在她显然有些失去理智,当着陆瑛的面就指责起丫头来。

    顾老太太沉下脸,陆瑛立即上前,“姨祖母家中有事,孙儿就告退了。”

    顾老太太横了卢妈妈一眼,“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你也不用躲,听着就是。”

    陆瑛这才重新坐下来。

    卢妈妈自知鲁莽,“老太太,奴婢也不知陆三爷在这里。”

    顾老太太端起茶来喝,“到底有什么事?”

    卢妈妈点点头,指着地上的丫鬟,“这丫头竟然串通顾春媳妇,诬告我收买静明师太害大小姐的眼睛,我是太太的陪房,一直忠心耿耿,大小姐染了天花,我是心急如焚,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你说,”卢妈妈恨恨地道,“到底是谁指使你,给了你多少的好处?”

    小丫鬟抬了头。

    卢妈妈紧盯着小丫鬟的嘴唇,她知道这丫头,老太太才选来伺候大小姐的,还稚嫩的很,至少稍稍吓唬,就说不上话来,她盯着丫头的嘴唇一开一合,却有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指使的。”

    卢妈妈顺着声音看到了将自己裹成粽子的顾琅华。

    在众人惊诧中,琅华清清楚楚地说道,“我让阿莫从拿了供奉给药师菩萨的水果和点心送给她们吃的,告诉她们不用害怕,没有犯错祖母不会冤枉她们,而且谁能帮我抓住那个害我的人,我就会将她留在身边,这话药师琉璃光菩萨可以作证。”

    卢妈妈的眼皮不禁一抽。

    方才药师琉璃光菩萨显灵,那些人是都看到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谁也不敢说假话。大小姐随随便便一句孩子气的话,误打误撞发挥了想不到的作用。

    琅华说着顿了顿,抬起头,“祖母,我能将她留在身边吗?”

    顾老太太想都没想,“当然可以。”

    琅华看着卢妈妈的手抖了几下。

    陆瑛不禁从心底暗暗赞叹一声。

    这个主意好。

    这时候给人一条光明大路,但凡有点心思的都会明白,该向谁表衷心。

    尤其是跪着的小丫头,顾琅华这样说,等于给了她莫大的支持,如果顾琅华更聪明,就会当场赏她,让她更加无所顾忌。

    琅华看向阿莫,“你起来吧,以后你就是我身边的大丫鬟。”

    陆瑛忍不住要笑起来,还真被他猜对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惊诧,他一个十三岁的人居然去揣摩八岁孩子的心思。

    阿莫果然挺直了脊背,“奴婢给她们送去了水果和点心,还将大小姐的话转述给了她们。顾春媳妇听了,就拉着我的手,托我跟老太太说……说她前两天夜里看到了卢妈妈查看大小姐身上的痘疮,她告诉卢妈妈大小姐的痘疮会好的。顾春经常带着她一起给城东的严郎中送草药,她在严郎中那里看到过许多痘疮病患,严郎中说身上起脓疱是好的,身上起红斑反而才是不好的,大小姐身上没有红斑,并且脓疱已经结痂,一定会痊愈,卢妈妈当时……斥责她……不许乱嚼舌……也不准跟任何人提起这话……”

    卢妈妈厉声打断阿莫的话,“我看你根本就是帮着顾春媳妇颠倒是非,”说着看向顾老太太,“老太太,我看大小姐的痘疮,那是因为我担心大小姐的病,大小姐可是我们太太的命根子……”

    卢妈妈话音刚落,就有丫鬟来回话。

    丫鬟捧了个布包,站在众人面前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打开了怀里的包袱给大家看,一些白花花的银子顿时露出来,丫鬟一抖,有一块掉下来滚到了顾老太太脚底下。

    顾老太太看着这些银子,皱起眉头,“这是哪里来的?”

    丫鬟看了一眼卢妈妈,然后紧张地道:“是从顾春家里翻出来的。”

    卢妈妈冷冷地道:“我就知道,这里面定然有内鬼,才让人一个个去搜她们的住处,果然……在顾春家里搜出了这些东西,一个小小的杂役,哪里来的这么多银钱?一定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琅华觉得卢妈妈的话有些道理。

    姓顾,八成是老家人,如果会左右逢源,早就在内院找到差事,怎么才是个不起眼的杂役。杂役的月银是很少的,所以顾春还要上山挖药填补家用,辛辛苦苦做事的老实人,根本不可能被委以重任去做这些见不得人的脏活。

    倒是卢妈妈,从顾春媳妇说话到找到银子,每件事都做的游刃有余。

    只是,她没料到居然是卢妈妈。

    前世里,她也将卢妈妈当成自己人,让卢妈妈帮着办了许多事。

    如果前世她认为的那些真心真意的人和事,都是假的,那么到底有什么是真的。

    琅华看向陆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