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章 光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感觉到无数双手压在她身上,她不停挥舞着手中的瓷片,不知割开多少人的皮肤,温热的血四处飞溅。

    屋子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白绫勒紧了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耳边传来陆夫人的声音,“我们瑛儿从小读书,长大入仕,一切原本都顺顺当当的,都是因为娶了你,才落得这样下场。”

    “没有你,我们瑛儿早就是皇亲国戚,位极人臣,我们陆家也会繁华兴旺,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佛祖保佑,让你这种毒妇,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再也不要来害人。我的瑛儿,我的瑛儿啊!”

    陆夫人的声音渐渐地远去,终究再也听不到。

    疲倦就像一张网一样牢牢地锁住了她,将她拖入一片更深的黑暗之中,她渐渐地忘记了挣扎,也忘记了疼痛。

    琅华记得老人们常说,生死不过一念。

    一念生,一念死,竟如此的短暂。

    琅华迷迷糊糊地听到陆老夫人在耳边说:“这孩子,她走了,瑛儿该有多伤心。”

    是啊,陆瑛该有多伤心。

    不对,陆瑛已经死了,她就要去找陆瑛。

    这样也好,这样谁也不用为谁伤心。

    哭声传来。

    “琅华还这么小,我情愿替她死了。”

    是母亲的声音,可怜母亲要亲眼目睹她的死状。

    她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勒死了,害她的人也一定很得意,因为到死她这个瞎子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害她。

    琅华拼命地想要睁开眼睛,向哭声看过去。

    虽然她知道是徒劳的。

    终于有一丝光亮慢慢地透进来,一片明亮刺眼的光亮过后,一张慈祥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

    这是谁?

    即便是在梦里她也没有如此清晰地看到过一个人的脸。

    这人虽然脸上已经长了许多皱纹,眼睛却仍旧清澈,神情慈祥中带着些许的悲伤,看到她意外闪过些许欣喜,哑着声音说,“我们琅华醒过来了。”

    正午的太阳透过窗子直射进来。

    琅华觉得自己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她知道自己在发热,如同火炭一样,一块冰凉的巾子放在她额头上,但很快就会被她烧热,巾子上的水滑下来,渐渐湿润了她的鬓角。

    她一直这样半梦半醒中,耳边传来些零零碎碎的声音。

    似是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也有人低声道:“这孩子命真硬,家里死了三四个下人,她却还撑着。”

    “还不是老太太将家里最好的药都给她吃了。”

    然后那人恨恨地道:“若是她这样死了,倒省了我的事,那贱人就是拿她哄着老太太,才让老太太对她们娘俩处处维护,别忘了,顾家,可是我在当家。”

    顾家?

    怎么会是顾家?

    就算她没死,也应该在陆家。

    因为顾家,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琅华也挣扎着睁开了眼睛,虽然她知道这对她没有任何意义。可是,睁开眼睛的刹那,一股明亮、刺眼的光陡然刺进来。

    让她头晕目眩,琅华吓得立即将眼睛闭上。

    她是个瞎子,她的世界从来都是一成不变的黑暗,怎么会有光。

    琅华再次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

    一片莹白过后,人影、物什,各种模模糊糊的影子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琅华不停地眨着眼睛,周围的一切逐渐清楚起来。

    她听到有人吩咐,“快请静明师太快来看看,是不是痘神娘娘显灵了。”

    她这是在做梦吗?

    琅华睁着大大的眼睛愣在那里。

    “琅华,你看看祖母,祖母在这里。”

    祖母?

    陆老夫人?

    不,这不是陆老夫人。

    这张慈祥的脸,一直在她的记忆里,对,这是祖母,是她在失明之前记忆最深刻的人,她的亲祖母。

    她真的死了吧,死了才会又见到祖母。

    因为在她八岁时祖母已经死了。

    那一年她出了天花,烧了七天七夜,虽然侥幸没死,却因此患上眼疾。母亲为了给她治眼疾,不得不跟扔下祖母,跟随陆家去扬州寻郎中。几天后,镇江被叛军攻入,她的祖母和留下的顾家人都死在镇江。

    顾家这个百年大族也在那时候彻底地没落了。

    琅华努力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只看到一个满面愁容的尼姑看了她一眼,“七天了也不见破花,大小姐恐怕是被痘神娘娘看上了。”

    顾老太太用帕子擦掉眼角的泪水,“那可怎么办才好?”

    尼姑转着手中的佛珠,半晌才叹口气,“只能用针试试,兴许还会有转机。”

    顾老太太皱起眉头,有几分的犹豫。

    “这兵荒马乱的也没有别的法子。”

    让琅华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琅华努力抬起眼睛看过去。

    二十几岁的妇人靠过来,她眉毛细长,鼻子笔挺,尖尖的下颌看起来异常的柔美,虽满面忧愁却掩不住面容明丽,陆瑛曾说过,母亲的长相是标准的水乡女子,就如同母亲的脾气一样,柔软、温和、亲切有礼,而她骨子里就带着一股的坚韧和倔强和母亲大不相同。

    在陆瑛的描述下,她曾想象过无数次母亲的面容。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

    母亲没有死,却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陆家也将母亲害死了。

    想到这里,琅华的心慌跳个不停,想要将一切弄清楚,却眼皮沉重,难以控制的疲倦让琅华再次闭上了眼睛,她努力让自己清醒,听着祖母和母亲的交谈。

    顾老太太仔细地看了看琅华,叹口气,“可怜的孩子,镇江城现在连一个像样的郎中也找不到,这样下去可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许氏擦了擦红了的眼睛,“琅华才八岁啊,怎么偏偏就她染上了天花,只要她能好好活着,我情愿替她去死。”

    八岁,天花。

    琅华的心豁然一颤。

    难不成她这不是死后的经历,而是她梦到了八岁时的事?

    许氏道:“要不然就让静明师太来试试吧。”

    琅华从来没听母亲提起过一位静明师太治好了她的天花。

    顾老太太看向静明师太,双手合十,“我们家姐儿,就交给师太了。”

    静明师太还礼道:“老太太、太太先出去吧,老衲给姐儿施针,再晚就来不及了。”

    许氏向静明师太点点头,然后搀扶了顾老太太,走出屋去。

    八岁的时候她一定想不到,从此之后就再也看不到祖母和母亲了。

    琅华心中酸涩,焦急中终于再次微微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随风轻拂的幔帐,旁边的八仙桌摆着一只花斛,里面插着的枝条上开着花朵,那明亮的颜色,仿佛忽然之间将所有一切照亮,让周围顿时都鲜艳起来,是那么的璀璨,那么的美丽。

    这完全不同于她所熟知的黑暗。

    直到亲眼看到,她才知道她多么的渴盼光明。

    其他人已经从屋中离开,只有一个尼姑打扮的人在桌子旁摆弄着物什,大约就是母亲口中的静明师太。

    静明师太打开一只木盒,从中取出一只布包,十分娴熟地从中抽出两根长长的银针和一包药粉。

    静明师太抬起眼睛,看到她醒来,有些惊讶,却立即轻声道:“可怜的孩子,一会儿就好了。”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抚她。

    静明师太手中的长针凑过来,在她眼前比划着,仿佛要找到下针的位置。

    陆瑛曾找过许多郎中来治疗她的眼疾,她闲着无事也让寒烟读医书给她听,虽然她是个瞎子,却对医理、药理有些了解,治疗天花要针灸“养老、神阙、百会……”

    那些针灸的穴位从琅华心中一览而过。

    静明师太的针也越靠越近。

    琅华能看到细细的针尖,直奔她眼睛而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