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567章 遇老贼许褚中计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曹仁不来攻城,杨任身负守城重任且精兵不多倒也不敢前去偷寨,故此两军之间倒是相安得一夜无事。

    次日天明时分,朝阳初起是晨风犹寒,曹仁在令大军们饱食过后,便与曹洪和曹纯领着近六万的曹军们各依行伍的直奔谷城北面列阵。

    曹仁单人独骑的在温暖朝阳下,刀指旌旗招展守备森严的城头放声怒吼:“兀那可恶的龟孙们,曹某的兄弟们来了,尔等缩头不出来答话,莫非是已经被吓破了苦胆?”

    “哈哈哈……想必杨任现在正苦着脸的在咽自己被吓破的苦胆汁并在大叫着,苦也吧?”

    “就是的说,那个昌奇匹夫一看就是无胆之辈,现在想必早就已经吓得尿湿了裤裆……”

    “那个叫马休的小子年纪轻轻显是胆气末壮,现在见得我等大军到来后,八成早已经被活活的给吓死……”

    曹仁身后的曹洪与曹纯各自挥刃引军鼓噪,一时之间黑压压的曹军们是人人夸强,个个道勇,全都扯着嗓门的在肆意嘲讽着杨任等人。

    正当众曹军们呱噪之时,突闻得城楼上方“当”的一记惊锣炸响,随即“嚯”的一阵惊天虎吼扬,城头上方登时千弓尽张是万军皆现。

    事起突然,耀武扬威得正爽的众曹军们见状不由得就都被骇了一大跳!一时间众军们急急闭嘴得令那乱哄哄的战场霎时寂静。

    “吱呀”

    在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中,曹仁等人但见得那本是紧闭的谷城北门竟然缓缓的开启,随后一员虎背熊腰的大将便吼声如雷的引军冲出。

    “呔!曹仁你个龟孙,你安敢违抗天子之命而不遵?今日你既胆敢倚仗兵势的犯浑,那这苦果就需得准备好自吞。”

    声震四野中一马疾冲,转眼间那虎将飞临两军阵前,勒马扬刀的于咴律律的马鸣声内刀指曹仁怒叱:“谯县许褚、许仲康在此,曹仁匹夫速速与某出来受死!”

    却是苦也!老子本来就是想要引你们前来,可老子这还没怎么滴扬威出气呢,你这恶厮却如何来得这等的快速?

    曹仁见得腰大十围的许褚扬刀搦战,不由得喉结伸缩着,“咕”就咽了一口苦涩的唾沫,一时之间暗暗的为之叫苦不吝。

    却不知道华飞军以信鸽来传递消息,那速度真叫一个飞快,许褚等人在得令后更是日夜行军的策马兼程赶来,且又有他人相助那自然是来得极速。

    曹仁很清楚许褚现在的武力,那是连自军的恶来都已经有些斗他不过,然而身在众军之前他却也不好轻易的示弱,一时间倒真不知该如何来把这事情揭过。

    只不过他倒真不愧是员能将,只在转眼间却就有了主意,乃刀指许褚的厉声喝道:“许仲康你不过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而已,而曹某贵为一军统帅又岂能与你这等下将较一时之高底?”

    喝完他不待许褚发怒的就举刀大叫:“众军听令,刀盾在前长矛紧随,众弓手利箭上弦,给曹某结阵——推进!”

    随着曹仁的一声令下,其麾下的众军官们纷纷放声大吼,登时引得近六万曹军们各自依令急动,刹那间刀盾相碰得铿铿作响,长矛疾挥间嗖嗖连声,吱嘎嘎声急但见得白羽纷飞。

    与此同时,曹仁见得那本该是怒不可扼的许褚,却居然冲自己微微一哂的把掌中宝刀高举。

    “全军后撤的去紧依城墙,那帮龟孙们要是胆敢追过来的话,就先请他们吃上一顿咱神箭手们的利箭,我等再乘机策马冲杀敌阵,且看他们能把咱们怎么样?”

    天杀的!这厮怎滴也变得这等狡猾?竟然不来和曹某的大军直接厮杀,却想先引我军的士卒们进入他们的射程,再与城上的箭手们给老子来个上下齐攻?

    曹仁大吃了一惊!正自大惑不解时后军忽有一伙人策马急来,嘴里更是纷纷放声大叫:“大将军有令,众军士全都速速住手。”

    感谢上天,程昱这个老不死的来得还算及时,倒不至于令得曹某骑虎难下。

    在马上回眸观望的曹仁眼见得是程昱引人急来,不由得暗松了一口长气,却不料这瘦巴巴的程昱奔至军前,却突然手指自己的就放声怒叱。

    “曹子孝你这厮好大的胆子!怎敢无主公的命令就私自引军来攻打右将军的城池?要不是大将军得报急派某日夜兼程的赶来岂不是要酿成大祸?你这竖子遮莫是脑袋被马给踢成傻子了不成?”

    个天杀的老东西!虽然说这是孟德与奉孝早就定下了的计谋,可这他娘的数十万人在听着呢,你怎敢对某如此恶骂?

    曹仁正被骂得双目圆睁着怒视程昱,却见得程昱已经转头对许褚抱拳笑道:“许将军且请暂歇雷霆之怒,本次洛阳的两城一关之战其实完全是一场误会。”

    “误会?”许褚紧盯着曹仁等人拥卫的程昱嗤道,“你这老龟孙莫非是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这么大的阵势且我军出动了这么多的人,也是你轻轻一句误会就能揭得过去的?”

    骂得好,骂得棒,最好能骂死那个老混蛋!程昱这个老东西就该这般的让人家糟贱,叫他娘的假公济私的臭骂曹某。

    曹仁见许褚把程昱骂了个狗血淋头,不由得为之兴灾乐祸,却见得程昱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还笑咪咪的对许褚抱拳一礼的道:“大将军也明白这是因为我军才引起的误会,

    所以在老夫来时便已经对老夫说过愿对贵军做出赔偿,只要贵我两家不动刀兵的共享太平,却是什么事情都好说,却不知许将军以为然否?”

    “哼!”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许褚见得程昱一个劲的赔笑,倒也不好继续对他发火,乃只是轻轻一嗤的表示同意。

    程昱见状心中暗喜的自付,此次幸好那个有点鬼精明的张任不在此处,只有这许褚在这里倒是较好对付。

    乃乘机就又对许褚问道:“许将军深明大义当真可喜可贺,只是您方才说贵军出动了许多人,却不知共计出动了多少人?还请您明言,我主与老朽也才好据此来酌量赔偿贵军的数目。”

    许褚要论砍人倒绝对是把好手,可论玩计那就远远不是程昱的对手,听得人家准备赔偿乃心中大喜的张嘴就道。

    “俺们军在谷城原有张任、马铁和甘池的两万守军在,后来又动用了杨任、马休与昌奇的一万四千人,

    现在俺主公更是命令俺、何曼与鲍出等三万余中军尽来谷城增援,对了甘宁的一万水军也在赶,你说俺们共动了多少人?”

    “这么说来贵军应该动用了八万人上下喽?”

    个老家伙头脑这么利索,倒真算得好快!许褚见自己话音刚落程昱张嘴便给出了答案,不由得为之为愣,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军情全都泄露给了人家。

    程昱却暗笑许褚这人倒真是实在,连虚报数目以求获得更多赔偿这种事情都做不出来,自己套他的话倒有些像大人在欺负小孩。

    却在见得目地已经达成后,随即笑着对许褚道:“既然贵军动用了八万人且贵军长途增援多负辛劳,老朽拟上报我主拔十万大军十日之粮,

    共计一百五十万斤来对贵军作出赔偿以稍表心意,却不知许将军能否代为上报贵主的令得贵我两军都各罢刀兵?”

    “十日怎么够?”许褚瞪目摆手的就叫道,“俺们这大军来回往返的难道就不需要时间吗?你想要俺们罢却刀兵,最少也得付给俺二十日的粮食才行。”

    天杀的,这货看来是貌似忠良却心存奸诈啊,看他长得挺老实的可想不到他还会敲诈呐!

    曹仁听得这话眼睛瞪得老大的暗骂,连忙转头就向着依然笑眯眯的程昱望去,心道你个老货可不敢不把阿瞒的粮食不当粮食,这要是答应下来的话那我军立马就得多陪上一百五十万斤!(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