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神藏 > 第二十八章 出院(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老,那咱们就这么说了,您老早点休息,我先告辞了……”

    留下了银行账号之后,满军站起身来,对胖子和三炮说道:“这病房太小,留不住陪夜的,我看小方也没事了,你们两个别赖在这里了,跟我一起走吧……”

    “嗯?胖子,你们没找好房子?”方逸知道下午胖子和三炮是出去找房子了,不过看这架势似乎并没有找到。

    “出租房子的倒是不少,就是距离朝天宫那边太远了……”胖子挠了挠头,说道:“满老板说他们家三楼没人住,我跟着过去看看,要是合适就租下来……”

    “什么租不租的,你们住着就是了……”

    满军大咧咧的摆了摆手,他是金陵的坐地户,家里有三四套房子,由于生意的原因,满军一直都住在靠近朝天宫的那个自建房里面,一楼二楼自己住,三楼暂时当了仓库,放置一些收来的物件。

    不过因为孩子上学片区不在朝天宫附近的原因,满军和家人并没有住在一起,诺大的三层小楼就他一个人住,满军早就想将房子租出去几间,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租户罢了。

    满军心里明白,仅靠着那幅扇面,他未必能和孙老拉上关系,不过从方逸入定孙老那着急的样子满军能看出来,孙老似乎对这小子很上心,所以也存了拉拢方逸几个人的心思,这才有了邀请胖子过去住的举动。

    “满老板,那就多谢了……”方逸不知道满军这么做的原因,不过他能感觉得到对方没有什么恶意,当下道谢了一句。

    “咱们也算是有缘分,小兄弟你也别喊什么满老板,要是看得起我满军,以后叫声满大哥就行了……”听到方逸的话,满军心中一喜,自己的这番举动总算是没做无用功。

    “孙老,小方,那我们先走了……”和孙连达与方逸打了个招呼,满军一摆手,说道:“走,满哥带你们两个先去吃点宵夜,啤酒管够……”

    “小超,你也回去吧……”满军几人走后,孙老对儿子说道:“明天给这账号打过去六万五千,另外这幅扇面你也带回去,医院里人多手杂,丢了就不好了……”

    以孙老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屑于因为少花个一两万块钱欠下满军人情,所以他还是让儿子按照自己开出的价格打款。

    “知道了,爸,这边真不用留人了吗?”孙超点了点头,他准备明儿就给父亲换个负责人一点的护工,这次请的护工太不像话了,白天不在也就算了,晚上竟然也不会回来。

    “不用了,我拄着拐杖能慢慢走几步,这不还有小方吗?”孙老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儿子可以离开了。

    “小方,还麻烦你多照应一下我父亲……”孙超看向了方逸。

    “孙大哥,您放心吧……”方逸点了点头,从床上站了下来,说道:“我已经没什么事了,孙老要是想去厕所什么的,我扶着他去就行了……”

    刚才的些老鳖汤似乎给方逸的身体补充了不少的营养,这会的身体虽然还有些酸痛,但是已经不妨碍方逸走动了,按照方逸的想法,自己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小方,你之前练的,不是瑜伽吧?”

    等到孙超走后,热闹的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孙连达似笑非笑的看着方逸,说道:“我以前也练过几天道家养生的功夫,我看你刚才是在练习道家的吐纳之术,我说的可对?”

    虽然现在国内佛教的普及程度要超过道教,不过在金陵不远的地方却是有一个道家圣地……茅山,孙连达当年就曾经在茅山脚下被关过牛棚,那会结识了不少道人,知道一些道家的相关知识。

    “孙老好眼力,我练的确实是道家的吐纳养气的功夫,只是师承所限,不足为外人道也……”

    方逸有些歉意的笑了笑,运行周天的功法,在道家内部也是不传之秘,老道士曾经专门叮嘱过方逸,除非他日后收徒,否则这些功法不能轻易的示于旁人。

    “原来是这么回事?倒是老头子唐突了……”

    对于方逸的话,孙连达倒是很理解,他原本就是老派人,知道在很多行当中都有各自的忌讳,不说修炼的功夫了,就是一些民间绝活,那也有着传子不传女的讲究。

    “小方,看你这样子,明天就要出院?”

    见到方逸没有躺回到病床上,而是在病房里漫步行走起来,孙老不由感觉到年龄不饶人,方逸被车撞了都恢复的那么快,自己只是摔了一跤,就整整躺了十多天了。

    “嗯,明天就出院……”

    方逸活动了一下,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当下说道:“不瞒孙老您说,我是下山来讨生活的,我们哥几个都没什么钱,还是要先干点事情赚个吃饭钱……”

    方逸这番话说的很是坦然,从小在山中长大的他,完本没有胖子那种面对城里人的忐忑和少许自卑的心里,在方逸看来,城里人和乡下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生活的环境不同罢了。

    “嗯,先生存后发展,小方你的想法是对的……”孙连达赞同的点了点头,想了好一会,说道;“明儿我留个地址给你,以后要是有什么帮助的,来找老头子我……”

    虽然和方逸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孙连达对他却很是喜爱,心中甚至动了一丝收徒的念头,只不过孙连达为人沉稳,并没有冒然开口,而是想对方逸再做一些观察。

    “谢谢孙老,以后我有不懂的事情,一定会去请教您的……”对于孙连达的话,方逸倒是没有多想,对这个学识渊博的老人,他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好了,熄灯休息吧,要不然医生可又要来了……”得到了方逸的答复,孙连达很是满意,这年头伯乐常有,但千里马却不是那么好找的,想要收个高徒,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到床上,方逸并没有躺下,而是依然打坐了起来。

    在道家看来,睡觉是为了让人的各项机能处于一个休息的状态,消除一天劳累的损耗,而道家的打坐养生功夫,效果却是要比睡眠更好,方逸从七八岁的时候,就很少卧床躺睡了,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打坐。

    第二天一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只是打坐了四五个小时的方逸就睁开了眼睛,悄悄下了床,方逸出了病房,来到了他所住那层楼的下面。

    微微扭动了一下脖子伸展了下身体,只听得方逸的四肢百骸之中传出了一阵脆响,做了一个起手式,方逸慢悠悠的打起拳来。

    和别人练拳不同,方逸的拳法看上去既没有外家拳那样虎虎生风的力道,也没有太极拳那样的可观性,来来去去摆出来的就是有几分像揽雀尾那样的架势。

    但如果旁边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在方逸练拳的时候,他身周的气场都被带动了起来,就像是方逸脚下的落叶竟然无风自起,围绕着方逸摆出了一个环形。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方逸收功站定了身体,在他的额头上已然露出了细密的汗珠。

    方逸刚才所练的功夫也是老道士的不传之秘,方逸那软哒哒的招式看上去似乎毫无力道,但实际上如果有人被方逸双臂一搅,直接就能让其筋断骨折。

    看到周围的人开始慢慢多了起来,方逸也就回了病房,由于昨天睡的有点晚,孙老爷子此时还没有醒,方逸出去将暖瓶里的水都灌满之后,孙连达才醒转了过来。

    刚过六点,值班医生就来到了病房,在量过了血压以及一些简单的检测之后,方逸开口问道:“怎么样?医生,没问题了吧?我能出院了吗?”

    方逸长这么大很少生病,就是有个感冒发热的那也是老道士熬制一点中药喝下去就好了,他从来没进过医院,对这里的消毒水味道也很是不习惯。

    “检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再观察一两天……”

    值班医生翻看着方逸的病例,眼中满是困惑的神色,因为从病例来看,方逸住进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昏迷不醒,肌肉反应也有损伤,这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呢,怎么就变得如此生龙活虎了?

    “是啊,小方,我看你也不用急着出院……”不知道是少了个聊天的对象还是想和方逸多相处一段时间,孙连达倒是隐隐有些舍不得这个年轻人今天就出院。

    “孙老,不用了,我真的没事了……”方逸做了几个扩胸的动作,又在病房里来回走动了几步。

    “嗯,从气色上看是没事了……”

    那个值班的老医生也懂得一些中医医理,昨天的方逸唇齿还有些发白,但休息了一夜之后已然变得红润了起来,俗话说面由心生,气血调和,五脏得安都会直接反应在脸庞气色上的。

    “这样吧,你胸口有外伤,我给你开点消炎药药,回头领了药等到八点半的时候,你就去办理出院手续吧……”老医生想了想还是同意了方逸的出院,毕竟现在的方逸除了胸口的那点外伤,身体已经是没有什么大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